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qg8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數風流人物笔趣-戊字卷 第三十二節 選擇展示-bew2f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对冯紫英来说,庄立民的作用也不仅仅是能为其买到和制作火铳这么简单,他还在考虑是否能够也将其纳入未来自己考虑的在北地的煤铁复合体规划建设计划中来。
山陕商人有银子,甚至对北地情况也很熟悉,但是如何建成一个集采煤、炼焦和冶铁乃至铁制品制作为一体的复合体,并使之成功地商业化运作起来,这帮山陕商人是否能做到,冯紫英还是有些怀疑的。
如自己老爹所言,这些山陕商人更多的还是在人脉积攒协调和贸易能力上,真正运作一个生产制作的实体,冯紫英自己都有些不信,而且引入一个外部合作者,或许有助于平衡。
好在还有时间,可以再好好和这个庄立民谈一谈。
尤二姐如一只乖觉的波斯猫一般蜷缩在冯紫英怀中,一双娇媚的碧眼半睁半闭,随着冯紫英挪动的魔掌,主动的迎合着自己最美好的部位以供对方享受,而在另一端的尤三姐只是紧挨着情郎,安逸的享受着这份温情,默不作声。
这两姊妹的确是截然相反的性子,平常时候尤二姐如一只胆怯敏感的小猫咪,稍有动静都会竖起耳朵,深怕触怒了谁一般,而尤三姐则是豪迈坦荡,落落大方,但一旦上了床,尤二姐就变身暗夜中的烈焰玫瑰,尽情燃烧释放自己的魅力,把自己最火热妖媚的一面奉献给男人,而尤三姐则一下子变成了青苹果,一举一动都是羞涩无比,被动地承受着情郎的蹂躏。
这种反差让冯紫英很是惊奇,但是却很享受。
似乎是感受到了两女对自己情绪的变化,冯紫英丢开了关于未来煤铁复合体和火铳产业的思绪,回到了二女身上。
“我爹和我娘都知道了你们俩了,……”
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二女身子都是一僵,冯紫英安慰般地在二女丰腴的腰肢上拍了拍,“我娘是早就知道了,我爹此番回来之后也知道了,还和我说起了你们俩,……”
半晌,尤二姐鼓足勇气道:“那爷怎么回老爷太太的?”
“什么怎么回的?”冯紫英替尤二姐拉了拉被角,裸露的肩头有些凉意,“还能怎么说,他们都知道了,我还说什么,问我什么时候抬你们回去,我说都可以,不过最好还是等到年后吧,年底我就要成亲了,沈氏女,你们都知道的,……”
冯紫英并没有在自己成亲娶妻的问题上瞒尤氏二女,这也没什么好瞒的。
妾迟早也要见正妻,当然最好是在正妻进门之后,那样可以免得恶了正妻,日后被穿小鞋,当然即便是那样,也未必能博得正妻的喜欢。
要像冯家上一代那样正妻和妾室关系处得相当不错,还真不多见,也幸亏大段氏是一个大大咧咧的粗疏性子,苏氏谢氏安分守己,所以冯家才会有这般安宁。
“沈家姐姐今年入门,那林姐姐呢?”尤三姐小声问道。
妾称呼正妻永远都是姐姐,无论年龄大小,哪怕林黛玉比尤二尤三都要小几岁,但是只要进了冯家门,尤二尤三仍然要称林黛玉为姐姐。
冯紫英突然想到这一点,假如妙玉真的要嫁给自己作媵,那日后见了黛玉,她是喊黛玉姐姐,还是妹妹?这可成了一道难题。
冯紫英听出了尤三姐的意思,比起相对熟悉且有了一番交情的林黛玉,从无接触的沈氏女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尤三姐肯定更愿意入三房,反正都是做妾,何如寻找一个熟悉且有交情的姐姐?
“林妹妹还要等两年去了,她得要孝期过了才行。”冯紫英也有些犹豫。
让尤氏二女再等两年肯定不合适,但沈氏这边一过门就纳这二女入府,只怕换了是谁心里都不高兴,没准儿就要对尤氏二女产生恶感了。
尤氏二女一时间都没有吱声,这就有些值得考量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再等一等,看看二房兼祧的事儿,如果顺利的话,争取明年能获得这样一个机会。
宝钗年龄也不小了,只要皇上同意虚封一个身份给自己二伯,那么礼部那边同意兼祧,明年就可以先娶宝钗,那么让二尤入二房也是一个选择。
以宝钗的性子,冯紫英倒也不虞担心会为难二尤。
“不行就等一等吧。”冯紫英也知道二女现在心里也是惶恐不安,既不愿意入长房,但是要让她们等两年半,那时间又太长了一些,而且这话他们也不好开口说,若是传入某些人耳朵里,那真的就要被针对了。
“奴家姐妹都没有什么,只是林姐姐那边要熟悉一些。”尤三小心翼翼地道。毕竟关系到一辈子的幸福,再怎么也要表明一个态度。
冯紫英再度拍了拍尤三的丰臀,以示明白。
这会儿他还不敢说宝钗的事儿,现在除了薛家一家人,这等事情还无人知晓,便是香菱隐约猜到一些,但也没敢对外人说,便是金钏儿玉钏儿和云裳都不知晓此事。
*******
“紫英,令尊可真是够狠啊,咬死不松口,九十万两银子,另外还得要把这三千支鲁密铳和配属火药都加上,张大人都很生气。”柴恪招呼着冯紫英入座。
冯紫英也很随意地坐下。
来柴恪这里他很自然,但在张景秋那里就不行了。
西疆之行让他和柴恪关系迅速拉近,这也是他喜欢跟着这些官员们外出的缘故,往往这一趟风雨同行,尤其是具备一定风险和责任的共事,就能迅速密切双方关系。
当然前提是你的表现要能让对方认可和肯定,如果做到合拍默契,那就更好了。
“柴大人,这话您不用跟我说,您们不答应我爹也没辙,不过这辽东的烂摊子换谁去都不愿意,这几日我爹在屋里都是满腹牢骚,总觉得被人给设套害了。”冯紫英半真半假地道。
柴恪打了个哈哈,当初也是他信誓旦旦地给冯唐承诺让冯唐出任三边总督,谁知道这一回来便变卦非要让冯唐去出辽东,自然让冯唐不乐意了。
只是这等事情却需要服从大局,柴恪内心再说抱歉,也得要坚持,当然在支持的粮饷物资上他就会有所偏向了。
“紫英,这种事情,都免不了,遇上了,为君分忧,忠于国事,自己的想法就只有舍弃了。”柴恪淡淡地应了一句,“也是飞白和辽东那边关系太僵了,否则也不会让令尊去。”
冯紫英也知道柴恪其实是支持熊廷弼去的,但是熊廷弼和李成梁以及李家势同水火,这一去要么熊廷弼灰溜溜被撵回来,要么就是李家体系被彻底清理,无论是那一种情形都不是朝廷现在愿意看到的。
“柴大人,我爹也知道,所以发牢骚归发牢骚,但去了还得要拼力做好,国事日艰,他是朝廷武臣戍边大将,自当守好国门。”冯紫英应道。
“嗯,你们父子倒是一个性子,大事面前不含糊,张大人虽然对令尊狮子大开口很是恼怒,但是还是对他忠于国事十分认可的,不过紫英,令尊除了这三千支鲁密铳外,还要求再订购一万三千支这种火铳,甚至还要配备二千支自生火铳,他真的觉得这种火铳可以在辽东发挥大作用?”
柴恪的疑问也是许多人的疑问。
这一万三千支火铳加上二千支自生火铳,算下来需要耗资二十多万两银子,虽说是要分成两年支付,但是这也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了。
这冯唐带去九十万两银子其中大部分都是军饷和地方上购入粮食和各类物资的,真正留给你用来添置军备的并不多,但这一次冯唐却提前在兵部这里就报备,而且留下了十万两银子作为购置的预付定金,这也让兵部这边大为震惊。
这些总督和总兵们吃人头银子喝兵血都是边军惯例,就算是兵部也是心照不宣。
这等购置军备也一样,一般说来都应该是由总督或者总兵向兵部提出,获得兵部同意,由兵部来负责采购配发,但这一次冯唐态度很坚决,要得也很急,加上替兵部解决了神机营不要的这三千支鲁密铳遗留问题,所以兵部也是特事特办,最终批准了这一桩外购。
当然火药仍然还得要从火药局来制作,而一万三千支鲁密铳中仍然有三千支由兵仗局来制作,这也是兵部同意的先决条件。
“柴大人,对具体军务紫英并不熟悉,不过家父练兵多年,我想应该是有些把握的,建州女真善骑射,加之其披甲士卒规模越来越大,辽东军在弩矢方面不及建州女真,要破解其优势,火铳就是最好的办法,这也是家父和我说起的。”冯紫英吸了一口气,“墨守成规既然不行,那就总要去试一试新的东西,看看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