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開局裝成造物主 線上看-第二百零八章 光刻機推薦

開局裝成造物主
小說推薦開局裝成造物主开局装成造物主
可以预见,之后市场上的动静了,其他的杀毒软件,估计会被杀的找不着北。
人群中的王刚,粗大的手掌拍了拍苏起的肩膀,感叹道,“你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这才几个小时,就弄出了一款这么厉害的杀毒软件。”
“唉,我要是有你这么厉害,或者你脑子分我一点就好了。”他叹了一口气。。
契X約—危險的拍檔—
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羡慕嫉妒地瞧着。
寻宝奇缘
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啊?
这时,黎渊笑着说道,“最近所长就在为那个入侵的黑客烦恼,你这个发明出现,说不定所长会安装你这个软件呢。”
说完,他又笑道,“走,去填下专利申请?”
苏起颔首。
之后,他跟着黎渊等人前去填写了专利申请,为杀毒软件取了个叫杀毒卫士的名字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单人室内,躺下继续闭目冥想了起来。
而在办公室中皱眉的姜立钧所长,也收到了杀毒软件的消息,吃惊道,“你说什么,这才一会他又发明了一款杀毒软件,还能挡住顶尖黑客?”
汪建点了点头,严肃道,“对,虽然王闯没有用专业的设备入侵,但那款杀毒软件的极限也一样没有测试出来,确实是挡住了王闯。”
“私用的那些不说,市面上的那些杀毒软件,我就没有见过有比那个还厉害的。”
姜立钧所长闻言,有些感到麻木了。
这才多久……
“汪建你说,发明真的是韭菜吗,割完一茬还有一茬,那年轻人一件一件的……”说着,他叹了口气,“唉,老了老了啊,比不上年轻人了……”
前方的汪建闻言,内心中感到了认同,因为他也不能理解,那个年轻人怎么那么厉害。
很快,关于杀毒软件,也即是杀毒卫士的专利申请,就被送到了知识产权部门。
甚至在被送来的第一时间,因为重视的关系,连等都没有等,直接就被送去了审核。
当一群工作人员看到,这一个新鲜出炉的发明后,同样感觉到了吃惊。
又来了一个!
时间流逝,很快来到了第二天早上。
与昨天阴沉的天气不同,天气重新恢复成了明媚的白天,金色的晨光从天上洒落。
苏起刚朝着食堂走去,除了碰到故意跟来,想要打探黑科技信息的汪建外,还碰到了黎渊。
面对他疑惑的眼神,黎渊说道,“企鹅的代表周永开来了,说是要和你商量一些事。”
苏起闻言略感诧异,点了点头后,就跟着他朝着待客办公室走去。
一会后,他迈步走进了办公室,立马看到了带着两个助手,正坐在椅子上很是肥胖的周永开。
“找我有事?”苏起问道。
周永连忙站了起来,随意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黎渊和汪建后,目光就转到了他的身上,搓了搓手后道,“嘿嘿,我听说小兄弟你又发明出了另一样东西,好像是什么杀毒软件?”
“嗯?”
苏起稍稍讶异了一下,企鹅公司的消息灵通后,就承认地点了点头。
周永开眼睛一亮,当即表明了来意,“听说那个杀毒卫士是语音智能助手的插件,我们公司想……”
苏起没有多废话,就当弄了个代理人,直接按上次的要求,要收益的八成。
周永开也没有多犹豫,聊了一下后,直接点头同意了。
聊过了这件事后,周永开又是搓了搓手,道,“小兄弟啊,近来大量的人提意见,说翻译助手需要输入文字才能翻译,查看一些网站的时候会很麻烦,问我们能不能更新一下翻译助手,弄出一个翻译转换整个网页文字的功能。”
说着,他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尴尬道,“要是不能的话就算了,我再让公司的人试……”
苏起点了点头,立马让周永开兴奋了起来,激动道,“谢谢你了小兄弟!”
一会后……
在周永开兴奋的目光注视下中,苏起转身离开了这里。
闲着也是闲着,在等材料设备下来的途中,在汪建和黎渊的陪同下,苏起重新回到了电脑办公室,接着就更新起了翻译助手。
一个小时不到,他就在周永开惊愕的心情中说好了,直接把更新的文件包转发给了他。
除了完了这些事后,他突然朝着研发室走去。
“怎么了?”
跟在他后面的黎渊疑惑问道,“研究设备和材料不是还没有下来吗?”
苏起随口解释道,“我突然想到,有些东西制作起来有些麻烦,干脆把资料图纸弄出来,直接交给你们制作好了。”
“资料图纸?”
两人很是诧异。
他没有多说,在向黎渊要了一些纸和笔后,来到了电脑办公室用电脑查了一些资料,就来到了研发室中。
坐在椅子上,瞧着面前的白纸,苏起握着笔沉吟了起来,“试试能不能弄出制造手机芯片的光刻机……”
当即拿着纸笔,开始写画了起来。
同时一边写画着,在黑科技天才的天赋下,他脑中也在快速地进行着计算推演。
随着手笔挥舞,一张张废纸出现,然后又被揉成一团抛弃……
这一幕让观看的汪建两人,还有其他围观过来的警察满目的诧异。
“这些是什么?”
疑惑之下,汪建低头从地上捡起了一团纸,然后观看了起来。
仔细观看了一下,他还是没有看出来这是画的什么,只能从上面的内容,隐约察觉出,眼前的少年,似乎是在计算某个东西。
而且那个东西,似乎还处在设想中,并没有多少完成度,说难听点根本就是处在臆想的状态。
“额……他想用纸,研发一个机器出来?”
想明白后,汪建感觉世界都变得不正常了。
妖王 水心沙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他又从地上捡起了一张图纸,仔细观看后,发现的确和自己想的一样,这的确还是一张还处在设想中的发明草稿纸。
“这是在玩吗?”汪建无语地嘀咕。
“什么?”
“怎么了?”
王刚等围观的警察看向他,为他的话感到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