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2lt妙趣橫生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245章 你的道有問題看書-vl83v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当然是我。
风无尘看着从山雾深处走出的李云逸,眼瞳蓦地一缩。作为一个领悟了道意的准圣宗师,李云逸藏身一旁,在他出现之前自己竟然没感应到他的存在?!这是什么手段?
“当然是我。”
李云逸这句话听上去似乎是在回答他的问题,可充斥其中的安然若素,淡然如水和理所当然,却让风无尘忍不住心头一震。事前,他猜想过这次夜袭的幕后主使或许就是李云逸,但是当后者真的如此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竟然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李云逸!
他竟然真敢出现!并且就这样手无寸铁的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没有埋伏?
风无尘可不相信,望着前方迷蒙的山雾,压下体内躁动沸腾的罡气,脸色一沉,双眸眯起,死死盯着李云逸,试图从后者的神色变化上洞察些许端。
“你这是在玩火!”
“还是说,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
风无尘话语之中威胁意味十足,但当传到李云逸的耳中,只见他却突然笑了,道:“怕?”
“前辈说笑了,晚辈若是真的怕死,又何必来呢?”
“更何况,前辈也不见得真的能杀死我。”
不见得?
风无尘闻言冷笑,斜睥李云逸身旁的两人,虽然他们还是夜行衣遮掩,但两人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福公公。
江小蝉!
景国最出众的宗师就是这两人,并且他都见过,虽然不曾见识两人手中的神兵,但就在刚才一路追赶的时候,他就曾冒出过这样的猜测,如今李云逸出现,两人的身份更无需过问。
“就凭他们?”
风无尘冷笑,面带不屑。事实上他也的确有不屑一顾的底蕴和实力,作为南楚第一宗师,踏上大宗师之位已有数十年之久,整个南楚也没有比他的底蕴更强的,哪怕福公公江小蝉手上神兵奇诡,他也浑然不惧,有把握在一百个回合内拿下后者。李云逸看着他脸上的不屑,笑了,摇头道:
“不,前辈想错了。”
“正如晚辈刚才说的,只怕福公公江小蝉再苦修十年也赶不上风前辈的脚步,晚辈又岂会如此看轻前辈?”
“晚辈依仗的,是它。”
说话间,风无尘惊讶看到,李云逸轻轻舒展手臂,垂落遮掩的衣袖掀开,手心,一方通体雪白的玉砌小壶被拿了出来,从外表看去除了质地过人,雕琢精致之外,这小壶并无特殊之处,可随着李云逸一只手在小壶上轻轻一抚,突然——
“吼!”
寂静山谷,一道沉闷如雷的惊天兽吼骤然响起,其源头就是李云逸手里的雪白小壶,随着这道低吼,一股压抑如山的气息须臾弥漫看来,风无尘只看到李云逸身旁福公公江小蝉两人身体猛地一震,还未来得及多想——
嘭!
煞气如潮,狂猛如山!
风无尘感觉就像是一座重山突然压下,狠狠砸在了自己的头顶上,令他身体一沉,一颗心止不住的狂震起来。
这是……
兽王气息!
并且还不是那种普通的兽王!
“圣兽王?!”
感受着心头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风无尘脸色骤变,煞白凝重,瞬间摆出了战斗姿态,如临大敌。
什么鬼?
李云逸手里的这小壶里竟然养了一头圣兽王?
这又是什么奇诡神兵?
风无尘一点都不怀疑此时的感知,因为它实在是太真实了,仿佛只要李云逸的手往下轻轻一挥,那头被囚禁其中的圣兽王就能一跃而出,横扫天下!
“你……”
风无尘的脸色变了,望向李云逸的视线满是震惊,这一刻,他突然想起来在当时他们联手一起杀入东齐之时,虎啸军中对李云逸假扮易风的传说——
“巫神传人?”
李云逸真的坐拥巫神传承?
风无尘之前是不信鬼神的,但是在这一刻,眼前呈现,身体感知的这一切,却让他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熟悉的这方世界了。
“你是那边的人?”
风无尘震惊到失语,甚至就在说话的时候,他衣衫下还有无数鸡皮疙瘩频频冒出,被李云逸手里的天机壶散发的恐怖气机所摄。李云逸听到他这句没有开头没有结尾的话微微一愣,旋即才明白风无尘到底在说什么,神秘一笑道:“这个,就不劳烦国师关心了。”
“李某人显露些手段也是给前辈透个底,若是前辈今天想杀晚辈,还请不要徒劳了。”
徒劳!
这是威胁?
风无尘心头一振,望着面带轻笑,神色平静淡然的李云逸,似乎确认了什么,绷紧的身体微微一松,道:
“但你也杀不死我。”
“如果我要走,你们留不下我,就连它也不能。”
风无尘挺胸拔背,话语坚定,充满自信,李云逸闻言眉头轻轻一扬,深深望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事实也是如此。
天机壶里的确有圣宗师层次的圣兽王,李云逸能勉强释放出它的部分气机,但要说把它放出来对付风无尘……这其中的代价着实不是现在的他能够负担得起的。当然,如果事情到了极度危机的时刻,濒临生死,哪怕负担再大,后果再严重,李云逸也会毫不留情的把它开启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愧是南楚第一宗师。”
李云逸轻轻一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只是轻抚天机壶,收敛圣兽王的气息。其实被风无尘点破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威胁,只能让局势越来越明朗,正如此时,当风无尘道出自己的判断,眉宇间的眉头突然轻轻蹙了起来,疑惑忌惮地望来,沉声道:
“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
来了!
重头戏来了!
李云逸闻言眉头一挑,笑了,道:
“果然,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风前辈既然问出了这句话,定然是已经感受到了晚辈的诚意。”
诚意?
风无尘闻言立刻想到,刚才福公公江小蝉两人潜入城中,接连击晕数位宗师,去没有取他们性命之事,立刻眉头轻扬,脸色也好转了许多。他虽然不知道李云逸为何要这么做,但这如此明显的放水显然对他们南剑宗是件好事。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接话,生怕钻了李云逸的套。李云逸见他不说话也不气恼,笑道:“我不让他们杀人,不为其他,只是因为李某爱才,更愿举才。所以此行,李某人就是来帮助风前辈的,还望风前辈莫要怪晚辈不请自来才是。”
帮助?
风无尘听见李云逸这些话,这次终于忍不住了,眉头上挑,一脸不屑:“劝我投降?”
这就是风无尘听完李云逸这些话脑海里涌起的第一个念头,字里行间劝自己束手就擒的意思实在是太明确了,可还不等他发出最嗤之以鼻的不屑,突然,只见李云逸连连摆手,笑道:
“哈哈哈,前辈真是误会我李某人了。”
“此番大战,虎牙军只是应邀而来,一介小小诸侯国,不足三万大军,又如何敢主导大局,做这等事?”
“还请前辈相信晚辈,晚辈这次前来,不问朝事,只为武道。”
武道?
望着李云逸满脸的赤诚,哪怕风无尘心里知道这极有可能是他的阴谋,也忍不住有些好奇了。他是武者,更是困足准圣宗师一境三十余年的超级强者,南楚第一人,虽身负南楚国师的名号,但于他自身而言,武道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哪怕他再不相信李云逸,还是忍不住反问道:
“什么武道?”
李云逸轻轻一笑,神色平淡祥和。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就不是如此了。
“晚辈为前辈而来,当然是前辈的武道。”
“在小子看来,前辈的道,似乎有点问题呢。”
我的道。
有问题?
风无尘闻言整个人蓦地懵了,瞠目结舌望着李云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李云逸会突然把矛头指向自己。更何况——
我的道有问题?
轰!
李云逸话音未落,福公公江小蝉已骇然望见,风无尘的脸上骤然升起一片赤红,如蒸腾欲起的火山,狼烟已现,难以压制的气机更是恐怖,整个人简直像马上就要炸裂一般。同样傻眼的,还有福公公江小蝉两人,同样目瞪口呆,惊心动魄。
搞什么?
李云逸竟然说风无尘的道有问题?对于一个把武道看得比自身性命还要重要的武者来说,这和当面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狗有什么区别?
这是……
挑衅?!
摸老虎的屁股?
福公公江小蝉完全摸不准李云逸的套路,彻底懵了。
可就在这时……风无尘真的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