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f9f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抗戰韓瘋子 ptt-820 拒絕鑒賞-uz1rf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我在一间比较隐蔽保密的制药研究室工作,这个是上面下了明确命令,一定要对所有人,包括自己的亲人都保密的,抱歉。
另外制药厂的工作也未必适合小次郎,当然,如果他愿意试一试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引荐,一切看他个人的选择。”宫下正奇说道。
樱井一木笑道:“这么说起来,我在学校也是有一些工作的,小次郎既然是从国内大学毕业,教一教高中生我想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也或许是我们多虑了,小次郎的叔父是新京军政部军事顾问伏木直川少将,他的叔父若是愿意帮忙,肯定能为小次郎谋一份最好的差事。”
让伏木直川给自己找工作?
韩烽清楚,以伏木直川的身份地位,找来的工作自然要比眼前的樱井一木和宫下正奇介绍的更好。
只是对于韩烽几人而言,伏木直川的身份和地位就显得太高高在上了。
这也是为什么樱井一木在说最后这一句话的时候,眼皮子耷拉了下去。
很明显,韩烽此刻若是真的应一句“是,好吧,那我让叔父帮我找工作去。”
得了,之前在樱井一木一家人眼中树立的光辉形象,只怕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轰然倒塌了,没人愿意被别人用更高的身份拿捏着。
樱井一木一家自然也不例外。
而对于韩烽而言,其实同样是这个道理。
他必须要尽可能少的麻烦伏木直川,伏木直川手上掌握的情报系统绝非眼前的樱井一木两位平民所能相比。
倘若自己过多的麻烦伏木直川,两人接触的越越多,万一露出破绽,伏木直川手底下的情报系统马上就会针对韩烽进行最透彻的调查,到时候别说是找工作了,就连近卫次郎这道身份只怕都保不住。
对现阶段的韩烽而言,叔父伏木直川算是自己的一座大靠山,拥有这座大靠山,他可以借助一份便利,顺利的做许多事情。
前提是,不引起自己这座大靠山的怀疑和关注。
闷声发大财才是真理。
想清楚这些的韩烽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去驳了眼前两人的面子,即使他之后会带着绫子去见伏木直川,也不过是出于晚辈的身份拜访罢了。
换个角度讲,再一度告诉周围的人,自己有军事顾问伏木直川这座大靠山。
我有靠山,但我不直接用,而是借用他的威势,这反倒是最好的利用这座靠山了。
“叔父做的是为国为民的大事,我作为晚辈是不好去麻烦他的。”韩烽望向宫下正奇道:“我学的专业并非是教书育人的师范一类,去误人子弟怕不是好事,所以前辈,如果可以麻烦去你那里工作,就拜托了。”
这是韩烽的思虑,制药厂,又有神秘的制药研究室,一切似乎都朝着自己此行来的目标发展。
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要去看一看的。
听了韩烽这话,樱井一木和宫下正奇互视了一眼,目光里流转着的都是对韩烽这个年轻人满意的神采。
很好,懂得进退取舍,又谦逊有礼,不拿自己的贵族的身份以及叔父压人。
他们没有看错人,这的确是一位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
宫下正奇当下便应道:“既然如此,小次郎,此事过后,我先回制药厂打点,尽量选一份适合你的差事。”
韩烽怕客栈里的姜龙等的着急,道:“前辈,到处旅行跑了这么久,的确感觉自己有些惰懒了,我想早点去上班。”
宫下正奇笑道:“年轻人有上进心是极好的,你这么说的话,我便早点帮你申请,尽量在一两日之内就带你去上班。”
“多谢前辈!”
“哪里,套用中国人的俗语,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韩烽。
似乎正是宫本正奇这句话打开了话匣子。
原本就为此事急匆匆地从学校赶回来的樱井一木道:“小次郎,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你,家里可有婚配,我记得你是否定的。”
“是的前辈。”韩烽回道,心里基本上已经知道这老家伙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了。
果然,
“有些事情本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该操心的,可是你们这些孩子也得有自己的主意不是,说句长辈的话语,小次郎你今年也不小了,难道你的父亲和母亲就没有为你操心过婚事吗?”
樱井一木的话问到这里,韩烽知道自己不能再装傻充愣了,就连一旁的绫子也在害羞中低下了头,之后连忙找了个借口,起身为几人添茶。
韩烽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绫子远去。
望见这一幕的樱井一木和宫下正奇越发的满意了,不由得频频点头。
韩烽道:“这些事情我原本是没想过这么多的,父亲平日里比较忙,也没有为我操心过此事。”
樱井一木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像是终于打定了主意,再不遮遮掩掩,开口道:“小次郎,这些话原本就是一位愿意遵循自己女儿的喜好的父亲该说的,也是绫子私下里曾经拜托我说的,绫子比你小了四岁,年龄上是很搭配的,她又知书达理,做的饭菜随了她的母亲,总能把自己丈夫的胃养得很好。
这些话我也就不瞒着你了,今天绫子的舅舅也在,我们两位长辈就想问问你,你觉得绫子怎么样?如果我们把她许给你做妻子,你可愿意?”
“……”韩烽。
他料到了樱井一木接下来的话语,却没有想到这个教书育人,一向含蓄的老头子居然会来的这么直接猛烈。
要把绫子嫁给自己?
乖乖,这两个家伙倒是打得一手好主意。
倘若他们知道自己是中国人,还是专门儿对付他们曰本人的抗联军人,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又该作何感想了。
拒绝?
韩烽清楚自己绝不能直接拒绝,先不说接下来他还要靠着绫子的舅舅打入到那制药厂,甚至是那神秘的制药研究室去。
就是樱井一木一家这么多次的招待他,他也不能做得太过绝情。
可是接受?
这更是不可能的。
客房的侧门后,刚刚端着茶水走近的绫子也明显地呆住,或许是由于端的不稳,托盘里的茶杯还发出了哐当的声响,应该是撞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