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b2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全球戰國-第六一二章 盧象升的謀略熱推-hf38c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任何世界性的宗教,从一个地方传播到另一个地方后,总会适当的做出改变,适应当地固有的文化,以便本教能够更快的发展。
具体到星月教来说,当他们进入印度这块神奇的大陆后,也发生了和原有教义有剧烈冲突的改变:印度的星月教,也是有种姓制度存在的。虽说和印度教比起来,种姓的等级界限,各自种姓的权利没有划分得那么绝对,但,安拉的追随者都是平等的兄弟这句话,在印度的星月教里是被公开否定的。
在印度的星月教里,赛义德这个姓氏,是第一等种姓。其地位,类似于印度教里的婆罗门。
所以,比哈尔邦的这位赛义德,之所以能够做到这块恒河中游核心区域的总督,他的姓氏,起了很大的作用。
作为高级贵族,赛义德当然是知道前些年帝国和维查耶纳伽尔王国作战之事的。但是他没有亲临战场:在南方前线抵御达塔尔的,是锡克人,是星月教里的低级种姓。
所以,虽然他也听说维查耶纳伽尔王国的武器很厉害,但到底怎么个厉害法,他是没有具体概念的。
不过今天,他是深刻体会了一把。
逃跑,不停的逃跑,专属坐骑累死了就换一匹马继续跑。该死的震旦人,我都已经败了,怎么你们还穷追不舍啊!
在骑着各种战马逃亡了一个白天加半个夜晚后,他终于逃进了巴特那城。入城之后,总督大人也不说一句场面话,一溜烟的飞进了总督府。迎接他的侍女和仆人们,在离他还有数米距离的时候,都闻到了一股恶臭。
总督大人流粑粑了!
这个时候,紧跟着他进城的锡克族指挥官倒是发挥了价值:在他进城后,先是下令关闭其他几个方向的城门,只留下一个城门收容败兵。待得他在城楼上看到追击而来的大明士兵时,他当机立断的下达了关闭城门的命令。
“呼,呼呼~”双肺犹如破风箱一般的大口喘气一阵后,黄得功总算是缓过劲来:“TMD,差一点点就可以趁乱夺城了。哎,功亏一篑。”
“呼~师长,够了啊,这追了一天,抓的俘虏估计都上万了,你还要怎样?”
“都是些土鸡瓦狗,抓来除了做苦力还能怎样?关键是我军现在缺乏重武器,面对如此坚城,要想攻下来,怕是要付出点代价啊。”
说完这话,看了看沉默不语的黄蜚,黄得功吼了一声:“传令兵。”
“请师长下令。”
“收拢部队,各级官兵尽快归建。让后面的三团抽一个营过来,尽力的抓捕俘虏。”
“得令。”
1632年9月5日,大明陆军征印第一军黄得功部与莫卧儿帝国的军队进行了第一次正面交锋。整个战斗的时间估计只持续了不到二十分钟,剩下的就是接近15个小时的追逐、抓捕。这样的消息在9月6日传到后方的阿散索尔镇后,刘招孙以下,人人都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嘶,如此不堪一击的军队,如此孱弱不堪的国家,凭什么拥有这么好的土地?”
“嗨,振南兄出发前没听军校的教授讲吗?印度大陆,基本是个封闭的板块,除了西北部的豁口,其他地方都被山地和海洋包裹,在航海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前,除了波斯、阿富汗方向外,其他地方的人都没法对其进行军事打击。”
“呵呵,我们现在有能力从海上运送大军过来了……嗯,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啊。咦,上将军?”
当底下很多将领都对黄得功的大声喜形于色的时候,坐在主位上的刘招孙却锁紧了眉头。
“哎,进军实在是太快了。”他看了看地图,用手量了量加尔各答到巴特那城的距离:“我军现在能战之兵只有三万,暂时缺乏重装备。可现在却被拉成了一条长达数百里的长蛇阵,这在军学上,是极为危险的。”
“上将军,那又如何?这印度人的战力如此稀松,便是我们再拉长一点呢?”
“扯淡!既然刚才你还在提醒毛文龙军校里的东西,那你应当知道,莫卧儿到底是一个大国,底蕴是很深的。而且按照锦衣卫提供的情报,这莫卧儿东北方诸邦,常年和平没有战事,其士兵的战力是最弱的。那些常年在西北边境抵御外敌,以及在南部边境和德干高原诸国征战的军队,其战力比现在这些军队肯定要强得多。诸位,我们是深入一个大国的腹地作战,千万不能因为一时胜利就放松了警惕。需知,骄兵必败。”
“上将军教训得是,末将等领命。”
“接下来商讨我军下一步行止,诸位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出来。”
“……上将军,卑职有点想法。”
“哦?卢驸马不必拘谨,请讲。”
“是。”黝黑皮肤的卢象升越众而出:“上将军,卑职以为,当下之时,我军有两件事要赶紧做。这第一呢,是派出信使,给仰光的曹上将军传信,请他酌情再派一定数量的战兵来对我军的战力进行补充。这人数嘛,卑职认为顶多不能超过一万人,再多,就要影响后勤保障了。另外,要想方设法给我们补充足够的药品。”
“嗯,这块土地实在是太好了,粮食根本不缺,短期内确实不用牺牲宝贵的运力来运送粮食。哦,卢驸马,你继续。”
“是,第二,卑职建议上将军给黄师长下令,抓捕到一定数量俘虏后就率军撤回此地。”
“嗯?你的意思是,虽然我军得了大胜,但仍然不去动巴特那城么?”
“是的,上将军。卑职认为,不拿巴特那城,有三好。那巴特那城虽然是一邦首府,但想来一是城高墙坚,虽说敌人野战的水平稀烂,但在我军缺乏重武器的情况下想要拿下,还是得付出一定代价。不取此城,我军可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此其一。
其二,据闻该城人口极多,若拿下此城,我们要面对的事情就非常复杂,不利于我军专心打仗。
其三,此城距离胡格利河较之阿散索尔镇又足足远了上百里。在目前,因为雨季暂时没有结束,我军的重装备无法运来的情况下,我军理应紧守此地,为将来曹上将军主力抵达后做好相关准备。”
“……嗯,诸位,你们的意思呢?”
“上将军,末将以为卢驸马说得很对。当此之时,我们不能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作为先锋部队,我们应该站稳脚跟后为后续部队的抵达做好相关事宜。以末将来看,这个阿散索尔镇虽然小,人口少。但正好利于我们重新建立防御工事,而且人口少,也便于我们控制……”
“你们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刘招孙长叹了一口气:“本来按照出发前枢密院的计划,我们这边的主力应该是在九月内对莫卧儿造成重大打击,吸引其主力部队靠过来。然后在十月份,西北方向的满桂支队从班公湖方向杀出,直插德里……若是我们这边面对一个区区的巴特那城就视而不见,那很可能会让敌人觉得我军实力不足,不敢深入。如此,恐怕无法吸引敌人的主力部队靠过来啊。”
“上将军,若是我们去围住巴特那城,却没有攻城的重武器,不也一样会让对方看出我们的虚实么?”
“确实如此啊,嗯?卢驸马还有什么要说的?”
“上将军,卑职以为,既不拿下巴特那城,也要吸引莫卧儿人的主力靠过来,是能够兼顾的。”
“哦?计将安出?”
“上将军,莫若示敌以弱好了。卑职建议,此事分两步走。其一,让黄师长率队把那巴特那城围起来,不要攻击,每日用弓箭投射书信进城,书信的内容嘛无妨嚣张一些,反正怎么让敌人生气怎么来。其二,围困该城几日后,我军主动退走,哎,但愿敌人不要太笨,还知道检查我们留下的营地。然后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我军的粮食和重武器都很缺乏……”
“哈哈哈,卢驸马好谋略,各位都听清楚了吧?赶紧依计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