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盘龙江畔。
“报大鬼主,句町部已过尖山,前部距此还有二十里。”
怪我太爱你
一个身披青毡的和蛮骑马奔驰而来,大声禀报。
天降福仙
“蒲尼兵马可在后面?”
“句町女王侬三娘亲自率人马殿后。”
和蛮大鬼主孟谷悮站在暮色下,望着天边的那片火烧云,天就快黑了,交州的蒲尼大军正在追来,句町的侬三娘子只怕现在很危险。
他的身旁,一名年轻的和蛮战士,担忧的望向父亲,“蒲尼人这次要对句町斩尽杀绝,咱们出手,只怕引火烧身,蒲尼人的兵马太强了。”
另一个披着青毡斗蓬的年轻人反驳,“蒲尼人也不过两只手一张嘴,又没长三头六臂,他们并不比我们强壮多少,只是武器盔甲更精良罢了,可只要我们不跟他们在开阔的平地上对阵,咱们引这些蒲尼人到深山老林里钻,那他们那些沉重的铠甲,长长的枪矛,甚至是他们那些巨大的弩车,就会成为负担,他们高大的战马也无用武之地,胜利最终属于我们!”
好几个披着青毡斗蓬的年轻人都是十分自信,他们并不畏惧唐人。他们和尼人也叫哈尼人,跟那些蒲尼汉人打了几千年的交道了,虽然祖祖辈辈传唱下来的鬼歌里,详尽的记录了蒲尼人的强大,将他们打的一路南迁,可他们和尼人从不曾畏惧过。
虽然千百年来,也有许多和尼人最终选择了向蒲尼人投降,甚至有不少人做了蒲尼人的女婿,连姓都改了,生的孩子都成了蒲尼人,也有不少人在南迁途中,最后也接受了蒲尼人的统治,渐渐忘记了他们族群的传承和历史。
可起码,他们这些人就从不曾忘记。
从西倾山到大渡河,从洱海到滇池,再从礼社江到李仙江,他们一路迁移,从不妥协。
他们的鬼歌里留下了一个个当初他们曾经迁移经过的地名,把昆明叫益切,把大理称为斯益,洱海叫斯益巴玛。
石林称为鲁那,开远叫做阿木······
他们把礼社江上游叫搓度米擦,意为中转站,把元江坝子叫拉沙,把元江水称为拉沙巴玛,把墨江称为易么洛巴,把下游李仙江称为鱼玛沟巴·······
这是一支永远都在迁移流浪的部族,他们没有文字,但有自己的语言,他们崇尚鬼巫,祭祀神鬼,他们用鬼歌来记录自己的历史。
头缠黑色的布包头,身披青色毡子,他们自称和尼人,和是山坡的意思,他们是一群生活在山坡上,擅长于整治耕种梯田的山里人。
婚不及防
和尼人流浪太久了,曾经的一王族四大部,到如今经过千百年的迁移,不断的繁衍和分裂,早就已经分不太清了,从洱海边,一直到李仙江较,和尼族各支各族,连绵数千里。
盘龙江上游尖山一带(文山州)的这群和尼人,就是曾经四大部落之一的一支,一路南迁,最终到了这里,成为了和尼人最东面的一支。
当年孟谷悮的先祖本在元江坝子生活,后来与族人矛盾纷争,于是带着族人向东迁移,越过了红河,最终来到了盘龙江上游,句町侬氏接纳了他们,两族联姻,携手并进。
两部以盘龙江为界,江东北为句町侬氏部,江西南为和蛮孟氏部,两部向西北直抵南盘江畔,都曾一起受爨氏统辖。
曾经有很长时间,孟氏和尼人都以侬氏女婿自居,句町侬氏擅长采矿冶炼铜铁,打造器械,而孟氏和尼部则擅长整治梯田,种植水稻,两部互补,和睦相处,联盟对抗各自的敌人。
一方有难,另一方必定支援,虽非同宗同源,但这翁婿之情,却代代传承,两族也世代联姻。
上次交州的唐军攻打和蛮诸部,孟谷悮就率部前去增援同族,不管他们曾经有过什么样的矛盾,但他们终究都是同宗同源的族人,关键时候,就得一致对外。
而那场战斗,本与侬氏无关,但侬天富还是义无反顾的率部来援,见证了两族的世代友好。
如今侬天富虽死,可他的妻子却还在统领着族人战斗,现在败兵来投,他们不可能不管。
“青壮战士皆随我前去接应侬夫人,其余人等接应侬氏老弱,先回部落。”
孟谷悮那双眼睛里透露出坚决。
唐军很强,远比他们孟氏强大许多的侬氏联合了句町九大部落,组成了十万大军东进,依然大败而归,可他别无选择,面对盟友,只能出手救助。
盘龙江中游。
这条被安南都护府称为盘龙江,但在句町国称为侬人河,此时,暮色之下,侬人河已经填满了侬氏部族青壮们的尸体,血染河水,让人分不清究竟是天上火烧云倒映在江水里染了色,还是江水被血染红后,把半边天也映红了。
侬人河畔。
句町九大部落的虎豹狼象蛇鹰等图腾旗帜东倒西歪,混杂一起,数不尽的尸体倒在血泊中。
幸存的句町战士,却还依然挥舞着长矛和刀剑在奋战。
侬氏引以为傲的象军,那支奔跑起来能让地动山摇的强大力量,此时已经被歼灭。
就在侬人河岸边,上千头战象的尸体堆满河滩,那些巨大的战象本是巨无霸般的存在,但在拥有着强弓劲弩的唐人面前,全都战死。
丈长的鸡卵粗铁弩枪破开了战象身上披的皮甲,将这些巨物深深穿透刺死。
战斗还未结束。
無盡重生錄 觀棋柯爛
冲天而起的血腥味,却引来了无数的乌鸦和秃鹫在空中盘旋。
战斗在吴谷悮他们到来前就开始了。
侬三娘自在高平堡与左溪蛮王扶三和平分手后,率部一路东撤,刚回到句町境内,就撞上交州的李大亮军,双方数次交战,句町军虽很勇敢,可却早疲惫不堪,终究是被以逸待劳的交州军击败。
然后便是一路突围逃窜。
超级吸血蚊分身 横空不出世
李大亮部率军衔尾追杀,就这样一路跑一路追,最终追到了侬人河畔。
面对追兵。
侬三娘亲自率军殿后,掩护老弱妇孺先撤。
句町军背水一战。
置之死地。
巨星大導演
身后就是滚滚侬人河,这是句町最后的领地,身后就是刚渡过河的族人老弱。
战斗开始,交州军发挥弓弩优势,以步槊长矛结成密集的长枪阵,缓缓推进,又用弓弩手在后支援掩护,以弓弩压制句町军,再加上两翼骑兵游弋,随时准备扑咬撕杀,唐军虽少,可却硬的无从下嘴。
那密集的如同刺猬一般的长枪阵,一个接一个的推进,意图将他们全赶进侬人河里。
句町军无路可退,唯有死战。
侬三娘站在蛟龙大旗下,身披铠甲,亲自擂动铜鼓助阵。
句町军义无反顾的一次次冲向那些长枪,前仆后继,拼死血战。
句町军展示了强大的勇气,他们勇敢且不怕死,可最终还是被唐军一步步的赶着后退到了河边。
两里地,他们被推后了两里,两里地上,倒下了上万名句町九部青壮。
最终,他们已经退无可退,后面的战士已经退进了河里。
和蛮部终究来迟了一步。
孟谷悮为了从上游渡河,多花费了不少时间。
猛虎旗下。
孟氏子弟们看到那惨烈的战场,无不悲愤。
上天为何如此不公,为何要帮那些蒲尼人。
蓬萊仙
“我们来晚了。”孟崇道叹气。
孟谷悮却拔出了大刀,这是当年他们孟家祖上迁到侬人河畔后,侬氏族长亲自打造的一把大刀,大刀以虎骨虎血淬炼打造,厚重且锋利,做为尖山孟氏和尼人的镇族之宝,代代相传。
“父亲!”
孟崇道大惊,句町已经败了,要不了半个时辰,他们就会被全赶进侬人河中,全军尽没。
而孟氏远道赶来,全军疲惫,这个时候根本救不出句町军。
侬氏的象军都败了,无力回天了。
孟谷悮看了眼手中的大刀,然后目光望向战场。
“交州唐军也已经力竭了。”
英雄聯盟之主播日記 芥藍
“句町军心还在,他们还在誓死抵抗。”
“这个时候我们杀过去,攻击唐军后阵,还有翻盘的机会!”
“全军压上,拼了!”
孟崇道惊的嘴唇都颤抖着,这是财命啊。唐军确实疲惫了,可他们也一样十分疲惫,气都还没来的及喘息一口。
等他们列好阵,唐军估计已经把句町人赶下江了。
“父亲,唐人也许还有预备队。万一我们杀过去,他们的伏兵杀出,我们就得一起全被扔进侬人河喂鱼去。”
孟谷悮看了长子一眼。
“做事不能总瞻前顾后,年轻人,你怕了吗?”
“我不怕,我只是觉得不能这样上。”
“儿子,打仗便是赌命,就算你计算的再周详,可战场之上,瞬息万变的。我赌唐军肯定没有预备队了,仗打到这个地步,若是有预备队,他们早就押上,一鼓作气把句町诸部全赶下河了。”
挥起刀,孟谷悮甚至都不整理队列再出击,而是直接全军压上。
孟崇道心中叹息一声,他们祖上自曾是三国蜀汉时南中的孟获后人,孟获曾被蜀汉丞相七擒七放,说来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年轻的孟氏子弟们纷纷拔刀,一把把由侬氏替他们打造的战刀拔出,发出耀眼的光芒。
死在火星上
夜封門
成千上万的青毡斗蓬拂动,如同一团青云猛然袭向唐军背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