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r56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化龍 鷹狐-第694章 如何保全身家性命熱推-qhz1v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李易是穿越者,他有金手指,如果列一个数据化的人物属性栏出来,绝对是单手吊打吕布的存在,但事实上,他却从来都不是真正的高手。
面对伏完的突然发难,换个三流武将就算不直接反杀,也能来个“空手入白刃”,但李易的第一反应却是抬手去挡,然后就是连着几下“叭叭叭”,等明白过来自己挨了打,李易这才想到了反击,可拳头刚握起来,他就郁闷了。
虽然李易看到伏完就来气,但有气不代表有仇,面前这可是伏寿的爹,他一拳头过去,伏完的骨头怕不是直接碎了?
这一犹豫,李易的手臂又挨了几下,然后他就有些恼了,手臂一划拉,就抓住了伏完手里的符节。
伏完一看李易竟然敢还手,没错,在伏完的观念里,长辈打小辈都是不需要理由的,李易这就是还手了,当即用力去拽符节,然而他的力气能跟李易比么?
伏完拽了一阵,直把脸都憋红了,还是拉不动,不由怒道:“你撒手!”
“好!”
李易作为女婿,自然没有拒绝自己老丈人的道理,当即手一松,然后伏完直接睁大眼睛,脸上满是惊愕,嘴唇也在动着,似乎是想骂人,但没等他骂出口,就哎呦一声,整个人往后一倒,来了个四脚朝天。
这一摔,往日的什么风采,什么气度,全给摔没了。
看着伏完的窘态,李易咬着嘴唇,差点没笑出声,不过嘴上没笑,心里却是大乐,连之前的火气都消了许多。
当然,李易还是有分寸的,伏完动手时是坐着的,这一摔其实就是坐着后仰,虽然看上去很狼狈,轻易倒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果然,伏完很快就重新坐了起来,一手拉着身上的衣服,一手指着李易骂道:“你这竖子,竟敢,竟敢……”
伏完浑身都在发抖,他已经几十年都没翻跟头了,今天却是被一个小辈给戏耍了,当真气煞他了。
伏完上气不接下气,指了老半天,这才最终骂道:“你竟敢对老夫动手,可还有半点忠孝廉耻!”
李易打量了伏完一遍,确认他没事,然后一脸淡定的答道:“这话从何说起?方才可是天使让李某撒手的,天使下令,李某安敢不从?”
伏完的表情登时就跟吃了什么不能吃的东西一般,瞠目结舌。
单论口才,伏完以及朝堂里的一大票人都比李易要强,但他们的长处在于引经据典,玩的是君子与伪君子的把戏,可李易不一样,李易不像他们那么在乎脸皮,根本不按照正常的套路去走。
伏完也是气糊涂了,不顾风度的大声道:“那好,老夫让你现在就去死!”
李易翻了翻眼皮,拱手道:“抱歉,我家寿儿怕是舍不得。”
伏完好险没吐血,他死死的盯着李易的脸,握符节的手指因为太用力,都已经开始泛白,这时手里要是有把刀,他都想剖开看看李易的心到底是有多黑,才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不过伏完终究还是没有继续动手,他已经明白了,李易这个小畜生虽然不会打杀了他,但长辈的身份也算是没用了。
朝廷这次派伏完来宣旨,就是因为伏完是李易的老丈人,希望借助这层关系对李易进行试探,或者作出一些影响。
其实伏完是不想接这个差事的,他清楚自己与李易虽是翁婿,但关系真心不咋地,而且李易现在干的事情,更是让他在长安非常尴尬。
伏完推辞过这个任务,但小皇帝却拉着他的手,用恳求的语气说了许多话,伏完无奈,这才最终踏上了行程,然后李易比他想象的还要不给面子。
良久,伏完差不多喘匀了气,指着李易冷冷道:“李易,你如此目无尊长,难道就不怕世人耻笑!”
李易看着伏完,淡定的反问道:“尊长何在?”
“你——”
伏完心里火气不由再次蹭蹭的往上冒,咬牙道:“我,是你岳父!”
“呵呵。”
李易嗤笑一声,道:“这话说的忒好笑了些,你心里真当我是你女婿,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伏完一怔,他本想接着骂李易大逆不道,不知伦理纲常,但他马上就发现了李易语气中的怨气。
有那么一瞬间,伏完脑中闪过了一些不太清楚的念头,也没有细想,继续惯性一般的呵斥道:“竖子,不知所谓!”
“呵呵……”
李易冷笑着坐正,缓缓说道:“当初我杀了董卓,那么大的功劳,天下人无不称颂,然而,我带着寿儿欢欢喜喜登门,你当时是如何待我的,又与我说了什么?”
伏完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显然,当时的事情他有些记不清楚了。
不过伏完记不清楚没关系,李易很是善意的提醒道:“当初你可是劝我与寿儿合离的,这件事,我一直铭记在心!”
伏完的眼皮猛的跳了跳,当时的那一幕场景终于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然后下一瞬,他总算明白李易为何对他这么大的怨气,甚至连声岳父都不肯叫。
见伏完想了起来,李易心里一下就痛快了许多,拿过旁边的水壶咕咚咚的喝了起来,而伏完却是绷着脸陷入了沉思。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李易,或者说,这还是那个原本落魄,稍稍开始出头的李易,敢说这番话,伏完肯定是直接骂回去。
长辈骂晚辈,那是理所应当的,不乐意也得受着。
可现在……
伏完摇了摇头,对于李易,他内心一直都很复杂。
的确,最初伏完根本看不上李易,认为李易心术不正,行事全凭小聪明,出身上更是不值一提。
然而,李易却每每都能做出一些让伏完想不到,与不敢想的事情,伏完也有过几次懊恼,后悔没有早些在李易身上“投资”,但他不稀罕锦上添花,而且,每次李易有所表现之后,伏完总会下意识的觉得,那就是李易的极限了,然后这种模式就成为了一个很糟糕的循环,让双方关系越走越远。
但伏完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他支持李易是情分,不支持李易,也理所应当,他伏家又不欠李易的,相反,李易娶了伏寿,是李易欠了伏家的。
直到刚刚与李易动手的时候,伏完都是这么想的,李易不认他这个岳父,就是因为他没有给李易好处。
可刚刚的李易的反问,却是让伏完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眼中的李易,先是李襄侯,然后才是他的女婿。
而李易虽然嘴上不认他,但事实上,李易眼中的他先是岳父这个身份,后面才是辅国将军。
就这点来看,李易说自己没把他当女婿,倒也没错……
伏完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排开立场对错不谈,李易现在可是天下权势最大的诸侯,遇事不先考虑利弊,反而跟个农家子似的,不顾大局,跟他掰扯什么翁婿关系,还发脾气,闹情绪,这简直就是烂泥……
伏完想在心里嘲讽李易,可是,想着想着,他自己就想不下去了。
在伏完眼里,李易的这种表现很不成熟,甚至幼稚,不是成大事的料,但偏偏人家事业辉煌,如果这都是烂泥的话,天下人还不羞愧至死?
伏完再度看向李易,他想再仔细看看这个女婿到底是个什么人,然后他就发现,李易的表情轻浮,目光有点兴奋,还明显带着挑衅的意味,像极了当初洛阳城中那几个最不召人待见,又蠢又憨,还特别喜欢咋咋呼呼没事找事的二世祖。
这眼神让伏完非常膈应,连手心都是痒痒的,但他很快就恍然大悟,李易现在最期望的,就是和他吵架,争执,并在争吵的时候压过他一头,然后李易的内心就会得到满足。
暗暗冷笑了一声,伏完闭上眼睛,连续几个深呼吸之后,表情竟然恢复了平静,就仿佛刚刚的吵架,还有四脚朝天的丑态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伏完的变化让李易非常惊讶,他都准备好,继续与伏完吵架的。
伏完起身对着长安的方向拜了拜,然后打开几案边上的一个竹筒,取出一卷圣旨,单手举着,道:“天子圣旨,是我道与你听,还是你自己来看?”
伏完的态度让李易感觉有些不自在,但毕竟是圣旨紧要,他也就不客气了,直接从伏完手里拿过了圣旨,快速看了一遍,眉头便忍不住皱了起来。
圣旨内容不但没问题,反而非常符合李易的心意,甚至符合的都有些过分,主要就是从董卓开始,将他的种种功绩诉说了一遍,然后就认了他的大将军。
这时伏完又取出一个木匣,放在了几案上,说道:“此乃大将军印绶。”
说罢,伏完退后一步,俨然一副交接已经完成的样子。
李易却是有些糊涂了,他看看圣旨,又看看下面的木匣,这也太顺利了,完全不正常。
小皇帝现在已经不小了,应当能明白他动机不良,就算小皇帝不知道,还有文武百官呢?
在李易想来,他这次的事情朝廷最终肯定是要同意的,但同意归同意,过程应却不会这么简单,最起码朝廷会在他这边争取一些利益。
他都准备好接大招了,但结果居然这么简单,一道中规中矩的圣旨就完事了?
李易拿着圣旨,想了想,忽然看向伏完,只见伏完一脸从容淡定,顿时恍然,伏完这是想跟他以退为进呢。
李易笑了一声,然后对着长安方向一拱手,道:“多谢天子!”
说罢,李易弯腰,一手圣旨,一手木匣,转身就走。
李易这潇洒的举动看得伏完一呆,他活了一辈子都没见过李易这种奇葩,居然一点都不按照规矩来。
眼看李易已经走到门口,也没有回头的意思,伏完绷不住了,赶忙叫道:“你站住!”
李易脚下一顿,回头问道:“还有何事?”
伏完嘴角抽搐着,一边提醒自己不生气,一边指了指对面,道:“坐下,有些话说一说。”
李易摇头道:“我已经操劳一日,甚是疲乏,还是……”
“这些话是天子让我问的!”
伏完直接大声打断,现在李易这态度,他真怕等一晚上就没人了。
李易笑了,他本来就没打算真走,虽然长安的朝堂势微,但终究占据着大义,在某些问题上,李易必须明白朝廷的承受范围有多大,万一把朝廷逼得太过,最后人家不管不顾下一道圣旨让天下人共诛国贼,那对李易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李易重新回到座位坐下,问道:“何事?”
“呼——”
伏完喘了口气,他发现自己的情绪又有些失控了,李易这么干脆的走了回来,他哪里还想不到,这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
用力掐了一下大腿,定了定心神,伏完这才缓缓开口:“天子让我问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李易故作不解道:“何意,易不是很明白。”
伏完沉着脸,再次道:“天子想知道,你是不是打算当董卓?”
李易心里暗道终于来了,表情渐渐恢复正常,摇头道:“在我眼中,董卓始终都不知道他自己所图为何,我自然不屑效仿。”
“哦?”
伏完眯了眯眼,道:“可你现在所作所为,与董卓何异?”
李易忍不住哈哈一笑,然后鄙夷道:“我与董卓一样?这话是谁说的?”
伏完朗声道:“朝堂上大有人在!”
“呵呵……”
李易继续笑着,叹息道:“怪不得汉室衰颓至此,原来朝堂上尽是些眼瞎心盲的皓首匹夫,有这些老匹夫在,大汉如何能兴旺?可怜我大汉,可怜天子啊!”
伏完的脸色再度转阴,李易的话太损了,一张嘴就把大半的朝堂公卿给骂了进去。
伏完有心骂回去,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如今朝堂上将李易比作董卓的人不少,但伏完并不在其中,因为李易明显比董卓要高明的多。
不见伏完接话,李易继续道:“李易不才,自幼敬佩卫霍两位将军,曾立志为大汉开疆拓土,虽死无憾,然而,当今天下大乱,所谓开疆拓土已成笑话,易只能退而求其次,效仿周亚夫,扫荡天下不臣,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正是因此,才有了更名换姓入洛阳之事!”
李易说的好听,伏完却是皱着眉头,依旧一言不发。
果然,李易话锋一转,问道:“周亚夫结局如何?”
伏完眉头更紧,然后李易自己唏嘘着说道:“条侯英武,平定七国之乱,功盖于世,当真风光无二,然那时谁能想到,条侯如此功绩,最终却因为区区几百甲盾,含冤呕血而亡?”
李易摊开圣旨,指着上面列出的一道道功绩,问道:“这些功绩,比之条侯,如何?”
李易也不等伏完,直接说道:“易自问虽有不如,却也相差不大,然而,五百甲盾便能要了条侯性命,今易麾下却有带甲之士数十万,请教岳父大人,小婿如何才能保全身家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