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7uf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唐時明月宋時關-第二百七十五章 千年等一回閲讀-6iwts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润州城再次繁华起来,不过,近日大街小巷却有些怪异,因为不论大人还是孩童,总是在哼着跟这个时代曲词不同旋律的歌曲和调子。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只为这一句啊哈~~断肠也无怨……”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啊——”
“西湖美景三月天哪,春雨如酒柳如烟哪!”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疯了,都疯了!”一位身穿补丁襕衫的老者走过,听着如此怪异的歌曲,情啊爱啊,表述太直接,有辱斯文;旋律太奇特,也不是已有的小令词曲和南北朝民歌。
湘云馆这部《白蛇传说》彻底火了,主要故事充满志怪色彩,千年蛇妖化为人身,美若天仙,下山寻找数十世前的牧童转世之身,这个故事设定,就足以让世人惊奇不已,哪怕是读书人,也都对这个设定很感兴趣,大赞苏宸有才啊!
随着故事展开,白素贞心地善良,与许仙一起开设保和堂,白天救治百姓,斗一些地方豪绅,夜里白素贞还偶尔跟一些邪魅争斗,跟黑白无常抢魂魄,很令人着迷。
尤其是当法海出场,矛盾冲突升级,更在端午时候,白素贞因为雄黄刺激,露出原身蛇体,使得许仙过度惊吓,魂魄离身,白素贞为救相公,下阴曹地府为其续命……
这些戏份曲折离奇,却又一环扣一环,让戏迷们惊叹不已。湘云馆每一场戏,都要重复演三遍,还无法满足润州戏迷的需求,不少从常州、金陵赶过来的富家千金和商贾子弟,因此场场皆是爆满。
“这许仙真是厉害了,娘子是千年蛇妖,你说他心多大啊!”
“季才兄,你说白素贞化为蛇妖的时候,许仙如果搂着它睡,该戳哪里呢,蛇有那个洞儿吗?”
一位叫程季才的士子闻言,瞧着自己的士林朋友,伸出大拇指:“这个想法……忒特么的有才了!”
这些日子里,白素素也经常到湘云馆看戏,因为这部戏里的白素贞,跟她只差一个字,很有代入感。而许仙跟苏宸,人设又有些相似,连“保和堂”名字都一样。因此,她也默认了,这是苏宸特意按着两个人的原型来虚构出的戏文,应该有特殊的含义。
看着白素贞与许仙恩爱有加,过着相敬如宾的日子,白素素心中无比向往和羡慕。
有时候看到小青的鲁莽,白素素也会轻轻一笑,这个小青,跟彭箐箐也是太像了。
只不过,戏里的小青只是白素素的好姐妹,并充当了侍女的角色,暂时还没有嫁给许仙,难道,他心中还是想着娶了自己为大房吗?
白素素想到这些,心中不免砰砰乱跳,对苏宸的心思有些捉摸不透,却又不好意思去盘问,只能自己乱猜了。
同样着迷的还有周嘉敏,少女心性,青春萌动,真是容易发春的年纪,先是被西厢记、牡丹亭的戏文腐蚀了,如今又被这样的奇幻爱情戏份冲击,简直一副陶醉和向往的神色,每次看向苏宸的都是火热的。
有才情,懂浪漫,医术高明,厨艺精湛,会格物技巧,知识丰富博学,写诗词首首可以流传后世,对对子也无人可比……这些优点叠加,使得周嘉敏倾慕不已了。
“苏大哥简直太棒了。”周嘉敏不止一次这样人前人后称赞苏宸了。
徐清婉开始渐渐担心,生怕十四岁的周嘉敏,也会迷恋上苏宸。心忖往他家钻的女子已经够多的了,再加上一个当朝皇后的妹子,就更乱了。
这一日午后的演出结束,徐清婉、周嘉敏与白素素从湘云馆离开,同乘马车来到了苏宸府上,正好都有空闲,打算过来搓几圈麻将。
由于箐箐去金陵了,苏府没有了什么女主人,所以诸女过来更加便利,不会有什么尴尬。
苏宸也会被拉入桌旁,陪着三女打玩一会儿,劳逸结合。
徐清婉一边打牌,一边问道:“以轩,这个白蛇戏文,你究竟是如何突发奇想,写出那么多奇怪的词曲的。”
周嘉敏点头附议道:“就是啊,苏大哥,千年等一回,这也太能编了吧!”
白素素眸光瞥向了苏宸,想见他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她憋在心里,早就想问了。
“没有什么啊,就是想写了呗,觉得这个故事挺有意思的。”苏宸漫不经心地回答,并没有故作玄虚。
“可是,这里面的名字如何解释呢?”周嘉敏盘根问底地询问。
苏宸淡淡笑道:“就是乱起的,只想到了男主角叫许仙,其它的不好编了,就弄身边人的名字改换一下,你们不觉得很有趣吗?”
徐清婉和周嘉敏面面相觑,这就是原因,如此简单和儿戏?
白素素的眸光带着一丝失望,葱白细手从桌上一盘蚕豆中拿起一颗,放入嘴里,嘎嘣嘎嘣嚼着,神色颇为不爽。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家丁跑进来禀告:“家主,门外来了一批官差,还有人自称是从金陵赶来传旨的,要进院内宣读官家旨意,让小的先进来通传家主,准备恭迎圣旨。”
“恭迎圣旨?”苏宸有些惊愕,目光看向其余三女,起疑道:“我最近什么也没做啊,又来旨意了?”
周嘉敏起身道:“苏大哥,圣命不能违,你还是出去接旨,我跟在你身边,放心吧,如果旨意对你不利,回头我去找皇姐夫理论。”
苏宸闻言一动,心中猜想,会不会跟韩熙载那边进谏有关。
“苏宸何在,跪接圣旨——”一道尖细声音在门口内响起,传旨太监带着大内侍卫已经入院,无人敢拦。
“草民苏宸在此,叩接官家旨意!”苏宸还是入乡随俗,走到院内跪地接旨。
封建社会,尊卑有别,等级观念严重,如果他不能很快适应,觉得人有傲骨,不该下跪,那就是一个大傻子了。
周嘉敏在他身后,也跟着跪了下来,亲戚归亲戚,但是皇权威势不可抗,朝廷颜面不可违。
“敕曰:润州苏宸,妙手回春,医术高明……”
传旨太监立即宣了旨意,先夸了一下苏宸的医术本领,然后再提到宫内皇后凤体抱恙,愈发严重,紧急传诏苏宸跟随宣旨队伍去往金陵,为皇后治病。
“草民领旨!”苏宸宫接旨之后,恭敬行礼起身,心中已经有了些定数。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