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lds9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491章 獨處鑒賞-jw9i2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在沙星这样的地方修行,对娄小乙来说其实是有利有弊的。
弊在灵机稀薄,对筑基这样层次的修士来说就是最大的害处,他们还不能接触除了天地灵机外其他形式的灵机。
利在接近星辰,能让他的整个功术体系都处于一个最佳发挥状态。
对已经基本具备冲丹条件的修士来说,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巅峰,暂时对灵机的需求并不迫切,反而在一些心境上的方面有所诉求,
单就冲击上境而言,这里是合适的!
修士的上境,从来也不是一个可以做出计划的过程!因为你无法判断什么时候老天会张开眼給你一个机会!
一般情况下,当修士的修为达到巅峰,并在心境上有了自己的感悟后,就能大概意识到自己是否处于一个结丹前准备阶段。
这个阶段需要很多的前提,像是娄小乙,在孔雀翎中五十年把自己的修为提到了巅峰,又在鱼跃之崖把自己的心境做了深刻的反思,这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这一步。
接下来修士会怎么做?各人各有心路指引,千人千条,无一雷同,但有一点,你坐在家中静待天上掉馅饼,就是最没可能的方式!
所以修士们大都选择走出去,去见识,去游历,去战斗,去体验红尘,去经历生死……这么做的意义就在于,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丝契机!
天道对每个修士都是公平的,每个人到了这个阶段都会有那丝契机出现,关键是你能不能找到它?引发心灵的共鸣?并由此明悟自己的方向,在这个方向上深耕,以求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海蟾翁《金丹歌》:炼形成气归真一,炼气成形谒紫宸。
《悟真篇》云:道自虚无生一气,便从一气产阴阳。
石真人《还源篇》云:气是形中命。
便有,真一之气,生于天地之先,得于虚无之中,恍惚窈冥,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如之何凝结而成黍珠者哉?
盖圣人以实而形虚,以有而形无。两者相形,一物生焉。所谓一者,即先天地真一之气,凝而为一黍之珠也。
《叅同契》曰:枝茎花叶,果实垂布,正其根株,不失其素。
《悟真篇》云:万般非类徒劳力,争似真铅合圣机。
《契秘图》曰:离纳己,为日、为火、为心、为丹砂、为龙、为汞;坎纳戊,为月、为水、为肾、为铅、为虎、为气。
《金碧经》曰:造化泉窟,阳气发坤,日晷南至,五星联珠,日月合璧。
纯阳祖师云:精神气血归三要,南北东西共一家。
等等,几乎每一个道统都有自己对金丹的独特描述,正因为说的多了,反而让人无所适从!
其中,《资生经》说的最直接:脐下三寸为下丹田,方圆四寸,着于脊梁、两肾中间,左青右白,上黄下黑,中央赤色,名曰大海,贮其血气;亦名大中,极言人身上下四向最为中也。中央正位,即丹田,金胎神室也。
修士结丹需要资源,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也是他们奋斗的目标;但人跟人是不同的,实力达到娄小乙这个程度,也就不需要为资源担心,宗门自动就会为他放开一切限制,也不是給,就是借,不限量,也不限品质,成丹了还不还的也没人来追究,其实就是变相的支持。
这是每个道统对门下弟子的必然策略,只要你足够出色,也不需要去鱼跃插剑,大派中你只要能进排行前数百就资源不愁,小门小派的话,只要你能挤进排行榜,就是宗门大力的资源倾斜。
资源偏向尖子,尖子有所成就后再带动宗门,如此形成良性循环。
娄小乙的纳戒中并不缺资源,是殷野提供給他的,娄小乙本不愿意接受,但殷野很快的就打消了他的顾忌,言明这些东西的是由千秀峰提供,是他插剑鱼跃的奖励中的一部分。
娄小乙并不想真的和千秀峰算这笔账,也算不明白,反倒落了生分;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初入门派的他,就恨不得把自己付出的每一分辛苦都换算成灵石,看的高了远了,自己够用就好,怎么可能真的掰着指头算鱼跃崖下那每一个人头的价值?
修行就是这么的奇怪,当修士没有资源时,就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资源上;当资源充足时,却发现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东西,就像王顶道人所说的那样。
他不着急,这就不是着急的事!
正是因为想給自己留出更充沛的时间,他才把自己打发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沙星上来;他今年已经近百五十岁了,如殷野所说,真不是个有天赋的修行者,
五环上所谓的上等修行天赋,一般都能在百岁前结丹,他连边都靠不上。中等修行天赋也基本在百五十年左右结丹,至于更晚的,也就不用提,成不成还两说的很!
好消息是,两个朋友烟波和烟婾也比他强不到哪里去,但他能感觉得到的是,这两人其实在数十年前就已经达到了他现在的这种丹前状态,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契机罢了,他们去鱼跃观剑,也未尝没有想从别人的战斗中悟出自己契机的可能。
满打满算,他还有五十年的时间,听着不少,其实也就是在孔雀翎空间的时长;对绝大部分有望结丹的修士来说,大概都有这么一段几十年的时间,走上去,或者沉寂!
娄小乙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方,就没想过再换一个环境,对他来说,再也找不到一个距离宇宙星空这么近,又无人打扰,还自由自在的地方了!
他真的就在沙塔前为自己挖了个深深的沙坑,沙坑四壁还做了简单的防潮防虫的结构加固,这样死了的话也能躺的舒服些。
没有留墓志铭,怕人盗-墓!嘴里也不想准备个珠子含着,怕数百年过去变成僵尸!
娄小乙做这一切时就仿佛在为别人挖坑一样,心里没有半分波澜,这才是他真正的心性!
淡看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