r420r言情小說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討論-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又死了一個Lancer相伴-ys2at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小說推薦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经过了半天,此时的间桐雁夜的身体情况变得更加坏了。
此时的他,甚至是只能够依偎在墙上面才能够勉强移动。
也因为这样,所以他需要速战速决才行。
在冬木市附近有一个军事基地,虽然说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好歹也是地头蛇的御三家之一,所以间桐雁夜就是知道。
也因为这样,所以这家伙直接就让Berserker跑去抢夺了一台加特林出来,然后直接就进行远程的攻击了。
婚不由己,總裁請放手 顧婉瑜
当然,之所以会这样,仅仅只是为了做一些别的事情。
在看见攻击似乎对金闪闪没用之后,只见那一个Berserker直接就向着另外一边就离开了。
“以为这样,就能够在对我进行了挑衅之下逃跑吗?开什么玩笑。”金闪闪此时可以说是非常暴躁来形容的感觉。
只是,此时迪木卢多却是再次挣脱了恩奇都的天之锁,并且,这一次却是向着金闪闪的身上就挥舞出微小的忿怒。
这一次,恩奇都总算是没有再阻拦了迪卢木多了。
因为此时的金闪闪,已经挥舞着手中还没有放回去的杜兰达尔,一下子就挡住了迪卢木多的这一剑。
微小的忿怒只对英雄有效,但是对宝具却是无效。
所以此时的微小的忿怒,面对杜兰达尔仅仅只是类似于普通的附魔武器一样的感觉而已。
微小的忿怒此时就好像刚刚的那些面对盛大的忿怒的那些宝具一样,直接就被砍断了。
甚至,几乎同时,还有迪卢木多的左手也完全砍断了。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宝具从某角度来说就是概念武装,然后这些从者本身毕竟不是英灵本身。
所以,就算是被破坏了,所以在下一次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依旧还能使用。
只是,很显然,迪卢木多本来就是通过令咒,强行召唤出来的宝具,所以想要恢复什么的,是不用想了。
而且,现在他的手臂直接就被砍断了。
金闪闪在砍断了迪卢木多的手臂之后,身后的那些金色的波纹再次喷洒了出来,看上去已经不想再亲自动手了。
迪卢木多连忙替换出盛大的忿怒。
然后不断地个挡着这些宝具。
只是很显然,之前的他使用两只手都稍微有些吃力,而现在是只有一只手,所以此时的迪卢木多实在是没办法完美地格挡所有的攻击。
鬼帝毒寵:驚世狂妃
大量的宝具射到了迪卢木多的身上。
眼看着,就要将迪木卢多给完全杀死了。
此时的肯主任也是很蛋疼。
因为连续用了两枚令咒的原因,所以现在他仅剩下一枚令咒了。
从迪卢木多那里知道了他两把剑的能力之后,肯主任本来还想着有能力翻盘,最少也能够杀一两个从者,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太行的样子。
而现在,他仅剩下一枚令咒了。
紅玫瑰的誘惑
理论上来说的话,他完全可以通过使用这一个令咒,将迪卢木多召唤回来。
只是,失去了的那一只手就不用说了。
这些从者虽然说是“投影”,但是收到的伤害都是跟正常肉体收到的伤害是一样。
所以被砍断了手的话,除非是有什么类似于再生术又或者说其他的法术之类,不然的话,迪卢木多的手臂就没办法恢复。
所以说,就算是回归到他的身边,但是也仅限于此而已。
然后最后一枚的令咒也没有了的话,那么肯主任就没有任何制约迪卢木多的手段。
因为做“肮脏的魔术师”做多了,所以肯主任对于迪卢木多的没有任何愿望这一个说法,非常不信任。
毕竟圣杯战争本来就是根据从者的意愿而出现。
虽然说圣遗物的原因也有一方面的因素在。
但是还是根据从者,不然的话,就没办法召唤出来。
也因为这样,所以,肯主任根本就不敢将这最后的令咒使用了。
他甚至怀疑,迪卢木多之所以会出现,很有可能是为了泡妞,又或者是牛头人之类的趣味而出现。
总之,肯主任此时有些不敢将最后的令咒使用了。
没办法,依旧还是将从者看成使魔,最多就是稍微强大一些的使魔的肯主任实在是。。。。。
然后,严格来说,圣杯战争的“凭证”就是令咒。
如果令咒都没有的话,虽然说其实魔力通道依旧还是连接着御主的魔术回路,但是却是已经算是失去资格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的行为也就毫无意义可言了。
所以此时的肯主任就蛋疼着,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感觉。
不过很快,在思考了一下之后。
“以令咒之名,迪卢木多,恢复所有伤势和状态,尽全力战斗。”肯主任虽然说依旧还是不信任迪卢木多。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的话,就那么几种选择。
一种就是放任自流,让金闪闪杀死迪卢木多,只是那样的话,毫无利益可言。
另一种就是让迪卢木多直接瞬间移动回到酒店那里,但是这样的话,半残状态的迪卢木多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的感觉。
然后还有就是像是现在这样,直接恢复到最佳状态,最少尝试性地将对方干掉,这就是他的想法。
于是就这样,在另外一边的迪卢木多本来被砍断的手臂,直接一下子就恢复了。
然后并不知道肯主任内心想法的迪卢木多只感到,“感谢你的信任,主君。”
最少,他认为这是肯主任对他的信任,也就足够了。
虽然说事实上是。。。。肯主任巴不得这家伙和对方的从者同归于尽.JPG。
只可惜的是,虽然说手臂恢复了,然后身上那些被王之财宝打出来的伤势一下子就恢复了,但是被砍断的微小的忿怒却是没能恢复。
所以,此时的迪卢木多只能够挥舞着盛大的忿怒还有必灭的黄蔷薇然后向着金闪闪再次就发动攻击。
別惹皇後【完結】 胖子丁
因为这一次,金闪闪以为这一次应该能够搞定迪卢木多了。
心急着想要将那一只黑色的Berserker给干掉的金闪闪直接就背对着迪卢木多。
所以这一下直接就被迪卢木多打中了。
盛大的忿怒直接就砍开了金闪闪身上的黄金甲。
并且,这是相当于“坏死”一样的效果。
所以黄金甲直接就被破除,变成了比普通铠甲还要弱鸡的状态了。
当然,黄金甲上面的附魔效果是依旧有效,虽然说增强加值被无效了。
然后就是必灭的黄蔷薇。
在黄金甲的主要防御力被“坏死”了的情况之下,根本就没办法抵挡这一下,加上金闪闪转过身去了的原因。
这一次,可以说就算是恩奇都都没办法完全反应过来。
因为在他的认知之中,也是迪卢木多要GG了。
可以说,肯主任的这一手,还是挺不错。
必灭的黄蔷薇直接就刺入了金闪闪的背后。
只是很遗憾的是,这毕竟不是微小的忿怒。
要是这是微小的忿怒的话,那么就算是金闪闪,此时的金闪闪大概都要被GG了。
只可惜的是,微小的忿怒被斩断了。
这就导致,迪卢木多没办法使用微小的忿怒,从而砍爆金闪闪。
重生之嫡長女 夏日粉末
必灭的黄蔷薇效果主要就是让伤口无法恢复而已。
所以,此时的金闪闪,仅仅只是微微吐了一口血,然后一副愤怒的样子看着迪卢木多,“该死的杂修,啊啊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只见金闪闪另外拿出了一把长剑出来。
“那是。。。。。”远处的阿尔托莉雅,还有莫德雷德他们一副惊讶的样子看着金闪闪手中拿出的长剑。
那上面黄金色的装饰,还有那充满胜利和信念的概念。
那是。。。。。契约与胜利之剑?
不,“古拉姆。”伴随着闪闪直接解放真名。
然后一团黄金色的光芒出现在长剑之上,化为一道洪流向着迪卢木多就轰击了过去。
如果说,阿尔托莉雅的誓约与胜利之剑是非常典型的概念剑。
本身来说的话,其实誓约与胜利之剑只是一把断钢剑而已。
石中剑才是王者之剑。
然后古拉姆,又称之为树中剑,那是世界树上的剑,从某角度来说,就是石中剑的原型。
不,应该说,还是誓约与胜利之剑的原型。
大屍潮 化神秀
这是北欧和德意志的传说中的胜利之剑,本是主神奥丁赠予齐格鲁德之父齐格蒙特的,由矮人族用冥界之铁所锻造的,闪耀着英雄胜利的光辉和代表其壮烈人生的圣剑。
所以,让阿尔托莉雅他们下意识地以为誓约与胜利之剑,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金色的洪流向着迪卢木多就轰了过去。
因为距离太近了。
所以此时的迪卢木多已经来不及将手中的盛大的忿怒换成破魔的红蔷薇。
破魔的红蔷薇仅仅只是宝贝投掷出去而已,并没有被破坏。
只可惜的是,这并没有意义。
并没能够一下子就秒杀金闪闪带来的后果就是。。。。。拥有心眼的迪卢木多虽然说想要躲开。
但是很遗憾的是,金色的洪流冲刷在迪卢木多的身上,随后直接就将迪卢木多给淹没了。
迪卢木多直接就没了。
就是这么强悍。
就如同古拉姆所代表的胜利一样。
而现在,仅仅只是他完成了“胜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