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mj4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第二十七章 傑森:有人給與了我無法拒絕的參賽邀請-elym7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是巧合吗?
大概率不是的。
应该人为安排的。
可……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杀人?
‘诅咒录影带’确实是杀人的利器,甚至可以说是杀人与无形,即使是一般的‘神秘侧’人士无意中碰到了,也会大概率的被杀死。
但是,‘诅咒录影带’也有着种种限制。
不说其他,必须要看到‘画面’这一条,就让人束手束脚。
除非是像志村哲也这样杀害自己的朋友,而且,这些朋友还对‘怪谈’、‘都市传说’之类的十分感兴趣才行,却又不是真正的‘神秘侧’人士。
而‘给与’志村哲也‘诅咒录影带’的人必然是‘神秘侧’人士。
对方想要杀死的人,也自然会是‘神秘侧’人士。
可这么做,有用吗?
是不是有点大费周折?
如果想要杀死的人是普通人?
那就更没有必要了。
‘神秘侧’人士杀死普通人,并不比普通人碾死一只蚂蚁难到哪里去。
“为什么呢?”
“这么做除了死更多的普通人外……死更多的人?”
“收取灵魂?”
“制造恐慌?”
杰森的眉头微微皱起了,双眼却亮了起来。
他似乎找到对方想要做什么了。
不过,还需要一些信息做为支持。
而那位童守寺老和尚就是很好的选择。
但那是之后了。
现在?
杰森看着手中的‘诅咒录影带’,一张嘴就吃了进去。
咔嚓、咔嚓。
脆。
略咸。
有点像是海苔。
【吞食‘诅咒录影带’(复制)】
【体力、精力、伤势大幅度恢复!】
【饱食度+30】
【饱食度:749】
……
“复制品,30点饱食度?”
“不错!”
杰森这样的评价着,嘴角忍不住的一翘。
一份复制品就有30点饱食度。
那真品有多少?
会不会有食之兴奋?
还有!
复制品会有多少份?
一想到这些食物的存在,杰森就忍不住的开心起来。
这个时候,报警的惠丽晶返回了。
一同返回的还有凉介、浦岛两人。
“杰森阁下。”
“杰……阿嚏!”
年轻的浦岛警官还算正常,但是凉介似乎有点不太好,鼻子出气时带着异响,说话也是瓮声瓮气的,才一张嘴就打了个喷嚏。
应毫无疑问,是感冒了?
山风这么冷的吗?
杰森想着。
凉介一边用手帕擦着鼻涕,一边略带不好意思的看着向后退了一步的杰森、惠丽晶。
“抱歉。”
这位中年警官为自己的喷嚏道歉着。
“凉介警官昨晚在山上感冒了,我赶到的时候,整个人蹲在马路边都快要缩成一团了……”
“好了,闭嘴。”
“说正事。”
凉介打断了助手的话语。
他不要面子吗?
为了心中的自尊和荣誉,径直选择离开,然后……感冒了。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给与他的感觉就是,他的尊严、荣誉,还不如一场感冒。
这让凉介有点无法接受。
即使这是事实。
果然中年男人活着不如一条狗吗?
凉介心底自语着,然后,接过了惠丽晶递过来的微型录音机。
“证据都在这里面了。”
“你们可以听听”
惠丽晶说道。
凉介马上按下了播放按钮。
立刻,刚刚志村哲也的话就播放了出来。
“这混蛋!”
“竟然杀害自己的朋友!”
年轻的浦岛咒骂着,低下头看着昏迷的志村哲也就想给对方一脚,解解气,但是一想到自己警察的身份,浦岛硬生生的忍住了。
“怨天尤人的家伙。”
凉介则是轻描淡写的评价着。
从警这么多年,凉介见了太多自认为不凡,或者怀才不遇从而走上极端的人了。
志村哲也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但,志村哲也有点特殊。
这混蛋不是自认为不凡。
而是,真的‘不凡’。
“他有类似的特殊能力?”
凉介询问着杰森。
“嗯。”
“类似念写的能力。”
“大部分时候都是无用的,但有一些道具做为支持的话,就会变得异常麻烦。”
杰森一点头,解释道。
“那卷‘诅咒录影带’呢?”
凉介面色凝重。
做为一名资深的警察,他可是太清楚,类似的东西如果流传到市面上,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稍有不慎,就是一场灾难。
“我把它‘净化’了。”
杰森这样说道。
“净化了?”
“也好也好。”
凉介松了口气。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凉介早已经在十年前就知道了这样的说法,并且,一直信奉着。
所以,他虽然欠债累累,但还算活着。
“杰森,我有些事想和你说一下。”
凉介压低了声音道。
“好。”
杰森没有拒绝。
而且,猜到了大概发生了什么。
凉介接触到了从没有接触过的‘神秘侧’世界,本身又身为官方人员,官方自然是会有所安排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
“我在今早返回警局后,被从搜查一课升职到了搜查零课,开始复制一些普通警员无法处理的案件——他们认为我有能力处理这样的事情。”
“而且,还给我警部的衔,算是突破了‘固有环’。”
凉介自嘲的笑着。
然后,这位警官的笑容变得莫名怪异起来。
那是一种冷笑。
还夹杂着悲伤。
“以前我很努力的想要升职到警部,但是警部补就是我的极限了,大概率在退休的时候,我会成为警部,但是期间?没有可能。”
“毕竟,我和浦岛这样的高材生不同。”
“而现在?”
“我轻易的达到了。”
“但我却没有感到喜悦。”
说着,凉介低下了头。
“你这是矫情啊!”
杰森评价着。
“嗯?”
凉介疑惑的看着杰森。
他从没有奢求杰森会安慰他,只是本能的想要找个人宣泄一下情绪。
周围的人又不合适。
浦岛?
虽然人很好,但是有些事情,注定了他不能让浦岛知道。
“你是不是认为不靠自己努力获得的,就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获得?”
“会觉得这么做,是不可能得到认可的,是和你心中的那些米虫一样的不堪?”
“可你想没想过,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你在用命拼的?”
“别告诉我你胳膊上的枪伤是你装出来的。”
“真是矫情。”
杰森又一次评价着。
凉介想要反驳,但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杰森说的就是事实啊。
他该怎么反驳?
看着凉介的模样,杰森则是嘴角一翘。
第一次见凉介时,杰森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对方有类似‘不夜城’居民身上的气息,简单的说,这货大概率不是好人。
但是随着接触,杰森可以肯定,凉介是一个相当有原则的人。
也就是,对方身上类似‘不夜城’居民的气息是针对某些特定人群散发出来的。
例如:罪犯。
无疑,这样的人,是正直的。
是一个好人。
是可以视为较为信任的熟人。
所以,杰森不介意和对方多费两句话。
绝对不是因为第一次见面,对方就请客吃饭。
“说正事。”
“你还记得岩下不?”
“那个亡命徒,当年我亲手抓捕的他,然后押运过程中,他跑了——我无法想象一个带着20公斤镣铐的混蛋是怎么杀死押运者,又在超过五百名警力的搜不下逃出生天。”
凉介说到这,咬牙切齿着。
岩下死了。
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杰森则是迅速的明白了凉介的意思。
“你是说有内鬼?”
杰森问道。
“嗯。”
“我事后调查的时候,遇到了层层阻力,而且,差点被诬陷成为了岩下的共犯。”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可不能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希望继续调查,以搜查零课的身份,然后,我需要你的帮助。”
凉介耸了耸肩,一副无法忍受污蔑的样子。
但是,杰森却能够看到凉介在说污蔑时,眼睛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远处潮气蓬勃的浦岛。
这哪里是无法忍受自己被污蔑。
分明就是担心类似浦岛这样的年轻人受到类似的伤害。
真是言不由衷的中年人啊!
杰森心里感叹着。
人,越是年长,越是无法表露自己真实的感情。
小时候,想要什么就会说要什么。
可随着年纪增长,即使再想要,也会忍住。
因为,这是长大了。
也有人说是成熟了。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举个例子,明明很相爱的两个人,却都无法对对方说出我爱你,这就真的是长大了?真的是成熟了?
并不是。
就是简单的要面子。
就是不想要先低头。
或者说,只是想要赢罢了。
人生的克制,不是争夺输赢的,是需要相互退让一步的,是需要体谅的,是需要包容的。
想一想孩童时期,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纯真?
因为,有父母的包容啊!
父母给与了我们纯真的权利!
在这个时候,杰森在凉介看向浦岛的目光中,就看到了一种类似老父亲的感觉。
“可以。”
“不过,我喜欢等价互换。”
“如果你遇到了什么诡异的案子,请联系我——视情况,以委托的方式。”
杰森点头道。
“当然,这本身就是零课的职责。”
“在我成为零课探员的时候,你已经成为了我的特别联络人,遇到常规无法解决的事情,我会联络你。”
“还有,你不问问我需要什么帮助吗?”
凉介好奇的看着杰森。
他从不知道杰森竟然这样的信任他。
至于等价交换?
这在凉介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等价交换。
因为,这本身就是他的职责。
“无非就是打掩护罢了。”
杰森说着摆了摆手,不再理会凉介了,大踏步的向着地上走去。
看着杰森的背影,凉介又一次的耸了耸肩。
不过,这一次不是无奈。
而是一种习惯性。
遇到了好事的习惯。
“这个家伙。”
凉介嘟囔了一句后,走上前将志村哲也一把抓起来。
“看看那个佐藤。”
“联系其他人,让他们暂时封锁现场。”
凉介吩咐着浦岛。
“是,长官。”
浦岛敬了个礼道。
……
穿过了警员拉起的警戒带,杰森和惠丽晶返回了车上。
看着刚刚偏西的太阳,杰森忍不住的问道。
“附近有什么美食街,小吃街之类的吗?”
和童守寺老和尚约定的时间是傍晚。
这个时候还有相当的时间。
杰森认为这段时间必须要利用起来。
“当然。”
“我带路。”
惠丽晶一点头,脸上带着相当的兴趣。
从小有着咖啡师梦想的女侦探,对于吃的自然是不排斥的,而且,恰好刚刚完成了一件委托,自然是要好好犒劳自己一番的时候。
“委托完成了。”
“委托金会在三天内送到白熊咖啡馆。”
“总共是2000元,按照之前的分配比例,杰森你1800,我200。”
“所以,我们尽量将食物的花销控制在这个范畴内。”
惠丽晶可是目睹过杰森的饭量。
她可不敢说出请客之类的话语。
她还不想破产。
至于动用惠丽香留下的钱?
她同样不想这么做。
那些钱还是留给惠丽香吧!
万一那家伙出了事,急需要用钱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一定要问问童守寺老和尚知不知道那家伙的下落。
“可以。”
杰森没有反对惠丽晶的提议。
在有限的钱财下,品尝无限的美食是他的梦想。
当钱财不足时?
自然是要节省了。
不过,这种委托相当的丰厚。
已经出乎他的预料了。
“这样的委托除去委托人外,一些侦探们也会投入一些基金的——他们大部分都不缺钱,但是每一个都很好奇。”
“如果是普通的案件,他们早已经蜂拥而至了。”
看出了杰森的疑惑,惠丽晶解释着。
接着,这位女侦探发动了车子。
“出发,小吃街!”
惠丽晶踩下了油门。
车子平稳的驶入了马路,然后,开始加速。
小吃街距离案件发生的学校有着相当的距离。
足足半个小时后,杰森、惠丽晶才来到了目的地。
‘美食一番’!
硕大的,满是彩灯的招牌立在小吃街的门口。
许多店铺的服务员发着各家的宣传单。
对于这样的宣传单,杰森是来者不拒的。
他一一接过,细细的查看着。
不是挑选。
食物,不允许遗漏。
他只是准备选择从哪份食物开始吃。
而就在这个时候——
“先生,您好,请问您想要参加大胃王比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