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224精华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永恆的盡頭閲讀-4harw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老迈且全身进行了高度机械化改造的黑色巨龙,身上带有诸多魔法符文的黄金巨龙,在这场末日血战最为激烈的时刻,突然一前一后地冲出了这片战场,向着塔尔隆德大陆的南部海岸冲去,而他们的突然行动在第一时间便引起了那遮天蔽日的“错乱之龙”的反应。
天空中,浓重混沌的阴云骤然间剧烈翻滚,仿佛沸腾的热汤般开始涌动,一道又一道闪电在云层深处酝酿成型;云层下,足以覆盖一整座城市的、由无数混乱肢体和不定形物质凝聚而成的神明聚合体发出了雷鸣般的咆哮,在那庞大的躯体周围,就连光线都出现了明显的扭曲——这塔尔隆德百万年来的至高主宰,龙族自己创造出的“众神”似乎意识到了那两头突然脱离战场的巨龙想要进行怎样的离经叛道之举,纵使已经毫无理智可言,祂也表现出了令天地变色的愤怒。
天空裂开了,塔尔隆德大陆的上空张开了一道贯穿天际的裂谷,裂谷中,无数双眼睛用冰冷的视线俯瞰着已经熊熊燃烧的巨龙国度,同时又有千百条舌头、千百个喉咙在那道裂谷中嘶吼,错乱之龙如倒悬般攀在那道裂谷边缘,向着赫拉戈尔和安达尔的方向投去疯狂的目光——在这“众神”的注视下,大陆边缘开始寸寸崩裂,钢铁被消融,护盾凭空消失,威力巨大的导弹在触及神明之前便被暗影吞噬,这是一道毁灭性的视线,甚至已经超出了凡人理智可以理解的范畴。
然而欧米伽的反抗转瞬即至:一个又一个巨龙军团从远方冲来,瞬间填补了被众神注视而消融出的缺口,数量更加庞大的武器阵列在远方的群山之间激活,将残存的弹药尽数倾泻到错乱之龙身后的裂谷中,原本用于维持生态平衡的天气控制器也被再次启动了,风暴、雷霆、雨雪的力量都被调动起来,对抗着那正在逐渐开裂的天空……
赫拉戈尔与安达尔冲向大海,毁灭的目光在他们身后步步紧逼,纵使有着成千上万的同胞以及数量庞大的自律兵器在拼死拦截,他们仍然感到死亡的阴影一刻都没有离开自己——在他们身后,大陆正在燃烧,海水正在沸腾,乌云中电闪雷鸣,有好几次,赫拉戈尔都感觉自己尾部的鳞片传来灼烧般的剧痛,然而他却一次都没有回头。
龙族等了一百八十七万年才等来这一次机会,现在回头就全完了。
这可怕的飞行不知持续了多久,赫拉戈尔和安达尔冲出了塔尔隆德的边境,冲出了巨龙国度的近海海域,冲出了冰封的北极大洋,无数冰川在他们身后碎裂,无数零散岛屿在他们身后崩塌,神明的愤怒毫无衰减地越过了如此遥远的距离,终于,他们眼前出现了一道宏伟的“巨幕”。
高耸入云的云墙在海面上空缓缓旋转着,看似缓慢,却每分每秒都有致命的气旋和狂风暴雨在云墙周围酝酿形成,飓风卷起了数万吨的海水,扑面而来的风暴让传奇强者都退避三舍——他们抵达了永恒风暴的边缘,抵达了这巨龙国度和人类世界的最后一道边境。
没有丝毫犹豫,赫拉戈尔和安达尔直接冲入了那狂暴的风暴中,来自塔尔隆德的“众神之怒”也紧随着他们撞击在那通天彻地的云墙上,然而这一次,仿佛能摧毁一切的众神之怒第一次没有轻易劈开眼前的阻碍——不断旋转的厚重云墙中仿佛蕴藏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这股力量开始与众神之怒对抗,二者竟一时间陷入了僵持中。
永恒风暴内部,电闪雷鸣不断,暴雨倾盆而下,狂猛的气流中裹挟着可以让强壮的魔兽瞬间丧命的寒风与冰晶,然而对安达尔和赫拉戈尔而言,这一切宛若春风。
和外面那道来自众神的愤怒“目光”比起来,永恒风暴里的环境简直可以用温柔来形容。
黄金巨龙和黑色巨龙在暴风雨中盘旋了两圈,他们在空中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没有犹豫地压下高度,向着风暴最深处的“基底”位置俯冲而下。
穿过飓风,穿过暴雨,穿过这亘古不休的旋涡,这一刻,赫拉戈尔竟产生了些许幻觉——他仿佛回到了一百八十七万年前,回到了自己第一次奔赴这片战场的征途,他抬起眼睛,仿佛看到一群又一群的龙从云层中飞来,金色的霞光洒在他们修长强壮的躯体上,海面一望无际,斗志昂扬的族人们在钢铁打造的巨舰和漂浮要塞上准备着战斗……
然而一道闪电在近距离炸裂,将所有记忆中的景象撕得粉碎,赫拉戈尔睁开眼睛,只看到混沌冰冷的暴风雨在自己身边肆虐,而陪伴在自己身旁的,唯有衰老到鳞片都已经苍白的、全身都被机械改造扭曲的不成样子的昔日好友。
赫拉戈尔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下一秒,他便感觉自己穿透了一层不可见的“帷幕”——略微冰凉的触感之后,他身边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他进入了永恒风暴的基底,进入了这个被封锁了一百八十七万年的秘境的最深处。
暗蓝色的空间内,万事万物都静滞在久远的过往时空中,黑沉沉的海水如冰封般凝固着,无数扭曲怪异的“神明影像”在空间边缘维持着进攻时的姿态,龙群的身姿也被冻结了下来,成为这静滞时空中的一部分幻影,而在这一切的最中央,整个静滞时空的最深处,那座由金属打造的、优雅洁白的“高塔”仍然静静地耸立在海面上。
那直指苍穹的姿态时至今日依旧深深地烙印在赫拉戈尔和安达尔的脑海中。
安达尔和赫拉戈尔在海面上滑翔着,向着高塔所在的方向飞去,这片空间是如此安静,以至于双翼划过空气的声音成为了这里唯一的声响,但很快,又有别的声音传入了两位巨龙耳中——那是仿佛晶体渐渐开裂的脆响,轻细地传来,却在这个安静的空间中显得格外引人注意。
赫拉戈尔下意识地抬头,他看到静滞时空上方的那层半透明“球壳”上正渐渐蔓延开细小的裂缝,球壳外面有混沌的阴影正在缓缓旋转,厚重的海洋水体中出现了不可名状的光流。
安达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祂正在进攻这处空间……我原以为这里能抵挡更长时间。”
赫拉戈尔的声音十分低沉:“一百八十七万年前,这里便没有成功挡下祂,一百八十七万年后的今天照样不可能——不过没关系,一切已经改变了,历史不会在这里重复。”
说话间,他们已经越过了“高塔”周围最后一圈金属圆环,靠近了高塔上半部分的某处平台,他们向着那里降下高度,巨龙的身影在半空便开始变化,几乎眨眼间,庞大的龙躯便化为了人形。
赫拉戈尔稳稳地站在了一处半月形平台的边缘,在他身旁,安达尔的身影也跟着降落下来——然而老迈的议长脚下一个踉跄,在降落的最后一步险些跌倒。
赫拉戈尔赶忙伸手扶住对方,后者站稳之后笑着摇了摇头:“我太多年没有飞行了……之前被欧米伽控制着还好,现在却几乎没办法平稳降落。”
赫拉戈尔只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后他抬起头,看向平台的尽头。
一个身披淡金色长袍的身影站在那里,随着赫拉戈尔的目光望去,那个身影似乎朝这边回了一下头——但这仅仅是个幻觉,在下一秒,那个身影便无声无息地消散在空气中了。
那是一百八十七万年前的他——只在这里留下了一个幻影。
安达尔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他似乎想开口,但最后所有的话都化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他摇摇头,迈步向前走去,赫拉戈尔则紧随其后——他们越过平台前端,越过了那个已经消散的身影曾经站过的地方。
几分钟后,他们已经走过了平台另一端的弧形通道,依循着记忆中的路线,他们最终来到了“高塔”临近最高处的一道阶梯尽头。
一道巨大的闸门静静地立在他们面前,闸门旁边,站着一个有着灰色短发、鼻梁高挺、面庞坚毅的中年人——那赫然是圣龙公国的统治者,巴洛格尔·克纳尔大公。
“没想到你已经到了,”赫拉戈尔看到对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巴洛格尔的目光在赫拉戈尔和安达尔之间移动,总是过于严肃的面孔上竟也露出一丝罕见的笑容,“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找不到这个位置了——在看到你们飞来的时候,我还想过要不要在这里亮起灯光为你们引路。”
“事实上我也认为自己找不到这里了……”赫拉戈尔轻轻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但闭上眼睛的时候,这里的一切还是那么清楚。”
“感慨的时间就到此为止吧,我们还要完成最后一步,”安达尔苍老低沉的嗓音从旁边传来,打断了赫拉戈尔和巴洛格尔的“叙旧”,“巴洛格尔,检查过了么?”
“在等你们的时候,我大致检查了一下里面的情况:永恒风暴的力量和众神的力量共同静滞了这里的一切,岁月没有摧毁我们的心血——它仍然和当年一样状态良好,甚至连一丝老化都没有。我刚才成功启动了通往深层的升降机,并激活了深层的能源组,这稍微松动了当前这个时空,我想这样就算为出发做好准备了。”
赫拉戈尔注视着巴洛格尔的眼睛,忍不住说道:“这么多年了,你仍然是最优秀的机械师……”
“承蒙您的夸奖,首领。”巴洛格尔说道,同时向旁边让开半步,做出邀请的姿态,“来吧——我们三个离开岗位太久了。”
古老沉重的闸门悄无声息地打开,在这静滞的时空中,一百八十七万年的岁月丝毫没有腐蚀掉巨龙们曾经举全族之力创造出的奇迹——安达尔和赫拉戈尔迈步走入大门,而灯光则随着他们的进入逐一亮起。
巴洛格尔紧随其后。
他们穿过一条很短的走廊,穿过了以人类之躯而言过于庞大的连接口,他们抵达了一处环形平台,圆柱形的升降机已经在此等候。
升降机表面有灯光闪烁,光洁的合金外壳上用简洁明了的符号标注着有用的信息——那是和一百八十七万年后奢靡腐朽的塔尔隆德截然不同的风格,赫拉戈尔已经很多年不曾看过了。
升降机无声向下,将三名化为人形的龙族送往这座“高塔”的深处——他们在电梯井内穿过了一道道隔离护壁和厚重的闸门,整个下降过程持续了整整半分钟,升降机才在一处宽广的、仿佛操控室一般的地方停下。
走出升降机之后,赫拉戈尔眼前的灯光同步明亮起来,他看到了宽阔的大厅,大厅以古老的龙族风格立着一根根支柱,支柱间又有许多座椅,一切都如他记忆深处的模样。
他们很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坐席——三张坐席是如此明显,它们就位于大厅的前端尽头,时隔漫长时光仍然崭新如初。
一阵微微的震动从外面传来,空气仿佛传来了令人胆寒的恶意和疯狂气息,强大的超乎凡人想象。
然而和过去一百多万年里比起来,这股气息已经削弱了无数倍,甚至到了赫拉戈尔可以凭借意志力与之抵抗的程度。
他知道,这种“削弱”是付出巨大代价才换来的。
三人没有交流,只是默默地向前走去,默默地坐在椅子上,巴洛格尔开始操作他面前的许多按钮,安达尔启动了自己负责的系统,赫拉戈尔将手放在坐席前的一处水晶凸起上,精细地操控着水晶中的许多魔力支路——于是,一个古老的造物渐渐从尘封中苏醒。
在他们面前,巨大的弧形窗口明亮起来,变成了显示出外部景象的投影帷幕,在清晰的影像中,可以看到“高塔”附近的天空,看到那些正不断渗透进来的光芒,以及在天空中静止着的龙群幻影。
安达尔的目光忍不住落在那些龙群幻影上,他的手放在坐席右侧的某个面板旁,但在执行操作之前,他还是不禁轻声说道:“要再看两眼么?启动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赫拉戈尔的目光也落在那些昔日的幻象上,他在那些影像中找到了自己曾经熟悉的许多身影,曾经的朋友,曾经的爱人,曾经的子女……那些在一百八十七万年前的忤逆之战中逝去的名字在他心底缓缓流淌出来,然而他却闭上了眼睛。
“导航员安达尔,我授权你激活引擎——让这些幻影解脱吧,他们已经长驻在我们心中了。”
“是,舰长。”
安达尔深吸口气,激活了系统的最后一个流程。
在外部,静滞了一百八十七万年的时空终于开始崩解,海面开始涌动,古老的幻影逐一消散,位于漩涡中心的金属“高塔”也开始一点点上升——它那隐藏在深海中的完整身躯渐渐浮出了水面,先是利剑般指向天空的舰首,接着是巨塔般的舰身,随后是排列在舰身中段的辅助引擎组,隆起的反应堆阵列,天线与雷达系统,以及规模巨大的主引擎喷口……
这不是塔。
这是一艘飞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