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dl6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蘇廚 愛下-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樑乙埋的顧忌讀書-8m3qe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梁乙埋的顾忌
兴庆府,嵬名景思在得知宋军取得应理、韦州、耀德、溥乐、盐州之后,便突然停止了进军,一口鲜血立即喷了出来,从此卧床不起。
接下来的事情,便如嵬名景思最不愿意发生的那样,发生了。
宋军以强大的新军坚守几个前头堡,然后以人数众多的旧军,扫荡后路,肃清残敌。
嵬名景思安排在宋军后路的数支潜藏队伍,很快便被宋军发现,围困,清剿,逼入绝境,然后覆灭。
而夏人来不及撤走,只能藏于隐秘之处的粮食,也被宋军一一搜查了出来。
半个月时间里,旱海沙洲之南,局面大变。
各路关碍险要,宋人尽数遣军驻守,招纳劝降,蕃人纷纷投靠。
听说到现在,宋人已经派遣了三名干臣,无数官员,在军方的协助下开始治理当地。
而枢密院都案官麻女阣多革的投诚,让夏人在旱海和横山之间的那些布置——潜藏兵力、粮食窖藏、密谍网络……一一连根拔起!
这些当然更多的是家梁的功劳,但是六路都经略机宜司为了保护他,将之算到了麻女阣多革的头上。
就算还有忠于西夏的将领和军人在坚持抵抗,但是失去了情报传递和统一指挥,他们只能如一盘散沙般各自为战,而等待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坚壁清野之计,因为宋人突然进军两百里,然后整顿后方,调运粮秣,搜剿残军密谍之后,效果被抵消了一大半。
而宋人在旱海南边构建了几处基地,更是夏人退出的纵深五去其二,仅剩下三百里旱海!
西夏枢密院中,嵬名景思已经形容枯槁,侧躺在榻上,闭着眼睛,听取家梁和梁乙埋筹谋军事。
两人的声音都压得很小,害怕打扰了嵬名景思,却不知道嵬名景思压根就没有睡着。
家梁紧皱这眉头,看着军图:“能不能把灵州的军力撤回来,与宋军隔河对峙?”
梁乙埋说道:“如此一来,坚壁清野之策,岂不是全盘落空?不战而降弃漠南,国人又会如何看待我等?”
嵬名景思突然睁开眼睛:“黄河封冻了吗?”
家梁见嵬名景思醒了,起身扶他倚榻坐好,给他掖好皮裘,端给他一杯热着的奶茶:“国老,今年天暖,黄河自兴庆府以上,往年封冻时日本来就少,今年更是没有上冻的迹象。”
嵬名景思有些疑惑:“那应理之军,却是飞来的不成?”
家梁说道:“估计是从鸣沙偷渡,大相已遣梁乙逋过去试探虚实了。”
“为何不派嵬名阿吴或者仁多保忠?乙逋他没有经历过军事……”嵬名景思未免有些着急。
见到梁乙埋低头不语,和家梁偷偷送过来的眼神,嵬名景思话才出口,便已经明白了过来。
原因不明摆着么?那二人,他们都不姓梁。
叹了口气,嵬名景思说道:“事到如今,大军撤过黄河已然来不及了,苏明润实在是太稳,一点可乘之机都不给啊……”
家梁说道:“其实机会还是有的,梁总管前后不还是打掉了刘昌祚近两万人,挫了宋军的锐气?也幸好如此,才让宋人停下了脚步,给了我们收束败军,布置军力的一些时间。”
嵬名景思遗憾到:“要是没有那一仗,放宋军到灵州城下再合围,局势可能就不一样了。”
家梁说道:“也是军情变化无常,刘昌祚的军队本来就属于不听调度,要按苏明润的布置,我们连这点机会都没有。梁总管临机处置,已经是无可挑剔了。”
“而且那一战也让我们掌握了重要的信息。就是宋军如今有了战车,战马,在平野上接战,我军或许并没有多大的优势。”
“只有将战车和战马拉开距离,分割开来,方才有我大军突击包夹的机会。”
“哦?你有想法了?”嵬名景思问道。
家梁指着夏州城外的诸多河渠:“连日思索,是有些想法……大相,国老,请看这里。”
军图上,灵州城外,有一些纵横分割的线条。
家梁说道:“这是景洵当年开掘的水利工程,景洵谋逆伏诛之后,这些河渠就废置了。”
“如果我们在黄河上游的峡口分渠处重新引水,灌入这些河渠,宋人要攻灵州,势必大费周章,战车为河渠所隔,也势必难以结阵,更有可能,会与骑军脱离。”
“到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梁乙埋喜道:“那不如在上游修造大堤,等到宋人顿兵坚城之下,我们再决堤放水,让宋军尽数沦为鱼鳖!”
家梁有些担忧:“大相此计固然高明,但是我们能做初一,宋人便能够做十五。”
“鸣沙如今已入敌手,如果宋军有一路从黄河边攻击过来,峡口就是他们的毕经之地,到时候他们也可以堵上啊。”
“甚至还能将灵州城下的支渠也堵住,只留干渠泄水,灌入灵州。到时候……就是轮到我灵州大军,翻成鱼鳖了。”
家梁这个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嵬名景思思索半晌:“也是,家梁的计策更为稳妥。大相,我看不如现在就放水,这样宋军即便从鸣沙过来,也未必就想得到峡口干渠的作用。”
“等到他们的中路大军抵达河渠边才明白此节,那也是暴师于野,如箭在弦,不得不发了。”
梁乙埋看着军图,对自己的计谋颇有几分不舍:“可是宋军也不一定就真从鸣沙过来,他们攻取耀德,不就是为了取得最短一条进军之路吗?而且沿银州川过旱海,那条路最为开阔,可进大军。而我们的一切情报,都说那里囤积了宋人大量的军资。”
“如果他们不分军从鸣沙城出发,或者即便分军,而中路大军先至,等他们驻兵城下,我们便决堤放水,将之淹没分割,那这一仗,我们岂不是大有胜算?”
“如今局面已然如此难看,不赌一把,如何还能翻盘?”
家梁用木笔轻轻敲击着军图,沉吟了半晌:“大相的思虑也有道理,如果宋人中路大军中计,我们完全可能在灵州城下打出一场大捷!”
“臣请夜渡黄河,亲临前线,守卫灵州!”
梁乙埋摇头:“对岸有仁多零丁,梁永能,兵力也已足够,家先生还是留镇中枢吧。”
家梁有些急切:“大战将起,而臣的部族和军队,全在西域,如今道路阻隔,西路大军全然不用,是臣有罪。”
“如果不让臣去灵州,那可不可以让国栋带领西路人马,入京勤王?”
梁乙埋目光闪烁,显然是有所疑虑。
如今忠于梁氏的军队,已经被宋人打得大败,前后损失数员上将,大军几二十万人,整个夏国的军力,已然被干掉了五分之二!
兴庆府加西平府,剩下的总共兵力不过三十万,如果有家梁一点没有受损的西路军近十万人加进来,局面当然会大为改观。
但问题是,家梁虽然对国家一直都很忠诚,即便诛杀李清,默认梁太后囚禁秉常,那也是因为秉常和李清的作为,对夏国非常不利。
可要是梁家手里没有了皇帝,家梁他还会听梁家的号令吗?
家梁的品行,夏国朝野上下都是非常钦服的,但是同样的,所有人都知道,家先生只忠于夏国,忠于皇绪正统,却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立场,不是某些权臣的走狗。
梁乙埋终于还是摇了摇头:“如今应理关有苏烈和包顺三万五千人,正是靠西军牵制,才无暇东顾,岂曰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