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9k1精华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零十三章 我看好你哦 (第一更)鑒賞-yymu6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进了小修复室,黄云轩将古董盒往工作台上一放,将盖子打开,往里面看了几眼,然后才转头对向南笑道:
“这件清朝常服就交给你了,要是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你可以到办公室里来找我。”
说着,他抬手轻轻拍了拍向南的肩膀,一脸笑眯眯的样子,
“不要着急,耐心点,我看好你哦!”
说完这句话,他也不等向南发问,就背着双手一脸惬意地离开了小修复室,回办公室里喝茶去了。
黄云轩的心里还是喜滋滋的。
话说,还是收向南这样有天赋又肯努力的学生舒服啊,什么事都会做在你前头,一点也不用你操心。
当初怎么就昏了头,会答应收下李明宇这个刺头?三天两头被他气得要死,都感觉自己要少活好几年!
真是败笔啊!
……
“阿嚏!阿嚏!”
刚刚来到大修复室里,正准备开始工作的李明宇猛地打了几个大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左右望了望,心里也纳闷。
我没感冒啊,那这是谁一大清早就在念叨我?
想了一会儿,李明宇摇了摇头,算了,搞不清楚,还是做事吧,不然那个黄老头又要发飙了。
麻烦。
……
黄云轩离开后,向南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工作台前,将古董盒里的那件清朝常服取了出来,平摊在了工作台上。
这件常服,圆领,大襟右衽,马蹄袖。蓝色暗花提花龙纹,缀铜鎏金錾云水纹扣,团龙纹暗花江绸面料,提花清晰,织造精细。
相对于那件存世五六百年的明代夹袄,这件存世才一百多年的清代同治时期的常服,其布料的牢固程度明显要强许多。
但也不知道是遭遇了什么,这件清朝常服左袖中部被完全撕裂了,整个地掉了下来,其前襟后背也有多处破损,连经纬线都露出来了,看上去惨兮兮的。
向南表情认真,眉头微微皱起,将这件清朝常服从里到外都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把文物的所有病害情况都找了出来,心里面也基本上有了大致的修复方案。
做好准备之后,他便将这件清朝常服平摊在工作台上,然后从工具柜里取来了微型手持吸尘器,准备开始修复的第一步,清洁处理。
……
魔都企业总部20楼。
许弋澄昨天晚上得了向南的吩咐,一大早来上班的时候,就吩咐几个实习生将青铜器修复室隔壁的一个小修复室给腾空出来,交给了吴天民和陶小胜使用。
自从将整个20层的办公楼都租赁下来以后,许弋澄在装修的时候,就吩咐装修工人多隔了几个修复室,反正空间很大,而且,谁知道向南什么时候又要开新的修复室呢?
所以,修复室多备几个肯定是没错的,现在不就用到了吗?
吴天民和陶小胜两个人连同两个大纸箱子一起搬进了小修复室里,连带着的,是杜晓荣也一起跟过去了。
许弋澄就没跟着凑热闹了,他本来就不是青铜器修复师,在这方面连个初学者都算不上,掺和进去除了添乱屁用都没有,想了想,还是不要去讨人嫌的好。
再说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就比方说,上次老板向南提的“月度激励”和“末位淘汰”,到现在都还没影呢。
吴天民和陶小胜进了小修复室后,其实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如果他们能搞定这件青铜器的话,那就不用这么麻烦,带着上万件青铜器碎片跑到魔都来了。
他们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向南能参与进来,看看这位文物修复界里的天才人物,会不会有什么新的想法,或者不一样的思路。
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杜晓荣这位来自京城的青铜器资深修复师,对这件青铜器也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两位兄弟,这件青铜器应该是跟佛教有关的吧?”
杜晓荣手里捧着一根竹竿似的青铜器碎片,仔细打量着上面的站立佛像。
这佛像头顶佛髻,五官精整,沉思闭目,身上穿着长袍大衣,着衣风格与古身毒本土佛教相似,双手下垂于胸前,手中好像拎着一个布袋。
站立佛像虽然很小,但其整体造型古朴自然,美观大方,铸造水准极其高超。
“这个也不一定。”
吴天民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
“这些碎片中不止有佛像造型,还有神鸟、兽类,甚至还有类似一串串的铜钱造型,所以光凭一个站立佛像就断定这跟佛教有关,有点不太严谨。”
“这倒也是。”
杜晓荣也不在意,他忽然从另外一个箱子里翻出一块青铜器碎片来,和自己手上的一块碎片拼对了一下,顿时喜形于色,大声说道,
“哎,两位兄弟,你们看看,这两块碎片,原本是一起的!”
“……”
吴天民和陶小胜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脸无语。
这很难发现吗?
可这是上万块碎片,有的碎片身上根本看不出断口,整个就像是完整的器物,那这个应该怎么拼接?
……
魔都历史博物馆,小修复室里。
向南不紧不慢地修复着那件清朝常服,一个步骤接一个步骤地做下去,也没觉得过了多久,下班的时间居然就到了。
“向南,别忙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黄云轩已经来到了门口,他看到向南还在旁若无人地忙碌着,忍不住伸手轻轻敲了敲门,笑着说道,
“早点回去吃饭,然后早点休息,明天再来继续修复吧。”
“好,马上就走了。”向南连忙点了点头。
这里毕竟不是公司,在公司里,他想修复多晚都可以。
但在这里,他还只是个编外人员,能让他进入这修复中心,都已经是黄云轩打了招呼的结果,否则,他一个外人,连进都进不来。
所以,在这里想加班都不可能,只能到点走人。
将工作室收拾干净之后,向南长舒了一口气,拎起背包就下了楼。
走到院子里时,他不经意间瞥见了庭院角落里的一棵松树,树上长满了密密的针一样的叶子,松针之间,还有稀稀落落的松果。
向南脑海里像是划过了一道闪电,忽然醒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