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p0m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征途 雷雲風暴-第五百七十章 萬法大會開始分享-8ph20

征途
小說推薦征途
不知道是瞎激动了半天适应了还是天佑的话疗起作用了,反正孙悟空那家伙总算是稍微安生了些,起码不会再去拽前面女修的辫子了。
随着后续人员入场,这偌大的竞赛场地上也逐渐被填满。虽然这地方面积足够大,但来的人也实在不少,尽管不到拥挤的地步,但某些区域却也是满满当当没啥空隙了。
天佑原本还想坐在那里看开幕式来着,没想到人员刚到齐就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去看,却是个不认识的同门。
对方似乎挺着急,来到天佑身边直接就喊道:“师兄你怎么在这儿啊?”天佑一脑袋问号,心说我不在这儿应该在哪儿啊?结果人家就像能听见他的心声一样,直接接着说:“你不知道参赛选手要先领取号牌吗?”
“还有这事?”天佑是真不知道,又没人和他说过这事。
其实说起来这个还是天佑自己的锅。本来这种事情会有专门的仙长去和被选中的弟子沟通,往常的惯例一般都是由宗主负责。也就是说应该是天妃或者无锋剑圣和天佑说明比赛的情况。
但是,天佑自己跑出去个把月不回来,最后还直接卡着最后一天的大晚上才见到天妃,害的天妃也把这事给忘了。等早上天妃才发现天佑的号牌没领走,稍微一想就反应过来是忘记告诉他了。
好在紫霄宫有专门的观众席,天佑只要来参加活动就必然在这里。天妃派了好几个人出来,一人一个区,果然把天佑给找到了。
既然人都来通知了,天佑自然是要赶紧过去的。
让柒小妹和嬴颖她们帮忙看住孙悟空,别让他惹事,然后天佑就跟着那个师弟一起去见了天妃。
其实领号牌不是啥大事,让人送过来就行了。天妃把天佑叫过去主要还是和他说些事情。
万法大会并不是简单的体育比赛,虽然也是竞技,但互相都憋着苗头,几乎每次大赛都要有人伤亡。而这次……只怕会破纪录。
之前就说过,浩劫之战并未真正分出胜负,仙佛两家其实都没有拿到最终胜利,只是战争太惨烈,大家都有些后继无力,只能先暂停喘口气而已。
紫霞宫搞独丹法,不惜揠苗助长快速培育出一群有缺陷的弟子,就是为了尽快回复元气,然后好和佛门分个高下。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万法大会的激烈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如果只是互相试探,倒是问题不大。但从种种迹象来看,佛门和仙门其实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也就是说全面开战已经不远了。虽然大家目前还是保持着起码表面上的和睦,但私底下各种小动作已经是越来越露骨了。
去年的国运任务,各国的修士伤亡人数再创历史新高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信号,而这次的万法大会不用说,一定也是伤亡惨重。
大家都知道结果,但谁也不会点明。不过,对外虽然要保持淡定,对内却还是要先通个气,以防有真的比较迟钝的弟子不明真相白白送命。
天佑当然是啥都知道的,不过天妃并不能确定这一点,所以还是例行公事的对他提点了一番,甚至以半明半暗的方式隐晦的提了一下浩劫之战的信息。尽管天佑早就知道浩劫之战的事情,但在佛门和仙门内部,这个事情其实都是很隐蔽的。新生代的修士几乎都对那场浩劫一无所知,而真正知道的差不多也都是各派的高层。
天妃这样透露信息,无非也就是怕天佑真把这个万法大会当成友谊赛被人给坑了。好在她提点之后发现天佑反应很快,心里也就放心了不少。
黑老大狂寵小妻
提醒过天佑注意事项之后,天妃又说了一些比赛的事情,比如一些技巧和一些别的东西。基本都是天佑知道的信息,不过天妃这个时候却不敢大意,耐着性子给天佑逐条说明,就怕他吃亏。
好容易听完天妃的说明,这才被放回去,结果还没到自己位置上就发现他原本坐着的地方已经“打成一片”了。而且,其中正在交战的主角居然就是孙悟空和楚非凡。
估计八成又是孙悟空惹事,天佑无奈只能跑过去拉架,结果看到天佑出现,楚非凡直接就指着他骂道:“你终于肯出现了?自己不敢动手,放个猴子在这里羞辱我,你还真是好算计。”
一品女太傅 琥熊白
天佑心说我啥时候躲啦?再说了,真要侮辱你我也不会让孙悟空这个憨憨上啊。这里最擅长干这个的应该是胡青玄才对啊。
天佑正要反驳,忽然就听一声怒斥:“天佑、非凡,你们给我过来。”
仙道我為尊
两人扭头去看,发现竟然是姬瑶。也不知道她啥时候回来的,反正天佑是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便宜老娘给天佑的感觉总是怪怪的,总是努力做出一副很关爱他的样子,但奇怪的是又让天佑感觉不到丝毫的情感。
天佑又不是非要妈妈陪伴的小孩,他也不缺母爱,所以对于这个便宜妈妈他根本懒得去管。你对我好我就想着你点,你不搭理我我也落得清静,反正就是可有可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畫中王 甘甜
当然,不在乎归不在乎,但姬瑶毕竟是紫霄宫的仙长,身份上还是要尊重些的。
被叫到的两人只能走到姬瑶身边。楚非凡没说话,天佑却是比他懂事,先行礼问候。
姬瑶没搭理他们,只是怒视他们,稍停,而后怒斥道:“你们有矛盾非要选这个时候吗?那么多外人看着,不觉得丢人吗?”
萌妻帶球跑:醜女時代
天佑连忙抱拳一躬到底,但他没说话。这个躬是表示服软接受批评,毕竟身份在那里,仙长的话肯定要听,不过他不说话就表示不承认错误,毕竟他是真的完全不知道为啥爆发冲突。有可能是孙悟空找事,但也可能是楚非凡的锅。没搞清楚之前天佑可不会直接认错。
然而天佑这边是这个反应,对面的楚非凡却是直接上前一步拉住了姬瑶的手开始撒娇。
“师尊!实在是他欺人太甚,我是实在气不过……”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忍到万法大会结束再说?”姬瑶嘴上在骂,口气却一点听不出严厉的感觉,反倒是满满的宠溺。
天佑心说:“这尼玛我俩到底谁是亲生的啊?”可惜,这话也就心里想想,嘴上是不能说的。
姬瑶说完楚非凡,又道:“好了,你先回去老实呆着,我还有话和天佑说。”
楚非凡听完只能无奈离开,临行前还不忘又瞪了天佑一眼。天佑也是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婚姻反擊戰
看到楚非凡离开,姬瑶这才转向天佑。一改之前的态度,姬瑶的语气也软了下来,甚至还拉起了天佑的手,拍着天佑手背道:“这次万法大会很危险,你切记要小心。如果发现不敌,宁可认输也要保全自己,千万别硬撑知道吗?”
天佑心里很是诧异,没想到姬瑶尽然是来提醒他小心的。虽然不把这个便宜老妈当回事,但有人关心心里总还是挺高兴的。然而,让天佑没想到的是,姬瑶的关心居然还不止这一点。
“呐,这个你拿着。”姬瑶将天佑的手掌翻过来,然后摆了一个木盒在他手上。
“这是什么?”天佑很诧异。盒子虽然普通,但里面的东西灵气逼人,就算没打开也能感觉到是个法宝,而且等级不低。要说刚才只是有些惊讶,现在就是真的震惊了。这老娘是人格分裂吗?有时候冷冰冰的,当他像陌生人一样,有时候又这么关心他,这么贵重的法宝说给就给了?该不会只是暂借吧?想到这里他又补充道:“是暂时借我比赛用的吗?”
意外的是姬瑶居然直接摇头道:“不,这个是给你防身的,以后你就收着吧,关键时刻能救你一命。”
这下天佑是真的惊了。卧槽,居然真的是直接送了?
姬瑶似乎赶时间,又简单交代了几句,然后丢下一句“千万小心”就带着自己的侍女离开了。独留天佑一个人端着个盒子在那里发呆。他实在是有些看不懂这位便宜娘亲了。
打开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根簪子。
神洲大陆的男人也用发簪,毕竟这边流行的是长发,除了佛门的和尚,正常人就算是男子也会有一头长发,所以发簪这种东西男人也会用。不过男性的发式一般都很简单,簪子也不会有过多的装饰,尤其是不会像女性用的步摇那样还带坠子。男人用的发簪一般就是一根棍,最多上面带点额外的镶嵌物而已。
像是姬瑶送给天佑的这根就是一支看起来极为普通的发簪。大半尺长的簪子通体暗红,材质似乎是某种木料,但其上淡淡的妖力表明这其实应该是某种植物系的妖物的尸体炼化而成。
簪子上没有多余装饰,只在接近尾端的位置包着一圈金皮,其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铭文,内容太小不用放大镜实在看不清。
簪子看起来是很普通,但拿在手里,其上密密麻麻的灵气通路,实在是不能让天佑忽略掉它。这是宝贝。这绝对是宝贝。而且,这东西上的灵魂烙印已经被专门抹掉了,也就是说它是无主状态,要炼化会非常容易,任何有修为的人只要拿去随便温养一下就能使用。
虽然很疑惑姬瑶为啥突然这么关心自己起来,但东西是实打实的,天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抱着木盒回到座位上,嬴颖就询问起碧游仙子和他说了什么。
天佑小声解释完后嬴颖也是非常惊讶,然后要过盒子打开看了看。不过嬴颖是神兵宗的,对法器之类的东西了解有限,也看不出啥门道,倒是更那边的吕萌伸手拿了过去仔细翻看了起来,后来还觉得不过瘾,直接那处个折叠放大镜仔细研究起发簪尾部金箍上的阵纹。
“这是好东西啊!”吕萌一边看一边说道。
旁边的天佑还没说话嬴颖倒是先问了起来。
“有什么发现吗?”
“具体有什么功能我也看不出来,但我可以根据这上面的刻印推测部分功能。这根簪子应该是可以吸收战斗中散发出来的灵气,然后积累力量。当积蓄满了之后就会自动释放一个恢复类的法术,不过我看不懂后面的部分,不确定具体是什么法术。”
“还有别的吗?”
“嗯……这里有一段……这个……哎呀,我也看不懂诶……”
吕萌话说到一半就发现手里一轻,放大镜和那根簪子都不见了,抬头才发现是被天佑抢回去了。
相比之吕萌,其实天佑对阵法的了解可能还要更多一些。虽然炼器的技术他并不如吕萌这个已经入门多年的振远上仙嫡传弟子,但天佑的记忆里好,加上对此道感兴趣,有研究的动力,又有月影的支持,所以对阵图的了解其实比吕萌还要更多也更深刻一些。
很多人都喜欢说我国的教育是填鸭式教育,或许有些部分是对的,但他们其实不知道,我国的教育之所以用填鸭的方式,是因为他们在打桩。你有见过打桩不用力往里砸,地桩就自己插进地里的吗?
这种教育模式可以强硬的把知识框架打入每个学生的思维模式中,以后走上社会,你会发现学校学到的东西却是大多用不上,但只要你想学,很快就能适应手上的工作并掌握各种方法。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学校已经帮你把桩基和框架都建好了,你要做的就是把功能区隔出来,然后填充上需要的知识,立马就能应用。
天佑接受的也是这样的教育,而穿越前的学校肯定不可能教授有关灵气和阵法的知识。但这都无所谓,因为学校教的其实是框架,是学习方法,是思维模式。有这些底子在,天佑一个半路入门的弟子,甚至比吕萌这个打小就接触炼器知识的小天才接受知识更快,并且还能举一反三。这种优势是神洲大陆的任何本土居民都不可能拥有的。
隱婚甜蜜蜜:墨少,寵我! 宋衣衣
一手拿着簪子,一手举着放大镜,对照刻印仔细的观察。天佑很快找到了吕萌所说的那处位置。的确,他也看到了那个吸收游散灵气的回路,但这东西的结构并不是标准阵图,而是有所改动。
“多亏师尊不在。吕萌,你刚才这话要是让师尊听见,非罚你雕十套阵图基板不可。”
阵图基板的雕刻是炼器师们最讨厌的工作。重复劳动、繁琐、费力气还容易出错,当然最重要的是费眼睛。有些比较复杂的阵图基板光是一小块区域就会纵横交错几十道灵网路线,要是尺寸再小点,那简直就是噩梦。要不是灵气对修士的全方位强化效果,天佑相信宝器宗大概个顶个的全都得变近视眼。
吕萌莫名其妙的被天佑讽刺立刻就不干了,生气的质问他:“我看错什么了你这样说我?”
“这里。你刚刚说的聚集游离灵气的阵图。”
“阵图怎么了?”
“你就看到上面一层就直接猜测功能,却没看到下面还有一层隐含的线路。真要按你说的方法使用,这个簪子的功能就起码废掉了一大半。”
“怎么可能?”
“你不信也没用,阵图就刻在那里,又不会改变。这阵图的真正功能是在遇到强力攻击时自主展开防护屏障,抵消部分伤害。外面的游离灵气吸收线路不过是作为触发线路的一部分而存在的。”
吕萌惊讶的看着天佑,然后回想了一下自己看到的东西,之后就不说话了,只是脸上却越来越红,因为她已经想明白了,她确实是搞错了。
可以说,这簪子的制作者对阵法的运用未必有多深刻,但却极为巧妙。
那个防护法阵本身难度不高,但一直开着肯定没那么多灵气补充,而靠使用者去主动开启又可能出现来不及反应的情况。所以制作者想了个办法,那就是让簪子自己触发。当感觉到被攻击的时候就自动启动,然后自动释放法术。
这种自动启动的法阵本来有专门的阵法可以使用,但这种阵法和防护法阵的结构有冲突,不能同时存在,至少无法叠加,而如果分开刻画,那么占用面积无疑会增大。这簪子就这么点大,能用来刻画阵法的面积自然不多,要是把这个阵法展开,显然会严重影响其他阵法的布置。
所以,这个设计者换了个思路。他用一颗灵气吸收法阵作为触发开关。当敌人攻击时,攻击法术特有的高浓缩灵力特征会使得吸收阵法被触发,并随着攻击法术接近,其吸收灵气的速度在短时间内呈现爆发式增长。这个灵气爆发增长的过程就可以被视作一种特殊的特征信号。
制作者在吸收法阵后面串联了一个结构很简单的小型法阵。这个小型的法阵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当它感应到前面的吸收法阵产生特定形式的灵气,也就是之前被定义的那个攻击法术产生的特殊信号,此时,这个法阵就会触发并启动下面的防护法阵。
这是一个串列结构,其组成部分只有吸收法阵、判断法阵和防护法阵三个部分,三者都很简单,叠加在一起也互不冲突,但合并之后却解决了许多高级法阵也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说,这个设计者的思路非常的巧妙,用一堆极简法阵,实现了高级法阵都实现不了的功能。
除了这个特殊的设计,这簪子上还有更多别的功能。除了防护之外,它居然还有攻击能力,不过除了一个灵力震荡之外,天佑也看不懂其他部分的到底是啥法术。制作者虽然偏爱简单的阵法,但他的实力显然并不简单,因为这簪子上也确实存在那种极为复杂的高级法阵。况且能做到化繁为简,本身也说明制作者的水平不可能太低。
一番实际测试,感觉这东西的能力真的是超级的多。谁能想到这么简单的东西,上面居然有这么多功能?
天佑这边还在检查簪子上的阵图,忽然就听到一声轻咳。这明显是有人为了引起别人注意故意发出的声音,但声音听起来好像就在自己耳边发出的,把天佑给吓了一跳,毕竟他的感知一直很敏锐,附近虽然都是人,但哪个人在什么位置他都知道。这突然出现一个完全没感知到的人发出的声音,反而更加吓人。
然而,等天佑抬头去找的时候才发现周围根本没有不在他感知中的目标存在,直到那声音再次响起,他才搞清楚这其实是掌门的声音,只不过用了特殊的法术也不知道是法器,将其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比起扩音器,紫霄宫的这套广播系统显然要好用的多,完全不怕外来噪音干扰,而且不会出现喇叭附近已被震聋,远处的人却还听不清的情况。这声音就像是在你身边和你面对面说话一样,清晰,而且音量恰到好处。
“天地玄法,万灵归一。今日,在这九灵归一阴阳更替之日,我紫霄宫领天下真修之志,在此召开万法大会。在此,感谢各位到场真修不远万里……”
就跟地球上每次大型活动前总喜欢来段领导讲话一样,这万法大会居然也是一个套路。好在掌门天尊只讲了一小会就宣布了万法大会正式开始,并没有真的来一段长篇大论,而且除了掌门之外,也没有别人冒出来说话。毕竟是真修,修来修去修的就是最真实的自我,所以那些套话啥的修士们反而是不太感冒的。
掌门这边宣布万法大会开始,但比赛不可能立刻就开始。
首先,由天妃接过掌门手中的一个小器物,然后接替了他的位置开始宣读比赛规则和各种要求,不过因为大多数人都不是第一次参加,且就算是新来的,之前应该也已经提前了解过了,所以这个过程只是走个过场。天妃压根就没指望别人慢慢理解,因此语速极快,很快就全部念完。
天佑全程都在盯着天妃手里那东西看,因为他终于发现了,这就是能把声音传递到每个人耳朵里的法器。看造型有点像是海螺,但颜色看着又不像是海螺该有的质地,倒是很像金属制品。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那具体是个啥,但如果只是扩音的话,想来应该不会特别贵重。天佑心里暗暗记下,之后有机会一定要把这个东西要过来好好研究研究。
貼身狂醫 北堂墨
规则宣读完成,然后天妃一挥手,天上立刻飞来四只青翼鸾鸟。这东西其实就是凤凰的一种,也算是妖族,但数量较多,且没有月影这种火凤类型的那么厉害。
天佑没想到紫霄宫居然会有四只鸾鸟,之前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是谁的妖宠。
四只鸾鸟并非只是飞来而已,他们身下还吊着四根绳索,分别拴在一只巨鼎的四个角上。鸾鸟落地,将巨鼎放在了场地中央,而后各自飞走。显然这不是传统节目,因为周围的看台上传来了一阵相当明显的嘈杂声。如果每年都是这四只鸾鸟,想来这些修士们不该是这个反应,而是应该很淡定才是。
天妃并没有管下面的议论和惊呼声,因为法器的原因,她的声音不需要担心被杂音盖住。
“下面,第一场为新秀赛,有请各参赛门派、散修签写名牌。”
天佑并不知道这个环节是要做什么,但反正不用他去做,只要看着就好。
随着天妃的声音,周围的看台上走出了很多修士,他们来到了那座巨鼎之前,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块块的木牌子。这些木牌应该是早就发下去的,因为材质和大小、样式都一模一样,显然不大可能是自己带来的,只能是由紫霄宫提前制作并发放的。
天佑眼睛好,甚至能看到那些木牌上刻有名字。不用说,这就是名牌了,而且多半就是参赛人员的名字。
紫霄宫这边也走出了一个人,竟然是姬瑶。只见她以一种标准的仙女飞天姿势飞落巨鼎的边沿之上,而后从身边的荷包内掏出一把木牌全部扔进了巨鼎中,接着直接转头又飞回了观众席。说实话,造型是真的赏心悦目。要不是认了亲,知道这是自己老娘,天佑都不会相信她其实已经好几百岁了。
下面的修士们虽然出场方式各有不同,但最后都把木牌扔进了巨鼎中。等这些人扔完木牌后返回观众席,天妃直接说了一句:“起火”,而后那巨鼎之中突然就轰的一声腾起了熊熊烈焰。
天佑心说:“这是搞什么?费半天劲就为了把这些名牌全烧了?”然而,下一刻天佑就明白了这是在干什么了。
重生之無悔人生 冷冰寒
只见那巨鼎之上,突然升起了一个火焰组成的名字,而后又在名字侧面出现了一排小一些的门派名称,紧跟着火里又蹦出第二个名字,之后是“散修”两个字出现在名字侧面。
这下不用解释天佑也知道了。这就是在抽签,目的大概是决定出场顺序和对阵人员名单,只不过方法比较高端,但本质没变。至于那名字旁边的字,自然就是出阵人员所属势力了。只是天佑没想到居然还有散修也参加了,原本他以为散修只能旁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