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贾蔷俯身,轻轻触了触尹子瑜的额头,触手冰凉。
他问过尹子瑜这病症,因生来体内带着一股热毒,所以平日里身子内是炙热的。
但阳极则生阴,往日里的热,在发病时却会转成极寒,似是被埋在雪里一般……
只是,因知晓此事后,贾蔷提前准备了很多啊!
“暖气怎没烧起?”
贾蔷皱眉问道。
子瑜丫鬟南烛红着眼道:“姑娘平日里嫌热,并不烧。这些日子虽身上有些不大舒服,可也没想到会在今日。姑娘又不让告诉老太太、太太……侯爷,去告诉么?”
贾蔷看向尹子瑜,见她微微摇头,便道:“不必了,多几个人跟着担忧……往年发过此症么?”
南烛点头道:“每年初春、初冬两回,多是姑娘咬牙熬过去的,也不许我告诉老太太她们,每回问起来,都已经过去多时了,姑娘只说没事,可看着着实让人心疼……”说罢,呜呜哭了起来。
贾蔷顿了顿,问道:“我打发人送来的煤球在哪?我先将暖气烧起来。我先前让人送来的热水袋还在?那就快点灌上热水送来!”
“诶!侯爷,煤球就堆在耳房!侯爷,灌几袋?”
幻世離
南烛有了主心骨般,抹了把泪赶紧应下。
贾蔷道:“多灌几袋,仔细系好了放进被子里暖着。”
南烛去忙后,贾蔷看着尹子瑜痛苦的面子,先去倒了杯热水来,用汤匙喂尹子瑜喝下……
“多喝热水好!”
贾蔷一边喂一边念叨着疗伤圣经,尹子瑜眉头微微舒展了些,这个笑话,贾蔷曾同她说过……
喝罢一盏后,贾蔷放下杯盏,道:“你且躺稍许,我去将炉火升起。”
尹子瑜颔首,目光柔和了许多。
贾蔷快步去了旁边耳房,用火折子引燃稻草,稻草引燃几块木柴,木柴上再放上煤球,然后用扇子扇起风来。
蜂窝煤原本就有利通风,送往尹家的煤球又是特制的,不加黄土之类的慢燃物,因此很快就熊熊燃烧起来。
炉火烧开锅炉内的水,沸腾的蒸汽促进暖气管道内的热水循环,贾蔷回到房间内时,已经能感到一丝丝热意。
再看尹子瑜,登时露出几分无奈……
“都这样了,还换一身衣裳?”
尹子瑜惨白的脸上,疼痛折磨的有些泛红的眼睛轻轻眨了眨。
贾蔷笑道:“女为悦己者容?”
尹子瑜微微一笑……
贾蔷轻声笑道:“虽然我觉得你生的眉眼如画,沉鱼落雁,但其实更喜欢的是你这样的性格。在三从四德将女子苛勒如木头人的当下,子瑜你这样独立自主坚强的性子,恍若瑰宝!莫说你只是出了点汗,便是等你白发苍苍,贝齿落尽,在我眼中也依旧是这世上第一流的大美人!”
尹子瑜平日里哪里会吃这套?可眼下正是她最虚弱的时候。
而且身患恶疾,放在别人身上,即便顾忌尹家背后的皇后,也顶多做到不退婚就是,但冷落是必然的。
跟脚硬一些的,退婚才是正经。
然而贾蔷非但没有,反而说出这些直白的让人有些措手不及的情话来……
看着他那双多情的丹凤目,虽从未说过,但真是好看……
尹子瑜俏脸飞霞,连彻骨的霜寒冰冷,似乎都缓解了一些。
这时就见南烛抱着六七个“暖宝宝”进来,贾蔷接过手后,就见尹子瑜一双眼睛静静的盯着他看。
我的世界之第七梦境 双子动漫
他想佯装糊涂的机会都没有,微笑着将“暖宝宝”放在床榻边,转过身去。
南烛赶紧将鹿皮蜜蜡封合外罩云锦的“暖宝宝”一个个放进被子里,等全部放罢,方回头说了声:“侯爷,已经好了!”
贾蔷转过身来,看了看尹子瑜,却仍不见她面色好转,眉心也始终蹙起,眼中痛苦之色不减,他心中一沉,摆了摆手,让南烛再去准备些热水后,轻声问道:“上回从薛家姑娘那里得来的三丸药还在?”
尹子瑜微微颔首,随即又摇了摇头。
那药且不知是否真的有用,倘若没用则罢,若是真的有用,吃了一回,又怎么断得了?
她的症状明显比宝钗重许多,说不得三五天就要吃一回,薛家准备下许多年的药,让她一年半载吃尽,接下来岂不坐蜡?
她并不愿去夺她人生机。
贾蔷轻呼一口气,看着尹子瑜道:“你放心,我一定为你寻到药引子,配得良药!”
又见尹子瑜手依旧颤栗着,他迟疑了下,还是上前,握起她的手,为她暖起……
……
星一逝传奇之沧海泊
半个时辰后,当暖气的热度越来越高,贾蔷也握了足足半个时辰,尹子瑜似乎终于挺过了这一波,面色恢复了些,眉心也舒展开来,沉沉睡去。
殺戮之中的盛宴 楊小遠
而她先前才换的中衣,看着应该又湿透了……
这是多痛,多受罪啊……
莫说这是他的未婚妻,便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却承受这样的煎熬折磨,也依旧让贾蔷感到震动和心疼。
“唉……”
忽地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叹,贾蔷侧脸看去,见是尹家二太太孙氏,忙要起身见礼,孙氏却连连摆手,轻声道:“不必多礼。”
又见贾蔷眼睛有些泛红,孙氏感慨道:“到底是皇后娘娘和老太太更会看人,子瑜能遇着你,是她的福气。打小起,她受了太多苦,遭了太多罪,便是大人们都熬不住的,她硬是一步步熬到了今天。蔷哥儿,往后你要多心疼她一点呐……”说到最后,已是哽咽。
贾蔷面色凝重的缓缓点头,道:“太太放心,我必尽我所能,为子瑜治好病痛!”
……
皇城,供奉院。
四位或极擅妇科、或极擅心肺科、或极擅童子科、或极擅药科的老供奉在供奉院大堂分坐四角,每个人眼睛都不睁开。
供奉院大堂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药材,有二十来个半大药童均忙活的满头大汗,将每一样药材分拣出一味来,送到老供奉鼻子下,供其一嗅。
只盼着老供奉能点点头,可惜,这都好多天了,老供奉们却始终在摇头,好似都忘了该怎么点头……
先前只皇后传旨,让他们辨识天下药草,还不算着紧。
每天只辨识上两个时辰,早上一个时辰,下午睡醒一个时辰。
可打内务府换了管事之人后,他们的差事就日益繁重……
变成了早上两个时辰,下午两个时辰。
这些日子,都不知嗅过多少味草药。
其实医术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天下间不认得的药草着实有限。
其中擅童子科的老供奉姓李,此刻闻的实在不耐烦,睁开眼道:“这样下去不是法子,天下草药无数,可大都是咱们认识。既然那药引子不是曾经相识之药,那这样闻下去,也闻不出个所以然来。”
残王追妻:重生嫡女有点毒
擅妇科的孙老供奉道:“李老,此事十分要紧,不可有轻忽之心才是。”
原就擅药草的赵老供奉却道:“老夫看李老说的极是,嗅了这么多天,绝大多数都是认得的,却也早就排除出去的。我看不如这样,往后只嗅不认得的生药,尤其是海外进贡来的。”
孙老供奉不放心道:“即便大部分都是认得的,可难免有所疏忽忘却,不如还是细细过一遍的好。”
眼见要吵起来,极擅內腑科的周老供奉道:“不如这样,让药童们将他们识得的药草先过筛罗一遍,将一些他们也拿不准的生僻药草送来,咱们来过。”
李老供奉闻言眼睛一亮,道:“这法子极好!这法子极好!那咱们岂不是可以多歇息几天?”
忍了半天的孙老供奉忍不住骂道:“李二田,你狗攮的下流种子,亏子瑜丫头那样尊重你,知道你好吃飞龙汤,还专门攒钱买给你吃,那会儿她才多大点?你忘八肏的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如今就差一味药引子,便可得一副好药救那丫头。你就这么金贵,动了两天鼻子就累着你了?滚滚滚!往后老夫再认不得你这狼心狗肺的畜生!”
李老供奉被这兜头一盆狗血浇的胡子差点都黑了,气的跺脚道:“我不就说说而已?便是你让我走,老周、老李也不会放人,老孙,你这老货就会欺负老实人!”
周老供奉打圆场道:“行了,吵闹了大半辈子了,这会儿再果真撕破脸,还不让人笑话?”又同李老供奉道:“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子瑜那丫头的难关。小的时候还总能听到她哭喊,越大越不哭了,反倒更让人心疼,你也体谅体谅孙老。”
李老供奉闹了好大一个没脸,道:“罢罢,那就赶紧开始罢。先从那些海外进贡的狗屁草药开始!老夫就不信,未开化的蛮夷之地,果真能有甚么仙方!”
赵老供奉摇头道:“天下之大,果真藏龙卧虎也是说不准的事。薛家那个方子你我都瞧了,虽看着似是故弄玄虚,然集齐春夏秋冬十二节气,阴阳相合,五行均衡,确实不可多得。”
李老供奉撇了撇嘴,道:“贾家那位派人天南海北的将那些东西都搜集了些,咱们也试着配过一回,可哪里有甚么药效?”
周老供奉摇头道:“所以,药引至关重要!莫要多说了,继续办差罢。子瑜那丫头,也算是咱们的衣钵弟子,医道天赋那样高的,也是平生仅见,只差些经验了。果真有个好歹,于心何忍?”
四个白发老头儿絮絮叨叨的说着,这时药童们早就将堂上堆积的药草搬空,又新上来一些装在锦盒内的海外番国进贡来的药草。
那些番国,就是用这样奇奇怪怪多数没甚么用处的花草,换走了天朝上邦的大量金银……
四名药童各取一锦盒,打开送到四个老头儿跟前,四人一嗅就齐齐挥手,有两个还在痰盂里啐了口痰,骂一句:“甚么玩意儿!”
再看,再过,再看,再过……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直到忽然孙老供奉惊疑了声:“咦!”
其他三老睁开眼看来,看到孙老供奉手里捏着的一味草药,辨认了番后纷纷皱眉,最擅草药的李老供奉道:“孙老,怎拿此恶物?这个东西,可不是善药。”
孙老供奉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又将那药放于鼻下,甚至掰下一块,放进嘴里轻轻咀嚼了番,越咀嚼,眼睛越亮,最后霍然起身,看向其他三人道:“就是这个!!”
吞噬永恒 极品妖孽
……
PS:检查结果大体是好的,就是肝功出了些问题,转氨酶居然升那么高……医生说再不能熬夜了,注意休息,老婆说不让写了,她要把房子卖了养我……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动听的情话。不过怎么可能不写,虽然我的颜值比较适合吃软饭,但我毕竟要有担当。只是往后真不能熬夜了,如果第二天更新不是很准时,大家原谅则个。我这多愁多病的身啊……都是太帅惹的祸。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