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j8r精彩言情小說 聖武稱尊討論-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識時務的血棘推薦-qjh8h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面对渐渐走来的血棘魔圣,鲲鹏虽然双目暗淡,心中却没有什么惧怕。
诚如对方先前所说,即便其不动手,他体内油尽灯枯,不到半个时辰,这副身躯便会消失,他的圣息也持续不到今晚。
过不了今晚,他必然会陨落此处。
并不是今晚给他造成的伤势有多么大,体内诅咒持续到万年,不愿与诅咒妥协也要自由翱翔的他,生机已经流逝了万年,能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已算是奇迹了,焉能要求的更多。
是以,他并不惧怕,而是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最终,他还是没能带着这两个烦人的家伙一起同归于尽,没能为被无辜牵连的几个小家伙报仇。
在他感到遗憾时,随着战斗的结束,黑暗漩涡中的能量也消耗的极致,再也难以维系,漩涡分散开来,此地空间解除了封锁。
虽然如此,鲲鹏却没有遁逃的力量,他站在这,已是费尽了全部力气。
何况,就算能逃走,他也没有遁逃的打算。
他知道此时的他是真正的生机全无。
对方不出手,他也会自己陨落。
既如此,逃与不逃,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在血棘向鲲鹏步步逼近过去时。
那方隐匿的虚空中。
楚天盯着同样状态不佳的血棘陷入沉吟。
“就算他现在看上去状态很惨,但因果圣者不可有丝毫的小觑,说不定,他还有威胁我性命的能力。”
“不过,我未必没有威胁到他的能力,平常大概不可能,但我能感觉得到,此时的他,真的非常虚弱,若我施展修罗第九斩,又很大几率能将他重创,将鲲鹏前辈救下。”
“这么做依然要冒极大风险,不过,我既修鲲鹏传承,便算是得了鲲鹏前辈的恩惠。”
“他今日有难,即便冒些风险,我也要救他脱离险境。”
也不只是层次不够,还是局势紧张,楚天还没察觉到鲲鹏早已生机全无,很快就做下决定。
“现在这距离,有点太远了,要再接近一点,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浪费了就死定了。”
楚天心脏碰碰乱跳起来,但他尽快平复心情,保持潜伏状态,握紧了早在来前就已取在手中的冰流剑,迅速向血棘鲲鹏所在之处欺近。
他这样的逼近,若在平时状态,必然难逃血棘的法眼。
但此时,因为彼此两败俱伤,鲲鹏,血棘都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血棘是有些多余注意力,却也是全放在鲲鹏身上。
毕竟这可是远古时代就纵横天地的神兽。
尽管生机全无,但如若在临终前将他一起拖下水,那就亏大发了。
因此,他才没有一下子就接近。
一步步渐渐接近,其实也是对局势的一种判断和观察。
不料倒是给了楚天充裕的接近时间。
眼见血棘渐渐接近,自己生命即将走到尽头,鲲鹏心里浮现出最后一抹遗憾。
最终,还是不能在这天地间,自由自在的翱翔了啊。
中了诅咒后,他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因此,他就尽可能多的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他的踪迹。
无数人以各类传承记载着他的踪迹,却没有那个能真正得其精髓。
甚至,他在遨游江河湖海时,也会留下一些血脉。
但这些血脉之中,也没有出现能接近他这个层次的。
毕竟要将鲲鹏传承修炼到他这个地步太难了。
即便要接近他的层次,也得是超凡入圣层次才行。
而圣者不是大白菜,不是说遇到就能遇到的。
即便他的那些分支的后辈,也只是继承了他少部分的血脉力量,并不能完整传承他衣钵。
所以,最终的遗憾,就是他引以为傲的身法没有真正传承下去。
“今日之后,真正的鲲鹏一道,就将在圣武大陆上绝种。”
他不无黯然的想到。
血棘在他身前站定,经反复观察,确定他没有反抗之力,便冷笑道:“前辈,原来你的境况和表面一样差,我这就送你上路吧。”
他周身恐怖气息升腾。
与此同时,楚天判断下距离:“这个距离,差不多了。”
“成败在此一举,一定要成功啊。”
他双目决然,身形便从隐匿状态浮现出来,九尾灵妖变等诸多加持手段施展,浩瀚的气息几乎连天接地,化作可怖的剑气。
他眼神血腥,脸色冷酷,宛如化身尸山血海中走出的修罗,双手持剑,缓缓举起。
随着举起的瞬间,一股威压竟是向血棘笼罩而去,将此处天地先行封锁。
他很快便熟门熟路登上第八道台阶,正向往上登时,却感受到更加强烈的压迫。
第十七层的压迫,要比先前还要强大许多。
虽然他估摸着,就算在该层,他也能重现修罗第九斩。
但终究是猜想,真正试验还是第一次。
“给我滚。”
一心将鲲鹏救出,楚天感受到这压制来碍事,便在心底含怒咆哮了一声,恐怖的修罗剑气浓郁剑气,化作一道道明亮耀眼的剑光几欲照耀天地。
他骤然踏在第九道台阶之上。
他双手持剑,剑刃之上,有着浩瀚的天地之力凝聚。
附近天地都是枯萎了下来。
似乎这片地带的天地元气都被此剑抽干。
冰流剑上,寒冰般的剑芒流转,血棘惊恐的发现,那丝剑芒里,竟然有着与对方修为不相符的因果之力。
“什么,因果之力,这怎么可能?”
血棘大吃一惊,露出如丧考批的表情。
当然,若是平时,就算见到因果之力,他也不至于如此失态。
毕竟他可是堂堂执掌因果的圣者,凌驾于黑暗魔渊诸多魔圣之上的大能。
但毕竟他此时状态凄惨之极。
虽说因果魔圣施展因果,如普通人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但普通人如若奄奄一息,连吃饭喝水也未必能自理的。
血棘此时实力下滑严重,虽然有着送生机全无的鲲鹏归西的能力,但若要他凝聚因果,还是如同要求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普通人自己吃饭喝水一般,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不管是那个境界,因果,只有因果才能抵抗。
“等等,本圣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血棘立马认清了现实,向楚天妥协。
可见此魔也是个识时务为俊杰的英明之辈。
楚天将宝剑向他虚空斩出,蕴含一丝因果的那道剑光没入虚空,天地向血棘迅速枯萎而去。
空间被封锁,又被修罗剑威震慑,萎靡状态的血棘无法逃脱,只得将残余的圣力调用而出。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尽管只是残余圣力,却依然相当浩瀚,形成层层藤蔓见他身体宛如蚕茧般层层包围,藤蔓之上生出尖锐倒刺。
看上去仿佛兵马俑一般。
堂堂因果大能,这般如临大敌,未免有些搞笑。
但血棘自己就是因果圣者,比旁人更加明白因果的可怕,以他现在的状态面对因果之力,是真的有陨落的危险的。
天地从血棘、鲲鹏身边枯萎过去。
很有灵性的没对鲲鹏造成任何伤害。
但作为敌人的血棘就倒霉了。
将他如兵马俑一般层层包裹的藤甲寸寸湮灭。
其下的魔躯也是湮灭。
圣息也是暗淡了下去。
但最终没有彻底湮灭。
并不是什么黑暗力量的庇护。
而是对方原本就是因果大能,就算是萎靡状态,圣息的存活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圣者能够媲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