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0qz优美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一十九章 乾淨相伴-qwwsy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咚,咚……”
餐馆外天色渐暗,风渐大,
风透过敞开着的餐馆门,拂进餐馆里,晃动着靠着墙的门,轻撞着墙壁,
有些朽坏的木窗,也在随着不时拂来的风,带动着糊在其上的纸,轻颤着,
几只野猫叼着连带着肉的骨头,或在餐桌上,或在桌脚,凳脚,墙边,张着尖牙,撕扯着,啃食着,不时朝着其余围过来的野猫,炸着毛,发出几声凄厉的叫声,
门轻撞着墙壁的声音,窗上纸猎猎作响的声音,猫的叫声,在餐馆里混杂着,却更显得安静。
灯下,餐馆老板脸上笑着,带着笑容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些在后厨沾染上的油光,在白炽灯光下反衬着。
看了眼这餐馆老板,廉歌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听着。
顾小影靠在廉歌身侧,也只是看着这餐馆老板。
餐馆大堂顶上吊着的白炽灯晃动着,轻晃着灯下几人的影子。
……
“……把我逮了回去,那老畜生打了我一顿。”
餐馆老板脸上笑容渐渐再褪去,语气没什么起伏地说道,
“……那老畜生那天好像吃多了东西,打在我身上好像也没那么痛,我就蜷在那地上,就那么看着他。
那老畜生看我没掉眼泪,好像更来气了……来气好啊,生气好啊……”
餐馆老板说着话,脸上再渐渐浮现出笑容,脸上笑着,看着桌上那一堆之前老太太啃过的骨头,继续说着,
“……他就拿着脚,一脚脚往我身上踹,还往我这脸上踩了一脚,他就踩着我嘴上,跟我说啊,你不是要告状吗,不是想跑吗,你告状啊,看谁要你这个野种狗东西……”
说着话,餐馆老板脸上笑着,
“……对了,他那天穿了双皮鞋,就是这样的皮鞋。”
笑着,餐馆老板挪了挪自己的脚,说着,
餐馆老板脚上,穿着双老旧的黑色皮鞋,鞋面已经有些褪皮,带着些折痕,鞋尖处,似乎还沾着些乌黑的脏污。
“……要不怎么说是我爹,和我这狗东西鞋码都一样。”
笑着,说着,餐馆老板脸上笑容又渐渐褪去,
“……再然后,我就晕了过去。等我再醒过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在那放杂物的屋子里,也没窗,就只有那门缝地下,往里透着些光。
我去拿那门,拉不开,我就趴在那门后边,脸贴着那地上,往那门缝透进来点的光靠着……那光真亮啊,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
又在笑了起来,餐馆老板说着,
“……在那屋里,我待了不知道多久,可能有半个月,可能有一个月……也是,我爹多心疼我啊,我这狗东西浑身是伤,哪能让我再来餐馆干活啊,这餐馆里,这朱姨,这陈婶多热心。我爹对我这狗东西多好啊,还不得让我在家里好好养养伤啊……”
“……还真得谢谢那老畜生,每天半碗剩饭,倒在那碗里,没把我这狗东西饿死……也是,那婊子还能跟野男人跑了,我这野种狗东西,就跟那沟里的烂泥似的,谁要啊……”
笑着,餐馆老板说着,映在地上的影子轻轻晃动着。
……
“……等我岁数再打了那么些,我读高一的时候,老畜生让我辍了学……我爹对我这狗东西多好啊,读初中那会儿哪能不让我读书啊,你说我爹这起早贪黑的,整天累死累活,供我念高中的时候都要砸锅卖铁了,把店卖了,要不是我这实在成绩差,哪能让我这狗东西不读书啊,你说是不是……”
餐馆老板说着,脸上笑着,
“……辍了学,那老畜生不愿意我在家吃白食,把我送到了个地方当学徒,帮厨,每个月工钱全打给了他,也是,把我这狗东西喂这么大,都没死,不得给他挣钱。”
笑着,脸上笑容渐渐褪去,餐馆老板沉默了下来,缓缓抬起了头,没看向那几只野猫,而是望向了门外。
餐馆里,再安静下来。
……
“……那是家餐厅的后厨,有十几个人,学徒,帮厨,墩子,掌勺……”
餐馆老板从门外缓缓转回了头,沉默了下,出声说着,
“……我师父是那主厨,对手底下的厨子,学徒很严,每隔段时间,总会有厨子,学徒受不了跑掉……他嫌弃我笨,总是骂我,有时候切菜的时候,气急了,还用刀背敲我。”
再沉默了下,餐馆老板继续说了下去,
“……虽然骂人,教训人的时候很难听,但该教给我的东西,一个没落下……有时候我没学会,没搞懂,他虽然骂,虽然气,气急了还叫我滚,但等会儿气消了,又把我拉过去,又再教我……
那老畜生,不愿意让我在那餐馆里待那么久,觉得给他挣得钱不够,想让我回去。是我师父,给那老畜生打电话,最后让我想办法留了下来。
在那儿,我从学徒,到砧板墩子,打荷,再到掌勺,也遇到了个人……一个女孩。”
餐馆老板说着,再抬起头,脸上再露出些,和之前不一样的笑容,眼里也流露出笑意,
望着门外,似乎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这餐馆老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听着。
餐馆老板望着那门外,脸上笑着,沉默了下,再说了下去,
“……那时候,我刚当上砧板,她是来餐馆里的学徒……
头回看到她,我只觉得她特别干净,衣服,眼睛,浑身哪都特别干净,不像我,浑身都好像好脏……
……第一天来厨房,她就被我师父骂了,因为她着装没符合要求,头发只是扎着,没彻底挽起来……我师父骂得很难听,跟她说,让她做不了就回去。我看着她眼睛红了,没忍住,就劝了下我师父,然后,我师父连着我也骂了一顿……
等我师父走了,她悄悄跟我讲,她说我师父脾气真臭,我笑着跟她讲,等时间久了,就知道师父其实还不错……”
“……在后厨里干活,总有忙中出错的时候,到这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护着她,即便是我师父,我也宁愿我挨骂……有回,我师父骂完人,走了过后,她凑到我跟前,笑着问我,问我是不是喜欢她啊……她笑得真好看,特别干净……笑得时候,眼睛也好像在笑……我看着她,也笑着,没答话……她是干净的,我浑身都是脏的。”
望着门外,餐馆老板沉默了下,继续说着,
“……她没在那餐馆后厨待多长时间,虽然我常护着她,但她还是有些受不了委屈,就从那餐馆离开了……”
“……不过,她离开那地方后,我们却没断了联系……那时候,我师父每个月会除了打给那老畜生之外,私下给我些钱,我攒下来,买了个二手的手机,除了不时接下我师父的电话,我只和她用电话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