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钟修远被押回了警局,虽然现有证据没办法证明他是杀人凶手,但同样也无法洗清他的嫌疑,他的情况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下班后,韩彬和李辉二人一起吃的饭。
两人有段时间没有单独聚了,干脆谁也不叫,就两个人随便吃点。
天气愈发的冷,晚上已经到了零下,这时候最适合吃火锅了。
韩彬和李辉两人点了几样爱吃的菜,一边吃火锅,一边聊天。
不过,两人很有默契的都没有聊工作上的事,说了一些生活上乱七八糟的琐事。主要还是李辉说,韩彬听着。
李辉作为一个已婚男人,作为韩彬的好兄弟,他就觉得有义务给韩彬提前上上课,让他熟悉一些婚后的生活。
李辉是先上车、后买票,结婚时老婆已经怀孕了,临产期也是越来越近,李辉也感觉越来越没有自由。其他的不说,他现在只要下了班,就会跑回家照顾老婆,能跟韩彬一起在外面吃顿饭,对他来说是很幸福的事。
絕世妃顏
李辉已经很久没吃火锅了,原因很简单,他老婆现在不能吃,甚至不能闻,在家里是别想了。再加上老婆临产期将近,他也很少在外面吃饭。
都市潛龍
李辉当了多年的单身狗,突然间进入了婚姻状态,说实话,他自己也有些不适应,也早就想找个人聊聊,但找来找去能听他发发牢骚的人,也就是韩彬了。
“彬子,哥给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结婚可以早一点,但一定不能着急要孩子,一定要做好准备后再考虑孩子的事,不光是物质和人力方面的准备,更重要的是心理准备。”李辉压低了声音,
“实话告你,我现在想到自己马上要做爸爸了,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是我不负责任,而是太负责任了,时时刻刻、各个方面都要考虑到,心很累。”
韩彬倒了一杯菠萝啤,跟李辉碰了一下,“敬你一杯。”
李辉灌了一大口,有些意犹未尽,“可惜呀,这要是酒就得劲了。”
韩彬笑了笑,“这有什么可惜的,等破案后我请你喝酒。”
李辉怒了努嘴,“那得看我老婆同不同意。”
“不要这样消极,放松点,有孩子也是一件好事,人家当爸爸都是开开心心的,瞧瞧你,让嫂子看到了得多伤心。”
“我没说自己不高兴,我也高兴。但任何事情都是两面的,有些人光顾着欣喜了,未必就负责。而我先看到的是责任。”李辉哼了一声,“你呀,别老是看电视剧上演的,男的一听说老婆怀孕了,一个个高兴的又蹦又跳,那都是扯淡,瞎演。
我跟你说句实话,当我第一次听到老婆怀孕,我是懵逼的。甚至还有点害怕和担忧,只是表面要显得自己很高兴,不能让别人看出来。
庶女狂妃:相府五小姐 漫娟
但说句实话,除了那些一心想要怀孕,计划着怀孕的人,大部分人得知老婆怀孕后,估计都跟我的状态差不多,因为孩子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首先意味着责任。”
韩彬点点头,他能明白李辉的意思,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有孩子是令人高兴的事,但同事也代表着巨大的责任,会给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带来巨大的改变。
鶴鳴山記 福貓兒
非吾本意
饭后,两人各回各家,李辉又成了那个满脸活力和乐观的人,至少再他老婆面前,他一定要表现的十分开心……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
翌日上午。
韩彬赶到玉华分局后,先去了一趟技术科,之后,在会议室召开案情总结会。
看到专案联合调查组的人来的差不多了,韩彬轻咳了一声,“人来的差不都了,咱们开会。
我先说一下钟修远的情况,昨天我带人去钟修远家搜查,他承认了去过金志文家,但不承认自己杀死了金志文。他家中也没有发现丢失的摄像机。
我们从他的衣服兜里发现了一个匕首,经过技术科的鉴定,匕首上没有血迹。从现有的情况来看,他有一定的嫌疑,但是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金志文的死跟他有关。”
朱家旭说道,“我查过金志文的通讯记录,他并没有跟钟修远打过电话。”
王霄接着说,“据钟修远交代,他和金志文是通过一个名叫‘摄影爱好者论坛’的网站联系的,金志文的账号名叫金大牙,钟修远的账号叫小钟。
我已经联系了网站的负责人,核实了他们的身份,以及聊天信息,跟钟修远交代的情况基本相同。”
韩彬道,“据钟修远说,可能还有另外一个买家要买金志文手中的证据,金志文有没有通过这个网站联系其他买家?”
“暂时还没有发现。”王霄摇了摇头,话锋一转,“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考虑到金志文的狡猾程度,他很可能会利用其他网站和另一个买家联系。我准备再调查一下,他近期还登陆过哪些网站。”
“可以。”韩彬表示赞同,站起身,在旁边的白板上写下了钟修远的名字,“昨天,我亲自给钟修远做的笔录,结合现有的情况来看,我个人觉得钟修远杀人的可能性不太大。
第一,是我觉得他的杀人动机不强。第二,他家里发现了当晚穿过的衣服,但并没有发现金志文丢失的摄像机,如果有意识的处理掉,会将衣物和背包一起处理,但钟修远并没有这么做。
第三点,根据王霄昨天的走访,有两名住户反应昨晚八点多也听到金志文家疑似传来呼叫声,而钟修远是九点多到的金志文家,时间上是不吻合的。
反而跟他的口供一致,八点多的时候真正的凶手去了金志文家,金志文被杀的时候发出一声呼喊,凶手抢走了金志文手中的证据。接着九点多钟修远赶到了金志文家,见到尸体由于紧张害怕,发出了第二声呼唤。
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钟修远是否是凶手,还要看接下来的调查和证据。”
曾平附和道,“我赞同韩队的推测,我带人又仔细核查了一遍监控,尤其是八点半左右的监控,发现那段时间有一个可疑的身影进入了金志文家那栋楼。
只是,那个人并没有直接去7楼,而是坐电梯上了10层,所以咱们才第一时间没有发现他的异常,这个可疑人员是八点二十五分进入电梯的,之后八点四十四分再次乘坐十楼的电梯离开,他只在这栋大楼里停留了十九分钟。
更可疑的是他的装扮。”
说到这,曾平走到投影仪旁,播放了一段电梯里的视频,视频中的男子穿着一身蓝色的羽绒服,羽绒服后面有帽子,直接戴在了头上,脸上还戴着口罩和墨镜,身后背着一个棕色的单肩包,身上包裹的比钟修远还要严实。
“这是他来的时候的装扮,他离开的时候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这也给查看监控的警员造成了一些误导,后来经过仔细比对才发现是同一个人。”
朱家旭说道,“我到觉得这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他越是刻意伪装,越会让人发现异常。”
曾平点点头,“不错,我也想到过这一点,后来我仔细考虑觉得他离开时穿上呢子大衣,很可能不是有意的伪装,而是因为他杀人后,衣服上沾染了死者的血迹,所以才在外面套一件死者的衣物遮挡血迹。”
在场的众人都暗暗点头,觉得曾平的这种猜测更靠谱。
但不管是穿羽绒服还是穿呢子大衣,嫌疑人都裹得的跟熊一样,普通人根本无法识别出可疑人员身份,想到这,不少人都将目光望向韩彬,恐怕也只有他能够辨认出他的身份。
韩彬道,“增队,还有其他视频吗?”
这个可疑人员裹得这名严实,韩彬一样认不出来,他是通过走路姿势辨认的,但电梯里的监控就是站着,韩彬也无从辨别。
”有。”曾平换了一个监控视频,看背景是在小区内,路灯的照射下视频拍摄的还算清晰。
韩彬没让众人失望,接连看了数遍,说出了一个名字。
“娄鹤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