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墨公子,你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先干为敬!”阮星竹端起酒杯,朝着墨非一敬,然后一口饮尽。
墨非和阮星竹对视一眼,露出了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
先干为敬?
这应该是在暗示我吧?
应该是阮星竹看着旁边的秦红棉、甘宝宝,以及女儿阿紫,不好意思直说,所以采取这种方式,用隐晦的手法,表露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因此,墨非微微颔首,说道:“阮夫人客气了。”
端起酒杯,向阮星竹遥敬。
表示自己领悟到了意思。
接下来,阮星竹甚至一连敬了墨非三杯酒。
墨非这下子就更理解阮星竹的暗示了——跟孙猴子学七十二变和筋斗云一样,半夜三更……
没想到阮星竹竟然这么直接,墨非都感觉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呢!
阿紫眼珠子转了转,也大大方方的站出来敬酒,起先是墨非,然后重点便是秦红棉和甘宝宝。
阮星竹看着阿紫乖巧懂事的模样,颇感欣慰。
谁会不喜欢乖巧懂事的孩子呢?
秦红棉都忍不住夸赞道:“要是我家婉清,能够有小阿紫这么乖巧懂事,那就好了。”
木婉清的性子的执拗跟她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自己不觉得自己任性,可是转移到教育女儿上,那就颇感头疼了。
甘宝宝笑而不语。
阮星竹是爱屋及乌,秦红棉是性子耿直,只有她才能看出来,阿紫看似乖巧懂事,但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
她的教育,怕是会被木婉清和钟灵要难得多。
毕竟是从星宿派挣扎求生逃出来的,说阿紫就是一朵白莲花,谁信?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出淤泥而不染的范例?
聊了一会儿,阮星竹道:“红棉姐姐、宝宝姐姐,你们难道和墨公子之前就认识?”
虽然秦红棉和甘宝宝刻意没有和墨非说话,可是阮星竹本就是温柔心细,长袖善舞的女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秦红棉和甘宝宝,与墨非之间有古怪?
“对啊,墨公子是我那女儿灵儿和我师姐女儿婉清的师父。”甘宝宝抢先道。
她怕秦红棉开口,说出一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啊!”阮星竹恍然大悟,继而又有些奇怪道:“那么你们之间为什么装不认识呢?”
“不是装不认识,而是我们和墨公子有些误会,后面他才成为我们女儿的师父,所以我们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甘宝宝笑道。
阮星竹点点头。
秦红棉外号修罗刀,甘宝宝外号俏夜叉,都是属于最凶悍的女人,她们两个和别人发生矛盾,几乎不需要怎么理由。
戰魔神龍遊 孤星お戀冰
“说起来,我离开大理有段时间,不知道灵儿和婉清现在怎么样了?”墨非笑着问道。
“有你教授的那些武功打底,她们的武功进境很快,所以在我们俩离开大理境内的时候,她们也跟着出来了,到了江南之后,我们便暂时分开了,现在应该在到处游玩吧。”甘宝宝道。
“江湖人心险恶,还是要提醒她们多注意啊!”墨非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看红棉姐姐、宝宝姐姐不如传信,让婉清和灵儿也来我这小镜湖相会,正好,让她们和阿紫姐妹之间,多亲近亲近。”阮星竹道。
“行吧。”甘宝宝想了想,点头笑道。
“让她们姐妹俩,学学阿紫的乖巧懂事也好,只是叨扰星竹妹妹你了。”秦红棉道。
阮星竹道:“红棉姐姐这是哪里话,大家都是一家人,什么叨扰不叨扰的。”
墨非偷偷瞥了阮星竹一眼,他感觉阮星竹又在暗示。
完美人生之職業結婚狂 滄海離歌
大家都是一家人……这种情况下,除了阮星竹是外人,谁还不是一家人啊?
看来,阮星竹就是准备来加入这个大家庭了。
“话说,阿紫从星宿派逃出来,会不会有什么后患?”甘宝宝说道:“前段时间,我就听说了,丁春秋十几年不履足中原了,如今却是一反常态,大张旗鼓的从星宿海走了出来。”
阿紫听到这个消息,面色立即便是大变。
毫无疑问,丁春秋就是出来抓她,拿回神木王鼎的。
她可是知道丁春秋折磨人的手段,那可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点不打折扣的。
如果被丁春秋给抓到,铁定要凉。
阮星竹一脸担心的看了一眼阿紫,说道:“星宿派那么多弟子,丁春秋应该不至于为了阿紫叛逃,就大动干戈吧?”
丁春秋魔道中人的名声深入人心,武功也是极高,即便是段正淳那头大仲马,应该也不是丁春秋的对手啊。
“应该不会,我怎么可能有那么重要。”阿紫干笑了两声。
这也让阿紫下定了抱紧墨非大腿的决心。
丁春秋只不过得到了《北冥神功》的一点残篇,就能在武林中耀武扬威,她还能得到正版的《北冥神功》,甚至一点不比《北冥神功》差的《小无相功》、《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以及三者合一的《不老长春功》。
等她老娘成功上位,成为干爸爸的女人,她阿紫需要怕一个小小的丁春秋吗?
到那时,她才是星宿派的掌门,丁春秋只配给她做大弟子,给她端洗脚水的那种!
“丁春秋出星宿海,其实应该是去擂鼓山吧。”墨非道。
丁春秋来中原的目的,一半是阿紫的神木王鼎,另外一半可还有他已经耐不住性子,想要强行从苏星河手中得到逍遥派的其他秘籍了。
“擂鼓山?”阿紫奇怪道:“他去擂鼓山干什么?”
“因为他想去找他师父,索要逍遥派的其他秘籍啊!”墨非笑道:“你们不知道吧,丁春秋的师承,逍遥派掌门无崖子,而无崖子其实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姑苏曼陀山庄庄主李青萝的父亲。”
骤然听到李青萝这个名字,阮星竹和秦红棉、甘宝宝面色各异,她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女人……
秦红棉冷笑一声,忍不住就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忽然间她面色一变,感觉浑身真气散乱,无法凝聚,身上气血翻腾,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
“有毒!”
秦红棉一字一顿的说道。
“什么?”
鬼闻笔录 三千调
阮星竹和甘宝宝面色登时大变。
甘宝宝凶狠的目光立即看向阮星竹。
在场中人,如果说有人有那个动机对她们下毒的话,无疑就是阮星竹了。
因为杀了她们,阮星竹就能独霸段正淳了。
没想到啊,阮星竹一个看起来那么温润的女人,其实暗藏祸心,笑里藏刀。
——————
迎着甘宝宝几乎要杀人的目光,阮星竹连忙带着哭腔说道:“不是我!我也中毒了!”
这口黑锅,阮星竹表示自己可背不起。
她又不是秦红棉和甘宝宝这种偏执之人,想当然的认为,杀了段正淳其他女人,就能独霸段正淳了。
事实上,她很明白,一旦杀了其他女人,基本上就是和段正淳说再见了。
男人根本不敢在身边留下一个狠毒异常、心如蛇蝎的女人。
因为谁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干脆下毒,把自己也一波带走呢?
“不!”秦红棉反应过来,说道:“这不是要人命的毒药,而是……而是春药!”
神级娱乐主播 小牛十八岁
秦红棉的性子最纯粹,所以墨非留下来的武功,就属她练得最好,甘宝宝因为心思太多,赶不上秦红棉的进度。
甘宝宝反应过来。
她们中的竟然是春药。
为师有点慌 权少倾
问题来了。
谁会给她们下春药呢?
甘宝宝目光仿佛刀子般的,剜向墨非。
“不是我,我对天发誓,这绝对不是我干的,我用得着对你们下药吗?”墨非连忙摆了摆手,说道。
“对我和师姐,你当然不用下药,可是对阮星竹妹妹……”甘宝宝冷笑一声,说道:“这不正是合了你一勺烩的意思吗?”
阮星竹一双眼睛瞪大了看着甘宝宝,她刚刚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墨公子……不用对甘宝宝和秦红棉下药,什么意思?
难道,这药真的是墨非这个恩人下的?
“我冤枉啊!我简直比窦娥还冤!”墨非大呼道:“我承认,我的确有过这种想法,但是我没有真的下手啊!”
甘宝宝恶狠狠的看着墨非,说道:“我们这里一共五个人,四个女人,不是你下的药,难道还是我们下的药?”
“那个……”在甘宝宝和墨非的争吵中,阿紫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说道:“其实这药是我下的……”
“我在饭菜里边、酒水里面,都下了药……”
“宝宝,你看吧,我就说,这不是我下的药,你冤枉我!”墨非一脸悲愤的看着甘宝宝说道。
“阿紫,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甘宝宝震惊的看着阿紫,说道:“你给我和红棉姨娘下药倒是没什么,可是你娘还在这儿啊!”
“我其实也很难啊,丁春秋出星宿海,就是出来抓我的,因为我手里面有他必得之物。”阿紫脸上露出无奈之色,说道:“所以我得找个大靠山,让丁春秋不敢对付我。”
“所以你就选择了墨非这个老色批?”甘宝宝恨铁不成钢说道:“这些事情你告诉我和你红棉姨娘也行啊,等过几天,我和你红棉姨娘联手,丁春秋又算得了什么?”
“宝宝姨娘你和红棉姨娘有那么厉害?”阿紫疑惑道。
“现在是还没有,但过几天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盛寵醫妃,邪王乖乖就擒
“这是何道理?”阿紫不解道:“难道几天之中,你和红棉姨娘就能突飞猛进,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甘宝宝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就她和秦红棉的武功,在修炼了《小无相功》,然后还有墨非帮助提升功力,丁春秋是不是她们的对手都难说,过几天,只是保险一点的说法。
“阿紫,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阮星竹不敢置信的看着阿紫。
如果说药是墨非下的,她还能勉强接受,现在发现,下药的却是她的亲生女儿……
“娘亲,别看女儿现在没事,可是随时都有性命之忧的,你难道就忍心看到你乖巧懂事的女儿,过一段时间就变成了死相难看的尸体了吗?娘亲,你为了追逐你自己的爱情,生了姐姐和我,又从小抛弃,你欠我们那么多,就弥补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你放心,仅此一次,以后我一定好好听你的话。再说,娘亲,不是女儿要害你,你之后就会知道,女儿其实是为了你好。”阿紫道。
“报应……这都是报应啊……”阮星竹面露绝望之色:“这都是我抛弃女儿来的报应,只是迟来了十多年……”
这特么的是什么样的女儿?
找回来,还不如不找回来呢!
“娘亲,哪里有什么报应,现在宝宝姨娘、红棉姨娘,包括擂鼓山的李青萝姨娘,其实都是墨非爸爸的女人,她们也生活得很幸福啊,你们仍旧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没什么变化的。”阿紫道。
阮星竹的目光看向秦红棉和甘宝宝。
秦红棉和甘宝宝有点尴尬,不自觉的偏移了目光。
阮星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段郎这也太惨了,他的女人,大部分都已经不知不觉间,换了男人,还是特么是同一个男人。
而她现在也中了药,来自于自己女儿的药,怕是也难逃此劫了。
阮星竹武功本就不怎么样,意识很快就模糊了起来。
唯有秦红棉和甘宝宝,功力深厚,还是《小无相功》这种神功,两人都板着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盯着墨非。
墨非摸了摸鼻子,说道:“你们看我干什么?不是都说清楚了吗?不是我下的药,而是阿紫下的药!”
阿紫浑不在意的说道:“爸爸你跟她们客气什么,她们都是砧板上的鱼肉了。”
她看秦红棉和甘宝宝还有意识,那就再给她们大口大口的灌下去酒水。
最后秦红棉和甘宝宝也扛不住大量的药力,意识模糊了过去。
阿紫还帮忙将阮星竹、秦红棉、甘宝宝一同搬进了阮星竹的屋子里面。
重叠人生
“爸爸你放心大胆去吧,女儿在外面给你望风,保证不会有什么人打扰你的。”阿紫拍了拍手,说道。
“这事整的,我还怪不好意思的!”墨非道。
“爸爸你老人家就是太腼腆、太羞涩,你这样出门在外,吃要吃亏的!从现在开始,你就要改掉那些旧思想,跟上时代了!你老人家,有能力,就要多多帮助几个被渣男欺骗的女人,给予她们幸福,而不是让她们在渣男给予的痛苦回忆中挣扎。你要知道,你这是在帮助她们,所以现在这就是众望所归,是正义之师!”
阿紫严肃的对墨非说教一通,然后关上了阮星竹屋子的大门,目光警惕的巡视着阮星竹屋子周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