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ntx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 txt-第一百八十章 “左手小指”佐爾根-bvnkp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在与萨尔瓦托雷的“视频通话”结束之后,已经站在门口好一阵子的冬之手,才终于敲了敲门并走了进来。
那是一位身材相当瘦弱的老人。
他看上去又高又瘦,就像是枯干的稻草人、又像是瘦长鬼影一般。
老人穿着浅灰色的长衫,他的面容非常苍白、毫无血色。雪白而纤细的头发稀疏到近乎透明的程度,太阳穴与眼角能看到细微的老人斑。
他的瞳孔是银白色的……就如同被迷雾完全笼罩一般。一眼看过去,就像是双眼纯白的盲人。
他最显眼的地方不是他套着冰戒的左手小指,而是他脖颈处的围巾。
这老人围着至少七八条深灰色的羊毛围巾。从鼻子一直盖到下巴、就连肩膀也一同缠上。除了那银灰色的双眼之外,五官完全被遮蔽、没有任何东西会被显现出来。
“殿下,审讯结果出来了。”
低沉而极轻的声音,从围巾下闷闷的响起:“现在可以向您汇报吗?”
“没问题的,佐尔根叔叔。”
安南轻轻点了点头。
他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敬意。
虽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记忆,但实际上安南小时候,就是这位冬之手看着长大的——甚至在伊凡小时候,也是他看大的。
在冬之手中,“无名指”是负责处理内务的,“大拇指”是进行管理工作的。
而“小指”被称为“不被需要的手指”,也即是“隐秘之手指”。他们所负责的,便是“不需要被人看到的工作”……比如说间谍、刑讯、暗杀、制造伪证等活动。
一般来说,冬之手都是从失能学派的巫师中进阶的。但是小指这个位置,却额外需要潜行者的职业。
据说,在安南八岁之前,佐尔根至少拦截了十波以上的对安南的暗杀;而在安南出生前,他的母亲安雅·拉斯普廷也会受到佐尔根的保护。
之所以安南会遭遇暗杀,只是因为他与伊凡分开了。
目前冬之手的高层并不齐全——因为权力非常大,所以宁缺毋滥。
这是从逆冬者弗拉基米尔叛逃后,才出现的新规矩……在那之前,“十指”永远是保持满员的。甚至光是候补位就会有许多个,这直接导致了冬之手内部也会出现争斗。
而多亏了“逆冬者”敲响了警钟。
他提醒了伊凡,凛冬公国真正的权力并非是握在那些大臣手中……而是握在冬之手的“十指”手里。
上一代的右手小指也是叛逃的一员。从那之后,他的所有弟子都被清洗了一遍……直到现在,“右手小指”这个派系依然还在由佐尔根代为管理。
大致来说,冬之手的规则是“左手为内、右手为外”。如同左手用来格挡攻击、保护要害,而右手则要握持武器攻击他人。
目前冬之手的右手,还空余四枚戒指——除了最重要的,作为统帅的“大拇指”由伊凡亲自指定的“维克多”代为保管,其余四枚戒指都被空挂,权力并入到左手中。
之前埋到国外的间谍,凡是尚未被激活的都不会再收到任何命令,让他们过着属于自己的日常生活;而已经开始向凛冬公国传递情报的,则也被命令想办法重新潜伏……比如说“老爹”就是这样的。
而更多的人手,这被用来内部的监视与管理。所以实际上,凛冬的“反间谍”人员平白无故多了一倍。因为人手的突然充裕,直接导致了诺亚这边的间谍一个个的都被点名找了出来,无一例外的被抓了起来。
他们根本无法把情报传回去。
——这就是之前达利园老面包所好奇的,“凛冬突然收缩了情报范围”的真正原因。本质上是因为“十指”的权利变动,导致十指变成了六指……而不是因为凛冬内部出现了什么大的变动,或是什么不能让外人得知的秘密情报。
这是诺亚人必然不可能知道的真正隐秘。
“……综上所述。我认为需要立刻对尤里·冻风进行逮捕。”
佐尔根双手紧贴着裤腿,如瘦长鬼影般异常纤瘦的身体站的笔直。他没有看笔记,而是非常熟练的将从刑讯中得到的情报,向安南直接背了出来。
简单来说,这次行动的确是北地联盟的手笔。准确的说,是北地联盟中的其中三家——彼得子爵、奥斯托夫子爵与尤里伯爵的私下行为。
他们并不只是简单的刺杀安南。
与冬之手之前的调查情报相互比对后,佐尔根敏锐的发现,冻风领有一笔去向怪异的款项。它明面上作为“购买生活用绿火”,而仔细调查之后发现这笔款项流向了地下世界中,名为“硝石牧场”的城镇。
这个城镇的统治者“血手兄弟”,又与诺亚王国的拿塔郡有说不清的关系——“食菇人”这个帮派所制造的大量恶魔之血,却只有少量流入诺亚本地。剩下的都被卖到了硝石牧场。
之后,那一批恶魔之血又通过硝石牧场的关系,流入到了凛冬北地的冻风领。
“尤里·冻风之前就因研究禁忌仪式而被起诉。他进行了大量的赔款,并交付自己的三处庄园才免遭牢狱之灾。但之前的禁忌仪式,是与‘沟通梦界生物’的仪式……这个仪式中,需要用到赫尔墨斯之毒尘,因此需要‘心性纯洁的堕落者’这一项材料。
“现在回过头看……那些材料应该仅仅只是制造恶魔失败后的残渣。他们或许根本就没有制造毒尘,更没有沟通梦界生物。”
老人的眼神冰冷而没有任何感情:“考虑到他们或许已经顺利制造恶魔,我认为需要出动霜兽部队来进行查封。凡与禁忌仪式有关的人员都应被逮捕。”
出动霜兽部队,需要“食指”及以上权限的许可。他如此宣告,实际上是有些越权的。
而且如果行动这么大,或许会触动北地联盟原本就敏感的神经。
安南略一思考,反问道:“您跟我父亲说过了吗?”
“伊凡大公向我指示,以后的事优先向您汇报,安南殿下。”
佐尔根答道。
“……先不着急。”
安南沉默了许久,微微皱起眉头:“你说刺客的武器是……毒液?”
“是制式咒物【毒液-心脏衰竭】。一旦被命中,刃部就会断裂并残留在肌肉中,同时刃部会被每三秒向接触者施加一次“心脏衰竭”法术。”
老人平静的答道:“这是联合王国的灼牙家的技术。”
他的言语中没有任何感情,如同安南之前的回复并不存在一样——没有反问、也没有追问。
就如同冰冷的傀儡人偶。
“所以——先从这里调查。”
安南的食指敲了敲桌面,缓缓说道:“我们必须知道,有谁掺入其中,由此才能得知,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他们的目的可能是什么。之后我们才能得知,有哪些人是可以被争取的,有哪些人是不可被信任的。”
“我们在地下都市的可用人员很少,难以前往硝石牧场进行高效率的调查。”
老人毫无感情的答道:“但我们在地下世界有三位间谍已经成为了‘掘者’。可一旦启用,就可能会导致他们暴露、从而丧失权利。虽然这并不是百分百的,但‘智者’相当难对付,您要将他们作为一次性的棋子来使用。”
“……不,也不用。”
想到这里,安南心中微微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