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xul0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行走諸天的獵魔人討論-第五百八十八章 原初之神讀書-2txoc

行走諸天的獵魔人
小說推薦行走諸天的獵魔人
第五百八十八章
美国政府的代表到了。一名将军加上白宫的一个团队,登上了氪星人的飞船。
“我们带着和平的意志,来到这里,希望能够氪星达成友好的外交关系。”一番官方言词之后,白宫的团队开始跟佐德将军的一名顾问开始正式谈判。
毫无疑问,即便是找到了克拉克,得到了他身上的法典。但是一艘监狱上,毫无疑问是没有氪星人培育系统的。几个科学顾问能知道技术细节。但是想要建立一套完整的培育系统,还需要先回复一部分工业体系。
地球上的技术自然是没有合作的基础的。但是地球有着海量的人力资源,以及各种矿物资源。这些都是可以拿来谈条件的。
佐德其实也没看上地球,地方小,已经有了智慧种族。跟氪星环境也不匹配。苏源已经承诺,给他找更好的星球,重新安置他们的族人。但是前提是,他要作为雇佣兵,帮助地球人打赢一场战争。
佐德是军人,并不畏惧战争。尤其是在看到克拉克之后,知道法典确实存在,他就更不畏惧任何事情了。原著中,这也是一个悲情人物。一心为了自己的种族。
“我们需要大量的资源,劳动力。作为回报,我们会用氪星的先进技术作为交换。”佐德对于这种交换更是没有丝毫的负担。因为实在是太便宜了。氪星的技术,高出地球人几十个世纪。随便甩出一点,就足够地球人研究几十年的。
双方很快达成了交易。而佐德等人,有开始进行地球的适应性训练。
整个监狱跟随佐德被流放的氪星军人总共有十二个。另外还有技术侧的顾问团队六人。除此之外,监狱还有之前流放的氪星人二十七个。不得不说,氪星的犯罪率是在是低的吓人。总共只有四十五个氪星人囚犯。不过其余的各种宇宙通缉犯倒是不少,足足上百人。
这些还是被佐德将军的手下弄死多半之后的数字。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宇宙通缉犯。但是被佐德使用纳米技术控制了生死,完全听命于他。这支队伍的加入,算是对救世联盟正面战力的极大补充。
不过很快一个新的问题就出现了。那就是佐德死活不同意克拉克上战场。
“我会带着所有的氪星人,帮助地球战斗。但是克拉克不能出战。法典已经跟他融合。他现在是氪星的希望。我绝对不会允许他在战斗中出现任何意外的。”
布鲁斯对此很是无奈。克拉克也是头疼。自己接受了那么多年的训练,就是为了今天,更何况地球上有自己的朋友,家人,是自己真正的家乡。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至于苏源,他把这堆事情丢给了布鲁斯之后。自己离开,去找戴安娜了。两人分别多年,自然是干柴烈火。一番激烈的肉搏之后,把苏源的一栋别墅夷为平地。
云消雨歇之后,戴安娜罕见的如果小女人一样,趴在了苏源的胸口。
“计划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可以吧。我给布鲁斯他们带来了一些有利的支援。具体能够发挥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他们的临场发挥了。倒是你,查到了什么吗?”
戴安娜这些年,通过搜集到的一些线索,察觉到了一个秘密。众神的消失,似乎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阴谋。这也是他脱离苏源,独自离开去寻找的原因。
其实苏源大约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却无法对戴安娜直说。毕竟,宙斯是她的父亲。只能让她自己去发现。
“这些年,我追踪了一些古神的痕迹。遇到了豹女,见到了海格力斯,赫尔墨斯,我还找到了波塞冬的权杖,赫菲斯托斯的锻造之锤,但是找不到更多了。北欧神系,埃及神系,都几乎销声匿迹。
赫尔墨斯似乎知道什么,但是他不敢说。不过就算是他不说,我也猜到了。是宙斯杀了他们。而且,你早就知道了,对吗?”
戴安娜盯着苏源的眼睛问道。苏源不再掩饰。
“我大约猜到了一点。宙斯对新神族的到来知道的似乎更早。为此他做出了一个自己的应对。”
“杀掉其它所有的旧神,把所有的神力集中到自己身上?”
“没那么简单。我没有跟他正面交流过。但是我大约能够猜到一点。他可能想要返祖。”
“返祖?他可是神王……”
“但不是最早的神王。我在宇宙中了解到了一些信息。新神族,诞生于起源之墙。也就说说,它们属于初代神族。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因为在神话体系中,一般都是越古老,权柄范围越广,实力也就也越强大。
宙斯是神王,但是算起来只是第三代神王。在他之前,还有泰坦克洛诺斯,克洛诺斯之前,还有乌拉诺斯。再往前,更有那些原初的神灵,盖亚,厄诺斯,厄瑞波斯。这一点,宙斯跟我的想法可能是一样的。
这些原初的古神,之所以会逐渐的消失。起根本原因,就是因为纪元的更换。每一个小纪元的更换,原初的古神就会被削弱一分。然后崛起一部分新神。宙斯那些神灵,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够推翻上一代,建立自己的神谕统治的。
而现在,我们迎来的,是一个***的更替。一群全新的原初神灵,即将到来。他们会夺走宇宙中的多数神灵权柄。而想要跟它们争夺神职权柄。就需要成为跟它们们一样的原初神灵。”
就在苏源跟戴安娜说着悄悄话的时候,天堂岛的底部。一个身穿金色盔甲的高大身影,穿透了某种隐形的屏障,来到了天堂岛的最深处。这里,有一名赤裸着上半身,浑身的肌肉,如同钢铁铸就一般的壮汉。
他被某种奇特的阵法困在原地。身上不断的散发出某种微弱的光芒,往上空蔓延,直到覆盖整座天堂岛。看到来人,壮汉缓缓的开口道。
“终于轮到我了吗,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