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7pb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線上看-第五百四十二章 YES或NO閲讀-g8sq1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在我婉拒了上船体验生活的请求后,那帮虎视眈眈的海员又提出了和我的切磋的请求,但是也被我拒绝了。
这些人的战斗都倾向于硬碰硬的力量比拼,打起来确实是虎虎生风、场面壮观,但是对我的帮助并不大。
海员们的锻炼方式,是依靠战斗不断突破自身的极限,磨练出超乎寻常的直觉,与我我靠着开发殖民者系统的潜力,在长时间的磨合后发挥出更强的战斗性能毫无相性可言——在离开边缘世界的前夕,我得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此时只想要消化这些技巧。
和他们打起来只有两种结果。
一种可能是我认真应对,他们所有人一起上,被我轻轻松松地一人一刀抹喉解决,留下尸横遍野的沙滩,原本在航海者联盟的崇敬声望跌为敌对,遭到不死不休的追杀。
另一种可能是我靠着切磋模式,把较量变成一群人在沙滩上玩老鹰捉小鸡般的辣眼游戏,他们全部累瘫了也不见得能决出胜负。
而且第二种战斗的场面,老让我想起“你追上我,我就让你嘿嘿嘿”的恶寒画面,就是心理上我也接受不了啊!
我没有答应他们任何一个请求,但是我还是在海边蹭到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古乐古友情提供的白色游艇,出于个人爱好配备了极为完备的烹饪设施,能做出任何口味的饭菜。
作为一个不好好钓鱼,就会被迫继承家业的后浪,古乐古也把享受主义发展到了巅峰,食材和配料都是市面上的顶级品质,因此所有的人都本着不吃白不吃的友好态度,拼尽全力帮古乐古解决钱花不完的困扰。
“好家伙,你们都是饿死鬼投胎的吗!”
我对于烤、炸、煎为主的饭菜不太适应——主要是在荒原上吃伤了,因此撸串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在这帮猛男的面前,拳头大小的肉块来者不拒,一口一个地迅速消化着食物。
扎克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又埋头在烧烤架前,盯着一个刚刚放下去的烤串说道:“我们海员体力耗费比较大,平时就算没事也在切磋,所以胃口都很好!”
这根本就不是胃口的问题好吗!
萌寶來襲 小小蟲兒
这些人张嘴的弧度都超过下颌骨的极限了吧?真的不会导致颞骨紊乱吗!
我一直以为路飞吃饭是漫画夸张,没想到《海贼王》是一部写实职业漫画啊!
没办法,只好召唤外援了!
我:
辣媽當家 膩花花
()=>()
警豹:
(^^))))Σ≡=─(我来了!)
在吃饭这方面,我是被这些家伙完败,但是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态度,我召唤来了垂涎已久的两头猎豹,一起加入了肉食盛宴之中。
奇怪的是,这帮海员看到灰色的豹子并未惊讶,反而友好地递过来两串用水冷浇过的烧烤,还夸奖了一声好俊的猞猁!
……猞猁就猞猁吧。
我总感觉这航海者联盟的锻炼方式有问题,很容易把胆子练大、把脑子练没,制造出一批没有爱的野蛮人。
扎克解释道,在他们的眼中,实力在自身之下的都不算什么威胁,因此也没必要去分辨是豹还是猫这些无用的细节。
但我认为,这个说法分明是给这些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开脱。
可惜即便有两头警豹的加入,我们三个最终也没打败任何一个海员。
灰色的大猫在美食面前没能保持警惕,往常的它们只吃个半饱,时刻保持着奔跑的能力。而现在囫囵一顿下去,肚子溜圆地躺在沙滩上,艰难地翻滚着张嘴晒太阳,连抬爪子都没有兴趣了。
“对啊……让它们这么吃下去,我完全可以说它们是猪被刷上花纹,精心训练成的警猪……”
我摸着下巴思考着可行性,就看到绑着头巾的哥茨向我走来,一手还拿着一瓶喝光了的啤酒。
“马库斯!你终于回来了!”
原本就高大魁梧的哥茨在这段风吹日晒后,皮肤黝黑得浑然一体,旺盛的毛发也缺乏打理,看上去就像是一头人立而起的巨熊,即便不说话也压迫感极强。
但我可不管这个,压迫感再强还能有四米高的深潜者吓人?我把巨大深潜者摔成阿斗的时候,可从来没感觉庞大。
“哥茨!”我一拳碰在他胸口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你跑出去这么久真的没问题吗?”
我没有明说,哥茨却能听我的话外之音,哈哈笑着说道:“不用担心,我现在好得很!”
边上一名剽悍的海员走了过来,埋怨地对哥茨说:“哥茨,你从来都不和我们切磋,我还以为你看不起我们呢!”
哥茨挠着头说:“没有的事!想和我较量的话,掰手腕先赢过我吧!”
等到海员走后,哥茨挤开了地上两头警猪,在我边上一屁股过下小声说道。
“马库斯,你这次失踪是不是和神秘事件有关……”
哥茨保持着灿烂的笑容,仿佛在和久违谋面的老友叙旧,却说着毫无关系的事情,“你失踪那天我是第一个发现的,屋子里满地都是镜子的碎片和翡翠粉末。卡特神父浑身酒气地赶来,和我一同打扫了房间,还要我向别人保证你是连夜离开的。”
我点了点头:“出了点小状况……具体你可以自己跟哈里斯打听。”
惡魔殿下輕一點
“哈里斯也回来了?!”哥茨惊喜地说道。
我回答道:“对。但我更担心的是,你这样贸然进入大海,会不会出问题。毕竟你们家……”
哥茨摸着棕色的蓬松胡子,“不,这次出海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我在航海者联盟学到了一些有用的技巧。他们特殊的锻炼方法,很有利于我克服并控制天性中的负面成分,我觉得这个粗糙的锻炼法本就是用于制服人身上的动物性。”
我问道:“就那个天天打架的训练法?那你练到什么程度了?”
哥茨犹豫地说道:“一开始,我总是会听到大海里有奇怪的声音,还总是想游到深海里去。但我按照他们的办法,每天用超量的体力劳动和酒精麻痹自己后,我的体力却一直在突破……”
“有一天我钓鱼的时候,看见了一块礁石忽然有所感悟,就开始将自己想象成一块岩石,慢慢地自主控制精神上的波动,将意识锁定在平稳的状态中了。”
……这要是在主神空间,哥茨的深潜者血统估计相当于起手基因锁二阶,但是精神上有比较大的缺陷的那种。
航海者联盟的训练法擅长突破人类的上限,培养野兽般的直觉,其实是在解放并控制基因里的野性。所以这种办法对于海员有益无害,而对于哥茨更是天打雷劈地适合!
“几个月就达到初入三阶……你这种进度恐怕扎克能哭出来。”我拍了拍扎克的肩膀。
“你说什么?什么叫三阶?”哥茨问道。
我摆了摆手:“没事……世界观不同,虽然我也有点担心,你会一觉醒来看见个大光球。对了,你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哥茨在我神秘兮兮的语气里汗毛倒竖,坚决地摇着头。
我满意地说道:“以后看见这个选择题,记得选no知道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哼哼,妻女惨死,灰心厌世,身上还有着巨大的潜力——要是真的有主神空间,这样的人早就被拉进去了。
知道了哥茨是初入三阶、达到意识掌控的状态,那我就基本可以放心他的阳光不是因为变成基佬。
他的这种心理状态,其实应该更像是学会了模拟周边同伴的思维导致的。
“当年父亲在矿洞,也是靠着透支体力的方式控制住自己,直到死后才被侵蚀,而我现在也有同样的信心了。”哥茨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
哥茨想要离开矿石镇,本来就是因为“最终灾祸”已经被解决,而他感觉很可能成为新的不安因素,因此自我流放的,现在不用走了显然是一件大好事。能够完美地隐藏起负面情绪,也代表着他的情绪控制更上一层楼,不用太担心他暴走了。
但是我,不可能让他轻易闲下来的。
我老婆是買的 gzg1010
“哥茨,先别高兴得太早。双子镇的虫灾已经蔓延转移到了马德斯山里,作为对山最为了解的护林员,你还得想办法才行。”
哥茨闻言一惊,脸上终于露出了我熟悉的苦大仇深表情,“虫害……”
我正打算进一步介绍一下了解到的情况,只见哥茨已经一把将我拎起,声音低沉地说道,“和我一起上山!我需要到山上去看看!”
“等一下!我还可以再吃一串!放我下来啊!”我挣扎道。
哥茨毫不理会我的感受,和海员们打了个招呼之后,让扎克继续招待这些功臣们,就拎着我抄近路冲入了马德斯山。
…………
天絕劍 昊辰
拎我一路狂奔的哥茨,到了熟悉的林间小屋前终于恢复了我的自由。
“终于肯把我放下来了!”
我隐晦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看着面前荒草丛生的林场小屋,感觉即便是夏日里吹来的风都格外阴冷,茂密的林中虽然不可能有人出没,看上去却影影绰绰。
“你好人有好报!你火化必出舍利子!你车祸对方必全责!你坐牢必被减刑!”
哥茨打开了门上落着的重锁,屋子里有于空置已经落了一层的灰尘。他抬出桌子下的大箱子、打开门后的木柜、掀开床铺的木板,从各种隐蔽角落翻找着合适的工具堆成一座小山,看得我眼皮直跳。
扳手、铁锤、刨锛这些我都能接受,半米长的斧子、散发冷光的锯片、锋利耐用的撬棍我也不跟你计较,但你藏着的三管猎枪、带倒刺的铁叉、开好了刃的猎刀是什么情况?
你的护林员工作到底是要解救上山迷路的居民,还是打算射杀闯入你领地的无辜者啊!
拷走拷走!通通拷走!我作为小镇唯一指定代理警长,这就把你逮捕了再说!
“马库斯,山上不能出岔子……”
哥茨的表情无比严肃,多年的山间生活依旧让他保持着冷静与警惕。
他背对着我翻箱倒柜,往身上配备着各种可疑的凶器,“胡克老爹走之前,曾经说过马德斯山是一个特殊地方,既是保证和平的稳定器,也可能是引发灾难的源头。虫害背后如果是别有用心的举动,那么危害将无限放大……”
他检查了枪支的弹药,在身上带好了足以应付紧急情况的火力储备,转身拿着一把斧子问到:“你需要什么武器?我这有斧头和腰刀……”
但在他转身的时候,我已经在地板上手工加工点,完成了最后一道上弦的工序,拿着一把刚刚出炉的短弓说道:“不需要了,我发现还是适合当一个弓兵。”
哥茨愣在了原地,良久才感叹一句:“不管看了多少次……还是没办法接受啊……”
“习惯就好了,你能变身低配绿巨人的设定我都接受了不是?对了,斧头就别带了,我怕掉到河里出来一个奇怪的男人,问我是要金斧头还是银斧头……”
哥茨呵呵笑道:“你也听过湖中仙女的传说呀?那只是哄孩子的故事罢了。”
我严肃地反驳道:“千万不要大意了!毕竟……银河也是河啊……”
劍佛 終歸謊
啊对了,山上的水元素我也得去看看。
虽说收容物跑了是基金会的常态,但是这样脑子不太好使、自称女神的水元素跑了,还是很容易给居民造成困扰的。
整备完毕后,我和哥茨沿着山路上山,哥茨依靠着丰富的野外经验,很快就追踪着泥土与草叶上的痕迹,追踪到了山上乱逛的克里夫。
“哥茨,这是克里夫。一个因冒名顶替刚刚被开除的虫害防治专家!”
“……幸会幸会。”
“克里夫,这是哥茨。一个混了几十年啥也不顶用的马德斯山专家!”
“……久仰久仰。”
“我就不用介绍了大家都很熟悉,只要我插手的事情就没有不复杂化的!克里夫,把发现的情况跟我们说一下,有了我们三个专家强强联合,一定能找到虫巢的!”
克里夫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你这么说……明显希望更渺茫了啊……”
但是出于解决问题的愿景,他还是把手上的证据先展示给了我们。
“这是我刚才发现的不明物质。昨天降落的空投舱砸裂了地面,塌陷出了地下一块被掏空的区域。在那里面我发现了一窝畸形的虫尸和这个胶体……”
一块拳头大小的绿褐色不明物质出现在他手中,并没有异常的气味。上面密密麻麻的啃咬痕迹,表明这东西应该也是虫子的食物。
“你在怀疑虫灾的出现和这个有关?”我问道。
克里夫年轻的脸上神色凝重地说道:“不仅如此,我怀疑就是这个东西,引发了虫子的变异!发现的地下塌陷有明显的土壤回填痕迹,虫巢一定离那里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