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m5b优美都市异能 《踏星》-第兩千零兩百一十二章 懷疑-yum8k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虽然陆隐说的毫无破绽,但夏邢毕竟是因为他才来中平界,陆隐又点名让夏邢来,这点让夏子恒依然无法解惑,一个唯有宗主保证才能心安的借口不足以说服他。
“玉昊,有一个人是时候让你见见了,也算我神武天对你表达的诚意”,夏子恒说了一句,随后以云通石联系了什么人,对陆隐道,“走吧,跟我去见他”。
文院长警觉,“你要带昊玉先生走?”。
夏子恒淡淡道,“只是见个人,放心,就在忆闲书院外”。
文院长与陆隐对视,随后一起随夏子恒离开书院,在书院外的林间,他们看到了一个老者,一个面色疲惫的老者。
看到老者的一瞬间,陆隐脸色一变,立刻上前急呼,“老爷子”。
老者赫然是玉川,也就是玉城上一任城主,那个被玉昊的父亲出卖,带去星盟的老城主。
陆隐没想到夏子恒居然把他带来了。
在陆隐看到老者的时候,夏子恒一直盯着他,不知道想看出什么,最终,他有些松口气,也有些疑惑,看着陆隐与那个老者相认。
老者看着接近的陆隐,目光闪烁,随后激动,“小昊”。
陆隐来到玉川身前,激动,“老爷子,你没死?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没死,哈哈哈哈”。
玉昊称呼玉川就是老爷子,当初玉昊救了魁罗,他性子内向,唯独对魁罗说了一些事,而魁罗对玉昊更是了解,不仅给陆隐绘过玉川的图像,更将发生在玉川与玉昊身上的一些事说了出来,当然,只是他知道的一些事,不过足够了。
陆隐看到玉川,一瞬间想了很多,他真把自己当成了玉昊,以玉昊的称呼动作见玉川,玉川都没发现问题。
任由陆隐与玉川相认,文院长看向夏子恒,“别告诉我是好心带他来的,你是为了试探玉昊吧”。
夏子恒淡漠,“区区数十年,从一个废物成为星使修炼者,甚至是大原阵师,就算是古言天师,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是嘛,可我怎么感觉你今天很奇怪,好像急于印证什么一样”,文院长奇怪。
夏子恒看向文院长,眼睛眯起,“以你的身份很快会知道,我不防告诉你,夏邢失踪了”。
文院长目光陡睁,“你说什么?”。
夏子恒重复了一遍,“我神武天之主,夏邢失踪了,就在中平界…”。
文院长何等聪明,一下子明白了,“所以你怀疑玉昊?”。
夏子恒看向正在与玉川说话的陆隐,“除了他,没人能提前预知堂堂神武天宗主的行踪,而且他又恰好离开忆闲书院,我为什么不怀疑?”。
文院长没有否认,玉昊确实最值得怀疑。
“文来,不管你对我四方天平什么看法,夏邢失踪,我神武天绝不会甘休,就算把整个树之星空翻过来也要找出凶手,如果玉昊有问题,你最好告诉我,不然到最后牵连到忆闲书院就不好了”,夏子恒半劝半威胁道,
文院长道,“我没看出什么问题”。
“希望如此”,夏子恒淡淡说了一句,看着陆隐与玉川,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隐并没有听到夏子恒与文院长的对话,他现在专心应对眼前这个玉川。
魁罗告诉了他一些关于玉川的事,但只有一点点,都是通过玉昊的话转述的,当初玉昊救过魁罗的时候,玉川已经被抓去星盟,他也不可能知道太多。
好在有个最大的问题,魁罗知道,并告诉了陆隐,那就是苦肉计。
四方天平猜的不错,玉昊的父亲出卖玉川,导致他被抓去星盟确实是苦肉计,夏子恒能把玉川带来,证明他们都猜到了,所以陆隐在看到玉川的刹那,那种激动没有掩饰,否则正常情况下,他跟他父亲出卖玉川,再看到玉川怎么可能那么激动。
“小昊,你太鲁莽了,这样会被看出来”,玉川低声道。
陆隐苦笑,“老爷子,夏子恒能把你带来,表示他们早就知道,而且”,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家里的事,您知道吗?”。
玉川手指一颤,脸色极其难看,“苦了你了”。
陆隐呼出口气,“本就是我没出息,让家族蒙羞,不过老爷子你放心,凡对付我玉家的那些人,我都不会放过”。
玉川惊诧看了眼陆隐,随后默默点头,“不管你能做多少,先保住自己在说,爷爷这里不用你管,你自己好自为之”。
陆隐看了看玉川,玉川也盯着他,四目相对,他看到了玉川眼中的痛苦与复杂,心一沉,这个老人猜到了他不是玉昊,却没有揭穿。
夏子恒太小看玉川对于四方天平的恨了,他以为把玉川带来,一旦玉川发现玉昊有问题会说出来,他以为在玉川心里没什么比得上他的孙子,但这些年,随着玉家的事传入星盟,玉川对于四方天平的恨早已无法形容。
只要有一丝可能,哪怕让他千刀万剐,只要能让四方天平难过一点点他都愿意,眼前的玉昊,他看出来不是真的了,自己的亲孙子,哪怕易容看不出来,那种感觉也不会错,但这又怎么样,此人冒充玉昊,对四方天平只有坏处而没有好处,他玉家又没有什么值得此人惦记的。
至于真的玉昊,早数十年前他就听过传闻,说已经死了,与这个人应该没关系。
他身处星盟,什么都做不到,此人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陆隐抬手,握住玉川的手臂,“我知道了,老爷子”。
留给陆隐与玉川说话的时间并不多,夏子恒见玉川没有表现出异样,开口便要带玉川走。
“子恒半祖,能不能让我爷爷留下?”,陆隐第一次在夏子恒面前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话,这是为人孙子应该表现出的,而且他也同情这个老者。
夏子恒神色好看了一些,这才是此子应该有的态度,不过想凭玉川控制此子依然不足,但只要握住了玉川,寒仙宗那边就弱了一筹,然而如今对此子的拉拢不是重点,重点是查出夏邢宗主的踪迹。
“当初你们玉家的打算,我们不是不知道,玉川能活到现在既是他的运气,也是我们对他的照顾,但由于你们玉家的错,夏之彤一事算是惩罚,现在人给你带来了,而且向你保证,只要你真心加入神武天,你爷爷会平安回去,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暂时来说,你们可以待在一起”,夏子恒道,软硬兼施。
陆隐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玉川始终沉默着,这些年星盟的日子让他看透生死,如果不是运气好,他不是死在背面战场就是死在红背手下,甚至四方天平内部矛盾上,如果能离开星盟他当然愿意。
这时,夏子恒云通石震动,他连通,“说”。
“老祖,在现场发现了陆家生灵掌的痕迹”。
夏子恒目光陡睁,杀机毕现。
“这件事有可能是陆家遗臣做的,他们自己没把握,便买通了无界”。
夏子恒第一个考虑的不是陆家遗臣,那些废物这些年早就抬不了头了,有这个能力也不会等到今天,他想的是,寒仙宗,因为陆家的生灵掌,在寒仙宗又叫–仙凡遥。
陆家被放逐,他们留下的一些资源被四方天平瓜分,但仙凡遥并非陆家被放逐后才有的,而是很久很久以前寒仙宗得到的陆家战技。
生灵掌,仙凡遥,本质上没有区别。
夏子恒脸色极其难看,又是寒仙宗,竟然跟寒仙宗扯上关系。
陆隐看到夏子恒脸色难看了,虽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应该与他故意留下的生灵掌痕迹有关,因为生灵掌除了陆家,寒仙宗也会。
“老爷子,星盟有很多人吗?”,陆隐忽然问道,声音平常,并未掩饰,也并未故意扩大。
玉川道,“也不算太多,但也不少,都是星使”。
“有没有一百人?”,陆隐好奇,听起来像闲聊。
文院长道,“星盟不止一百人”。
玉川点点头,“是啊,不止一百人”。
陆隐感慨,“还真是股庞大的力量,谁能掌控星盟,立刻就有上百星使听令”。
他这么说,夏子恒听到了,脑中划过闪电,星盟,掌控星盟?夏邢,玉昊,古言天师,瞬间,他似乎想通了什么,一句话没说直接离去。
陆隐神色平静,有时候越聪明的人越会被人误导,他喜欢对付聪明人,傻子却不容易对付。
“院长,我爷爷能不能住在学院?”,陆隐问道。
文院长为难,如果是一般人当然可以,但星盟的人。
这个玉昊不清楚,他却知道星盟的人都被下了禁制,哪怕神武天承诺,玉川也不可能真正自由,他依然被四方天平掌控,一入星盟,永无出头之日,此人等于是四方天平的眼线。
“小昊,学院不适合我这种人住,你放心待在学院,夏子恒已经保证过,我就没事”,玉川道。
文院长同情看着玉川,“你如果想住学院也可以,反正这里也不再是净土”。
陆隐故作疑惑,“院长这话何意?我爷爷”,玉川道,“院长的意思是一旦我住进去,四方天平可能会派人进去监视”。
陆隐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