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yy1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的1982 起點-第兩千兩百五十二章違心展示-22l51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昨日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虽然李忠信并没有这样的一种想法和思维,但是,他却真的不想和丰田汽车这样傲慢的汽车公司所合作。
忠信汽车公司今后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情况,李忠信现在还看不清楚,毕竟这个时候忠信公司这边,连属于自己的发动机以及一些汽车零部件都没有生产出来。
能够生产出来的汽车零部件,大多数都是那种大众化的东西,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技术含量,这个东西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李忠信却相信忠信公司科研基地那边,能够研究出来属于忠信公司的汽车发动机。
给与李忠信足够信心的事情呢!源于几个点。
首先,忠信科研基地这边的汽车发动机专家,基本上是集中了这个时代中国最精英的那一撮人,在忠信科研基地主抓发动机项目的,都是发动机方面的大拿,是中国最顶级的一群科学家,他们在李忠信给与了后世的理念,给与了汽车行业发展的一种超前知识以后,他们都是铆足了劲,希望能够亲自研究出来一台属于中国自己生产的汽车发动机。
其次,忠信公司并不像其他公司一样有什么闭关锁国排外的一种想法,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一样,只要是有这个时候关于发动机的先进理念,关于发动机生产机器的一些相关知识,忠信公司都会积极地听取这些事情,共同研讨关于汽车发动机的先进理念,引进各种各样的先进机器。
这个时候,虽然欧美发达国家的很多精密机器引进不进来,但是,忠信公司可以购买其中的一些配件,然后在国内进行生产调制,把先进的精密机器弄出来。
李忠信比任何人都知道,国产的汽车发动机领域起步较晚,跟德国、美国、日本甚至韩国等国家在汽车制造业上都有着很大的差距,那些个国家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原因,开始控制中国的技术,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和精密设备的禁运,有了这样的一系列的麻烦以后,中国的改革创新之路是越来越艰难了。
李忠信有着这样的一个想法,忠信公司要知难而上,把属于中国国产的发动机研制出来。
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忠信公司在这个时候对汽车发动机这部分是要人给人,要钱给钱,需要什么,忠信公司都会进行最大幅度的支持,只是要求他们早日能够拿出来拿得出手的发动机。
最后要说的是,忠信公司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忠信公司的背后有着中国那些大佬的身影,李忠信需要大佬们派人和专家的时候,那些大佬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忠信公司这个方面的事情,可以这样说,忠信发动机的研究,基本上都是中国的顶级专家来参与其中,成功的可能性相当大。
别的不说,坦克的发动机和航空航天的发动机中国都能够研究出来,那汽车的发动机更会是手拿把掐,只是一直以来中国政府和中国的汽车企业没有大量往里面砸钱的想法。
中国汽车企业总有一种想法,研究出来了这些个东西,也不都属于他们,只要是研究出来了,那么,基本上是大家共享,其他的那些个企业也没有什么钱,想要也是要不出来的。
再说了,他们都是国营企业,企业都是国家的,有了先进的技术,也算是国家的,他们必须要跟另外的那些汽车企业进行分享。
他们出了资金,拿出了海量的金钱,到头来获得了好的东西,却是大家拿来一起用,这样的一个事情,他们才不会去做的。
正是因为这些因素放在一起,李忠信才那么有信心把属于中国国产的汽车发动机研制出来。
李忠信最明白,一旦这个国产发动机研究成功,能够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发动机所抗衡,那么,今后中国的汽车行业的发展,到时候真就不一定是合资的世界,甚至中国的汽车会成为世界上的领头羊。
只不过这些事情呢!李忠信没有办法去和三井雅子说,难道他还能对三井雅子说,我的目标和想法是为了让中国更加强大起来,到时候吊打你们小日本!
“啥好马不吃回头草的那个东西我是听不明白,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理解了你的想法,无非就是你认为中国汽车市场今后会好,想要自己独立经营赚钱,想要吃独食呗。”三井雅子白了一眼李忠信,没好气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三井雅子在这个时候对于李忠信说的那些东西其实并没有理解上去,但是,她却是替李忠信找到了一个借口,那就是李忠信不想合资,想要吃独食。
如果和丰田汽车合资的话,李忠信这边什么也没有,基本上是一穷二白的,除了能够拿出来一些土地,能够帮着建设建设厂房,其他的事情基本上就没有忠信公司什么事情了,真要是合资建厂,李忠信这边能够获得百分之五十一以上的股份,那是必须拿大头钱的,要不然的话,丰田汽车那边凭什么和忠信公司合作,和其他的汽车公司合作效果也是一样的。
吃独食?!!!!
李忠信对于三井雅子的脑洞也是服气了,李忠信觉得,三井雅子的脑洞真的和一般人不一样,想的东西都是那么的另类。
这样的一种事情,无论如何和吃独食也是靠不上的吧!不过呢!李忠信旋即一想,对于三井雅子的想法也就释然了。
资本主义社会讲究的是什么,是资本创造利润,能够吃独食的时候,那就不应该和人进行分享。
“雅子阿姨,这次算是被你说对了,我真的就是那么想的,忠信公司在中国国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么大的一块蛋糕,凭什么分给别人,自己吃难道不好吗?”李忠信有些违心地对三井雅子说了起来,他心中清楚,他这么说,对谁都没有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