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qhp優秀都市言情 氪金劍仙李太白討論-第056章 馬匪的要求相伴-vim1e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嘶——”
“扑通!……”
“完了、完了……走不了了,走不了了。”
没庐酒家门前,两名出去探路的白家商队护卫去而又返,急匆匆地翻滚着下马。
两人中,一人手臂被箭矢擦拭正留着血,另一人胸口跟右腿都插着一支羽箭,脸上惨白似是活不长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是白家家主。
一个身材高大,一身皮袄,腰间挎刀,四十来岁上下模样粗犷的中年男子。
“出寨子的路都被马匪堵上了,他们……他们让我给老爷你带句话……”
回话的是手臂被擦伤的那名护卫,不过说到后半句时,他语气吞吞吐吐,似是在忌惮着什么。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再这般罗哩罗嗦,不等马匪杀过来,老子第一个把你给砍了!”
这白家家主也不是什么斯文人,直接拔出腰间横刀,冲那护卫破口大骂道。
“马匪、马匪头子说,要想出去,就得把小姐送到他们寨子里当压寨夫人,再将我们那批货物当做小姐嫁妆,一块给送过去……”
护卫语气弱弱地道。
“放他娘的狗臭屁!”
“砰!”
白家闻言怒不可遏,直接一刀将一旁一块诺达的大磨盘劈成了两半。
这一刀,看得在场众人静若寒蝉。
显然,这白家家主也是个练家子,而且实力不俗。
“刘管家!”
他将刀插在地上,冲身后喊了一声。
“老爷。”
一名身材精瘦,模样精明的老头小步快跑上前。
“没庐酒家的老板娘有回应了吗?”
白家家主皱眉问道。
“回老爷,老板娘说了,那马匪没进寨子,没庐氏是不会管的,除非……”
“除非押上我这批货物是吧?”
不用那刘管家说完,白家家主便是吹胡子瞪眼打断道。
“没错。”
刘管家无奈叹气道。
“一群白眼狼!”
白家家主朝地上狠狠吐出一口唾沫。
“行!”
突然他一咬牙,眉宇间闪烁过一抹狠厉道:
“去让酒家把他们酒窖里最好的酒全给老子拿出来,再把圈里的羊全给宰了,今夜我们吃顿好的,然后让兄弟几个把道全给磨透亮了,弓弦全给紧上,明日与我一起出寨子,与那马匪杀个不死不休!”
刘管家闻言顿时一惊,随即连连摆手道:“老爷,还没到那一步,以我们手上的银钱,在这没庐酒家住上十天半个月绝对没问题!”
“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等士气都耗光,再遇上那帮马匪,死都死不痛快!”
白家家主就是一个犟脾气,一旦决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可是,可是小姐怎么办?我们能一死了之,小姐才不过二八芳华,总不能让她惨死异乡吧?”
刘管家终究还是了解这白家家主脾气的,见劝不住,立刻把小姐给拉了出来。
白家家主一听刘管家提子自己女儿,原本满是戾气的眼神顿时柔和了许多,一对浓眉则是皱得快要滴出水来。
“老爷你听我的,我已经派人送信给逻些的几位大人了,最迟六七日定有援兵前来。”
刘管家见状当即“趁热打铁”接着劝道。
“这帮马匪不可能给我们那么长时间。”
白家家主摇头道。
“白老爷,这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就在这时,一名吐蕃人相貌身形笔挺的年轻男子,来到了二人边上,用着不算熟练的汉化询问道。
“让罗布公子见笑了,一点小事。”
白家家主勉强从脸上挤出一道笑容来。
“白老爷不妨说出来听听,这一带虽然不归我韦氏管辖,但终究还是本地人,说话做事要比您方便些。”
年轻男子笑容儒雅道。
“是这样的罗布公子。”
见白家家主还在犹豫,刘管家当即接过话来。
“我们的人今早出门探路,结果被一队马匪给截了下来,再去要人时,不成想连出寨子的路也被封住了。”
“还口口声声说,要我们交出货物跟小姐……否则谁也别想出去。”
“这事没庐氏又不愿插手,我们这点人马又不是马匪的对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刘掌柜哭诉道。
“这帮马匪,是要反了不成?真是岂有此理!”
那韦氏的罗布公子一听,一脸义愤填膺地大骂了一声。
“白老、刘掌柜,此事你们莫急,交由小生来处理,我亲自去与那马匪交涉!”
他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有真是劳公子了。”
刘管家闻言一脸的感激。
“罗布公子,此事千万莫要勉强,不然将你也牵扯了进去,老头子我真就大大的过意不去了。”
白家家主皱眉劝道。
“白老您这就多虑了,我韦氏在吐蕃也算是豪族,那马匪头子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断然不可能对我动手。”
罗布一脸自信。
“最迟三天,小生定然能给你们一个满意答复!”
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当真?”
刘管家一脸惊喜。
“我韦氏子弟,从不说大话。”
罗布笑了笑。
“这三天内,为免出现意外,白老爷你跟刘管家还有灵韵小姐就好生在客栈待着,千万哪里也别去。”
他接着警告道。
“这个我们自然晓得。”
刘管家诺诺地点了点头。
“那我便先回客栈准备准备,争取今晚就出发,先去与我附近寨子中一位族叔碰一面,看看能不能请他一起与那马匪头子交涉。”
他学着汉人的方式冲刘管家跟白家家主拱手告别,然后便风风火火地走回客栈中。
“他一个韦氏旁支,族内早已没落,既无实权又无领地,哪里帮的上什么忙?别再添乱就谢天谢地了!”
白家家主望着那罗布离去的身影,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似是并不怎么相信他能够帮忙解决眼下的难题。
“罗布公子如此热心,我们总不能不领情吧?而且他终归也是韦氏,总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真能找到路子也说不一定。”
刘管家却是劝说白家家主道。
“也罢,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白家家主收起了刀,长长叹了口气。
“对了,灵韵没被吓着吧?”
他有些担心地看向刘管家。
“老爷放心吧,我已经让丫鬟去安抚小姐了,跟她说只是几个毛贼,过几天就撤了。”
刘管家道。
“还好有你在,不然我刚刚真的热血上头,冲出去跟那帮马匪玩命了。”
白家家主有些惭愧道。
“老爷这是哪里话,这本就是我的本份。”
刘管家一脸惶恐地摇头。
“老爷,你也感慨会屋吧,小姐若是见不着你,定然是要担心的,她身子本就不好,别又吓坏了。”
他接着对白家家主劝道。
“嗯。”
白家家主点了点头。
于是白家家主跟刘管家带着几名伤员,一起又回到了客栈,刚刚喧闹的客栈门口重归平静。
“啧啧……玩脱咯,没招来财神,反倒是把阎王给招来了。”
隐身在客栈匾额下的李白,望着那主仆的背影吐槽了一句。
说完他又将打开了《广舆图》,发现上面杜三更的名字没什么变化之后,便叹气道:
“那杜三更还真是沉得住起要求气,居然这种热闹也不出来瞧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