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9hrd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快虧成麻瓜了討論-第626章 原來江湖就在我手上(求票票打賞)相伴-6y6xm

我快虧成麻瓜了
小說推薦我快虧成麻瓜了
林老板考虑的是,必须要让研发占大头。
一旦研发停止,那公司的精力就要放到能赚钱的芯片应用了。
事实上,林老板考虑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28nm制程还没消化完毕,紧接着就上14nm,还真的会消化不良。
首先是技术基础。
国内的技术很落后,可他不是没有技术啊。
申城微电子能够量产90nm制程的光刻机,覆盖了全球60%的低端市场,中高端市场覆盖率是0%。
他们有郑策支持,不缺资金不缺人才,一直想着崛起呢。
28nm不算全球领先,但确实应用领域的重头戏,所以一直是他们攻略的对象,只是技术上还有很多难题没办法攻克。
克莱斯特提供的技术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之下,28nm的光刻机很快就被造了出来,前前后后都没花十个亿。
可是14nm制程的不一样。
理论上来说28nm的光刻机,在双倍曝光的基础下,也能够光刻14nm的芯片,但是次品率会大大增加,非常的得不偿失。
而14nm光刻机,就目前来说依旧是中高端的技术。
双倍曝光的情况下,它可以光刻7nm制程的芯片,甚至还可以四倍曝光……
28nm属于中低端技术,14nm就已经摸到了高端的边缘。
或许有人会说,荷兰的ASML已经在研发5nm光刻机,并且取得了重要的进展,但是研发出来和广泛应用不是一回事。
目前应用最广泛的,还是28nm和14nm。
要想研发14nm光刻机,需要更高端的技术,更多的人才,更多的资金。
在技术和人才等各方面基础都比较薄弱的情况下,没有百亿资金,根本没可能把14nm制程的光刻机研发出来。
28nm的光刻机,联盟科学家们给出的结论是八月份出厂,结果还提前了几天。
换做是14nm光刻机……
对不起,科学家也不知道,他们也要摸着石头过河。
林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而且他也知道,只要把这玩意丢出去,喵芯的研发想停都停不下来。
乖乖地帮老子亏钱就完事了。
后头还有7nm、5nm、3nm、2nm的等着你们呢。
至于ASML会不会哭,会不会想要把他给告死,不怕大家笑话,林冬不介意当个抖M。
其实,林冬还有一个误解在这里头。
他错误地认为,14nm的拿出来,之前28nm的就没用了。
之前的一切研发都做了无用功,所以也就变相的完成了亏钱。
这就是门外汉的认知了。
实际上,就算14nm技术摆在面前,28nm也不会被淘汰。
很多企业也根本用不到更高端的光刻机。
而能够用到高端光刻机的企业,就算买到了更高端的光刻机,低端的也不会被淘汰,甚至连90nm的光刻领域,他们的份额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真正被坑的是外面的那些芯片代工厂。
他们一直捏着华夏芯片领域的脖子,不管你是什么企业,你的芯片都要从我的工厂里出来。
我不仅要你们的票子,还要你们的时间。
都乖乖地排好队。
更有嚣张的ASML号称给你们图纸你们也造不出来,但也没见他们把图纸给过来。
28nm光刻机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危机,是一种打击。
但是这并不致命,高端的芯片生产还是掌控在他们的手上,中端芯片上损失的钱,高端芯片加点钱就弥补回来了。
可一旦14nm光刻机的出现,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可以说,整个芯片行业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28nm光刻机宣布研发成功,他们的股价可能跌个一成半成意思意思,14nm如果今天研发成功,他们的股票不腰斩才怪呢。
他们会用各种不要脸的战术阻止华夏的14nm芯片出现。
“哪……哪来的?”裴潜龙拿着这玩意,觉得自己手里握得就是一个大伊万,一不小心就要炸到自己啊。
我还想着一统江湖,原来江湖就在我手上。
是的,不用一统江湖了。
“咱们在国外,有个秘密研究所。”林冬打了个哈欠,吃光了裴潜龙的点心,可他却觉得更饿了。
之前在公司看到的兔子提醒了他。
其实他可以办个养兔厂,在园区放养一些兔子,然后就可以随时抓来烤了吃。
话说回来,那个叫跳跳的兔子还挺肥的︿( ̄︶ ̄)︿。
“这也太牛皮了吧。”裴潜龙不怎么相信。
但是这不重要。
说谎这种事,谎言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愿不愿意相信你。
就比如“我和她只是朋友”,“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你不愿意相信,那这玩意说的再动听都没用。
还比如“我睡遍了班上所有的男生,最后发现还是你最好”,这样的话,如果你愿意相信,其实它的真实性也是不需要怀疑的。
我们的裴潜龙,就是第二种。
别说什么国外有一家研究所,林冬就算说自己在ASML安插了几十个卧底,他也愿意相信。
实际上,这才是大家认为最合理的解释。
参与到芯片联盟的其他几家,基本上都站这个结论。
甚至就连湾积电和ASML都这么认为,上上个月也就是5月23号,湾积电进行了一轮人员调整——其实就是裁员。
来自内地的十七名技术专家,全都遭到了解雇。
有两位还面临商业泄密方面的诉讼。
大概不想丢失华夏市场,所以他们的动作很隐秘,三名来自内地的雇员前后花了两周多的时间才解雇完。
他们比较骚的操作是在开除了这三位来自华夏内地的雇员之外,还开掉了几名来自于湾湾的工程师,有一位甚至在ASML服务了超过九年的时间,还是07年ASML收购米国睿初科技时候入职的资深技术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