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京城百姓现在对尼僧可敏感着呢。
一看到年轻尼僧就想到了梅花庵,一想到梅花庵就想到了吴王。
正愁吴王这么大的热闹过去后会无聊空虚,难不成又有新八卦?
不少路人默契跟了上去。
朕的绝色皇后
两名尼僧一心追赶静尘,并没留意到这些,这一追就追到了顺天府衙门。
静尘一边回头看,一边敲响了衙门外的大鼓。
浑厚的鼓声传开,咚咚咚,落在两名尼僧耳中恍若惊雷。
“静尘,你干什么!”年长尼僧喝问。
年轻尼僧冲上去拽住静尘胳膊:“静尘,快跟我们回去!”
静尘面露惶恐,对着围观众人求救:“救救小尼,他们要害我!”
众人一听这还了得,纷纷开口相助。
“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胁迫人呢?”
“就是,还是在衙门口,还有没有王法咧?”
“差爷们快管管啊,一看这两个尼姑就是梅花庵的,定不是好人!”
两名尼僧:“……”
听到鼓声的官差走出来,一看三个尼僧就冷了脸:“是哪位敲响的鸣冤鼓?”
静尘挣扎喊道:“是小尼。”
精靈世紀:GO
“进去吧。”
年轻尼僧拽着静尘胳膊不放,对官差道:“师妹犯了错,为了脱身才乱敲鼓。”
犯了错?
围观众人一听,更感兴趣了。
这小尼年轻又美貌,难不成和那位叫静心的尼僧一样,都与吴王——
被这些揣测的目光打量着,静尘怒火满腔,扬声道:“小尼没有错,错的是梅花庵!”
一听静尘喊出梅花庵,两名尼僧气得眼冒金星,年轻尼僧怒道:“静尘师妹,你太过分了,明明是你偷盗经书逃出梅花庵,现在反而倒打一耙!”
偷盗经书?
围观众人有些失望。
如果只是这样,那就浪费感情了。
谁关心一个小尼姑偷经书啊,又不可能是唐僧九九八十一难取回来的。
傾世桃花醉
“我没有偷经书,是庵主要杀人灭口!”
众人登时竖起了耳朵。
梅花庵庵主杀人灭口?
两名尼僧也愣了。
第一煞之妃祸天下 千山葭
她们怎么都没想到静尘会说出这种话。
官差不耐烦道:“大人已经在堂上了,到底是偷盗经书还是杀人灭口,都进去说吧。”
静尘迫不及待走进衙门。
两名尼僧心头乱糟糟,跟着进去了。
围观众人争先恐后挤进去一部分,没抢过的人连声叹气,只好在外面眼巴巴守着。
就算进不去也不能走。
静尘被带到公堂上,顺天府尹一见是尼僧顿觉头大。
那名与吴王私通的尼僧还在大牢里关着呢,怎么又来一个,哦,不,三个!
“尔等何人,为何击鼓?”
静尘忍住紧张,回道:“小尼乃是梅花庵的尼僧静尘,前来告发梅花庵庵主罪行——”
年轻尼僧一听,急急打断她的话:“静尘,你不要胡说!”
顺天府尹眉一皱:“你又是哪个?”
年轻尼僧回道:“小尼也是梅花庵的尼僧,法号静善。前些日子静尘盗取藏经楼经书逃出梅花庵,庵中一直在四处找她。今日我与师叔无意中看到她就追了上去,没想到她为了脱身跑到衙门胡言乱语。”
顺天府尹看向静尘:“静尘,静善所说可是真的?”
静尘垂眸,平静道:“假的。小尼自幼在梅花庵长大,近来被安排在藏经楼做事,从没听说藏经楼有珍贵经书。庵中放出这般风声,不过是为了正大光明把小尼找回去杀人灭口。”
“你说杀人灭口,又是怎么回事?”顺天府尹隐隐觉得不妙。
吴王与梅花庵尼僧私通的事闹开后,沾上梅花庵就让人头疼。
静尘咬了咬唇,一字字道:“三年前,小尼被庵中师叔带去药园,本以为是侍弄草药,没想到是以小尼为药——”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阵阵议论。
以人为药——是理解的那个意思吗?莫非听错了?
“这是何意?”顺天府尹追问。
话已开了头,后面就说得更顺畅了。
静尘按着手腕上冯橙送的沉香佛珠,字字清晰:“每隔十日,慈宁师叔就会来药园给我割肉放血,这般日子小尼整整过了三年,直到不久前终于能离开药园……”
早安,檢察官嬌妻
无数惊呼掩盖了静尘后面的话。
抱着听八卦心思挤进来的百姓一脸震惊,委实不敢相信耳朵听到的。
高坐堂上的顺天府尹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可他同样被静尘所言震惊,一时没反应过来不妙在何处。
“肃静!”
堂中安静下来后,静尘继续说着:“那日小尼离开药园,迎面看到慈宁师叔带着静纯师妹走来就明白了,这个噩梦并没结束,只不过是由静纯师妹接替小尼来做,而再过三年一定还有新的师妹受害。小尼被安置在藏经楼做事,整日不得安宁,生出了告发梅花庵罪行的念头。庵主察觉后来到藏经楼,警告不成,突然用麻绳勒住了小尼脖子……”
抽气声此起彼伏,议论震天。
两名尼僧听傻了眼。
“静尘师妹,你是在说梦话吗?”年轻尼僧觉得荒谬极了。
静尘突然掀开衣袖,高举胳膊。
十六岁的小尼,袒露出来的手臂瘦弱白皙,累累伤痕格外触目惊心。
静尘盯着年轻尼僧问:“静善师姐,你觉得这些伤痕是我自己弄的吗?”
年轻尼僧死死盯着那些交错疤痕,所有愤怒质问一下子堵在了喉咙里。
她突然觉得从小生活的梅花庵变得陌生,仿佛与她认知中的家隔了一层纱。
年轻尼僧无措看向年长尼僧。
网游之无上霸主 妖邪有泪
年长尼僧并没镇定到哪里去,口中连连念着佛号。
顺天府尹一拍惊堂木,压住那些吵嚷:“你说庵中尼僧给你割肉放血,她们为何这么做?”
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旁听百姓议论起来:“就是啊,怎么会给大活人割肉放血呢,难道庵中住着喝人血的妖怪?”
静尘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着:“小尼只知道是为了做一种药。”
她顿了一下,微微抬头对上顺天府尹的眼,缓缓道:“一种能令人青春常驻的药。”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
顺天府尹眼皮猛跳,脑壳生疼,终于知道不妙在何处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