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lbn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皇兄萬歲笔趣-12.刀(第三更)熱推-yuw0b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百里峰主老成持重,他挑选了第三个任务,他要去解决万剑宗的交涉僵局。
楚峰主锐意进取,他挑选了第二个任务,他要去勘察封河村,寻找到弟子频繁失踪的真相。
秦峰主颇有大局观,他挑选了第一个任务,要去继续探查齐国国师与跻云长老失踪一事,从而重新派遣国师入齐国,与凡间连线。


秦峰主接到了任务,就开始翻阅案卷。
五年前,碧峰子国师忽然失踪,失踪之前,宫殿的长桌上还摆放着翻阅过半的宗门任务。
跻云长老是在审讯皇宫妃子与宫女后,走夜路回寝宫休息时,走着走着就没了。
除了这两人,整个齐国皇宫再未发生其他事。
后来,因为宗门试炼,这案子牵涉层次又较高,所以便被搁置了。
一名绿衣女子坐在他身侧,忽然道:“跻云长老不过神通境初期,能让他消失,固然强大,但其实也不算多大本事。
你直接出马不就是了?
以你一身十三境巅峰的本事,还怂什么?
难道还会死了不成?
你再怂,都要让宗门里的人看不起了。”
秦峰主苦笑道:“碧仙子,你错了。”
“我哪儿错?”
秦峰主取出两册卷宗道:“关键之处不在于跻云失踪,而在于无声无息,你我能做到吗?”
碧仙子嗤笑一声:“呵,有什么做不到的?
打杀了,然后再悄悄拖走,毁尸灭迹就行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依我看啊,这肯定就是齐国皇宫和其他宗门勾结了,毕竟那些凡人被我们善待了一段时间,就忘了疼了。”
秦峰主听了这话,猛一激灵,他略作思索,忽然扬声道:“去取碧峰子与跻云的卷宗,还有,把丘先生叫过来。”
丘先生,就是碧峰子之前的齐国国师。
门外的弟子听了峰主的话,急忙去取卷宗与叫人了。
半天时间后…
秦峰主大概理清楚了。
无论是丘先生,还是碧峰子,亦或是跻云,在齐国做的事根本不算是善待。
当然,从他宗门的角度看,好像完全没事,但如果从凡人的角度看,这就完全是欺凌与打压了。
那么…
最可能的答案只有三个。
第一,齐国藏着恐怖的高手。
第二,齐国和其他宗门勾结。
第三,齐国皇宫出现了一些不可知的情况,而这种不可知有可能是新的杀劫的征兆,毕竟谁都不清楚继火劫,山河劫,梦魇劫之后的第四杀劫是什么。
秦峰主眸子低垂,闪过某种阴沉的色泽,他继续思索着。
那么,要断定是哪种可能,只需要进行一次试探就可以了。
他手指敲打着石桌,忽然扬声道:“叫蒙山过来。”
“是,峰主。”
未几…
一名面相憨厚、背负巨剑的巨汉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秦峰主道:“蒙山,我有一个危险的任务要交给你。”
“蒙山的命是峰主给的,赴汤蹈火又有何妨?”巨汉谈吐透没有半点虚伪,显然是个直爽汉子。
“那我就说了。”
“请说。”
“我要你去齐国做国师。”
蒙山愣了愣,他自然知道如今的齐国皇宫是个很危险的地方,但他还是点头道:“是!”
“我只要你记住一点。”秦峰主道,“不许在皇宫对任何人摆架子,而需要去做一个国师该做的事,比如…”
“比如…”
秦峰主揉了揉太阳穴,妈的,人间王朝的国师需要干什么事的?
他看了一眼蒙山。
蒙山也在眼巴巴地看着他。
秦峰主道:“总之,你看着吧,必须善待他们。”
他话音落下,一旁的碧仙子忍不住狂笑起来,“你怎么这么小心?你还以为凡人能掀翻天?没有火种,他们什么都不是,就算有了火种,他们有玄功吗?就算有了玄功,他们能破神通,能有业力吗?老秦,你让我太失望了,我都打算改投其他峰主了。”
秦峰主笑道:“那仙子敢去么?”
“呵,有何不敢?老秦,宗门自有宗门的威仪,你这么对待凡人,岂不是落了威风?今后还怎么掌控凡间?
你就该听我的话,这根本就是其他宗门在其中作梗,而齐国这个反骨头叛变了而已。
你不是很强吗?怎么现在怕了?”
秦峰主神色平静,淡淡道:“那…此事让仙子去办,如何?”
碧仙子道:“若我给你办成了,怎么说?”
秦峰主道:“仙子要什么?”
碧仙子凑近了一点,眯着眼看向眼前这男子,忽地哼笑一声:“你假扮成少年模样,去到人间私会的那个凡间女子叫裘兰吧?”
“是。”
“那我要你亲手杀了她,再灭了她的家族,斩草除根鸡犬不留,男女老少统统杀光,然后再入赘我郑家。”
秦峰主知道眼前女人的意思。
郑家是一个超凡世家。
世家是超凡界的一种特殊的存在。
这种世家一般不会参与掌控凡间,而是会派家族弟子去各大宗门修行。
青峰五宗就有不少郑家人。
碧仙子也是。
而显然,碧仙子想为郑家立一大功,如果她能解决这件事,那么秦峰主就成了秦宗主,堂堂宗主入赘了世家,那这世家的实力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秦峰主看着眼前的女人,双眸若笼着黑雾…
他脑海里,刚刚翻阅卷宗所看到的信息,细节,飞快的分解再组合,他在掂量着。
良久…
他闭上眼。
耳边传来柔柔的声音:“怎么样?老秦,你这种个性,其实不适合做宗主,让我来你扶上位吧。
你若心里不痛快,入赘我郑家了,可以在…狠狠地惩罚我。”
她在那两个存了魅惑的字眼上轻声掠过,而更显诱惑。
“裘兰与此事无关,我和她…”
“好,但你需得斩断和她往来,不再过问她半点事。”碧仙子忽然显得很大度。
“你必须抢在其他两人之间解决这个任务,只有这样我才能登上宗主之位,若是能上位,我秦襄承诺入赘你郑家。”
碧仙子眼睛一亮道:“好!立契约。”
秦襄眼前如笼了灰色的雾,他大脑转速极快,飞快地一遍又一遍地复核所有有关“齐国皇宫国师失踪案”的细节,考虑着概率。
他有大局观。
他为人谨慎。
但没有人知道,他骨子里根本就是一个赌徒,只要概率恰当,他能在把一切作为筹码狠狠地推上赌桌。
脑海里,无数念头转过。
秦襄眼睛恢复了神采。
他把一切作为筹码推了出去,淡淡道:“好,立契约。”
说罢,他看向一边的巨汉:“蒙山,今日之事不可泄露,另外,齐国你别去了。”
“是。”


夏极不急。
经历了这许多事,他早就明白急躁只能让自己陷于被动。
他过去都是以“金手指”来获得技能珠,如今金手指里的隐患没了,那一丝“似乎作为金手指推动核心的神秘道蕴”被自己以一界之火炼化了,已化归己用。
由此得到的技能珠,竟超过了原本的九级极限,而达到了九点五级。
除此之外,他对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有一种从“只缘身在此山中”到“俯瞰青山”,到“山非山”,再到“山还是山”的历程。
千年的厮杀,在经过了这短短五六年的放松,反倒是沉淀了下来。
午后。
春光吹过湖波。
夏极已悄悄地离开了大齐书阁。
小无要暮色时分才来接他,此时只是书阁的守卫帮忙看护而已。
如今,他为了试验灵感,因而花了两天时间从“夹层心脏”里取回了力量。
是的,取出力量这种事,一两岁时候需要三天,但现在只需要两天了,时间在缩短。
他裹着斗篷,戴着街头十几文钱买的的普通木面具,混迹在人潮里走出了齐国都城的北门。
北门之外,是一座大山。
山里有流寇,虽然不算多,但确实是有。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猛兽。
夏极走入山中,便放缓了速度,他取了一枚价值不菲的玉佩挂在腰间,然后便沿着山路开始行走。
走的过程里,他也在思索自己最初所创的玄技——斩神飞刀。
只不过,如今这玄技已名飞刀。
飞刀可融一切法相,出手必中。
但他如今因为沉淀,而又有了新的灵感。
果然,他这么小的孩子在山里行走,很快就遭了盗贼。
这是两个流寇。
能够混迹在齐国国都附近的都不是普通的盗贼。
这两个流寇看中了一个同乡的少女,求爱不成恼羞成怒,于是两人半夜潜入奸杀,继而看到那少女家有钱,便是取了钱将那一家人统统屠杀,继而付之一炬,之后事发了,便是逃到此处避难。
论境界,这两人在凡间江湖已达顶层了,都是第九境界的极意虚影,出刀存意,可化虚影,夺人心魄,便是去往一些江湖门派做干部也是绰绰有余了。
此时…
树影被金色阳光投落,漏出大大小小的“铜币孔儿”。
随风摇曳。
发出沙沙细响。
飞鸟啾啾而起,衬托出春日下午山林柔和的一面,而让人忍不住心神放松,而欲享受这份安宁。
两名大寇绷紧身体…
俯瞰远处。
一个小小身影向树下走来。
那身影似乎是迷了路,随着走动,挂在腰间的玉佩轻微晃着,闪烁出翠绿无暇的光泽。
两人对视一眼,露出心领神会的狞笑。
他们可是藏了几个月了,
这娇小的身体,无论男女,都可以供他们掳回深山,好好发泄了。
而且,那一方美玉可是值了不少钱,由此可见,这人定是富家子弟,娇生惯养,细皮嫩肉…
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宝贝啊。
两人只觉口中生津,喉结滚动了下。
但却不莽撞,而是静静等着那猎物往前走着。
就在那身影抵达了最佳位置时…
树枝一个晃荡之间,
两人已同时跃下。
一人抓着鬼头大刀,往下重重砍出,
这砍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以煞气凝聚之意呼啸而下,
这煞气虚影足以直接吓晕敌人,就算是练家子也会心神骇然,手足冰凉,
即便是和他们同等层次的高手,也会因这先声夺人而震惊一两秒。
另一人则是如风般直接扑向目标,出手极快,
一瞬间,半空闪出道道虚影,
仿佛有数只大手同时出现,
虚影重重,笼罩这可怜的猎物,直点向目标的周身大穴。
夏极仰头。
扫过两人。
他垂手而立。
一道奇异的冰冻火焰展现在他面前。
嘭!嘭!
用刀砍的盗寇手中的刀直接倒飞了出去,往相反方向砸出,虎口撕裂,甚至他整个人都被带的腾空了一下。
另一个出手点穴的人则是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手指被一股巨力带动着,右手食指和中指处已成了两个血窟窿,而两根指头已经插在了手掌里。
那样子,只是看着都让人牙疼。
两人不仅惊惧,更加迷惑。
因为他们完全可以感受到,这就是他们自己的力量。
他们攻击那小小的身影。
但这攻击,却反弹回来了。
夏极随后一挥,冰冻火焰卷起来浮在一边。
心底暗道:“这是逆熵君的火焰。”
此时,两个大寇哪里不知道自己遇到了强者,两人强忍着疼痛转身运用身法,发足就跑。
但…
那两名大寇便又跑了回来,跑了回来之后又继续往前跑,若从真实视角去看,非常诡异…
就如两个人在短距离地做着连续的百米冲刺。
夏极随手一挥,不知何时笼罩此处的黄色火焰便收了起来。
这是蜃君的。
幻境撤去,两个大寇才发现自己居然还在原地,两人吓得裤子直接湿了,直接跪下要求饶。
夏极道:“逃。”
两个大寇无奈,只能逃跑。
但才逃了两步,便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燃烧了起来,血液都要沸腾了,两人面色涨红,跪着扑倒在地,瞪大了眼。
夏极手一挥,两盗七窍之中顿时流淌出深红色火焰。
这是祝融的火,直接从躯体内开始焚烧。
三团诡异的火球悬浮在他身后。
两名盗寇心中满是绝望,他们忽然想,那被他们杀死的少女一家是否也曾是这么绝望?
不…
应该没有他们此时这么绝望吧?
快死了吗?
下一刻,一团圣洁的白色火焰笼罩了他们。
两人闭目等死,却忽然之间发现,痛苦消失了,他们的躯体竟然在迅速地恢复,力量也在恢复。
两人不敢置信地起身,立刻往前趴下要求饶。
但话开没出口,跪下这个动作还没完成。
耳中就传来如同命令般的声音。
“逃。”
两人道:“不逃了…我们不逃了…”
夏极也不动,恐怖的威压便是覆盖了两人。
这两名大寇就如荒原饥饿的旅人,忽然看到了一只恐怖的克苏鲁,一瞬间吓得理智全部没了,不受控制地开始发足狂奔。
夏极在虚空里点出额外的五团火焰。
除了黑皇帝的湮灭黑焰之外,其他诸如火王的流焰,送葬者的烟焰,勾熠夫人深入地下点焰,火姑捏造火妖的海蓝色火焰都不是直接攻击用的。
他挥灭了后四种火焰,心念一动,随手拈出一把刀…
黑焰,黄焰,深红焰,白焰,冰焰,凝聚在了飞刀上。
他射出了飞刀。
飞刀落在一名盗寇身上…
那盗寇瞬间从人间被擦去了。
夏极舒了口气。
法身的力量也可以添加到飞刀上去了,这可是个不小的进展。
那么…神通呢?
他盘膝开始思索。
如何把神通之力结合到飞刀上?
他思索的很认真…
以至于好像没发现剩下那人在逃跑。
而直到那大寇跑到了二十多里外,夏极才似乎想起了,扫了一眼那方向,然后起身,往齐国国都折返。
那跑远的大寇,早已消失了。
天地之力只能从外而内,但祝融的火焰却是从内而外。
所以夏极以天地之力扩增了飞刀的攻击范围,然后以祝融的火焰在他体内凝聚出了飞刀,再于这飞刀之上添加了黑皇帝的火焰。
于是,很简单的操作,就使得那大寇从内而外而被擦去了。
擦到最后,他只剩了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短暂存在了刹那,便彻底消失。
“飞刀太俗了,这也不是飞过去了的…那就叫刀吧。”

PS :发出后才发现写错了…是第二更,不是第三更…小水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