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
因为不愿惊动胡人,冲锋前的动员,第五伦是让军候和各当百们分别去做的。
石头牧场 手撕鲈鱼
在99%文盲率的猪突豨勇看来,什么“为死难同胞复仇”都是假大空话。
什么叫同胞?同住一个县一个乡甚至是一个里彼此说的方言明白无误听得懂,那才是同胞。特武县人相处久了有感情,勉强算,但只要出了河界,就是毫无瓜葛的陌生人。
换言之,一个营一个队一个釜里吃饭才叫同袍,那些所谓的友军,都可以视作抢地盘的敌人。
他们之所以全体渡河而来,并非是因为什么民族仇恨、心悯百姓遭难愤然而起,而是因为,猪突豨勇的大恩人第五伦率先登船了啊!
于是,当百臧怒老老实实按照第五伦平日吃饭时,给士卒做思想工作的架势鼓动,猪突豨勇们的反应是……
賭局系列·獵鷹
“哦。”
反观第七彪,彪哥只恶扇着得知要出击后有些发怔的士卒巴掌,狠狠打醒后骂道:“若无宗主,汝等定已成了饿殍死于道边,平素宗主是如何养汝等的?今日一死以报宗主,何如!”
你还别说,挨了一巴掌,又得此言刺激后,第七彪问他们吼不吼,士卒的反应是嗷嗷大叫:吼啊!
国君是君,郡君是君,县君是君,司马就不是君了?为君赴死他们懂,为民请命?他们就是民啊,自己救自己挺好的。忆苦思甜?思来想去,还是伯鱼司马带来的日子甜。
他们只知道,第五伦宣讲时要拼命鼓掌,给伯鱼司马一个面子,至于内容,反正听不懂,左耳进右耳出啦。
“第七彪在后督战,迟疑不进者皆斩!”
想要猪突豨勇们思考那是难上加难,简单下达命令倒是乐意执行,只叫第五伦哭笑不得,大半年调教就这结果,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但这不影响今日之役,随着一个个队都接到了命令,随着第一鸡鸣手中木槌重重敲在腰鼓上时,第五伦也举盾换刀,踏出了第一步。
“诸君,跟我上!”
咚咚咚咚,第一鸡鸣双臂挥舞,小跑跟在第五伦后面,木槌触及羊皮鼓面,敲击飞快却又有力。
但却没有士卒们的脚步快,伯鱼司马领头,谁要不跟紧点,谁就是忘恩负义!谁就是小婢养的!会遭全营鄙夷。
站在第五营身后的轻侠少年蒙泽刚一恍惚,只见第五营数百人竟忽然冲了出去,他没有丝毫迟疑,也举起血迹未干的刀来。
“西岸的儿郎,不能被特武人瞧不起,跟上去,与胡虏拼了!”
第五伦虽然领了头,但心里仍有些犯怵,边跑边举着盾挡住自己的额头,他全副武装,上好的札甲不惧流矢,唯独面门毫无防备,很担心被流矢击中一命呜呼。
但只跑了十步,这种担心便成了多余。
爆宠萌后:皇上,太放肆
身旁有人呼呼赫赫追了上来,与他平行,然后猛地加速超了过去!
逆袭2005 赌上一切
盾刀队的当百郑统第一个越过第五伦,别看他个子不高,步却迈得大,更夸张的是,此僚不知何时将沉重的札甲卸了,任由箭矢划过脸颊,那股豁命的劲头,像极了当初率先持刀,处决汝臣麾下亲卫的模样。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伦速度不慢,却被自己的属下们一一甩在后头。披挂札甲的亲卫,亦努力向前,在第五伦前方排成了一道移动的人墙,用身体为他挡下飞来的箭!
猪突豨勇们不愿意“为百姓而战”,倒是甘心“为伯鱼司马而战”,都以跟在第五伦身后为耻,人心都是肉长的,半年恩泽潜移默化,岂能无感恩之情?
他们仍做不到快步前进时整齐划一,自由发挥的冲锋却很擅长——将逃跑时的劲头拿出来不就行了。
但他们仍在害怕,因为恐惧,跑在最前方的郑统张大嘴大叫起来。好似会传染,一个接一个,一队接一队,都爆发了嗷嗷嚎叫!
“啊!”
……
在呆愣的匈奴人听来,这些壮胆的怪叫,其实是悍不畏死的怒吼!
终极教师在都市
他们的错愕,就好似方才还任你怎么欺凌挑衅都浑然不动的铁乌龟,却忽然伸长四肢狂奔而来。
一时间,攻守异势。
胡骑这几日太顺,虽然是赢,却赢得溃不成军。这三四百骑来自不同部落,根本没有统一指挥,只任由贪婪与直觉追击,追得忘乎所以。
因为猪突豨勇缺少骑兵,他们甚至懈怠到下马步射,此刻仍有人妄图拉弓射箭恐吓敌人。
但零散射击比不上统一齐射的威力,倒下一个,冲过来九个。匈奴人有点慌了,连忙爬上马匹,匆匆调头而走。
一时间状况不断,有马匹撞在一起,有人不慎落马,又被后方不明真相的人挡住,急得挥刀就砍。
等他们达成一致朝西渠撤退时,猪突豨勇已冲到数十步外,接下来就是一场追逐的游戏,马匹渐渐加速,而猪突豨勇们冲刺后力气消耗,距离被慢慢拉开。
胡骑中亦有几个高手,能在走马的同时做出反身挽弓施射的技艺,若能坐拥三四百骑这样的精锐,第五伦的部属恐怕要被放好一会风筝,伤亡惨重。
只可惜大多是从各部落临时召来的牧民,他们从对面的无畏冲锋中感到恐惧,现在只想带着战利品回家。
但方才渡过时浅浅的西渠,现在宛如天堑,跑得太急的胡骑在斜向下的沟堤上摔得人仰马翻,而渠宽达三四十步,水没至马腹,根本无法快速通过,只能涉水缓缓而行。
大阴
聪明点的已经沿着堤坝朝两侧驰去,但他们旋即被一队骑从狠狠撞上,却是万脩奉第五伦之命,带着会骑马的士卒,利用从百姓中征得的马,客串了一把骑兵,与这小队匈奴人纠缠在一起。
而大多数胡骑,只盲目地往沟渠里挤,一时间西渠像是下饺子般。
虽然跑得早的胡人纵马跃上了西渠西岸,但大多数人还在和渠中泥泞做斗争,来回践踏使得渠底泥巴松软,马蹄陷在里面,正焦急之际,猪突豨勇已至渠边!
三百步,将近四百米的冲刺让所有人气喘吁吁,但这场追逐让猪突豨勇们看到了匈奴人也和自己一样胆怯、惶恐,比盗寇好不到哪去。他们只以惯性从渠边一跃而下,冲入毫无秩序的匈奴人中,开始了毫无秩序的乱战。
等第五伦气喘吁吁赶到沟渠边时,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胡人和猪突豨勇在渠中开始了一场大乱斗,匈奴人骑在马上,拉弓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拼命挥动手中直刃刀往下劈,却只砍在刀盾兵的木盾上。
而矛戟兵乘机赶到,利用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举着长矛像戳树上成熟的鸭梨一般,将困在马上进退不得的胡人一一捅落下来。
臧怒带着材官弩兵旋即抵达,跪在堤坝上上弦,举弩,瞄着登上对岸后试图挽弓反击的匈奴人就是一阵攒射,五十步距离内,胡虏几乎是中者便倒,只能哀嚎着抛弃同伴撤退。
而第五伦则被亲卫们挡着拦着,连水都不让他下。
最后嗷嗷叫着扑到渠中加入战团的,是蒙泽所率的轻侠少年们。这群热血儿郎,将两日来流离奔逃所受的气,全撒在狼狈匈奴人身上,痛打落水狗。
他们装备不行,农具折断,便用小刀戳,用牙齿咬,蒙泽在兵刃不慎脱手后,更将一个胡人骑在身下,捏起拳头狠狠往他脸上砸!然后揪起这些异族人的辫发,按在水里直接溺死!
当这场毫无章法的战斗接近尾声时,第五菜鸡已经啄死另匈奴菜鸡,站起身来抖着身上的水珠,昂首高鸣!
原本还算清澈的渠水被搅得浑浊不堪,死人、死马横于沟中,仿佛筑起一道尸体组成的堤坝,使得自秦朝以来畅通两百年的北地西渠为之不流!
但现在不是收拾战场的时候,远处仍有胡骑的影子,第五伦只能吆喝猪突豨勇们劝住杀红眼,仍对着死去胡人挥拳的蒙泽等轻侠少年,扶着受伤的袍泽先撤。他则将乱糟糟的士卒组织起来,在西渠以东百步外重新列阵,清点伤亡,战死十余人,伤者数十,多是跑太猛摔得鼻青脸肿。
“壮哉!”
全程连鞋履都没机会湿,就操弩射了几箭的第五伦看着士卒们,感慨道:“汝等被称之为猪突、豨勇,比喻野猪,见敌悍不畏死,直到今日,才算做了回真正的勇士!”
五百余人中,只有数人害怕到脚抽筋,不跟着冲锋被第七彪所斩,冤枉不冤枉另说。
梵事進化劄記 莫菲勒
罚的该罚,赏亦不能落下,朝廷的赏赐,那是空口承诺,第五伦这“男“爵的封赏都没落实呢,更别说普通士卒了,难怪新军对立功毫无兴趣。于是只能由第五伦出血,除了承诺回到驻地杀羊犒劳士卒外,还答应在扩编时,让今日立功的士吏升官,每个月多分口粮菜食,以后有人与当地姑娘成亲,第五伦拍着胸脯承诺,聘礼钱他包了!
这时候,满身血污泥巴的蒙泽跟着万脩来拜见第五伦,二话不说,先对他下拜三稽首。
“若非将军,渡口必然无存,蒙泽今日也要枉做胡虏箭下鬼,不被射死,也要憋屈死。”
“吾等廉县、灵州的轻侠儿郎商量过了,愿加入将军麾下。”
“我不是将军。”第五伦看着蒙泽,一般来说,轻侠无赖儿他是不肯收的,宁要老实巴交的奴隶、矿工、农夫。
不过今日不同,蒙泽等证明了自己的勇气,更何况,虽然第五营现在已得了特武人的信赖,可黄河以西的三个县,却尚无基础,今日渡河而来,百姓们提防胜过喜悦,确实需要一些西岸籍贯的人手加入。
但蒙泽这小子得寸进尺,进一步向第五伦请求,既然匈奴人原来如此羸弱,不如第五营以他们为前锋,一举收复家园!
第五伦却只笑道:“渡口处的百姓中,有多少像你一样,愿意调头反击胡虏的人?”
蒙泽迟疑道:“方才一起随军杀虏的有数十人,但先前一起在渠边阻拦胡骑的有数百……”
第五伦让人给他一套甲胄:“你去问问看,有一个算一个,我都要,若能召来五十人,我就任命你做士吏,若能召集百人,便让你做当百!”
蒙泽胆子大,抬头道:“若是我带来五百人呢?”
九天劍仙在異世 七彩的眼淚
“那便让你做军候!”
蒙泽大喜,应诺而去,第七彪骂这小孺子升官倒是快,走过来问道:“宗主,当真要继续向西进军?”
“我是吞胡将军韩威么?”第五伦反问第七彪,他是第五伦,当然不会得了小胜就得意忘形,轻敌冒进。
第五伦命令道:“汝等到百姓中征集车舆,在西渠以东筑起一个简易的壁垒。胡虏虽被杀两百余人败退,但随时可能再来,吾等就扎在这,匈奴人若还敢越过沟渠上来,我便能一次次赶他们下水!”
第五伦算了下时间,就那可怜的几条船,恐怕要入夜时分,才能将数千民众渡到特武县。
这也是他让蒙泽召集西岸本地人的原因。
第五伦抬头看着正午的天空:“等百姓安全撤走了,等天黑后,吾等才能心无旁骛出击,乘着夜色,给还敢滞留的胡虏一个大惊喜!”
……
而以此同时,一河之隔,南方数十里外的特武县城,亦是城门紧闭,如临大敌。
宣彪和县令、县尉在城墙上远远看到,已经开始大肆宣扬自己”死而复生“的卢芳,带着四百多人出现在城外,破烂的大红布上画着个歪歪扭扭的“漢”字。
宣彪的父亲宣秉宁可隐居,也不做新朝之臣,宣彪知道,他是心怀前汉的。
世界很大
可如今,看到这大好的一个字被如此糟践,一向以儒雅文吏示人的宣彪,也忍不住朝城下啐了一口,骂骂咧咧。
“这字。”
“你也配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