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62iq精华都市异能 新黎爺的軌跡 ptt-第十一章 晶歌與小滴相伴-9blba

新黎爺的軌跡
小說推薦新黎爺的軌跡
剑圣卡西乌斯·布莱特。
剑仙云·卡法伊的开山大弟子,八叶一刀流第一位剑圣,并不是像黎恩、亚妮拉丝这样从头开始打基础,而是半路出家。
卡西乌斯是土生土长的利贝尔人,出生于乡下偏远地区的洛连特。
童年少年时期没有名师教导,学的是西大陆很常见的军用剑术,前半生的轨迹和莱维有点像。
莱维遇到了第七柱阿瑞安赫德,从此剑术一日千里,最终登顶剑帝。
卡西乌斯则在学生时代遇到了云·卡法伊,跟着他学了三个月,尽得八叶真传。
其后为了磨练技艺,走遍各地,与各路高手比武切磋,还曾深入无人地带,找圣兽太古龙雷格纳特挑战,最终成就剑圣威名。
“老师所开创的‘八叶一刀流’是汇聚东方剑术之大成,包罗万象。你所做的一切修行,以后都会成为剑术的根基。所以不需要急着去拿剑,按照你的喜好去过每一天,等你真正下定决心要练剑的时候,再去拿剑也不迟。”
听到黎恩的教导,小滴难得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问道:
“师叔,您是为了什么选择练剑?”
“为了控制体内的‘鬼之力’。”黎恩毫不避讳,“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老师是我见过最强的人,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帮我控制这股力量。所以那个时候,我天天去求老师,修行的时候也总是问老师类似的问题。老师不止一次和我说过不要急,可惜其中的道理我过了差不多十年才真正明白。”
“师叔的话,我也不是很懂,不过我会努力去做的。”小滴终于点头。
“你比我聪明,真的,我很期待你的未来。”黎恩揉了揉小滴的脑袋,手法熟练。
“不要着急么……爷爷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呢。”亚妮拉丝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黎恩站直身体,略一犹豫,道:“师姐,不要急不代表一直慢,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不可违逆,人类的巅峰期其实并不长。”
“好像是哦。”亚妮拉丝一拍脑门,“所以到底要怎么样?”
“少年时代是人类成长的黄金时期。小滴,最迟在和尤娜、库尔特差不多年纪的时候决定你真正想走的道路,再等,可能就真的晚了。”
“好的,师叔。”
“那我呢?”亚妮拉丝迫不及待道。
“老师和两位师兄都没能解决的问题,我估计也解决不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去请教奥蕾莉亚分校长。”
“黄金罗刹?”
“老师、两位师兄还有我都是男性,我们的想法不一定适合女性。”
“对哦。”亚妮拉丝恍然,“这不是我自己说的话嘛。”
“是啊。”
黎恩突然有点想笑,亚妮拉丝这个时候反倒敏锐起来。
“不许笑。”
“好好。”黎恩忍住了,你是师姐,你最大。
只可惜,师姐的威严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就被打破,被开门的甜品店。
“小滴,师姑请你吃冰淇淋,每天早上吃一个,一整天的心情都是甜的。”
“可是师姑,不吃早饭直接吃冷的东西,对身体不好。”
“那是以前吃三个的时候,只吃一个没问题的,走啦,看看利弗斯的冰淇淋口味怎么样。”
说着,拉起小滴的小手,撒腿就跑,留下黎恩一个人在原地凌乱。
三个和一个好像没区别。
你和小滴,到底谁才是小孩子啊。
虽然师姐很可爱,但老师,您教孙女的方式一定有哪里不对。
心里吐着槽,身体也没有闲着,侧身看向一旁巷道的阴影。
“人已经走了,不出来吗?”
“被发现就没办法了。”
这是一个同样早熟的女孩子,年纪和小滴差不多,身高也是。
红头发,头上抱着头巾,长相不错,却被凶恶的眼神破坏,看谁都像是欠钱不还的样子。
她的名字是晶歌,在利弗斯经营着一家名为“纳因瓦利”武器店。
她对黎恩说道:“我不是来找你的。”
“我知道。”
晶歌的底细别人不清楚,黎恩一清二楚。
武器店只是伪装,真实身份其实是黑市商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卖。
之前和母亲一起在克洛斯贝尔开店,克洛斯贝尔被帝国吞并后,晶歌便跑到利弗斯来开店。
母女二人和特务支援科关系密切,一直都对托尔兹的行动保持关注,如今关注度更上一层楼,原因并不难猜。
“其实你不需要顾虑太多,你和小滴年纪差不多,一起玩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我说啊,你是不是不知道有多人在盯着这里。”晶歌老气横秋地作无语状。
“知道,不过没关系,父亲担心女儿,大家都能理解。这种事,越是表明态度,越不会引人怀疑。而且,有我和分校长在,没事的。”
黎恩在把晶歌叫出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
“信你一次,灰之骑士。”晶歌的决定速度也很快,“下次和你们一起晨跑。”
“欢迎,到宿舍来玩也可以。”
“那是小屁孩才做的事,不要把我和他们相提并论。”
“小孩子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话。”
“你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我们不熟。”
早熟的孩子,叛逆期也比其他人更早。
黎恩也不在意,摆手认输,道:“不说这个,谈几笔生意怎么样?”
“去店里说。”
晶歌立刻进入状态,带着黎恩走进不远处的店铺。
关上门后,直截了当地问。
“你想要什么?”
黎恩回答得也很直接:“猎兵的动向,共和国那边的渠道,你们既然在克洛斯贝尔做生意,这些应该都有吧,可能还需要一些火药武器。”
“当然有,不过堂堂灰之骑士居然会问我这个,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晶歌嘲讽似地呵了一声。
“这不是为我准备的,而是为我的同伴准备的,你应该听过她的名字,菲·克劳塞尔。”
今早,黎恩的Arcus中收到了一封讯息,发信人就是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