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世子哥哥,墨儿饿了,要不要同墨儿一起吃个饭再回军营?”
乔墨儿猜耿逸怀一定是私逃军营的,想早上离开,恐怕也是通知了三公主早点儿从皇宫回来,让三公主好好的保护她。
死神之美女护卫队 王筱蛟
神話之秦漢時期 毅波
“好,刚好我也饿了,便同你一起用个晚宴吧。”
耿逸怀通知小厨房,做些乔墨儿喜欢吃的东西给她吃,他什么都能就一口。
乔墨儿自知刚刚的小动作,一定是惹了耿逸怀不快,现在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弥补着他。
待二人用完晚宴后,乔墨儿一个人趴在自己的窗台边,长舒了一口气,“装喜欢世子哥哥的样子,可真是好累啊!”
韩云熙此时也站在窗台,看着耿逸怀刚离开不久,乔墨儿就趴在了自己的窗台边,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禁察颜观色,于是拿起手上的玉箫,为她吹起了一曲儿。
乔墨儿听见有人在吹曲儿,本想寻着音儿去找一找,但想到这么优美的曲声儿,万一被她给打扰没了,岂不是得不偿失,于是她安静的听着曲儿,欣赏着月色,觉得只要不呆在柴火房里,哪里的风景都好看,哪里的空气都新鲜。
韩云熙看着乔墨儿,似乎也在听她吹曲儿;便静下心来,好好的吹了一曲儿。
劍笑紅塵
‘哐’。
耿逸怀从屋檐上飞到了韩云熙的窗边,用剑柄打下了他嘴巴的玉箫。
“韩云熙。”
耿逸怀对韩云熙怒吼。
“耿世子这是何故?”
韩云熙不知为何耿逸怀每一次看见自己接近乔墨儿,就会有莫名的敌意感,今日只不过在这里吹上一曲儿,耿逸怀也要来这里找他的茬。
“临安城多少客栈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为何偏偏要选在这个客栈,而且还是这间厢房?”
“耿世子这话说的对极了,临安城多少名门客栈,可我韩某恰巧只看中了这间客栈,也偏偏就喜欢这间厢房。”
韩云熙非要气一气耿逸怀,他可以不同他合作,但是总是觉得他有所图,就非常的气氛。
当初胡蝶儿把账目送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有好大一笔钱财总是补不上,加上耿逸怀在三年前临时中断了和秘境山庄的合作,才让韩云熙觉得,这其中定大有文章。
这三天两头的想要接近耿王府,却处处碰壁,尤其是遇到乔墨儿的事情,耿逸怀总是对他动武,就算他韩云熙是个纯良之人,总是被这样不公平的对待,是个人都会有反击的。
“韩云熙,你如果有别的事情,希望你今日就说清楚。”
耿逸怀同韩云熙在屋顶上打架,左一拳韩云熙避开,又一脚耿逸怀跳起来避开。
“耿世子,有些话,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说清楚的。”
韩云熙单手拿着玉箫抵住耿逸怀的剑,用劲力气压向耿逸怀。
“明日只要你离开临安城,有什么事情,等我从军营回来,我去你秘境山庄好好说清楚。”
“让我离开也可以,让你妹妹把我的玉坠还给我。”
“什么玉坠,我怎么没听说过她拿了你的玉坠?”
“前几日在你府外,她拿走了我的玉坠,说是一个孩童拿走的,不知耿世子知不知道我的玉坠在哪儿?是不是真的有孩童这一说。”
耿逸怀听见韩云熙提到孩童,脸上大惊失色,“你……见过那个孩童?”
“看来是真有那个孩童啊。”
“没有,耿王府里怎么会有孩童呢,肯定是你听错了。”
耿逸怀淡定的狡辩道。
“那看来是你妹妹说谎了,不管怎么说,若是你妹妹拿的,还希望耿世子早点劝其妹把玉坠交出来,若不是你妹妹拿的,就劳烦耿世子帮忙找到那个孩童,帮我把玉坠要回来。”
韩云熙才不管乔墨儿和耿逸怀谁在说谎,有没有那个孩童,亦真或者亦假,对乔墨儿来说根本都不重要,他只知道,他得要回那个玉坠,否则离开了临安城,怕是夜不能寐,食不能安。
“好,明日一早,我定将你的玉坠送回,到时候还请韩庄主,言而有信,早点儿离开临安城。”
耿逸怀说完就飞下屋檐,奔到了乔墨儿的房门口,乔墨儿因为曲子太好听了,扑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
耿逸怀进了房间,将她抱回床上,临离开的时候,还吻了乔墨儿额头一下。
这一吻,真的是把韩云熙心底的那种难受,甚至用语言都无法形容的空虚,都激发出来了;甚至在想,若是耿逸怀再进一步放肆,他一定顺着这个角度,将自己手上的玉箫,直接丢出去,砸中那个偷香窃玉,趁人之危的耿逸怀。
但是反过来想想,那个乔墨儿好像是他的妹妹,哥哥对妹妹愿意做什么事情,那是他们关起门来,自己解决的事情,旁人无权干涉,也不能干涉。
就算耿逸怀将来一纸婚书娶了她,也是正常不过的,毕竟乔墨儿是他叔父家的遗孀,将来也是要嫁人的。
耿逸怀其实知道韩云熙一直盯着这边看,他是故意临离开的时候亲了一口乔墨儿,为的就是让他看清楚,如今的乔墨儿早已经不属于他了;就算未来有一天他恢复了记忆,也不一定还会接受这般被他呵护的乔墨儿。
外面是明里暗里打的差不多有八百个来回了,可对于熟睡的乔墨儿来说,就是觉比较好睡,外面发生什么,都与她无关。
泱泱大唐 黄昏前面
皇上勿近:哀家是祸水 温沉
次日一早,小庆端着洗脸盆来到乔墨儿的房间,“小姐,这是世子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乔墨儿接过小庆手上的东西,打开一看是一个玉坠,同之前在小豆芽手上拿过的玉坠,长的是一模一样,“世子哥哥从小豆芽那拿回来的吗?”
“确实是在小少爷那拿来的。”
乔墨儿起身,随便洗了把脸,漱了口口水,撩起头发就对小庆说,“我一个人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你不用跟嫂嫂说,我就在对面客栈待一会儿。”
“小姐,世子说了,你伤还没有好,不能出耿王府!”
小庆追着举着拐杖的乔墨儿,告诉她耿逸怀已经把后门也给封起来了。
“小庆,你帮我拿着拐杖,我有办法出去。”
乔墨儿趁着没有人,找到了前几日小豆芽在后院挖的狗洞,她一个人匍匐前进出了耿王府。
出去之后的乔墨儿,趴在地上伸手要去取拐杖。
“小庆,你快点儿把拐杖给我,晚了我就找不到那个韩公子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