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
对于桂林郡王提出的两个要求,司徒唤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后,淡淡的道:“我累了,想要休息了。至于你与蜀王来往的密信,我会继续帮你追查的。不过,那些密信蜀王未必会留在别院之中。以你的精明,不会认为蜀王是真的死了吧。”
麒王妃
“蜀王若真的是逃掉了,那么这批密信势必要带走的。他不会将其留下来,因为这批密信对于他来说,在目前还是能起到作用的。至少在必要的时候,用来敲你竹杠却是足够了。不过,只要这些密信还在京城的话,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的。”
说罢,头也不回的便走了。而在他的身后,看着司徒唤霜离去时姣好的背影,桂林郡王刚刚还平静的脸色,一下子便变得阴沉似水,眼中充满了杀机:“她与那个英王之前便认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敢瞒着我,她真的是活腻了。”
蜜宠娇妻:王牌影后 明月醉玉笛
只是心中怒意虽起,但这位桂林郡王却没有表现出来。待转过头看向世子的时候,神色却已经转为平淡,语气相当平淡的道:“北辽的那个梁王,现在已经走到什么地方了?还有多少日才能抵达京城?萧绰居然派出这么一个人来与本王谈判,本王看她是在敷衍本王。”
听到父亲问话,这位一向畏父如虎的世子,连忙一躬身道:“回父王,梁王一行人已经过了相州。只是父王,这位梁王从北辽出发的时候,身边仅仅姬妾便带了几十人,一路上只要进入州府,便要去青楼瓦弄之中拈花宿柳。从此人的做派来看,您是不是该重新考虑一下?”
后悔
“你懂得什么?萧绰虽说是一介女流,但其睿智多才、果敢坚毅,其性之坚远胜一般的男人,远非常人所及。否则又岂能以幼帝临朝,却扫平内乱,将北辽那些如狼似虎的王公贵族,收拾的服服帖帖,手中兵权被夺连一个屁都不敢放,并牢牢把握住北辽的大权?”
“能做到这一点,又岂能以常人眼光看待?这个女人不简单,甚至可以说玩的一手好权术。多年以来北辽从未放弃放马中原的企图,只是没有得逞罢了。眼下本王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以她的为人绝对不会不把握住的。”
“我们这些年苦心经营,虽说暗中实力发展很快,但仍旧有一些不足,还缺乏一举定胜负的把握。如果这次能够与北辽达成合作,得到北辽出兵策应,那么把握就大得多了。只可惜,蜀王那个蠢货现在便居然暴露了,让我们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
“否则,在给我们五年时间,足以打造出一支,可以与四大营抗衡的精锐军队。只可惜,在最后的关头还差了那么一步。但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争取三年时间,以便把握在充足一些。记住做任何事情,虽说不能做到十成把握,但六七成还是要尽可能做到的。”
听到父亲的斥责,多年在父亲余威之下长大的世子不敢反驳,连忙恭敬道:“儿子知错了。只是父王,儿子有一事不太明白,还请父皇明示。如今朝廷吏治已经败坏到了极点,宗室更是大肆鱼肉百姓。整个天下已经是民不聊生,外加流民四起,百姓怨声载道。”
“可以说,这黄家人已经是民心尽失。如今这天下大势已经有如干柴,差的只是引燃这堆干柴的火星罢了。以我们桂林郡王府,这百余年积累下来的民心、民望,只要起兵必定会天下归心。何况,这天下的财力,我们桂林郡王府敢说第二,恐怕连他黄家都不敢说第一。”
通天道尊 懶人姚
“若论军力,您这些年以招募流民垦荒的名义,秘密召集、训练的二十万大军,足以与朝廷四大营抗衡。而广南西路的边军、卫军,皆已经投靠与我。并在您的苦心经营之下,虽说不如北地边军强悍,但也不是内地诸路卫军可以相比的。您又何必非要与北辽结盟?”
“北辽此次提出割让山西、河北二路,并索要二百万两的出兵钱。事成之后相约为君臣之国,每年纳岁币银三十万两,绢二十万匹作为出兵条件,这不明显便是敲诈吗?那二百万钱给了便是给了,咱们不差那点钱。河北路一马平川,一旦燕山府一线丢失,守也守不住。”
“可这山西路却是表里河山,向来为中原门户。与京畿所在的河南路,不过只隔了一条黄河罢了。一旦山西有失,整个中原将直接暴露在北辽铁骑的兵锋之下。北辽只要想,便随时可以渡河南下。北辽将山西路做为出兵的条件之一,不是要挟又是什么?”
听到世子话里话外,有些反对自己与北辽结盟。尤其对北辽狮子大开口,索要战略要地山西路很是不满。桂林郡王摇了摇头道:“幼稚,你真的以为咱们隐藏在十万大山之中,那二十万大军能与四大营精兵抗衡?能定鼎天下?这些年本王就是这么教你的?”
“你真当你父王我,愿意与虎狼之性的北辽结盟?与其结盟,本王又何尝不知道是在引狼入室?今儿本王就告诉你,这二十万大军之中可用之兵不过半数。没错,你父王我这些年来,以募民垦荒、移民戍边的名义,采取先祖练兵手记,在十万大山之中训练了二十万大军。”
“可这其中精锐只有八万人,其余之兵守备城池也许还可以一战。但若是遇到四大营那样的精锐,一触即溃虽说未必,但绝对不是可用之兵。除了那八万精锐之外,剩余的这些甚至不如北方诸路的地方卫军。更别提朝廷在西京,还有专为用来应对西北局面的五万大军。”
“我们招兵,不能与朝廷那般大张旗鼓,只能以慕民垦荒的名义招募。而广南西路又自古以来,便被视为瘴气横生的蛮夷之地。一般的百姓,宁愿出去做流民都不愿意来。即便眼下勉强凑齐了二十万人,可其中精壮者不过十万余人。”
“其余的,只能作为屯田之兵使用,而不能用于攻城掠地。至于广南西路那五千边军、万余卫军,虽说经本王多年苦心拉拢,大部分中下级武官都控制在我们手中。但其中究竟有多少真心能为我所用的,便是本王也不知道。钱财买来的忠诚,未必就那么可靠。”
我来玩转西游
“再说,我们只控制了中下级的武官。就这还是靠着广南西路的位置与气候,外地武官未必能适应得了,以及无法抽调外地军马驻防。诸军中下级军官,多从本地选拔的为主,将士更是招募的为本地土著。否则,这些我们还未必能够拉拢得到。”
總裁別悶騷
网游之黑暗道士
“那些真正核心的防御使、都统、兵马使,因为朝廷有意轮换过于频繁,反倒是很难被我们收买。朝廷虽说拖欠文官俸禄,但对武官的俸禄却是向来不拖欠,而且待遇也向来优厚。按照朝廷惯例,赴任广南西路各级武官不得携带家眷。”
“既不差钱,又有家眷掌握在朝廷手中作为人质,那些高级武官又岂会轻易的归顺我们?最多也就是等我大军北伐的时候,做一内应罢了。这些人很难收买归顺,使得我们能够带兵独当一面的武官更加的匮乏。相对于兵力的不足,这一点对我们来说才是最致命的。”
“当年先祖制定本朝兵制的时候,保证了将不专兵。使得前唐安史之乱后,出现的藩镇割据局面,得以避免在本朝重新出现。如今却没有想到如今,却成了后世子孙的障碍。况且即便是勘用的那八万大军,也不可能尽数出动。”
“广南西路是我们的根本,又与大理、安南两国山水相连。大理国虽说侍朝廷一向甚恭,对咱们桂林郡王府也一向不差。但那都是表面,我们一旦真正起兵,到时候大理国要是翻脸,我们一样无可奈何。若是不留一些后手,一旦大理国趁我大军倾巢出动之机进攻。”
“我们面对的就不单单是腹背受敌,而是四面楚歌外加粮饷来源全部被切断,大军甚至有不占之溃的危险。更何况,大理国对两川、黔中三路,也是一向窥视良久。眼下大理国世代为布燮的高家又是英才辈出,尤其眼下当家人更是枭雄之辈。”
“我大军若是倾巢而出,以高家的眼光和野心未必看不到,这其中可以占的便宜。单靠嫁给现任岳侯的你十一姑与你四姐,未必真的能说服高家中立。不为了拉拢高家,本王也不会宁愿被你四姐怨恨一辈子,也将她许给其家主为妾室,搞出姑侄共事一夫的事情来。”
“就因为你四姐,相貌与被其现任家主念念不忘,虽对大理皇室屡次施压,却始终被拒婚的那个云霄公主有些相像。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居然敢窥视本王的嫡亲郡主。成了本王的妹夫还不满足,居然还利用本王对其有所求,强行索要本王的女儿为妾。”
海贼牌皇
“可本王每次向他们高家买马,不是以次充好,便是高价也买不到足够的马匹。他真当本王不知道,他是受到朝廷的施压,每年不得向桂林郡王府出售超过百匹以上的马。成了本王的女婿,居然还内心向着朝廷。这样的一个人,你认为一旦有机可占,会老实的待着?”
“还有咱们背后的安南,虽说在历代先王的征讨之下,国力眼下已经大为衰弱。在本王多方发力之下,国内也陷入了内乱。但他们窥视广南西路的野心,未必会随着国力的衰退而衰退的。平日里虽说侍桂林郡王府甚是恭顺,可若是真的有事,安南人必然会兴兵作乱。”
夢回古國之浪劍江湖
“一旦咱们倾巢而出,一向都宣称有木棉花开的地方,就是安南土地的安南人,不趁虚而入那就怪了。还有广南西路的诸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年,咱们是靠着优势兵力才压制住他们。若是咱们倾巢而出,这些夷人见到有可乘之机同样必反。”
“即便到了起事的那一日,在广南西路这个根本之地,我们至少还要留下两万军马留守。除去这两万军马,你说咱们还剩下多少人?就算眼下江南诸路卫军糜烂不堪,我军可以势如破竹。但这么一点人马,能打到长江边上就不错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