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hwk都市言情 來自平行世界的他-第869章 傻瓜,這怎麼可能是夢呢!分享-rghy6

來自平行世界的他
小說推薦來自平行世界的他
很快,周怡与苏小童两人进入宴会现场入座了。
今天晚宴的现场的坐位,余诗洋除了其中几个固定的位置,其他的位置都是可以随意入座的。
周怡与苏小童很快就找了位置坐了下来。
余诗洋站在入口位置继续迎接。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一晃而过。
临近七点半,余诗洋迎接最后一人后,宴会一位负责人就走到了余诗洋的身旁,告诉余诗洋人员都已经到齐了。
余诗洋得知宴会人员都已经到齐,随即对那名负责人道:“既然人员都已经到齐了,那就准备开始吧。”
那名负责人立即点了点头。
很快,余诗洋到了秋婉君一桌,他的坐位倒是一早确定,就坐秋婉君身旁,另外陈妍与林辰都在他同一桌。
刚坐下来,余诗洋道:“人已经到齐了,马上就可以开始了。”
秋婉君与陈妍等人纷纷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宴会就正式开始了。
负责宴会主持的正是刚刚余诗洋吩咐的那名负责人。
那位负责人仅仅只是简单地讲了几句,然后就邀请余诗洋上台。
余诗洋从坐位上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然后朝着前方的舞台走去。
宴会现场众人的目光几乎都锁定了余诗洋,在他们眼中,余诗洋可以说是今天这场个人宴会的主角。
在余诗洋走向前方舞台的同时,众人纷纷鼓掌。
宴会现场的人员虽然不多,但是掌声还是十分的热烈。
余诗洋很快就走到了舞台中央,看向宴会现场众人,然后抬手微微示意,众人的掌声随之很快就停了下来。
当众人的掌声停下后,余诗洋先是向众人微微躬身行了一礼,然后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首先,欢迎诸位能够来参加这场个人宴会,我也很荣幸在这儿能够与诸位齐聚一堂,相信大家也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晚上举办这场个人宴会,歌曲《天亮了》最终获得的成绩相信大家也都已经知道了,它创作了属于它的记录,而《天亮了》能够获得如今这个成绩我想要感谢就是在座的诸位,是你们一起创造出了《天亮了》这首歌,也最终早就了这首歌令人惊喜的成绩……”
台上余诗洋的言语倒也不算是即兴发挥,在这之前他其实已经有所准备,在讲话过程中,他对《天亮了》制作团体以及相关人员都一一表示了感谢,有不少人他更是进行单独的感谢,例如安冉,她是《天亮了》的歌手身份;再如周怡,他们是呼吁支持如梦与《天亮了》行动的发起者,在感谢周怡的时候,余诗洋还将苏小童也带上了,根据周怡之前跟他所说的,苏小童在呼吁支持如梦与《天亮了》的行动中也发挥了不少的作用,而今天苏小童跟着周怡一起来了,所以他也算是单独进行感谢。
坐在下方的苏小童倒是没有想到余诗洋竟然还单独点名感谢她,她很是意外,同时心中颇有几分惊喜与激动,余诗洋在她眼中可不仅仅是摩登音乐学院的学长,还是她的偶像,此刻得到来自偶像的感谢,她内心是备受鼓舞的。
一番感谢后,余诗洋紧接着说了一些今天晚上个人宴会的相关事宜,也算是进行了一个小小的总结。
前前后后,余诗洋的言语持续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后。
最后,余诗洋向众人再次鞠了一躬。
宴会现场众人纷纷鼓掌。
余诗洋倒是没有急着下台,在众人掌声停下后,他宣布今天晚上这场宴会正式开始,根据之前的计划,他并没有安排其他花里胡哨的节目,现在他只想众人好好吃上一顿饭。
与此同时,小厅的一名名端着菜肴的服务生走进宴会现场。
这个时候上菜是余诗洋特意安排的,在之前各桌上仅仅只有一些水果与冷盘,他如此安排也是想要宴会现场品尝适时的美食,如果一早就上来,他讲个话都快半个小时,那时候众人吃饭桌上的菜肴都冷了,味道可就要大大折扣了。
另外,余诗洋今天安排的菜肴都是他亲自挑选的,并不是酒店那种类似酒宴的套餐,每一道菜余诗洋还去特意尝过,可以说今天这些菜肴算是比较特别的,其中余诗洋还点了许多比较珍贵的食材,这些也算是他对《天亮了》制作团体与相关人员的感谢吧。
当然,每桌也都少不了酒。
余诗洋给每桌那安排价位不低的香槟,另外宴会现场还安排了琳琅满目其他的酒,有中高度的白酒,有红白葡萄酒,有鸡尾酒,有果汁……
众人想要喝什么酒可以直接去拿,不少女性就选择了鸡尾果酒。
余诗洋在这场个人宴会还是进行精心的安排,另外宴会也不拘泥就坐于一桌,而是可以相互串桌,更像是一场特殊的酒会。
在宴会开始不久,余诗洋就开始依次向宴会众人一亿敬酒,就像之前来宴会现场迎接每一位来宾一样,哪怕对方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他也不会遗漏,而是走到他们身前向她们一一敬酒。
余诗洋跟宴会现场每个人都敬了酒,包括秋婉君与林辰、陈妍三人,秋婉君三人同样也是也想要大为感谢的人,蝶梦文化以及旗下公司能够有今天的发展,秋婉君与林辰、陈妍三人都是功不可没的,接着今天这个个人宴会的机会
宴会现场众人的气氛和不错,相互攀谈,不时举杯共饮。
期间,不少人也主动向余诗洋敬酒。
周怡与苏小童两人就一起向余诗洋敬酒了。
余诗洋举起酒杯同周怡与苏小童手中的就被轻轻碰了碰,然后说道:“两位学妹,干杯!”
三人各自都喝了一口。
苏小童喝了一口鸡尾酒,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梦学长,我能不能跟你合张影呀?”
余诗洋闻言,神色微微动了动,紧接着回道:“当然可以。”
苏小童听到余诗洋答应自己的请求,脸上露出了不少的惊喜,余诗洋是她的偶像,今天不仅有机会参加了余诗洋的个人宴会,而且换有机会拿到合影,对她而言可以说是惊喜连连。
下一刻,苏小童倒也没有迟疑,立即道:“谢谢如梦学长!”
余诗洋道:“不用客气。”
紧接着,苏小童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拿出了手机,然后对周怡说道:“小怡,你帮我拍一下吧。”
周怡自然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道:“嗯。”
很快,苏小童就将手机交给了周怡,自己则是站到了余诗洋身边。
苏小童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甚至有些忐忑,站到余诗洋的的身边他可是想要尽可能靠近一些。
余诗洋的神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表情很是自然。
很快,余诗洋与苏小童就顺利完成了合影。
苏小童完成与余诗洋的合影后,对余诗洋再次表示感谢,她也很快接过了周怡手中的手机,同时说道:“小怡,你要不要跟学长也来一张合影?”
她知道周怡可是作曲人如梦的最忠实的粉丝,虽然她知道上回余诗洋与周怡单独有过会面,但是两人并没有什么合影,刚刚周怡在帮忙帮助她与余诗洋合影的时候,她可是从周怡的眼中看到的羡慕,她就借机说上了一句,她相信余诗洋应该不会拒绝的。
周怡则是有些迟疑看向了余诗洋,她的确很像与余诗洋来一张合影,但是这个事情显然要经过余诗洋的允许才行,相比苏小童,她的性格更为腼腆一些。
余诗洋自然意识到了周怡的目光,然后笑着说道:“来吧。”
周怡得到余诗洋的允许,脸上立即露出了丝丝的欣喜,同时只见她立即点了点头道:“嗯。”
很快,周怡站到了余诗洋的身旁。
苏小童拿着手机对准了余诗洋与周怡,然后拍下了两人的合影。
就在苏小童与周怡两人完成与余诗洋合影时,宴会现场倒是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一幕,很快就有不少人鼓起勇气接着与余诗洋敬酒的机会也请求合影,今天来到宴会现场其中不少人其实只是蝶梦文化的普通员工,相比那些没有来参加的员工,她们最为幸运的是参加了《天亮了》的制作或者相关工作,便有了今天这一次参加余诗洋私人宴会的机会,平时她们虽然也有机会见到余诗洋,但是可没有与余诗洋合影的机会,今天这个大好机会她们还是想要争取。
余诗洋面对不少人的合影请求都没有拒绝,只要请求的人,他也都一一跟他们进行了合影。
对于晚宴众人而言,今天余诗洋这场个人晚宴无疑是轻松的,没有什么太多的拘泥,更多是彼此之间愉快交流。
不过,愉快的时间似乎总是过得特别的快。
转眼间,两个多小时就是就过去了。
晚上十点,余诗洋的个人宴会最终落下了了帷幕。
众人三五成群离开宴会现场,其中不少人的脸上还有意犹未尽,甚至不舍之意。
余诗洋倒是没有急着离开,而是一一送别宴会众人。
期间,他还安排了人送周怡与苏小童两人回摩登音乐学院。
十几分钟后,宴会现场众人基本上都已经离开。
秋婉君并没有离开,她一直留在余诗洋的身边,另外还有几位宴会的具体负责人也都在。
林辰与陈妍两人已经离开了,两人原本也是留下来,不过余诗洋让她们先走,毕竟时间也不早了。
最后,余诗洋对几位具体宴会负责人员表示了一番感谢,然后才与秋婉君一起在安保人员的陪同下离开了晚宴现场。
不久,两人就到了停车场,然后坐上了车。
余诗洋与秋婉君两人都没有开车,因为在宴会上两人都喝了酒,其中余诗洋喝的酒还不少,虽然敬酒的时候他喝的是香槟,这酒度数虽然不高,但是他前前后后喝了不少,今天晚上这场宴会是他个人的宴会,喝酒的时候他都是出于真诚,可没有什么刻意奉承,酒可是实实在在喝了,再加上他的这副身体的酒量本来就不是很行。
秋婉君坐在余诗洋的身旁,今天的晚宴她虽然也喝了不少酒,但是她的酒量可要比余诗洋强得多,而且她喝的酒可没有余诗洋那么多,她基本算是没什么问题。
看着余诗洋的状况,秋婉君关切地问道:“诗洋,你没事吧?”
余诗洋听到秋婉君的话,微微一笑道:“没事,虽然喝的有点多,似乎有那么一点醉,但是脑袋还是很清醒的,君姐,你觉得今天晚上的这场个人宴会可还行?”
秋婉君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回道:“很好!”
此刻的秋婉君倒是没有去奉承余诗洋,今天这场宴会虽然看似简单,但是整个宴会下来无疑是让人感觉最为真切的,余诗洋的安排几乎是面面俱到,几乎细致到了每一位来参加宴会的人,至少在她看来,余诗洋的这场宴会应该是非常成功的。
余诗洋看向了秋婉君,然后点了点头道:“有了你的肯定,那我也就放心了。”
说话的同时,余诗洋伸出了左手,轻轻抓握住了秋婉君的手,然后将秋婉君的手轻轻按在自己胸口位置。
余诗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握着秋婉君的手,同时身体放松靠着,眼睛微微闭着,此时此刻的他觉得很幸福,就如同一场梦。
秋婉君自然也感受到了余诗洋手的力道,她看了一眼微微闭上眼睛后仰着的余诗洋,也看到了余诗洋那嘴角微微泛起的笑容,她轻轻地靠在了余诗洋的肩头,此刻的她同样感到温暖,一股来自余诗洋的温暖。
余诗洋感受到靠在肩头的秋婉君,喃喃道:“希望这一切都不是梦,如果是梦那也最好不要醒过来。”
秋婉君听到余诗洋的言语,余诗洋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她都听在了耳中,她凑在余诗洋的耳旁轻语道:“傻瓜,这怎么可能是梦呢。”
余诗洋嗅着秋婉君的发香,轻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