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17k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瘋狂設計獅-693章 決賽項目推薦-urkdz

瘋狂設計獅
小說推薦瘋狂設計獅
住在唐楼的笼民至少还能够感受良好的阳光和空气,但是在地下室的笼民们,简直就是一种绝望,昏暗的光线,让人分分钟觉得这不是地下室的居住空间,而是一个光线暗淡的坟墓。
当初,许寒拯救的那一个地方,被大水淹没的地下室,就是最佳的例子,遇到了百年难遇的大洪水,分分钟就是可以将你的小命夺去。
在香江的繁荣背后,有这么一簇人的生存状态。
现在去香江旅游的人们,浮光掠影,走马观花,看到的是香江最阳光的一面。
以前觉得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毫无人情的丑陋面目,带给我们的是“认识资本主义社会”腐烂而不公平的一面。
实际上,在所有形式的体制中,民生问题总是要留下遗憾的。
“笼屋”就是香江“贫民窟”的一个失去尊严和失去隐私居住形式。
香江的房子太贵了,普通人终其一生也买不起一套房子。
笼屋租金从当初的5、6元港币到今日的1200元港币,再高下去只能睡大街了。
这个价格简直是高得离谱和惊讶,可是身处在香江的人们都是深深感受到了一种生存压力。
相对来说,生活在内地的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幸福了。
香从1998年开始实施《床位寓所条例》,改善并减少“笼屋”。
一个不足两平方米的单人床,居住者并不是无家可归,只是以最低的租金来租一个床位,可以免於露宿街头。
不过在过去一年中,笼屋的租金却是急遽上升,从2007年八月的1000元港币上涨了180%到现在的2800元港币。
再加上香江经济现处於衰退的状态,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机会,最后露宿街头。
渐渐的,无家可归便成了日益严重,由香江社区组织(义工)租下来,无偿提供给失业者、无房屋者居住的“笼屋”。
这些义工除了提供他们暂时栖身之所,还负责带他们向特区政府争取权益。
据说,有的人在“笼屋”里已经居住40多年。
“笼屋”是罐头沙丁鱼似的贫民窟,众多老弱贫苦人聚集在旧楼床位,各以铁丝网围住,一张床位犹如一座笼子,“笼民”因此而得名。
五、六十年代,搭木屋居住是香江贫民解决居所问题的重要途径。
当时有30万木屋居民,半数是香江出生的家庭,或者是1946年以前便一直住在香江的。六十年代,木屋居民增加到80万。
山区的木屋居民,每500人用一公共自来水管,100人共享一个木盖粪坑,遍地垃圾,污水横流,臭气熏天。
根据香江社区组织协会提供的数据,香江有大约10万人居住在所谓的“笼屋”。
笼屋涵盖分割成一个个小房间的公寓楼,简陋的木板和铁板“床屋”以及屋顶棚屋。
因空间狭小,笼屋也被形象地称之为“棺材房”。
香江是一座富有的国际大都市,笼屋的存在与香江的繁华景象形成严酷对比,被港人视为一种耻辱。
这些都是不会出现在内地学生的教科书上面,毕竟这才是真正的残酷现实。
随着画外音的讲解,屏幕上面开始出现了一张张画面。
从这一点来说,香江此时发展深水埗,或许就是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许寒对于这种事情,反而是比较有经验了,毕竟在中海的玉兰街,现在已经改造结束了,计划着就是在香江忙完了之后,就回到中海,进行最后一期的节目录制。
看着面前的一张张图片,许寒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笼屋。
笼屋:顾名思义,像笼子一样的屋,用铁丝网圈出一块卧榻之地。
主要住户是老年人,与内地不同,香江没有退休金、养老金一说。
低收入的年轻人若是老来没攒够足够的存款,领着杯水车薪的补助金,能住的便只有每月2800港币的笼屋。
密密麻麻的笼屋,现在基本上都是危楼,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难怪要重新开发。这就是香江人自己的民生问题。
70平方的屋子,几十个3层铁笼,最多能住到200人左右。
“笼民”们也自嘲,住在这儿就像孤儿,还谈什么做人的尊严。
除了笼屋之外,还有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地方,名曰劏房。
厨房、卧室、客厅三合一,面积却通常小于8,一个小单间,每月要4000人民币起。
比笼民的价格都要更加多了。
挣扎在底层的人,现在已经是领取粽援低保了,自然要节约出钱生活费,所以大多数无可选择的人反而是更加集中在了笼屋之中。
劏,是割的意思,顾名思义,把一间住房,分成不小于两个独立单位,然后租给多家住户。
人均居住5.7,仅比惩教署监狱居住标准多27%。
可以说,简直是比起坐牢还要惨。
冰箱、电扇、床、小书桌,这些家居必需品,已经将小屋填得满满当当。
然而厨房跟厕所,还要挤占本就狭小的天地。
看到这里,许寒不由得想到了一部电影《踏雪寻梅》其中的女主角就是因为在这样的环境和生存压力之下彻底放弃了自己生命,渴求凶手帮自己解脱。
成人忍忍或许还能过得去,但这还住着4万名儿童,他们的童年注定昏暗闭塞。
获36届金像奖多个奖项的《一念无明》中,曾志伟扮演的父亲和患有躁郁症的儿子,
便住在劏房里。
十几天在劏房拍戏,
曾志伟对媒体坦言:
“怎样豁达的人,在里面慢慢都会受不了的,我已经很幸运,房间有窗,很多房连窗都没有。”
除了上面所说的笼屋和劏房,还有一个称呼,名为“棺材”房。
“棺材”房,大都是在板间房基础上,以井字形上下分割成6间小房。
每间约1.5,租金每月1500港币,由于太过狭小,仅仅放得下一张单人床。
比起笼屋更加惨,连视线都是没有,跟躺进了棺材有什么区别?
人在房间里,只能硬生生躺着,“棺材”房因此得名。
吃喝拉撒,所有的活动,只能围绕这张床上进行。
甚至有的房间,太过狭小,睡觉腿都伸不直,只能过弯腰屈膝的日子。
住在这样的环境中,绝非正常人的生活,但他们大多已经麻木。
简单的生存很了不起,活下去都是一种极为强大的勇气。
除了这些,还有触目惊心的厕所房,简陋的床铺底下便是厕所。
蟑螂、蚊虫叮咬,防无可防。
在世人面前,香江如一颗明星,珠宝、奢侈品招牌闪闪的霓虹灯。
多少人到香江游玩,也会误以为维多利亚港中环、尖沙咀就是香江的全貌。
但只有深入一座城市的边边角角,了解城市里的一花一草一木,才能真正看懂人生百态,品味酸甜苦辣的人生。
生活,或许从来没有我们表面看到的那样靓丽轻松。
要紧的是,不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应以心为犁,默默耕耘自己的理想人生。
当视频讲解到这里,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决赛项目:
依据视频之中的讲解,请设计出解决问题的高层建筑方案!
最终获奖的作品,会被推荐给香江政府主要的建筑参考或者是直接使用方案,除了有丰厚的奖金之外,还有着香江荣誉明星设计师称号!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最终的决赛项目居然是这个。
因为现场有着很多的媒体,同步直播,这里的播放的画面不仅仅是本地人看见了,就连关注凤凰卫视的内地观众也是看到了这里的情况。
顿时很多人,都是很不理解,为什么繁华都市香江居然还有着这么暗淡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