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rqi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唐第一村討論-第九О七章: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三)展示-2shrh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朔方。
夏州大都督府。
红纱暖帐内,张出尘猛然惊醒,坐起后才发现是一场惊梦。
身上衣衫黏身,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看了一眼旁边空荡荡的枕头,瞬间睡意全无。
掀开被褥下了软塌,按下床头那盏灯笼一样的台灯,屋子瞬间亮堂了许多。
正堂里伺候的小丫鬟一脸困倦的走了进来,见到张出尘浑身湿透,捂着小嘴惊叫了一声。
张出尘看了她一眼,挥了挥手,示意她去准备热汤。
小丫鬟赶紧恭敬的弯腰离去。
屋子里剩下张出尘一人后,只见她神色微动,视线久久落在屋子一侧置物柜上。
良久,起身走到柜子前,从最上层拿下一个长条形的锦盒。
锦盒有些年头了,不过上面一尘不染,想来经常有人看顾清理。
张出尘端着锦盒又发了一会儿呆,直到身上的冷汗几乎干了,才走到书桌旁。
锦盒掀开,张出尘从里面取出一副画轴。
小心翼翼的将画轴放到一旁,解开绳套,一点点慢慢的展开。
画面的背景是一处风景秀丽的群山绿水,但这些都只是陪衬,张出尘眉眼一转,将视线落在画中间的三道人物上。
为首是个身躯高大的虬髯大汉,一身锦衣玉袍,腰间佩戴一柄镶金带银的宝剑,身形魁梧,笑容爽朗。
之后是一道曼妙红衣女子,翩若惊鸿而来,头戴珠花,脚踩牡丹祥云绣花鞋,似乎在追前面的大汉,实则目光总是往身后看去。
在红衣女子身后,紧紧跟着一个有些憨傻的儒衣青年,青年面容可算俊伟,腰间同样挂着一柄佩剑,但只看剑柄和剑鞘,却是毫无修饰的普通佩剑而已。
张出尘痴痴的看着画中的三人,想起刚刚惊梦中发生的事情,视线忍不住朝前头含笑前行的虬髯大汉看去,嘴上轻声自语道:“却不知张大哥如今可还安好……”
···
···
翌日。
平壤大同江港口,两艘三桅海船同时朝海口航行而去。
张仲坚揉了揉太阳穴,昨日喝得太多,此时还有些宿醉,扭头看向身后,崔护比他更是不堪,正趴在栏杆上疯狂干呕。
半响后,喝过几大碗醒酒茶,两人才算好了一些。
从平壤到琴岛,直线距离不算远,但因为海风难以预测,跑一趟最少也要一天一夜,这个时候出发,差不多也是明日这个时候抵达。
张仲坚打算去琴岛看看席云飞盖的冰库,之前被崔护这小子坑怕了,这次无论如何也要眼见为实,同时,他还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零嘴儿,买一些给岛上的孩子们解解馋。
巨浪拍打着船板,眼看已经是要入冬,原本还算柔和的海风都开始暴躁了起来。
“不对!”
原本有些疲惫的张仲坚感受着风浪的变化,猛的大喊了一声,然后朝大船中间的桅杆跑去,几个攀登,如灵猴爬上桅杆顶上的瞭望塔。
崔护见状一愣,还不等他出身询问,脚下的大船忽然一个剧烈的倾斜。
然后才听到张仲坚大喊道:“是大鱼,彼其娘之,它在攻击我们,混账,是不是厨房的人又往水里倒东西了?”
说时迟,那时快。
张仲坚话音刚落,海里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鸣叫声,震得船甲板嗡嗡颤动。
紧接着又是一道巨力袭来,呯的一声。
崔护刚好扭头看去,只见一面山一眼的鱼尾铺天盖地而来。
好在他们的船也不小,那大鱼尾巴排在栏杆上,没有落在崔护身上。
正在他惊魂未定之际,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只听到不断有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整条大船,从那大鱼拍过的地方开始慢慢裂开。
咔咔咔……木头断裂撕扯的声音就像是催命的号角。
崔护也算有经验,此时并没有被眼前的危险吓懵,而是急忙查看船体的损伤情况。
但那大鱼单单一条尾巴就跟山一样大,那一下打落,威力可想而知。
从裂开的甲板往下看,船舱里已经变成了水池,船工门正拼命的呼喊着救命。
场面乱成了一团。
可是,大鱼的攻击还没有停止,桅杆上的张仲坚浓眉一跳,大声喊道:“所有人抓紧旁边的绳索和牢固之物,它又来了!”
崔护闻言大惊,视线刚好扫到绑缚船帆的绳索,一把探了过去,就在他抓住绳索的刹那。
呯的一声巨响,大船随之呜咔咔发出哀鸣,整条船从中间直接拦腰裂开。
好在大船的龙骨是一根生长了千百年倔强柏木,哪怕船身整个裂开,它还在努力的完成自己的使命,但大船重量何止千斤,船头船尾各自往两侧倾覆,带来的巨大撕扯之力,还是让龙骨不堪重负,发出渗人的吱吱声。
瞭望塔上的张仲坚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崔护身旁,大手一把将崔护提了起来,扭头朝穿上惊魂未定的船员喊道:“所有人,跳海,到另一艘船上避难,快,这艘船马上就要沉了,不要被旋涡波及,否则神仙都救不了你。”
说完也不管其他,提溜着崔护直接当先朝海里跳出,然后双腿踏水,一手拨浪,竟然十分快速的朝不远处的另一艘大船游了过去。
可是,游到一半的时候,张仲坚忽然神情大变,划水的大手往怀中摸去,空荡荡的感觉让他眉心紧蹙,扭头朝即将沉入海底的那艘大船望去。
没有丝毫犹豫,张仲坚将崔护放开,喝道:“你自己游过去,我有东西落在船上了。”
“什么?”崔护闻言一惊,双手拍打着水面,喊道:“张兄,万万不可啊,那船马上就要沉了,你自己方才也说了危险,不行,你不能回去。”
张仲坚回头看了他一眼,神色颇为挣扎,但也只是一瞬,眼里的决绝之色便取而代之,只见他从腰间抽出一柄古朴的匕首,递给崔护,交待道:“我一定要去,若是我出事儿了,你帮我把这柄匕首交给李靖,然后告诉他,我出海了,此生不达成当初宏愿,誓不回去,千万别让他知道我出事了,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也不管崔护拦截,一个俯冲,迅速朝下沉的大船游去……
与此同时。
朔方,大都督府内。
张出尘正在为小外孙绣一双虎头鞋,旁边的李靖正在耐心的擦拭一把宝剑。
仔细一看,那宝剑可不就是画里出现的那柄嘛,只是,当时它的主人是那虬髯汉子。
夫妻俩各做各的事情,偶尔说笑两句,话题都不离女儿半句。
忽然,一道锥心剧痛传来,张出尘低头看去,却是右手指尖被针扎了一下,血珠慢慢渗了出来,心里一股沉痛的感觉席卷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