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guu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線上看-第637章 洗面奶相伴-l8tck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柳若馨则是一怔,随后上前没好气的狠狠的拧了林寒一把,看到林寒疼的呲牙咧嘴的,这才满意的转身离开。
看着那娇俏的背影,在想起昨夜的温存,林寒忍不住的又笑了两声。
一直等到柳若馨从后门出去,林寒才回头继续盯着大堂。
谁知道也是在这个时候,后门的门帘忽然被佟湘玉一把掀开。
“小寒,若馨呢?”
走过来的佟湘玉直接看着林寒开口问道。
林寒则是一愣,有些慌张的急忙摇头道:“掌柜的,若馨姐没在屋里睡吗?”
“没有啊!”
佟湘玉有些奇怪,随后便开口问道:“老白可是说若馨昨天被你骗到房间了,说,你是不是对若馨做什么坏事了!”
“绝对没有!”
林寒急4.2忙摇头否认。
而佟湘玉则是狐疑的看了眼林寒,又看了眼林寒房间打开的门,这才是打消疑惑。
不过很快,佟湘玉就听到了厨房里炒菜的声音。
看到佟湘玉的目光,林寒就知道要糟,刚才只顾着跟柳若馨说话,连李大嘴的事情都给忘了。
此刻看到佟湘玉目不转睛的看着厨房,林寒就知道逃不掉了。
这要是让佟湘玉知道一大早他和李大嘴就偷吃,到时候挨打倒是不至于,但是佟湘玉唠叨起来,可是比被揍一顿更让人痛苦。
也正是因此,林寒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出卖李大嘴:“掌柜的,我举报,大嘴哥炒菜呢!”
“炒菜?炒啥菜?这一大早的哪里有客人?”
佟湘玉闻言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寒问道。
而听见佟湘玉说的话,林寒毫不停顿的一脸正色的想了想,装作他也不是很清楚的样子,随口说道:“估计是大嘴哥饿了吧,我刚还看到他吃鸡腿来着!我刚想过去看看,正好掌柜的你就来了!!”
接着,微微停顿了一下,林寒还抽了抽鼻子,闻着那厨房传出来的炒菜味道装模作样的说道:“嗯,闻这味,估计大嘴哥是在炒醋溜肥肠吧!”
“什么……我看他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佟湘玉听完林寒说的话,也抽动了鼻子闻了闻,然后果然闻到了一股炒菜的味道,于是佟湘玉也是瞬间爆发了起来:“李大嘴!!!!”
就看见佟湘玉喊完之后,几步来到了厨房的门前,然后“砰”的就是一脚,佟湘玉直接踢开了厨房的门,怒12气冲冲的看向了厨房内的李大嘴而此刻的李大嘴原本正哼着小曲准备出菜,看到佟湘玉闯进来的,登时就是给吓得一个哆嗦,连手中拿着的锅盖都差点掉在地上,就看其结结巴巴的看着门口怒气冲冲的佟湘玉开口道:“掌……掌……掌柜的,你咋来了?”
“我咋来了?我要是不来,你能把咱们的菜都偷吃光了!”
佟湘玉上前几步,直接就揪住了李大嘴的耳朵。
“疼疼疼!掌柜的你听我解释啊!”
李大嘴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
一听李大嘴如此说,佟湘玉就连连冷笑,不过却也松开了手,面色不善的盯着李大嘴,开口问道:“好,我倒是想要听一听,你有什么好解释的?”
看到佟湘玉松手,李大嘴这才是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耳朵,只不过却也借着这个机会看向了佟湘玉后面跟过来的林寒。
刚才他可是让林寒在外边守着,谁知道这才刚刚炒好,佟湘玉就进来了。
也正是因此,李大嘴看向林寒,这才急忙开口道:“小寒,你快跟掌柜的说一下啊!”
只不过此刻的林寒,却看着李大嘴刚刚炒出来的醋溜肥肠,假装没有听到李大嘴的话,还拿了个筷子尝了一口,忍不住的开口道:q“大嘴哥真是好手艺!”
李犬嘴—:一≯愣,瞬间就明白是林寒把自己给出卖了。
·正想要问林寒为什么要这么做,旁边的佟湘玉就再次开口问道:“说啊?你不是要解释吗?”
李大嘴瞪了眼林寒,随后咬牙切齿道:“臭小子,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掌柜的,这盘菜,是小寒让我炒的!”
只不过说完之后,林寒却没有任何的紧张,非但不辩解,反而是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幅自己很义气的样子急忙点头道:“啊……对!对!对!掌柜的,是我让大嘴哥炒的!”
“……”
看到林寒的回答,李大嘴顿时就无语了。
林寒的这一副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得到了他的暗示,故意来帮他顶缸一样。
而佟湘玉在看到林寒的表情之后,也同样是火冒三丈,瞪着李大嘴开口道:“还敢冤枉小寒?还想要小寒帮你背锅?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一听佟湘玉的话,李大嘴当即也只能满脸着急的再次开口解释道:“不是啊掌柜的,真的是小寒让我炒的,我早上偷吃鸡腿让他发现了,然后小寒说他几天没回来,想吃醋溜肥肠,我才给他做的!”
李大嘴无奈之中,也只能把今天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只可惜,佟湘玉完全不信。
“啥,你还偷吃了一个鸡腿?你说,你到底还偷吃了啥?”
“……”
李大嘴瞬间无语,他知道自己是有口也说不清了。
反而是旁边的林寒,此刻正满脸真诚的看着佟湘玉开口替李大嘴求饶道:“掌柜的,大嘴哥说的都是真的,他没有骗你,你一定要相信他!”
“……小寒,这里没你啥事,你出去!”
佟湘玉看了眼林寒,随后就又开口说道:“对了,把这一份醋溜肥肠拿去吃了吧,这几天可是给我们家的小寒累坏了。”
林寒闻言嘿嘿一笑,又是看了眼李大嘴,这才端着醋溜肥肠溜出了厨房,看着被佟湘玉不断训斥的李大嘴,林寒也只能留给对方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
而李大嘴,此刻也只能恶狠狠的看着林寒,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林寒也不敢与李大嘴对视,只能端着醋溜肥肠急忙离开。
这一次,佟湘玉在后面训斥李大嘴的声音,从早上一直持续到快要中午。
而李大010嘴在刚开始的时候还会争辩几句,可是在后面的时候,却只能是有气无力的承认都是自己想吃的。
到了最后,李大嘴更是感觉头昏脑胀,耳朵里也全都是嗡嗡嗡的声音,连佟湘玉到底说了什么,他也没办法说清楚。
如果不是林寒让老白把佟湘玉拉出去,说不定李大嘴就也成为第一个被说昏的人呢了!
当老白拉着佟湘玉回到前堂的时候,佟湘玉还不忘关心一下林寒。
“小寒,醋溜肥肠做的咋样?”
佟湘玉看着空空的盘子,也有些无语。
林寒则是打了个饱嗝,伸.出大拇指开口赞叹道:“掌柜的,大嘴哥的手艺,那可是无话可说!”
“好滴很!就是可惜了大嘴,明明是个厨子,还天生就去爱吃!”
佟湘玉摇了摇头,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噔噔噔的回到楼上。
只不过,前脚佟湘玉刚刚离开,后脚李大嘴就从后厨冲了出来。
“林寒,你给我出来,我要跟你单挑!”
李大嘴的怒吼声瞬间在整个客栈里回荡了起来。
李大嘴的怒吼声,瞬间让客栈里的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看到从后院出来的李大嘴朝着直接林寒冲了过来,一旁的老白也急忙抱住了李大嘴,开口问道:“大嘴你这是咋了?小寒没招你没惹你的……”
只不过老白的话还没说完,李大嘴在看到了桌子上那早就被吃完了的醋溜肥肠,还有此刻那盘子里仅剩下的几个菜花,李大嘴在次怒气上涌了几分……
“你还有脸吃!”
李大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挣脱了老白的熊抱,上前几步,就扯住林寒往后院走。
而另一边的老白几人看到李大嘴这一副样子,虽然不明白事情的经过,但是也大概了解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平日里他们都会偶尔有嘴馋的时候,而每次都是李大嘴背着佟湘玉给大家做好吃的,不过一旦被抓的话,自然就是李大嘴要挨骂了。
再加上刚才佟湘玉唠叨了那么久,可是一直在说李大嘴非但自己偷吃,还冤枉林寒。
单凭这些,老白几人就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此刻林寒看到李大嘴真的生气,也知道自己又点过分了,看着李大嘴气呼呼的拉着自己往后院走,林寒就急忙开口求救的喊道:“白大哥,快帮我劝劝大嘴哥啊!”
但是,远处的老白却是嘴一撇,也不去拦李大嘴,反而开口看着笑话道:“这家伙,你坑了人大嘴你还不等大嘴一起吃醋溜肥肠,你小子这可是忘恩负义啊!”
“就是,刚才我们想吃掌柜的还不让我们吃,那么大一盘子,都不知道给大家剩几口!”
旁边的小郭也幸灾乐祸的开口指责道。
就连吕秀才,此刻也摇着脑袋开口说道:“小寒啊,亏我还说你平时知书达理,没想到你是这样过河拆桥的人!”
看到三人都是一齐指责林寒,李大嘴的怒气也减了几分,瞪着林寒训斥道:“好小子,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了?”
“大嘴哥,我错了!”
林寒马上对着李大嘴认怂,然后眼角不经意间撇到门口时,眼前顿时一亮,就看到柳若馨从外面走了进来:“若馨,快来帮我劝劝大嘴哥!”
看到李大嘴满脸怒气的拉着林寒,柳若馨自然也是有些紧张,急忙上前问道:“大嘴哥,怎么回事?有话好好说!”
“若馨,你别拦我,要不然以后我做的菜你一口也别想吃!”
李大嘴却脖子一梗,毫不领情。
柳若馨一愣,正想再问到底是怎么了,老白和小郭就凑了过去低声把刚才的事情迅速说了一遍。
而林寒则是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抓着自己的李大嘴开口解释道:“大嘴哥,不是我想吃啊,刚才掌柜的非要让我吃,我也没办法啊!”
“嘿,你小子还嘴硬是不是?”
李大嘴一听林寒还在狡辩,脸上的怒气就更多了几分。
只不过也正是在此刻,柳若馨却忽然开口道:“大嘴哥,等一下!”
李大嘴停下脚步,将目光看向了柳若馨,如果柳若馨要是非要管的话,他是没有办法强行拉走林寒的,毕竟不管怎么说,柳若馨和林寒的关系大家都清楚,也都愿意撮合两人。
只不过就在李大嘴犹豫着要放开林寒的时候,柳若馨却樱唇轻启的轻声说道:“大嘴哥记得别打死,要不然的话客栈里就没人干活了!”
“……”
林寒满脸黑线,眼神幽怨的看着说出了这话的柳若馨。
而李大嘴则是愣了愣突然大笑几声,扭头看了一眼林寒,然后才朝着柳若馨点了点头,开口保证道:“还是若馨妹子够痛快,你放心吧!”
说罢,就直接拉着不情不愿的林寒走到了后院,不过片刻之后,后院就开始响起了林寒的惨叫声。
而当林寒再次回到大堂的时候,虽然是毫发无损,但是身上的衣服和脑袋上的头发却也是灰头土脸,凌乱异常。
李大嘴自然是不可能打得过他的,就算林寒不去主动防御,在体内内力不断淬炼肉.体的情况下,他的身体也比常人强大了太多太多。
也正是因此,刚才林寒虽然惨叫,但是却没有一次是叫道点子上的,而李大嘴虽然是“暴打”了林寒一顿,但是最后却是把自己给累了个气喘吁吁。
看到林寒出现,在大堂里嗑着瓜子的几个人就急忙围了过来。
“咋样?大嘴消气了吧!”
老白上前关心的问道。
林寒看着老白笑了笑带头回应了一下。
“小寒啊,你还是长点记性吧!年轻人不能总是这么贪嘴!”
旁边的小郭拍着林寒的肩膀提醒道。
林寒听见这话,直接就没好气的白了郭芙蓉一眼。
“子曾经曰过……”
就在吕秀才也凑过来想要说两句的时候,才刚刚开口,就直接被小郭捂着嘴拉到了一旁。
倒是柳若馨,关切的看了眼林寒,这才开口问道:“没受伤吧!”
林寒摇头得意的笑了笑道:“还是若馨你关心我啊……”
“看来还是大嘴哥下手太轻了啊!”
柳若馨一脸无语的看着林寒,不过目光中却闪烁着几分笑意继续说道:“要不然我在去劝劝大嘴哥打你一顿?”
林寒则是连忙伸手阻止了柳若馨,然后扶额叹道:“别了……把大嘴哥累坏了就不好了!再说了,你就不关心关心我?”
“你自己活该!”
柳若馨啐了一口,手中从一旁的桌子上抓起一把瓜子,开口笑道:“小郭,咱们去看看掌柜的研制的洗面奶弄好了没有!”
“好嘞!”
小郭拍了拍手,就跟着柳若馨上了楼。
而另一边,林寒则是有些疑惑:“洗面奶?那不是平谷一点红的独家配方吗?”
对啊,前几天你去查案的时候,小六带过来的,还有那几件样品,难道你没看到掌柜的这几天气色好多了吗?”
这时,一旁的老白开口提醒道。
而林寒闻言则是微微一愣,不过却也没有早多说什么。
接着,没过多久客栈里就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一些客人。
现在同福客栈搬到京城已经有一段时间,在加上有老邢和燕小六的照拂与宣传,这附近的商家有事没事的时候,也会来套个近乎,也正是因此,从上午一直持续到傍晚,客栈里的客人虽然不算特别对,但也算的上是进出不断了。
等到吃完晚饭,林寒和老白把前堂都收拾好了之后,就看到佟湘玉和柳若馨在柜台低声说这什么。
刚刚凑过去,林寒就听到柳若馨得意洋洋的开口道:“掌柜的,我没骗你吧,我早就说京城这边的做生意很赚钱的!”
佟湘玉则是拨打着算盘算了一会,嘿嘿直笑的低声说道:“没想到搬到京城来还真是个好主意,现在咱们才刚开始,就有这么多人,483以后岂不是人更多吗?”
“那肯定的,我可是听说了,现在六扇门的捕快可都是在给你们宣传,这三天两天的看不到效果,但是只要时间长了,到时候来的人肯定越来越多!”
柳若馨满脸喜气的开口,看到佟湘玉始终捂着账本,她才再次好奇道:“掌柜的,今天到底赚了多少,给我看看呗!”
“这不是秀才不在嘛,我也不会算!”
佟湘玉听见柳若馨的问话,急忙摇头说道。
而林寒和老白此刻也凑了过来,听到佟湘玉如此说,旁边的林寒就开口笑着说道:“没事掌柜的,我会!”
佟湘玉瞪了一眼林寒,而林寒见状也瞬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讪讪笑了笑,就不再多问。
而旁边的老白此时却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秀才呢?平时他可都是在这里念他的书,今天怎么偷懒了?”
一提起吕秀才,佟湘玉和柳若馨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是浮出了几分诡异的笑容。
“还能去哪里?
秀才跟小郭这两个人天天你侬我侬的,现在肯定是跑到房顶看星星看月亮了!”
佟湘玉开口解释,说到这里,她又瞪了眼老白,带了几分的怨念开口道:“你看看人家秀才,哎哟那个关心小郭的,不像是有些人……”
老白瞬间窘迫无比,连忙咳嗽了几声,连忙急忙转身道:“啊对了,我去看看大嘴有没有偷吃!”
看到老白如此,佟湘玉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旁边的林寒和柳若馨,则是为两人的反应忍不住的偷笑了起来。
“笑笑笑,就你们两个一天天游手好闲的!”
佟湘玉嗔怪的看了眼林寒和柳若馨,却也不在多说什么,拿着账本就返回了房间里。
等到佟湘玉离开,柳若馨笑意盈盈的看着林寒,低声开口道:“小郭现在跟了秀才,不喜欢你了,你有没有感到失望?”
“失望啥?我得替小郭姐感到高兴!”
林寒摇头,停顿了一下,他才忽然扭头看向柳若馨,低声问道:“要不然咱们也去看看?”
“去,这大冷天的,谁闲着没事才会去!”
柳若馨轻啐了一口,扭头就想要离开。
只不过刚刚抬脚,她的小手就已经被林寒拉住了。
“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柳若馨回头盯着林寒。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林寒却嘿嘿一笑,竟然一把抱起了她:“这可由不得你!”
挣扎了几下,柳若馨就只能无奈的选择了放弃。
到了后院,看了眼两边的房顶,林寒体内的内力就猛然从脚底涌出,接着便运起轻功高高的跳了起来,只是一个瞬间,两人就已经上到了最高的楼层上。
而在后院的低矮房屋上,小郭和吕秀才两人则是坐在房顶,正低着头在说着悄悄话。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小郭警惕的抬起头,只不过看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芙妹,咋了?”
吕秀才看着郭芙蓉的举动,有些好奇的问道。
小郭则是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随后才开口道:“没啥,就是忽然觉得有一阵风!”
吕秀才也不疑有他,只是此刻抬起头来,却忽然发现天空的明月,忍不住的开口叹道:“芙妹快看,月亮!”
“嗯!”
小郭听见此话,也转头应了一声抬头看了过去。
而在两人身后客栈的高楼上,柳若馨也不敢在挣扎,生怕被小郭和吕秀才发现,只能任由林寒抱着。
此刻的两人,也同样是抬头静静的看着天空的月亮,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是却有着一股淡淡的温馨环绕在两人身旁。
而另一边,小郭则是抬头看的出神,片刻之后,才忍不住的开口傻笑道:“今晚的月亮好美啊!”
吕秀才却看着小郭,缓缓的伸.出手,似乎想要去拥抱小郭,可是尝试了一下,他始终还是没有那个胆量。
不过现在听到小郭的感叹,吕秀才也急忙附和道:“美!真美!”
小郭则是再次傻笑了两声,丝毫没有察觉到吕秀才的异样,又是开口叹道:“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那当然了!”
吕秀才鼓起勇气,手轻轻的绕在小郭的背后,搭在了小郭的肩膀上。
只不过也是在这一瞬间之中,小郭犹如触电般的猛然起身,双手也迅疾无比的抓住了吕秀才的手臂,反手一扣,一个小擒拿,就已经把吕秀才的手臂扭到了背后。
“疼疼疼疼疼……我的手……啊!”
吕秀才忍不住的惨嚎了起来。
小郭则是面带怒色的瞪着吕秀才,忍不住的开口低喝道:“你干什么?你的手在做什么?”
“我我……我的手被你拧着,还能干嘛?”
吕秀才满脸痛苦的满脸委屈。
而此刻在客栈的楼顶上,林寒和柳若馨也都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不远处突然爆发的小郭,两人都是内力不俗之辈,自然听得见秀才两人的话语。
“小寒,秀才没事吧?”
柳若馨看着小郭的动作,也忍不住的有些咋舌:“小郭下手也太狠了吧!”
林寒却一脸幸灾乐祸的摇头说道:“能有什么事,小情侣打打闹闹而已!”
柳若馨也会意的低笑了一声,她平时和林寒独处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动手动脚,当然了,林寒从来都是不还手的,毕竟单凭武力的话,柳若馨可绝对不是林寒的对手。
两人这边说着,另一边的秀才已经哀嚎不断了。
而此刻在后院房顶上的小郭,则是满脸怒色的瞪着秀才开口道:“谁教你的?”
吕秀才满脸无奈,脸都已经贴到了房顶的瓦片了,支支吾吾道:“这还用教吗?这是情侣之间自然而然……”
刚刚说到一半,小郭心里就生出几分的羞意,她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
此刻恼羞成怒之下,小郭的手上顿时就加了几分力气。
“啊啊……疼……我错了!我错了!”
感受着越来越痛的胳膊,吕秀才急忙求饶。
而小郭则是不依不饶,又是加了几分力气,看到吕秀才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才稍微松了点力气,开口问道:“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吕秀才都快哭了。
平日里看到林寒和柳若馨之间的亲密举动,虽然柳若馨都会害羞,可是终究是没有太大的反应。
也正是因此,在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之后,吕秀才才想要和小郭也拉近一点关系,所以今天才有了这样的亲密举动。
谁知道还没得手,就被弄的如此凄惨。
此刻听到小郭的厉声喝问,吕秀才哪里还敢?
当即就是急忙开口大叫道:“不敢了,以后打死我也不敢了!”
“这还差不多!”
听到吕秀才的保证,小郭脸上也颇为满意,这才是松开了吕秀才的手臂,不过口中依旧在恐吓着:“以后要再敢毛手毛脚,我把你连胳膊带膀子,通通拧下来,叫大嘴炖着吃喽!”
“……”
吕秀才满脸痛苦的揉着自己的胳膊,不服气的开口道:卜“大嘴又不吃人!”
“嗯?”
小郭闻言瞬间双目一瞪。
c_吕秀才见状则是瞬间认怂,急忙口道:“我吃,我自已吃”
看到吕秀才如此,小郭也不在生气,又看到吕秀才离自己有点远,顿时就不乐意了:“你离我那么远干嘛?坐过来啊!”
吕秀才面色一变,此刻他的手臂还在隐隐作痛,哪里还敢靠近小郭。
看到吕秀才的动作,小郭就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怕我?”
吕秀才点了点头,片刻之后却又是急忙摇头,看到小郭又要瞪眼,他才急忙回答道:“有……那么一点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个回答,显然是让小郭极为满意,强行把吕秀才拉倒身边坐下,小郭才开口笑道:“你用不着怕我的,以前咱俩是那种关系,现在不同了,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对你了。”
听到小郭的语气温柔了下来,吕秀才也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真的吗?”
“那当然了!以后你有什么要求,只管对我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尽量满足你。”
小郭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才满脸真诚的看着吕秀才。
小郭的这些话,显然是让吕秀才感触极深,此刻脸上更是浮出几分的喜意,整个人似乎也激动无比;“这这这……”
“别着急,你慢慢说!”
小郭看见吕秀才这幅样子,也开口安抚道。
不过,看到秀才的这个反应,小郭安抚完又有些奇怪的问道:“你的手怎么在抖啊?”
吕秀才急忙抓住自己的手,低声道:“激动,我有点紧张了!”
看着吕秀才这副样子,在想起刚才吕秀才的所作所为,小郭心里也有了几分的感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笑了两声后,小郭才看向吕秀才开口说道:“紧张什么呀,真是傻瓜!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吕秀才脱口而出:“我想……”
才刚开口,旁边的小郭却忽然哎呀了一声,随后才仰起脸,闭上眼睛嗲嗲的开口道:“我答应你,但是只能一下下哦……”
此刻的小郭,显然是想歪了,毕竟刚才看到秀才那一副激动的样子,她只是以为秀才想要和她亲近一点而已!
“……”
但是,旁边的吕秀才却是一愣,随后直接无视了小郭现在的期待,憋在心里的话却终于说出了口:“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我!”
“……”
小郭睁开眼睛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原地。
片刻之后,她才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忍不住的惊愕道:“就这个要求?”
吕秀才重重点头,表情无比认真的开口道:“你每次动手,我都要疼上好几天,有时候伤得太重,连翻身都不敢,现在一到阴天下雨,我就浑身疼,尤其是这条胳膊……”
听到吕秀才又准备长篇大论,小郭也感到受不了,不耐烦的摆手道:“行了行了,没完了还?不打就不打,谁稀罕啊?”
吕秀才如释重负,一脸轻松的看着小郭,连忙开口感谢道:“谢谢谢谢,那你对我有什么要求吗?”
小郭则是摇了摇头,不过片刻之后,却眼前一亮,开口问道;“对了,要不然你唱首歌吧!”
吕秀才一愣,不过也马上低声的唱了两句,只不过才刚刚开始,就被小郭嫌弃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满意的小郭没好气的抱怨道。
而吕秀才闻言则是有些无奈:“我本来就不会唱歌嘛!”
“那你会什么?”
小郭听见此话,漫不经心的随口问着。
不过等了良久,发现吕秀才迟迟没有动静,小郭也好奇的回头看了过去。
结果一回头,却发现吕秀才正含情脉脉的盯着刚转过头来的自己道:“我什么也不会,只会喜欢你!”
“啊呀!”
看到吕秀才那痴情的目光,小郭也瞬间感到脸红,忍不住的捂住脸,又是嗲嗲的问道:“那你都喜欢我什么?”
“……我也不知道!”
吕秀才摇了摇头,微微愣了愣神,随后才低声道:“以前我找过一个算命的算姻缘,然后恰好你就出现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都注意你了!”
“……算命的?”
小郭一脸懵逼的看着吕秀才,愣了许久,她才有些气恼的开口问道:“那是不是如果算命的说不是我的话,那就不会喜欢我了?”
说话之中,小郭的眼神里已经生出了几分的怒气。
只不过旁边的吕秀才却浑然不觉,似乎依旧沉浸在回忆之中,口中亦是地笑道:“也许吧,如果没有那个算命的,也许我根本不会对你产生好感的……你又刁,又谗,即不爱读书,又不够温柔,更可恨的是……”
话还没有说完,小郭就已经脸色铁青猛的怒道:“住口!”
吕秀才还有些懵,不明白小郭为什么又生气,而另一边的小郭已经气呼呼的起身就要离开。
非但如此,小郭还猛的推了一把还在发愣的吕秀才,口中更是怒吼道:“去死吧你!”
吕秀才瞬间倒在屋顶上,痛呼之中,就瞬间翻滚掉落了下去。
“啊……”
一声惨叫过后,吕秀才在房下忍不住的惨嚎道:“我的头啊……”
小郭原本只是气不过,此刻看到吕秀才掉下去,也是忍不住的紧张了起来,急忙跳下屋顶急声问道:“秀才……你怎么样了!”
而此刻吕秀才则是趴在地面上,虽然痛的连连惨叫,但是脸上却洋溢着笑容,口中更是大笑道:“流血了……好准,太准了!”
“什么太准了?”
小郭看到吕秀才这一副样子,也是被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被摔傻了?”
房下的吕秀才则是摇头说道:“那算命的说我跟你在一起就有血光之灾,果然如此啊……”
“……”
小郭顿时无语,不过却也不在多说,只是也下了屋顶拖着秀才到天和医馆包扎去了。
而另一边,楼顶上的林寒和柳若馨则都是面面相觑,今天夜里两人算是见识到了小郭和秀才之间的相爱相杀了。
不,应该说只是秀才的爱,小郭的杀……
沉默了许久,柳若馨看着身旁的林寒摇头苦笑道:“秀才还真是……不会说话啊!”
林寒点了点头,随后也是笑道:“不过秀才哥对小郭姐倒是真情实意的!”
“唉,我跟掌柜的劝过好多次小郭,让她不要动手……”柳若馨又是叹了一口气。
林寒则是摇了摇头,枕着双手躺在楼顶上,随意的开口道:“小郭姐这脾气要是能改,那还是她吗?”
柳若馨闻言也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了,反而学着林寒的样子躺了袭来,但是却又觉得枕着自己的双手不舒服,身体一横,就枕到了林寒的肚子。
找了个最为舒服的地方,柳若馨才贼笑了起来。
对此,林寒自然是不会反对。
而柳若馨却又忽然坐了起来,看了眼林寒,才猛的开口问道:“对了,你还没说过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林寒一怔,随后才看向柳若馨,脸上却浮出几分的笑意,顿了顿,林寒才开口坏笑道:“其实我也碰到了一个算命先生!”
“哦?”
柳若馨挑眉,斜眼看着林寒,开口笑道:“我倒是想要听听,给你算什么了?”
林寒嘿嘿一笑,随后才低声道:“算命先生说我这一辈子桃花运不断,命中注定要娶几百个小妾,就问你怕不怕?”
“……”
柳若馨一愣,瞬间就明白了林寒是在故意的……
看到林寒脸上的笑容,柳若馨也同样是坏笑道:“好啊,那到时候我就管着你这帮小妾,让他们每天十二个时辰不停歇的压榨你,到时候就算你武功盖世,也早晚被掏空……”
“……”
林寒顿时无语,随后才无奈道:“好吧,其实算命的不是这么说的!”
“那是怎么说的?”
柳若馨知道林寒又要胡说八道,却也饶有兴致的配合林寒。
林寒则是拉着柳若馨的小手,开口道:“算命先生说你会给我生很多很多孩子……”
“呸!”
柳若馨轻啐,即便是早就习惯了林寒的厚脸皮和胡说八道,可是现在听到林寒说的这些话,也仍旧是让她感到脸颊滚烫。
此刻夜风微凉,柳若馨也不由3.0自主的往林寒的怀里缩了缩,而林寒则是低声开口道:“天色也不晚了,不如咱们就去好好的验证一下算命先生算的准不准吧?”
“无耻!”
柳若馨恨恨的瞪了眼林寒,口中却低声道:“没过门你想都不要想!”
“嘿嘿!那就早点过门!”林寒看着柳若馨开口笑道。
柳若馨没有说话,不过这一次,却出奇的没有反对,只是拉着林寒的手却在那一瞬间里微微的紧了紧。
没过多久,柳若馨就借口困了,回房间睡觉。
看到柳若馨是真的有些疲倦,林寒自然是不舍得她继续劳累,当即便是发挥出做牛做马的精神,亲自抱着柳若馨,把对方送回房间。
“玫瑰花瓣榨汁,二滴,芦荟榨汁,三滴,黄瓜榨汁,三至五滴……到底是三滴还是五滴啊?五滴好了,多放点总没坏处,鲜奶半瓶……啥奶嘛?多大的瓶?算了算了,就是它了!”
把所有配料倒在一起,佟湘玉就开始乱搅一气。
一直等到手中的所有材料彻底的融合之后,佟湘玉才得意洋洋的开口笑道:“啊哈哈……成咧,好一瓶上天入地超级无敌芦荟保.湿.活血养颜洗面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