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6nz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奧術起源 愛下-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庫克荒原分享-mrh40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不用问也知道,他们上次动用诛神术,让他们付出了沉重代价,至于他们究竟用诛神术诛杀了谁,圣乔治教皇也无从推测。
但是从这个法术的名字,以及天使虚影们的顾虑来看,那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存在,甚至有可能是一名真神。
难道是他。
一个名字在圣乔治教皇脑海浮现,下一瞬间,就被他强行压制下去,不敢继续深想,因为产生这种想法,就是一种亵渎。
只是他现在早已经与自己身后的天使虚影融为一体,不分彼此,包括一个念头,都瞒不过他。
那名天使虚影向圣乔治教皇投来了意味深长的一睹,然后开口道:“这两件事情,不能混为一谈,永夜军领的那位领主,虽然误打误撞的触摸到了通往神灵的大门,但是他未来需要走的路还很长,现在充其量就是一个半神,诛杀一个半神,是不会产生那么强烈反噬的。
我们在恢复的同时,这个领主也一直在成长,速度甚至还在我们之上,等到我们力量恢复到巅峰的时候,对方说不定已经成长到我们仰望的程度,到时候承担的风险将会更大,更何况,这个世上,哪里有不需要担风险的事情?
只要我们准备的足够充足,便能够将风险见到最小,你们若是实在不放心,那就多找几个替罪羊,转嫁诛神术的风险,哪怕失败了,顶多就是损耗神魂多点,不会伤及根本。”
“我看这个方法可行,就这么做了,信徒死了,我们还可以再发展,我们的神魂若是再受重创,想恢复就难了。”
“我也赞同这种方法。”
“珈百璃,你若是早点提出这种方法,我们就不用浪费这么多口舌,争论这么久了。”
“信徒是我们立足这个世界的根本,若是可能的话,尽量还是不要打他们的主意,若不是为了换取未来更好的发展信徒,我是不会轻易同意使用这一招的。”圣乔治教皇身后的天使虚影珈百璃郑重其事的道。
“明白,我想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反对了,那就让我们开始着手准备吧,毕竟每人提前准备十万灵魂,不是一个小数目,若不是教皇阁下颁布的那个东征令,我们想在短时间内,集齐这么多灵魂都有难度,只是永夜军领的灵魂战旗、灵魂球实在太讨厌了,截取了很多原本属于我们的灵魂。”
“所以,我们才要尽快的,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件事情,只要他们的领主一死,很多事情,就会迎刃而解,单凭苏菲丽雅是没有办法挡住我们重生的天使大军。”
“哈哈……你竟然还在担心苏菲丽雅那个女人?你以为我们的诛神术到时候只瞄准永夜军领领主一人?苏菲丽雅不来也就罢了,若是她一起参加会盟的话,将她也一起诛杀。”
“是我目光太短浅了,刚刚从永寂中苏醒,脑子还有点不好使,既然已经准备付出大代价使用诸神术了,又怎么可能仅仅是锁定一个人?不仅是永夜军领的领主,苏内拉沃那个婊子同样也不能放过,这同样也是诛杀她的绝佳机会。”
“泽贝尔,你就不能将自己与你的小女友,那点陈年烂谷子的旧事放一放?专注到眼前的事情?平时也就罢了,若是动手的时候,因为你的私心耽误了大事,别怪我们不客气,苏内拉沃充其量就是我们的第二第三目标,第一目标是永夜军领领主,只要将他干掉了,就算是那只小蝙蝠侥幸逃脱了,我们也有的是时间追捕她。”
“不用你提醒我,我知道事情的轻重,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去准备了,我苏醒的最晚,神魂最弱小,需要补充的灵魂数量最多。”
这名名为泽贝尔的天使虚影,身影逐渐的虚淡,然后化为了一股烟雾没入了身下的红衣主教的身体中。
神情原本死板僵直的红衣主教,立刻恢复了常人灵动,甩手转身离开了这座气势恢宏的教堂,头也不回的破空而去。
他们刚刚所在的教堂,正是圣以太教廷的核心腹地——圣山的峰顶。
现在的圣山,与五年前的圣山又有些不一样。
此时此刻,这里不仅每一座教堂上都散发着圣洁的光芒,每一块砖石,每一棵草木,都散发着圣洁光芒。
远远看去,整座圣山都好似笼罩在神圣的光芒中,根本看不到具体事物。
如歌如颂的圣音,在每一座教堂,在每一寸土地上回响。
圣山之名,已经名副其实。
哪怕是大灾之年,崎岖难行的山道上,依旧挤满了神情虔诚的朝圣者。
更准确说,正是因为灾难横行,让人感觉到自己力量的弱小,死亡的逼近,让很多人的信仰更虔诚,不辞千里的前来朝圣,将一切的希望寄托在真神,寄托在来世。
很多瘦骨嶙峋的朝圣者,艰难的沿着绵延无尽头的台阶,一台阶一叩首的参拜着。
有的人,拜着拜着,就跪在台阶上,再也没有了气息,但是神情之间,依旧保持着圣洁肃穆。
很多从他们身边路过的朝圣者,神情中不仅没有丝毫的悲哀,反而流露出了丝丝缕缕的羡慕,情不自禁的低念道:“原真神引导你脱离地狱,前往永生之国,再也不受饥饿、病痛折磨。”
连年的灾难,已经让很多人,将活着视为人间地狱,但是圣以太教廷是不允许自杀行为。
若是自杀,灵魂不仅得不到解脱,进入神国,相反会永坠地狱。
像眼前这种,能够死在朝圣路上,无疑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这些朝圣者尸体,不仅没有散发出任何的怨怼气息,相反从里到外,都流露着一股圣洁,好似与整个圣山融为了一体。
这种独特的现象,更坚定了周围的朝圣者的信念,更坚信对方的灵魂的到了救赎和解脱。
那些朝圣者死亡后,肉眼可不到的灵魂意识确实从身体中被抽离了出来,没入了他们身下的圣山中,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中——灵魂世界。
名字虽然不一样,性质相差无几。
圣山便是教廷的第二世界。
就像这些天使虚影们一样,一直存在,只是受限于大环境,不得不陷入了沉睡中。
随着天使们陆陆续续的苏醒,找回自己的神魂和记忆,圣山原本的功能也在恢复。
某种意义上,教廷向教徒们承诺的也并非全是谎言,在这里,没有饥饿,没有病痛,只要这里能维持下去,他们就能永远的存在下去,也算得上是永生。
将这里称之为信徒们梦寐以求的神国,也不为过。
只是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尘不染的圣地。
即便是教廷的神国也是如此。
就在几分钟前,教廷的实际控制者天使议会,就决定了数十万信徒灵魂的生死。
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的将这些信徒灵魂,当成自己的同类。
不过是另类的财物货币,我们可以轻描淡写的支配他们,而不用考虑他们的意愿,更不用考虑他们是否代表着一个个活生生的意志。
很多时候,他们为这些领民信徒考虑,并不是出于愧疚。
牧人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没有照顾好的羊群产生愧疚,充其量是心疼,心疼自己货物的损失。
大灾五年,对于教廷的普通信徒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对于天使议会来说,却是一次饕餮盛宴。
灾难帮助他们收割的大量信徒灵魂,是让他们的神魂快速恢复的根本。
教廷过去五年的治灾不力,究竟与这个原因有没有这直接关系,只怕是天使议会也说不清楚。
他们虽然没有直接下过这方面的命令,但是有时候默许,就是一把最锋利的剑。
永夜军领在天使议会眼中,最过分的举措,
一是,那种秘密的灵魂争夺战,试图用灵魂球,大量的从教廷帝国窃取,他们信徒的灵魂,对于天使议会来说,二百万的灵魂,是一个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
二是,永夜军领对教廷帝国开放边境,用物质诱惑他们的信徒,背弃信仰加入永夜军领。
归根结底,依旧是信仰信徒之争。
若是连领民都没有了,何来信徒?
当然了,这些天使们不擅长治理人间国度,同样也是不争的事实。
毕竟他们是高高在上的能量生物,不食人间烟火,又怎么能够了解人类为了生存,所需要的基础物质,并且为他们创造更有利的生存条件呢?
泽贝尔离开圣山后,直奔的方向不是别的,正是与永夜军领的边境线,永夜军领不收降俘的区域。在那里,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冷眼旁观,就能坐收大量的信徒灵魂。
他同样也没有对这些教廷灾民施以援手的意思。
因为一旦给永夜军领,造成大量的杀伤,就跟捅了马蜂窝差不多。
永夜军领必然不惜余力的追查这件事情。
他们将会以前暴露在永夜军领的视线中,就达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天使议会暂时选择了隐忍。
只要将永夜军领领主铲除掉,很多问题将会迎刃而解。
……
库克荒原。
这个即便是在奥丁兽人中都不怎么出名的小荒原,一时间,成为了阿沙恩大陆最瞩目的存在,无数明中暗中的眼睛都盯着这里。
尤其是随着西奥丁帝国与永夜军领约定的会盟时间临近,每时每刻,似乎都有强大的意识,从这里扫过。
这片荒原以前的荒芜,并不是由气候造成的,而是由地质造成的。
这里的土地偏向盐碱地,最中心还有一片不小的盐湖。
只可惜,这是一片毒盐湖,里面掺杂的有毒物质和重金属太多,又苦又涩不说,人畜吃多了,很容易送命。
不是不能提炼,只是对于奥丁兽人来说,提炼过程过于麻烦,手段过于繁琐,远远超出了大部分部落的能力。
这让它最后一点价值都不复存在,除了偶尔缺盐缺急了眼的奥丁兽人会来外,平日里鲜少看到生物的影子。
正常年景,这里都荒芜的厉害,更别说是自然灾害连连,这里更是寸草不生,人畜绝迹。
而斯坎巴日将会盟地点选在这里,看中的也是这一点。
只有这样,才能够最大程度的,限制能够操控自然力量的肖恩。
任何事情都具有双面性。
库克荒原对肖恩的能力,有没有克制暂时不知道,但是对于西奥丁帝国的影响倒是不小。
至少他们没有办法,直接将自己数十万大军开过来。
他们随军携带的牛羊,每天需要消耗的水草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是没有办法完全靠运输的,只能就近驻扎在库克荒原的周边。
乌兰巴日只能率领一支不足万数的精锐,单独赴会。
乌兰巴日带的人虽然不多,但是谱确实不小,尤其是他那巨大的黄金王帐,不仅没有因为灾年而变的破败,相反比以前更巨大、更豪华,绫罗绸缎,一样不缺,要多华贵就有多华贵。
立在光秃秃的库克荒原上,要多耀眼就有多耀眼,欢歌艳舞,日夜不休。
“请你们通传一声,就说斯坎巴日求见,明日就是与永夜军领会盟之期,有一些事情,我必须与陛下亲自商谈敲定。”斯坎巴日面无表情的对挡在王帐外的那几名妖艳侍卫道。
没错。
现在拱卫着虎族王庭黄金王帐的,不再是俄日勒和克统帅的黄金虎卫,而是一群精挑细选出来的女奥丁兽人。
对于这些女侍女卫,乌兰巴日倒是没有太强的占有欲,就跟随时可以更换的衣服一样,随用随扔,很多时候,不用那些酋长开口,他便会将其中的大部分赏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