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1s5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成了龍媽-第779章 英雄-no1ow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深深看了囧一眼,丹妮严肃道:“如果卡霍城由野人赛贡掌管,那我大概猜到那边发生了什么。”
囧面色阴沉得快要滴下水来。
他几乎也猜到了。
鳗鱼大人看看龙女王,又看看北境之王,疑惑道:“如果不是打退了异鬼,那赛贡做了什么?”
丹妮转向囧,“赛贡有儿子吗?”
琼恩嗄声道:“在长城时,丽亚就怀孕了,算算时间,差不多该临盆了。”
“与赛贡的儿子有什么关系——”刚问了一句,鳗鱼大人忽然想到了异鬼的来历,肥脸上的血色唰的一下消失,惨白惨白,好似一张死鱼脸。
“尸鬼由人类尸体复活,异鬼却是由人类男婴转化而来,说起来,这场灾变的敌人全部来自人类……”
说到这,琼恩露出一个又苦又干的别扭笑容,“真讽刺啊!我们还想着如何保护北境,保护整个人类,有人却毫无抵抗地向异鬼投降了。”
“只怕他们也没得选,正常人谁会乐意把自己儿子献祭给异鬼?”
丹妮想到几乎被横扫的壁炉堡,对卡霍城的选择反而有了一分理解。
当然,理解不代表支持。
“我们应该给卡霍城一个——”
当丹妮神色坚定,准备提议将卡霍城主事者处死时,嘴里说了一半的话却戛然而止。
因为她看到诸位北境贵族闪烁不定的眼神。
那是一种混合了欣喜、放松与羞愧的奇怪表情。
“你们该不会打算有样学样吧?”
丹妮目光如电,冷冷环视一圈,直接点破他们那点刚刚萌芽的小心思。
“没有,没有!”诸位伯爵几乎一齐说,抢着说,说完相互对视一眼,室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最好不要有这样的愚蠢想法,人类与异鬼是没法共存的,双方你死我活,没有退路可言。”
“陛下,您误会了,我们誓与异鬼抗争到底!”伯爵们大义凛然,拍着胸脯大声保证。
……
客室城堡二楼,站在阳台上,看着北境诸侯交头接耳离开演武场,丹妮淡淡道:“你的属下不可靠了。”
琼恩狗屁-股脸上拧出一朵大菊花,“也许,这是好事。”
丹妮豁然回头,提高音量,“好事?你脑子被异鬼啃了?”
“陛下,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囧垂下眼帘,遮住晦暗不明的眸子,“上一次长夜,没有长城,没有守夜人,没有临冬城,没有统一的七国,甚至史塔克都还只是北境诸侯之一,连北境都没统一。
在那样不利的情况下,维斯特洛怎么熬过持续一代人的长夜的?”
七国如今这局面已经够烂,可上一次只能更烂;这一次,在人类城堡中也算中上等实力的壁炉堡也没能坚持两个小时,上一次,那么多贵族都是怎么活下来的?
七国有很多八千年历史的贵族,比如史塔克,兰尼斯特,波顿,青手一系……数百家贵族,他们的家族史都与维斯特洛的王国史一样长。
问题来了,他们怎么熬过上一次长夜的?
紧闭城堡大门?
难道壁炉堡开门揖盗了?
历史的真相如此残酷,让丹妮不寒而栗。
“亚梭尔亚亥一次次锻造斩杀异鬼的宝剑,每一次失败,都被骑着冰蜘蛛的异鬼像狗一样追。
他失败了无数次,死里逃生了无数次,结果被他拯救的人却一直缩在城堡里祭拜异鬼?”
丹妮荒谬地笑了笑,“等长夜结束,英雄没有成为国王,反而被驱逐出他拯救的世界,回到蛮荒黑暗的东方,继续鏖战阴影中的怪物。
等一切结束,天下太平,拯救世界的魔法力量被人类嫉妒、排斥、毁灭。
易形者成了怪物,女巫可以被任何贵族抓起来烧死,然后他们又妄想建立一个‘真实的世界’。
现在长夜再临,刻录在基因中的懦弱与猥琐,让贵族们立即觉醒‘先人们的先进活命经验’,再次关起门,一边用自己的骨血祭祀异鬼,一边静待下一任救世主到来。
也许,在家里储粮耗光时,他们还会躲在昏暗的壁炉边,敲着空荡荡的铁锅,大声咒骂救世主不给力,没能在他把面包吃完前终结长夜?”
琼恩面色数变,担忧地看着龙女王,别有所指地说:“也许,英雄并不在意被拯救之人的想法,他当英雄,只因为他天生伟大。”
——临冬城大战在即,女英雄你可不能被贵族们的堕落行为给气得黑化啊!
我们还靠你救命呢!
囧担心极了。
丹妮展颜一笑,“你觉得史坦尼斯是不是天生伟大?这一次长夜,第一任英雄可是他呢!”
囧嘴角抽搐,“英雄也需要鞭策和激励,要不,陛下您去谷地鼓励他一下?”
“我不能去。”丹妮拒绝。
“为什么?“囧囧着脸问。
“我这样急匆匆去找他,会给人一种心怀叵测地拉他填坑的印象,不好。”
——难道你不是拉他填坑?
琼恩木着脸道:“那您安排一条翼龙送我去谷地吧!”
——无论龙女王是不是拉二鹿填坑,他一定很希望救世主能填了临冬城这个史无前例的巨坑。
因为,龙女王摆明了不愿当“英雄”。
……
最终,琼恩还是没能坐上丹妮安排的翼龙。
珊莎得知琼恩要去谷地后,立即精神抖擞地表示,她也需要去一趟谷地,正好送琼恩一程。
不仅是她和琼恩,连瑞肯与毛毛狗也一并带去了谷地。
“劳勃生病了,我送瑞肯去与他作伴。”面对囧的疑惑,珊莎这样说。
劳勃·艾林与瑞肯·史塔克是表兄弟,年纪差不多,当玩伴也说得过去。
丹妮与他们三个一起离开,不过她不是去谷地。
“我要告诉你们,告诉所有人,人类与异鬼誓不两立,任何人都必须做出选择,非黑即白,做出选择,就必须承受选择的代价!”
在众位贵族阴郁的目光下,龙女王带领四十条翼龙一齐起飞,只扑东北方向一千五百公里的卡霍城。
飞到卡霍城时,大概晚上八点。
不过长夜已至,南方白天还能隐约见到一团朦胧白光,北境却模糊了白天与黑夜。
晚上八点与早晨八点没啥分别。
好吧,还是有分别,此时下方的城堡已经彻底陷入黑暗,城堡里的人进入沉眠,只有城墙上七八座哨塔,向外泼洒昏暗的红光。
“呼啦——”天空呼啸的北风似乎更狂暴了些,却也只刮了一阵。
哨塔侍卫没有半分察觉的情况下,四十名天蓝裘皮斗篷银白铠甲的无垢者在城堡前的演武场排列整齐。
“轰——”龙炎喷吐,天空一瞬间被点亮。
“啊,那是什么?”
“呜呜呜——”
哨塔侍卫被惊动,号角吹响,沉睡中的城堡被吵醒。
“巨龙,是巨龙,龙女王来啦!”随着龙炎缠线团般缠成一颗脸盆大的白炽火球,城堡里的人终于看清天上的黑影——三条巨龙,与黑龙背上的铁甲女骑士。
“嘶嘎——”大黑咆哮一声,吼道:“临冬城收到卡霍城求援信,赛贡·瑟恩何在?达利学士何在?”
“女王陛下,我是赛贡!”立即就有人站在城堡三楼阳台上叫喊。
“啊——”众人惊呼,就见龙女王身后弹出一对巨大的火翼,纵身一跃,宛若一根羽毛,轻飘飘从五百米高空滑落。
在她头顶,还悬浮一颗巨大的火球。
看到这匪夷所思的场景,所有握紧剑柄与弓弩的瑟恩族侍卫,都颓然松开了手。
他们再次回忆起长城下,被龙女王支配的恐惧。
就连赛贡也没摆卡霍城伯爵的架子,赶在龙女王飘落在无垢者阵列之前,快速披上甲胄,带着十几个侍卫小跑出城堡。
“女王陛下,感谢您来援助卡霍城,”瑟恩走到龙女王跟前,单膝跪地,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
矮小瘦削的青年,狭长灰眼,发际线后退严重,穿青铜护胫和带青铜鳞片的皮衫。
丹妮看着他使劲回忆,却不能想起自己杀过的斯迪的样貌。
来之前,她打听过赛贡的来路,也知道自己干掉了他的父亲斯迪。
奈何,丹妮压根不记得这么一回事儿。
“赛贡,异鬼在哪里?”丹妮没有叫他起身,只冷冷地问。
“陛下,异鬼退走了。”赛贡垂眸道。
“只怕没有,”丹妮摇摇头,上前一步,冷笑道,“它们没进城,却进驻到你的心中。”
“哗啦啦——”赛贡面色一变,他身后的瑟恩侍卫齐刷刷握住剑柄。
“呵呵……”丹妮似无所觉,大模大样又上前一步。
“陛下,我没得选择!”赛贡脸上表情变了几变,向后摆摆手,止住小弟的傻-逼举动,改单膝跪地为认罪的双腿下跪。
“信鸦离开不过一刻钟,异鬼已经登上城墙,与您现在一样,走到我的城堡门前。
足足十个异鬼,骑着冰蜘蛛,爬墙翻篱,如履平地,完全挡不住啊!”
说到最后,这位新晋伯爵的声音都哽咽起来。
“它们向我索要我的孩子,如果拒绝,整个城堡,城堡下一万多镇民都会惨遭屠戮,孩子一样保不住,我没得选择……”
“你说谎。“丹妮锵的一声拔出背后巨剑,森寒的剑锋贴在赛贡脖子上,“壁炉堡已经被异鬼血洗,难道异鬼知道安柏家没婴儿,而你家有?”
“我——”赛贡敢要狡辩,可一抬头,就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一条巨龙从骑士女王面甲后面的紫眸中飞出,无尽威压几乎让他瘫软在地。
他连忙低下头,打着哆嗦告饶道:“陛下饶命,我,我…我没得选,尸鬼无边无际,城堡里有我所有的族人,我必须救他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