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s8n人氣都市异能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討論-第二百一十六章 這次陸水打算反教育魔修讀書-dfddr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春城花飞飞,蛇虫四处追,不怕妖孽来,茶茶显神威。”
东方茶茶跑在小树林中,而这小树林周围都是天然毒气。
茶茶在给自己壮胆,虽然她胆子本来就大,但是还是可以壮的。
这里是芊吟的住处,石明把东方茶茶送到门口,就让她自己进去了。
香芋则警惕着四周,她跟东方茶茶不同,东方茶茶可以放松,但是她必须提前观察到危险。
不然茶茶小姐出问题了,一切就来不及了。
不过她也没见过那个芊吟,难说对方是什么情况。
“剑来。”
这时候东方茶茶的声音传了出来。
接着香芋看到茶茶小姐用手撑开了眼罩,一个剑字出现在茶茶身边。
功德气息瞬间扩散,这气息极为特殊,任何妖邪都要退避三舍。
香芋:“……”
她都怀疑周围是不是真的有妖孽。
茶茶小姐眼睛的特殊,她还是明白的,族长跟族长夫人特地叮嘱过的。
当然,陆家族长跟陆家族长夫人也特地叮嘱过。
香芋有时候感觉压力蛮大的。
不过也还好,茶茶小姐比较懂事。
“收。”
茶茶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然后她就把剑收了起来。
她不知道周围有没有妖孽,但是不管有没有,先吓一吓对方,输人不输阵。
万一真的有呢?
香芋在后面:“…..”
茶茶小姐的想法有时候,确实有些异于常人。
她有时候不太理解,以茶茶小姐这异于常人的思维,为什么会被陆少爷戏耍的那么惨?
很快香芋就不再多想,因为刚刚茶茶小姐的功德气息,惊动了里面的人。
她能感觉出来,是一个四阶,不过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茶茶仙子?真的是你?”芊吟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她看到东方茶茶的时候还是很意外的。
刚刚她师弟就跟她确认过了,不然也不会放人进来。
看到芊吟,香芋立即跑了过去。
然后看着芊吟,道:
“对啊,是我,没想到芊吟仙子就是秋景宫的。”
芊吟报以微笑,不过她看了看茶茶身后:
“慕雪前…仙子没来吗?”
她是想叫前辈的,但是好像不太适合在有其他人的时候叫。
“对啊,我是过来看你们大比的,爹娘不让我跟陆水表弟单挑。
我特别想打陆水表弟。”东方茶茶一脸的可惜。
她还要报仇呢,现在的她特别膨胀,感觉陆水表弟肯定会被她打哭。
她可没考虑别的,反正陆水表弟都打哭她了,她打哭陆水表弟不是很正常嘛。
芊吟有些意外,能这么轻易来秋景宫看大比,而且就只身前来,看来茶茶仙子的背景一点都不普通。
不过想想也是,有那样一个表嫂,怎么看都不会简单。
不过芊吟看着东方茶茶的修为,有些好奇道:
“茶茶仙子隐藏了修为?”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芊吟已经让茶茶进屋了。
一直留在屋外,多不像样。
“对啊,小姨亲自帮我隐藏的,他们说我年龄太小修为太高,不太安全。
而且隐藏修为有时候能出奇效。”东方茶茶点头解释。
这个时候东方茶茶已经来到了芊吟的屋子里,里面有股淡淡的清香,四处特别干净。
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落在桌面上。
桌上还有一些水果点心。
“我自己做的,茶茶仙子要吃吗?”芊吟看到茶茶看着桌面,开口询问道。
她没有问东方茶茶是什么修为,因为她已经猜到了。
想来是渡过天劫了。
十八岁三阶。
修真界名副其实的第一天才吧?
流火之名她不知道,但是在她的认知中,纵观秋景宫上下上千年,也没有一个可以跟东方茶茶比拟。
就是一些修真界的传说与记载,她也看过不少。
东方茶茶这种成就,整个修真界几千上万年都难出其右。
“可以吃吗?”东方茶茶有些想试试。
在得到应允后,茶茶就试吃了下。
甜的,她喜欢的味道。
“对了,不是有人堵了你几十年吗?是谁呀?我看看我打不打得过他。”东方茶茶问道。
她决定会一会这个凶残的人。
不仅伤人还堵人,一堵就是几十年,这么有毅力的人,一定很难对付。
但是她现在很膨胀。
芊吟看着东方茶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是带你们来的那个。”
茶茶有些意外,然后好奇道:
“他看起来不强啊。”
“小姐,他四阶,我们不是对手。”这个时候一边的香芋提醒了一句。
然后茶茶觉得,香芋说的对。
超出能力之外的事,就不要乱来了。
“不过可能也就这段时间了吧,有人貌似要直接挑战我跟石明师弟。
输了就得离开这里。
因为大比的缘故,不应战都不可以。”芊吟开口说道。
但是她不怎么在意。
毕竟还能换个地方继续让她师弟堵着,不对,不对,是让他师弟守着。
差点被茶茶仙子带歪了。
茶茶不是很懂的样子,不过还是点着头,显得她聪慧。
然后等下问香芋。
如果芊吟仙子现在问她了,她就直接问香芋。
对吧,香芋?
香芋自然就会回答。
嗯,表嫂也说要过来了,到时候也可以问表嫂。
哦,陆水表弟也要来了。
想到这里茶茶突然觉得,自己貌似可以在这里跟陆水表弟单挑。
“对啊,我好聪明呀,这都被我想出来了。”
“这样爹娘他们就管不到我了。”
“这次要揍哭陆水表弟,就打脸。”
“还要带上流火的面具,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
————
“最近有什么消息吗?”树下陆水开口问道。
他问的自然是真武。
因为不久后陆水跟慕雪就要离开慕家区域。
所以慕雪现在正陪着雅琳。
貌似在看雅琳跟小妖怪玩。
慕雪不在,陆水自然有了足够的空闲,所以该关注关注仙庭等势力最近在干嘛了。
毕竟祭祖的事已经完全过去,没什么事需要他再注意。
可以说这次祭祖落幕的很完美。
“乐风他们失踪了。”真武说了句让陆水有些意外的话,随后继续道:
“乐风最后传来消息,是说去一处地方查消息,不过乐风比较谨慎,没有足够的消息并不会提交结论。
但是他为自己留了条后路,那就是在手机设置了定时消息。
时间一到,他要是没有解除定时,消息就会发到我这里。
同时意味着他们出了意外。”
“消息的内容是什么?”陆水问。
“迷雾群岛。”真武开口回答道。
听到这四个字,陆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
迷雾群岛他自然知道是什么,但是这个东西基本是不会出现的。
迷雾群岛跟迷雾岛可不是一个性质的东西。
迷雾群岛接近迷雾之都,是危险性不低的地方。
“看来是迷雾之都出了意外,不然迷雾群岛没有理由会突然出现。”陆水心里有了猜测。
至于到底是什么意外,他无从得知。
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进入迷雾之都,修真界能进入迷雾之都还能活下来的,一双手都能数过来。
“如果是迷雾群岛,那么乐风他们在里面失踪倒是正常。”’陆水有了计较。
随后开口道:
“打听下迷雾群岛位置在哪。”
“少爷打算过去?”真武问道。
“再说吧。”陆水是打算过去的。
乐风不是一个愚蠢的人,或者说特别聪明。
没有足够的理由,他不会去接触迷雾群岛,也就是说那里极可能存在一些东西,这东西值得他冒险。
至于是什么东西,陆水动动脚趾头都能猜到,跟他交给乐风的任务有关。
真武没有多问,点头应下。
“仙庭跟苦海佛门他们呢?”陆水又问。
“苦海佛门非常低调,一直没有得到任何有关他们的消息,目前处于封闭状态。
仙庭锁定的是符修,他们倒是比较活跃,但是没有出现什么大场面,所以并不知晓他们具体在干嘛。
神众最近闹的很凶,主要闹的是太阳神殿,好像在争太阳神的位置。
暂住可以知道冰海女神处于半苏醒的状态,其他几大神殿,还没有什么声音。”真武大致总结了下。
陆水点点头,这些人这么安静,让他有些失望。
不闹点事,他就没法找到切入口。
不过也有可能他们做的事,寻常渠道是无法查到的。
“对了,查一下魔修。”说道这里,陆水又摇头道:
“算了,等让乐风他们查吧,可能更容易一些。”
想想时间,快到了吧?
这次他要反过来教那个魔修怎么做人。
这次说什么也要把面子找回来。
就不劳烦大长老亲自出手。
他陆水会用绝世之姿,面对那个魔修,告诉那个魔修,莫欺少年穷。
不用三十年河东也会变成河西。
至于乐风失踪的事,找个时间去一趟迷雾群岛就行。
以迷雾群岛的特性,只要不作死,暂时死不了。
而乐风这种人肯定不会作死。
真武自然也是点头应下。
少爷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
……
下午的时候,陆水一行人告别了唐姨等人。
临行前,雅琳给慕雪带了一大把零食,说给姐姐路上吃。
这些都是她偷偷藏起来舍不得吃的。
慕雪自然收了起来,雅琳给的礼物,她没有不收的道理。
不过雅琳自然不亏,慕雪的调和血提大部分都交给了雅琳,唐姨那里自然也有许多。
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有大用处的。
也就慕雪能让雅琳当零食吃。
其他人,想要这么奢侈都舍不得。
“一路小心。”唐姨向慕雪挥手。
这个时候的她比之前来接慕雪的时候,自然了许多。
“姐姐再见。”雅琳也是挥手。
慕雪在火车上也是轻轻挥手。
这种场景她一辈子都没体验过。
上辈子一整辈子,无数年的时间。
都未曾体验过。
她在未出嫁前,很少见过唐姨她们,雅琳更极少见到。
那时候的她也是太傻,不懂得疼爱小丫头。
这一世的她,本以为会跟上一世一样,但是她是幸运的。
现在已经跟上一世完全不一样了。
“慕小姐,已经远离车站了。”慕雪对面陆水轻声说道。
陆水本不打算打扰慕雪,但是看到她一直站着失神,自然会只觉得慕雪想起了上一世。
对慕雪来说,上一世的慕家是一种忧愁。
那是她娘家,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可是这娘家对她没有爱,或者说她感觉不到爱。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忧愁。
尤其是夷平慕家之后。
慕雪回过神来,随后坐在位置上,她自然还是坐陆水对面。
不过此时的她又换回了衣服裤子外加长靴。
她担心去秋景宫的路不好走,仙裙会弄脏,到时候换衣服或许很麻烦。
现在这样穿着轻便许多,万一路上走累了,陆水背她也容易许多。
不过有丁凉在,应该是轮不到陆水背她。
嗯,实在不行可以把丁凉跟真灵的腿打折,那样陆水不背她都不行。
“陆少爷知道秋景宫吗?”慕雪不再多想。
陆水摇头,如实道:
“好像听说过,具体不清楚。”
他应该是在哪听说过,但是肯定不重要,连回忆都懒得回忆,除非慕雪要他回答。
那他会回忆起所有跟秋景宫有关的记忆。
顿了下,陆水也开口问道:
“慕小姐知道?”
慕雪摇摇头,她自然也不可能会有所了解:
“不了解,不过上次在迷雾岛认识了一个秋景宫的弟子,茶茶现在应该找到她了。
她的故事很有意思,陆少爷要不要听听?”
陆水自然点头。
他没有拒绝的道理。
出门在外,惹怒慕雪,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谁知道会发生点什么事。
“事情一开始是这样的,那个仙子有个师弟,是宗门的传奇。
传奇的根源是,他有一种奇特的体质,厄运。”慕雪开始讲解了芊吟的经历。
听到中途的时候,陆水是越听越不对劲。
熟悉,太熟悉了。
不过角度不一样,仿佛他知道的应该是另一个角度。
男方的角度。
想到这里,陆水终于想起来了。
石明。
这个故事他听说过,是石明跟他的师妹以及师姐的狗血故事。
不过再听一遍师姐的视觉,总感觉也很有意思。
哪天是不是可以听听属于师妹的故事?
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他从故事中发现了个大问题。
慕雪是认识石明师姐的,而他是认识石明的,石明是见过他出手的。
那么四个人碰到一起会发生什么?
陆水才不信慕雪没有插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
东方茶茶都去找那个芊吟了,就说明对方能入慕雪之眼,那么她必然会出于某种好心,帮对方一把。
至于是哪一把就难说了。
不过给对方选择的可能性更高。
总之,他现在很危险就是。
“杀人灭口吧,把石明弄死。”
“在他开口前,用惊鸿一指直接灭了。”
“死人是不会开口的。”
“完美。”
————
石明来到了灵药处,他是来换灵药的。
不是什么贵重的灵药,而是一些普通的辅助灵药。
他师姐用来恢复伤势用的。
因为每次领的量不多,所以他师姐很经常会发来消息说没了。
石明自然会顺势问一下伤势情况,他师姐每次都会认真的答复他。
总之在一点点的变好。
东方大佬帮了大忙。
不过让他比较意外的是,东方大佬的亲戚东方茶茶居然会来到这里。
而且还认识芊吟师姐。
真是稀奇。
当然,这种事他刚刚是确认过的,而且知道没问题后,才来拿药。
至于之前,他是去找挑战他们的人。
可惜那些人躲起来了,让他没法尾随。
总不能守着对方的门前堵对方吧?
他还要守着芊吟师姐不被打扰,没时间蹲别人。
“先把药拿回去吧,实在不行只能正面对抗了。”石明拿着药,打算回去。
最近宗门大比,对他来说还是很麻烦的。
要是能在等几年,那问题就不大了。
他都不需要守着芊吟师姐。
毕竟几年后芊吟师姐伤势会恢复,会顺利踏进五阶。
年轻弟子五阶的修为,那是可以跟现在的大师兄等人争锋的存在。
可惜,时间不等人。
“石明师兄?”突然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个女性的声音。
石明有些意外,不过这声音的主人他还是知道的。
毕竟这个宗门没几个人敢来跟他搭话。
也就海燕一人。
是的,叫住石明的自然是海燕。
顶替了芊吟成为当代大师姐。
五阶法身修为。
天赋异禀。
海燕绑着头发,手中撑着雨伞。
石明看了看海燕手中的雨伞,又看了看天。
没有下雨,太阳不算太大,撑着雨伞的意义在哪?
“海燕师妹找我?”石明不再多想。
女人心海底针,天知道这位师妹在想什么。
不过他本应该叫对方师姐的,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他就不叫。
有本事打他啊。
他要是还一下手,他就不叫石明。
海燕看着石明,她自然知道石明对她是伞很意外,不过她不过告诉石明,这伞是用来防厄运的。
这是她新得到的宝物,能一定的防备厄运。
虽然效果不是很强,但是应该不会让她出现不必要的厄运。
上一次跟石明说完话,他们差点在人前出糗,还好他们修为足够。
这次自然得需要一些宝物护体。
但是她还是没敢靠石明太近。
“石明师兄,我是来告诉你大比的事的。
要抢芊吟师姐住处的,正是我上次告诉你的那位新秀。”海燕开口提醒道。
石明自然知道是那位新秀,他还特地打听了下,应该是宗门某位长老的女儿。
三阶的修为,天赋惊人。
至于为什么会看上芊吟师姐的住处。
那是因为那个住处本就应该是大师姐住的,那里是个好地方。
海燕没敢抢,是因为忌惮他石明。
但是那个新秀不同,她背景够强,人又骄傲,抢住处是等于在跟海燕宣战。
她要夺首席大师姐的位置。
那个位置不仅仅是名誉还意味着大量的修炼资源。
“海燕师妹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石明开口问道。
没有的话他就打算回去了。
师姐那里等着他的药。
“那位师妹天赋很强是一回事,但是最需要警惕的,是她身上的法宝。
而且这次大比,加了争夺比试。
有任何想要争夺的东西,都可以直接放在大赛上,有宗门前辈亲自监督执行。
所以你们不得不应战。
规则是三局两胜。
每人一局。
因为芊吟师姐的住处特殊,所以直接规定了比试实力。
目前的实力安排是,四阶两位,三阶一位。
石明师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石明师兄可能会赢,但是芊吟师姐肯定会败,而三阶应该没什么人敢得罪那位师妹。
她挑选的四阶也绝非寻常。”海燕一口气说了很多。
石明没有说什么,一直在等海燕说完。
说实话,他知道的并不多,这些消息对他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
三个人,他根本找不到第三个人。
随后石明看向海燕,道:
“海燕师妹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阻止对方撼动你?”
这么明显的事,傻子都看得出来。
难道说对方是为他跟芊吟师姐好?
谁信?
海燕抿了名嘴,一副被误会的心酸样:
“石明师兄不信任我是应该的。”
石明看着海燕,一脸的平静:
“既然没事,那师妹别挡着我的去路。”
海燕看着石明,没有惊讶,仿佛对方的反应在她的预料之中:
“石明师兄,虽然我骗了你,但是我确实为你创造了希望。
说芊吟师姐对你跟普通师弟一样,你信吗?”
“你想说什么?”石明看着海燕。
有些事他没法回避。
“石明师兄要明白一件事,我虽然利用你当上了当代首席大师姐,但是我从未找过你们麻烦。
明的暗的都没有。
不一定是我有底线,而是我忌惮石明师兄。
但是那位师妹就没有底线了,从她敢抢芊吟师姐的住处就知道了。
虽然我担心她撼动我的位置,但是那已经是几十上百年后的事了。
那时候她未必追得上我的步伐。
可是芊吟师姐的问题近在眼前。
你不阻止她都不行。
我有一些人选,只要石明师兄想办法让那些人帮你,那么赢的几率很高。
别人请不动他们,但是石明师兄,肯定可以。”海燕开口说道。
是的,宗门年轻一辈,很少有人跟石明一样。
石明的面子别人不想买也得买,除非那个人唬的跟那位新秀一样。
海燕确实不怕那个新秀,但是新秀的背后势力,让她感觉很麻烦。
她未来要全力冲击六阶,哪有心情跟一个小屁孩扯皮?
不为未来做准备,她可能就是下一个芊吟师姐。
但是只要她六阶,就无惧任何问题。
首席的位置有没有也没关系。
不过现在不能丢,她要依靠首席的资源,不然难以进入六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