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每逢中元,必有细雨蒙蒙。
一场神朝大祭过后,天降甘露,似乎也在冲刷这天地间的悲哀。
张奎负手立于中极殿观台前,望着山下城市,砖墙灰瓦连绵,亭台楼阁林立,朦朦西语中隐有一道道灵气升腾。
神朝于大乱中建立,汇聚神州集体之力,短短时间已显繁荣,市井之间常有欢声笑语传来。
如此胜景,本应欢喜,张奎心中却有一丝隐忧。
青铜古镜中,传来声音提到了“仙朝”,似乎是从遥远星空传来。
仙朝,什么仙朝?
上古大战中就已经出现,与无极仙朝为敌,难不成还有另外的仙朝?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无极仙朝力量来自仙王洞天,以仙旗为延伸,统御星域。
科技之神话 轮回幻灭
星空邪神力量来自窃取的法则,以祭坛为触手,祸乱宇宙。
这青铜古镜似乎是另一个体系,虽然还不清楚,但同样是以青铜镜入侵他界。
大道混乱,却也成了大争之世,眼前这一片繁华,未来会走向何方?
就在这时,中极殿门口星官忽然开口:“教主,祸洲使者到了。”
张奎转身沉声道:“请!”
很快,门口就出现了祸洲三人,看到空旷大殿,顿时眼神微凝,缓步走了进去。
轰隆隆!
大殿门缓缓关闭,看着面无表情的张奎,三人顿时头皮发麻。
听说这张教主杀心极重,难不成要对我等动手?
张奎看着三人,目光在青蛟书生身上停了一下,缓缓说道:“诸位莫要紧张,我知你们来意,神朝本有正式礼节,但我辈修士无需客套,关上门,有话直说。”
三人面面相觑,青蛟书生眼神微动,上前一步拱手道:“见过张教主,在下天工阁魁首吴星斗,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祸洲水天城城主金玉鳞,这位是古天城主姬万吾。”
原来这神秘组织叫天工阁…
张奎点头,伸手一挥,原本空旷的大殿内顿时出现桌椅软塌酒茶。
搬运之法…
三人眼神微凝,这般术法他们也会,一般是驱动鬼物施展,阴风阵阵,但张奎用来却无比写意,察觉不到灵气波动,显然比他们高明的多。
三人坐下后,张奎随意问道:“祸洲上古时期应该叫南洲吧,如今什么情况,诸位道友可否为我解惑?”
身穿金袍的中年男子金城主,本体是个金鲤成妖,见张奎并无杀心,也放下戒备笑道:“张教主有所不知,这位天工阁魁首吴先生学究天人,且天工阁分支遍及天元星,如今的情况他最了解。”
“金城主过奖了…”
青蛟眼神淡然,微微拱手道:“既然张教主询问,在下不敢隐瞒。”
“想必教主也知,自从上古大战后,无极仙朝陨落,仙路中断,天元星一片混沌,各州残余生灵于废墟中崛起。”
“原先的南洲,山川地域撕裂,渐渐形成十个类似东洲禁地的势力,被称为通天十城。”
“原先的北洲,如今被称为蛮洲,上古大战后冰雪覆盖,环境险恶,但也有古老种族聚集部落,驾驭荒兽,实力雄厚,却不怎么喜欢外人。”
“又有大洋海族占据深海,不同于教主麾下近海海族,他们更为霸道,以龙族为信仰,盘踞大洋,阻断航道。”
“至于西洲…”
青蛟深深吸了口气,“他们原本是古族分支,建立了庞大的幽朝,说起来比东洲人族崛起更早,但已经沦为星神爪牙,血祭祸乱天元星。”
“海族虽然霸道,但阻断大洋航道的同时,也阻挡了幽朝脚步,双方在阳世与阴间血战了数千年,若不是他们,天元星恐怕早已…”
“不过如今,大洋海族也越发感到吃力,于是派出使者,联络了祸洲与蛮洲,开放航道,共抗幽朝,若是他们知道东洲开元神朝崛起,恐怕也会派遣使者前来。”
“原来如此…”
张奎微微点头,情况与他所知大致相似,大洋海族既然开放航道,估计各洲交往日后会越加频繁。
不过,从言语来看,这青蛟只将自己说成个情报头子,恐怕对祸洲也隐瞒了不少。
想到这儿,张奎看了看三人,眼皮微抬,“你们曾派遣暗子潜入神州,是要图谋星舟炼制之术,这次来也是如此吧。”
“张教主恕罪。”
金鲤金城主面色尴尬,“通天十城只是松散联盟,一些人不知教主神威…”
“废话少说。”
张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要星舟可以,你们拿什么来换?”
“什么?”
三人一愣,满眼不可思议,本以为会很困难,想出了各种手段,却不想张奎答应的这么干脆。
青蛟猛然站了起来,“只要张教主提出条件,什么都可以商量。”
张奎当然不介意泄露,星舟核心需要他两仪真火驱动,挥手间便可掌控,不过还是冷笑道:“说的好听,我欲彻底扫荡阴间,祸洲可否愿意出兵?”
三人顿时面面相觑,大殿内一时陷入沉默。
青蛟叹了口气,“张教主,不瞒你说,祸洲十城彼此并不融洽,阴间怪异黑潮凶险,各自维持阴间通道安稳已是艰难,没有教主的雄心和手腕。”
“能够组成联盟,彼此互不攻伐,皆因一个共同心愿,踏入月宫仙门,还望教主海涵。”
说着,他眼中闪过一道幽光,“教主所炼制星舟,神朝大祭时我们已经见过,怕是飞不出天元星吧,我等手中正好有星舟图纸,不知可否交换?”
“嗯…”
这下轮到了张奎惊讶,不过随之就是怀疑,“你们既有图纸,找我干什么。”
“星舟核心!”
青蛟一声长叹,“天元星没有核心神材,而且需仙人出手炼制,教主能够重现核心,当真令我等佩服。”
“佩服倒不必。”
张奎忽然笑了,“不过星舟核心需要我亲自出手,炼制之法是神朝机密,不会外传,你们若想要,除去那图纸,还要用此物来换。”
说着,摊开手掌,三人一看,只见一枚古怪晶石临空悬浮,不断向外散发着古怪领域。
金城主眉头紧皱,“此物…似乎在哪儿见过?”
青蛟则面色一变,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洞天神晶!”
一旁的古族老者姬万吾眼神微凝,“吴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万魔山曾发现不少此物,全被你收走了吧?”
金城主淡淡一笑,“哦…怪不得如此眼熟,原来叫洞天神晶啊。”
两人言语中已经有些不满,如果不是张奎,他们还不知道此物珍贵。
亏得他们当时自以为收获满满,却没想到最重要的,却被青蛟吴先生一个不拉全部拿走。
张奎看得有趣,也不言语,淡淡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眼见三人眼神,青蛟犹豫一下,叹了口气,“洞天神晶,仙王开辟洞天后产物,我本想用此物查找无极仙庭陷落之迷,但却一无所得,没想到张教主需要此物,那么在下也就不再私藏。”
学 霸 的 黑 科技 系统
“吴先生大度。”
金城主和古族老者齐齐拱手,“通天十城愿意弥补先生损失。”
青蛟微微点头,没有说话,显然心情不太好。
张奎看得有趣,这些人虽因利益走到一起,但表面和谐,实则勾心斗角。
即便答应与自己一起扫荡阴间,怕是也会敷衍了事。
重生日本做监督 祈求者哀鸣
不过他们竟有星舟图纸,记得青蛟曾说祸洲几年前已有一艘星舟前往月宫,估计是当时做的备份。
谈好条件后,大殿内气氛顿时变得和谐,青蛟也不遮掩,手中忽然出现一片黑晶,“张教主,星舟图纸就在其中,若是教主能复原,我立刻将手中洞天神晶送来。”
张奎接过黑晶板,这东西他也有,从云梦水府获得过,神识一扫后,顿时眉头微皱。
“这图纸…有问题!”
晶石片中,却是是星舟图纸,与他在东海水府下方挖掘所得一模一样,但内部虽画了各式阵法,却有许多地方残缺不全。
青蛟微微摇头,“张教主高见,祸洲也有一处古战场遗迹,叫做万魔山,我联络通天十城攻破后,发现此处竟有一古秘境,留下了完好星舟,但有些地方玄妙,不敢拆解破坏,所以记录不详。”
“四年前星舟载着数百位修士飞离,本想去了月宫再回来接人,没想到却一去不返,所以图纸也留下了破绽。”
“一去不返?”
张奎看了看几人,“大道混乱,看来月宫怕是也不安稳,你们还要去?”
青蛟眼神非常坚定,“还望教主尽心。”
“好说。”
张奎点头,“我参详一段时间,若能够复原星舟,立刻通知你们。”
“多谢张教主。”
三人顿时一脸喜色。
……
又待了两日后,祸洲使团与神朝签订互不侵犯、设立使馆等协议后,当即告辞离开。
张奎并没有送行。
说实话,这些人一心想要去月宫,一副急迫逃难的样子,甚至根本没想要带多少人,怕是已经知道些什么,根本不会成为真正盟友。
当然,他也单独将青蛟约出,直接点明了对方身份。
青蛟无奈下也透漏了一些事,比如天元星早已被星空邪神盯上,回天乏力,所以他们才要逃亡。
至于星空邪神具体来历,还有轮回的事,对方则一无所知。
张奎回想起轮回中的阴影、飞入月宫失踪的星舟、以及那青铜古镜中的“仙朝”,不禁仰头看着满天星空。
“逃,又能逃到哪里?”
那副图纸虽说有缺憾,但也大致有了眉目,和他布置神州大阵一个思路,只不过是模仿地气与星光相冲,变成一个小型洞天。
可惜,凭他两仪真火目前微小的本源力量,怕是无法做到。
路难行,真是前有狼,后有虎,生死利刃悬于心头,唯有成仙,方能杀出一条血路。
只是,该怎么做到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