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kxm優秀都市异能 天決戰場笔趣-第五百七十五章 異常!無法登出看書-62zlu

天決戰場
小說推薦天決戰場
遗魂树之叶的吸收速度比姜陵想象的要快很多,姜陵还是不放心地再三确认周瑜没有其他异常的感觉,也干脆让周瑜先不要回到灵玉,在外面观察一会再说。
还剩下不到一个小时的狭间时间,姜陵也不打算去碰转灵生息决了,这种繁杂玄奥的功法,不是说专心致志的去读就能一定能掌握的,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才行。姜陵倒也可以通过不断自残、然后治疗的行为来刷技能,但是这法子多少有点变态,而且自己也很难下狠手,也就暂且罢了。
姜陵拿出了百物生魂丹,这药品材料珍稀,炼制极难,价值连城。当然,姜陵才破玄不久,即便在这宝药的帮助下,也绝无法来到玄极中境。玄极以上每一步都难如登天,自然不是一颗丹药就能轻易越过的。按理说这个级别的灵药可遇不可求,应该留着破境之时用以辅助,但姜陵认为到了眼下阶段,一步都不能停,“当前战力”尤为重要,既然可以得到稳定的提升,那么就应该去做。
所以姜陵直接将丹药服下,开始运转灵力消化药力。
百物生魂丹落入体内,在灵力的催动下迅速分解,药力散开,化成一股暖流顺着灵络开始扩散全身。
这百物生魂丹不愧是当前最强的灵师补药,药力猛烈却又温润如水,姜陵立刻运转云神宗运灵心法,引导药力滋养灵络,扩充灵窍。
如同千百条细微的小鱼在溪流中畅游,舒展经络,疏通水流,最后汇入灵窍,增添灵气。
丹药的效果的确达到了姜陵预想的那么强大,但是…姜陵发现自己高估了自己的吸收速度。
“糟了,这样下去吸收不完啊。”姜陵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但也无能为力,而且也容不得他分心,只能尽快吸收更多的灵力。
姜陵周身灵气氤氲,连床板上都长出了嫩芽,而在一旁的周瑜平静看着姜陵,突然眉头微皱,轻声自语道:“灵气吸收的有些急躁了,这样下去药力浪费了不说,还可能会遭到反噬。”
此时姜陵正专心运灵吸收药力,也不好打断,周瑜想了片刻,而后突然抬起左手,食指和拇指拈在一起,在身前轻轻滑动,仿佛在他腰前有一根无形的线一般。
而随着他手指划过,半空中竟是真的出现了一条乳白色、十分纤细的如若蛛丝一般的线。
那是念气凝成的线,竟然可以做到在空中不散,这法门看似简单,实际上十分考验念气的掌握,可以说非玄极念师无法做到。
如法炮制,周瑜在身前画了七条并列线,这七条线粗细上有着极其细微的差别,不仔细看都很难看得出来。
周瑜画完线后,抬起手轻轻从上到下拨动,传出清澈悠扬的声响。
“还好。”周瑜喃喃一句,而后看了一眼姜陵,便抬手开始“抚琴”。
料想大家也猜得到,这是一曲洗涤心灵、安抚情绪的雨落青山。
琴音袅袅,如若细雨绵绵,节奏由慢及快,便是雨势渐大,浓云笼罩青山。嘀嗒一声,雨点清脆地落在了青翠的叶片上,随后是无数叶片在雨幕中摇曳的声响。
随着琴音入耳,姜陵那微皱的霉头,渐渐舒展了开来。
他那急躁的心绪安抚了许多,灵力运转也更畅快了许多,那雨幕不但落进了青山的树叶上,也落进了山上那小溪中,雨点打下,泛起丝丝涟漪,溪中的鱼儿更加欢快,溪水流动的也更加通畅。
药力加速被吸收,随着一曲雨落青山终了,散在姜陵身边的氤氲也缓缓融进了姜陵的体内。
“这样好多了。”周瑜淡淡一笑,挥手间将身前的念气丝线散去了。但是至此他灵躯内的灵力也消耗了干净,周瑜的身影缓缓消散了开来。
姜陵又继续运灵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在接近尾声时…
“姜陵。”
姜陵心神一动,仿佛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但此时眼看着到最后关头,姜陵没有分心,继续吸收药力。
片刻后,当姜陵张开眼时,尚有淡淡的绿光从他的瞳孔散出,他长出了一口气,喃喃道:“多亏了周瑜奏了一曲,不然可是麻烦了。嗯?周瑜已经回到灵玉了么?刚刚是他在叫我的名字吧?”
姜陵站起身来,伸开双臂抻了个懒腰。
只听他自语道:“这一颗丹药不亏是价值500积分,一颗下去,灵力上限和运转速度又提升了不少,如今在玄极下境之中,我也算是佼佼者了吧。此时在开启通灵之术,是不是连神庭司命也可以一战?”
神庭司命是必然过了玄极的强者,其中少部分是玄极下境,也有些厉害的家伙是玄极上境,比如那古拉顿便是玄极上境的绝顶高手。不过大部分的神庭司命,都是玄极中境。
姜陵虽是玄极下境,但通灵之法这逆天功法带来的提升太强了,倒是让姜陵的确有跨境作战的资本。
“不过神庭司命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各个也都是天纵奇才,又修炼神庭秘术,本来就比一般的同境界强者厉害一些,可能我有点想多了。”姜陵摸了摸鼻子,如此自嘲了一句。
狭间时间就剩下一两分钟,似乎也没什么可做的了,姜陵重新坐回床上就要直接下线,早点回去休息。
“姜陵!”
这时又一次有声音突兀地响起,仿佛就在姜陵身边。
“什么情况?”姜陵惊异地转头看了看,这一次他十分确定这不是周瑜的声音,而像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而且听上去十分熟悉。
姜陵愣了片刻,却也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只得喃喃道:“难道…这是百物生魂丹的副作用?这么怪异么?”
狭间时间一到,姜陵在一脸迷茫中下了线,身影从房间内消失了。
姜陵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从狭间离开,竟是没能让他回到现实世界…
所以当姜陵张开双眼,发现自己竟是身处一片白雪皑皑的山上的时候,他是那样的惊骇。
“这是…什么情况!?”
…..
“姜陵!”
“没有反应么?”
“姜陵,你听得见么?”
“我看还是先别喊了吧,这样没有意义,反而可能会有不好的影响。”
史怡焦急地站在游戏舱外,看着里面闭目的姜陵,又看了看仪表上的数值,开口道:“不能强行关闭电源么?”
“这样是不行的,设备上微电极通过引导和刺激脑电波的方式将他的意识同步到游戏世界,正常游戏结束后,电极内的电波会逐渐减弱,使其脑电波频率恢复正常,再将玩家唤醒。不过此时设备已经启动了退出游戏的程序,却无法成功降低他的脑电波频率,所以无法完成唤醒。此时此刻他的意识还留在游戏世界,强行关闭设备或通过外界影响来将其唤醒,会因为脑电波频率突变,导致他脑组织损伤,最严重的情况,可能会导致痴呆,甚至是…脑死亡。”
一个青年男子站在史怡身后,他怀中抱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正在校对姜陵的脑电波波频。
“这是怎么回事?!”史怡转头看着那青年男子,恼火地问道:“之前这么多次都好好的,这一次为什么退出游戏失败了?开始之前游戏舱不是做过检查么?”
青年男子是公司的一位技术人员,在发现游戏舱数值异常后立刻赶了过来,但几经尝试,他也明白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男子摇头道:“这不是游戏舱的问题,游戏舱已经正常启动退出程序了,但是无法协调玩家的脑电波,也就无法执行唤醒。”
“所以这是为什么?”史怡虽然不是技术部成员,但她也十分清楚若是选手无法退出游戏会有怎样的后果。
男子也轻叹一声,说道:“我也说不清楚,但我想…当然只是猜测….应该和前几天核心技术部改写源代码有关。”
“改写源代码竟会影响到玩家正常退出游戏?”史怡难以理解地问道。
“因为选手脑电波已经同步到数据世界,但是数据世界那边出现了问题,也会导致选手的脑电波无法正常调节。”男子想了想说道:“就像是出现了某种BUG,使得通讯无法正常完成…”
“我去见领导,你帮我看着他。”史怡火急火燎地走出了屋子。
通过微电极调节脑电波,将人体的感官知觉都同步到游戏世界之中,说起来容易,但一旦出现差错会对玩家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别说是在设备的干预下进行脑电波调节,就算是自己做梦,若是连续几个小时陷入梦境不能醒来,也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就像刚刚说的那样,轻则脑细胞损伤,重则痴呆,甚至会造成脑死亡的后果!
“你可千万不能有事,你还要治病啊。”史怡快步走了出去,眼眸微红,她拿起了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
“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非要冒进,贪婪!无知!”张召义将军猛然拍了一下桌子,这位素有威严的老将军此时雷霆震怒,不停踱步,大骂道:“赶快给我抢修,我们的选手要是真出了什么问题,我非扒了他们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