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ud9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太虛化龍篇 六月觀主-第八十三章 點化金龍讀書-link2

太虛化龍篇
小說推薦太虛化龍篇
天荒,洞玄仙庭湖。
中部阎尊水域,洞庭仙府侧殿之中。
“果然要栽……”
刘越轩隐隐察觉到外围阵法,隐有动荡,似乎由斗法引起的。
按道理说,作为纯血龙族,庄冥足够资格继承洞庭龙君之位,但现在发生了争斗,唯一的解释便是……辨别出了南域领主一脉的气息。
这洞庭龙君,当真对南域领主,恨之入骨?
他皱紧眉头,略有忧虑。
洞庭仙府有多么危险,他也并不清楚。
但洞庭龙君是大神通者之下,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而且大渊的妖神,将洞庭龙君的仙府作为考验,甚至有着借刀杀人的恶念……那么就是说,内中的考验,或许有可能灭掉大德龙君这样的强大存在?
但下一刻,内中的斗法动静,便归于平静。
“什么情况?”
刘越轩怔了下。
这么快便歇战了?
这具化身,好歹具有庄冥两三成功力,战力应凌驾于真仙之上,不过片刻之间,便被打灭了不成?
“庄冥在同等境界的战力,或许比我还高那么一线。”
“他这具化身,不至于会如此轻易被灭。”
“莫非他搞定了内中的考验?”
“这岂不是更加不可思议?”
他显得颇为惊讶,但隐隐更倾向于庄冥搞定了洞庭龙君的考验。
因为,这是世间唯一一个,压了他刘越轩一头的人物。
——
殿宇之中。
庄冥万丈龙身,迎战金龙。
但那金龙,强悍到了极点,威势无匹,竟然压制住了庄冥。
这金龙应该也是虚影幻真之术,所分化出来的化身。
但本体已灭,化身没有理由还能存留。
他暂时还不知这是用什么样的方式,留存下来的。
他甚至怀疑,洞庭龙君明知必死,将半数道行,灌注在这金龙身上。
也许这就是洞庭龙君的残念。
但这金龙没有任何灵动之感,像是一具尸首,更像是一具傀儡,严格按照洞庭龙君生前的指示,一心想要灭他。
“破!”
庄冥倏忽张口,一道光芒,吐了出去。
那金龙避过了光芒,朝着他纠缠过来。
但下一刻,那光芒落在上方的高位上。
那龙椅不断闪烁,光芒变幻。
而这金龙,也不断闪烁出光芒。
龙椅才是本体,金龙只是依附于龙椅之上。
但龙椅的材质,世所罕见,绝非俗物,就算庄冥本身至此,恐怕也难以损坏。
不能损坏龙椅,就无法战胜金龙。
这就是洞庭龙君留下来的考验。
庄冥心知如此,这一次口中吐出光芒,没有损坏龙椅,仅仅是在龙椅上面,挂了一件东西!
敕符!
敕符挂在了龙椅上!
这龙椅毕竟不是活物,龙椅上法力迸发,毁掉了敕符的同时,也如同炼化了敕符,当即便陷入了庄冥的陷阱当中。
——
“你……”
金龙倏忽张口,语气低沉,已经没有了先前那种死气沉沉的味道,隐隐有着一种生疏而错愕,更是迷茫的意味。
庄冥松了口气,万丈龙躯,盘踞下来,道:“此符聚敛洞玄仙庭湖东部水域的运势,无法伤你,也无法用以操纵你,只不过……众妖之势,如人心大势,万般复杂,可以将你这死物,点化为活物。”
传说中,大神通者,一念之间,教化万物。
草木通灵,水火孕神,哪怕顽石也能点头。
庄冥没有这样的大道造诣,但他取了巧,借助了洞玄仙庭湖的运势。
而这金龙,本来也是介于死物与活物之中,介于傀儡与尸首之间的存在。
所以他这般想法,才能够得以奏效。
“你点化了本座?”
金龙沉默片刻,方是出声道:“但本座依然不能违背洞庭龙君旨意,非嫡系龙族,妄图夺取洞庭龙君之位,皆应诛灭!”
它眼眸中瞬间露出杀机来!
洞庭龙君之言,近乎于大道之声,如同世间的规则。
这金龙哪怕必死,都不会违逆洞庭龙君的旨意。
它依然要灭庄冥!
只是先前没有思绪!
如今有了思绪。
于是多了杀机!
——
侧殿之中。
“怎么又打起来了?”
刘越轩颇为错愕,先前平静下来的殿宇,再度陷入了动荡之中。
阵法隐隐有些变动,就像是湖面上泛起了涟漪。
安静了片刻,却又动荡了起来。
这其中出现了什么变故?
——
殿宇之中。
恶斗再起。
但庄冥不再反击,以闪避为主。
而在腾挪闪避之余,他不再沉默。
只听庄冥微微张口,龙口之中,道出言语。
“本座乃是纯正龙族,嫡系血脉,如何被你列入旁支分流?”
“南域领主,乃是孽龙,你是孽龙血面,而非正统龙族。”金龙出声道:“孽龙谋位,比旁支分流的蛟龙之数,更为可恶!”
“也就是说,只有洞庭龙君一脉,才算正统龙族?”庄冥冷笑着回应。
“天地之间,自然只有洞庭龙君一脉,才是嫡系龙族!”金龙昂然长吟,吐出烈火。
“可是洞庭龙君一脉,已经灭绝了!”
庄冥倏忽张口,吐出雷霆。
雷霆弥漫八方,抵挡火焰。
但金龙吐出火焰之后,瞬间停滞。
“你说什么?”
“洞庭龙君一脉的真龙,已经死绝了。”庄冥出声说道:“就连蛟龙之流,旁支分流,都不存在了!”
“不可能!”金龙厉声喝道:“你敢欺骗本座?你以为这就能够让本座放过你一命?”
“你也继承了洞庭龙君的法力,更依附于洞庭龙君之位。”庄冥喝道:“你难道不会查探这洞玄仙庭湖之中,是否有龙族的存在?”
“……”
金龙的攻势,为之沉寂。
庄冥也没有趁势追击。
金龙沉寂半晌。
它察知洞玄仙庭湖,未有寻到洞庭龙君血脉。
“洞庭龙君一脉,搬迁出了洞玄仙庭湖?”
它这般念着,语气恍惚,在庄冥眼中,显得颇有几分自欺欺人之意。
庄冥淡淡说道:“你也具有洞庭龙君留下的法力,当可在冥冥之中,探寻它的血脉后裔,何必欺骗自身?”
金龙顿时不言,眼神恍惚,略显迷茫,许久之后,又道:“是南域领主,屠尽了洞庭龙君的血脉?”
庄冥微微摇头,说道:“上古大劫之初,洞庭龙君受到重创,终至陨落……而那时候,只是大劫之初,在大劫之末,诸天神兽,皆受屠戮,不单是洞庭龙君一脉,便连南域领主一脉,也只剩下本座而已。”
金龙默然半晌,似在思考其中真假。
“你如何还能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