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wrf3优美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 愛下-第九百二十一章 人情世故相伴-kwh66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韦弘表起身道:“启禀殿下,吾等从家中出来,家主略备了几件薄礼,孝敬给殿下,不成敬意。”
说着,将手里的礼单递给一旁的侍女。
高阳公主却淡然摆手,清声道:“心意本宫收下,礼物便带回去吧。”
韦弘表愣在原地,看着韦挺,不知所措。
韦挺也有些慌,自己说错话,该不会当真得罪这位殿下了吧?或许高阳公主并不能影响房俊取消借着韦弘光一案打压京兆韦氏,但若是从中作梗,向房俊表达对与京兆韦氏的不满,使得房俊对京兆韦氏的印象极其恶劣,这却是轻而易举的。
说白了,这位殿下“成事或许不足,但坏事却绰绰有余”……
韦挺急忙道:“殿下……”
高阳公主不待他说话,已经轻轻摆摆手,清冷道:“本宫有些乏了,太常卿若是有话,不妨等郎君回来跟他说罢。来人,送客。”
韦挺只得躬身道:“微臣知罪,请殿下安寝,微臣告退。”
李崇义也被牵连,从房府退出,站在大门前黑着一张脸,看着韦挺道:“太常卿这是何意?既然不信高阳殿下之承诺,那又为何让吾与你同来?”
没见过这么办事的。
韦挺亦是无奈,赔罪道:“老夫的确失礼了,可世子应当知晓,此事与家族之前程关系重大,哪里敢有一丝一毫之懈怠?今日世子这份人情,京兆韦氏上上下下铭记在心,他日但有所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言罢,与韦弘表两人整理一下衣冠,一揖及地。
这等时候,也就唯有河间郡王府这样的姻亲能够出面帮衬走动,这份人情不仅要记下,将来更要加倍偿还。
欠了别人的,再多也没关系,只要能够偿还就好。而人与人之间、门阀与门阀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来来往往之间逐渐加深的。
朝廷也好,门阀也罢,甚至是市里坊间,所有的一切,追根究底也不过是人情世故而已……
李崇义当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之所以做出一副懊恼的模样,也只是让韦家的这份人情欠的更加深刻一些而已。
瞧瞧,我这边为了你们家的事情四处奔走,舍皮舍脸的求人,结果你却乱说话将我给牵连呢,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地道?
倒也不是没法原谅,只是得加钱……
“太常卿这又何必?在下不过唠叨一句罢了,自然明白贵府如今之处境,唯有竭尽全力帮衬,岂有见怪之意?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此地尚在房府门前呢,可别被人瞧了去,再生波折。”
人情不仅落实,且更加深几分,李崇义心满意足,谦逊温厚的模样做得十足十。
韦挺闻言,也直起身。
都不是傻子,谁还能不明白谁的心思?只不过眼下京兆韦氏危在旦夕,所以甘愿送出人情。
双方又说了几句话,韦挺苦笑道:“老夫说错话,惹得殿下不高兴,连礼物都没要。只是这几件礼物乃是家主临行之时备下,万万不能再拿回去,便赠予世子,拿回去赏玩罢。”
韦家拿的出手的东西,岂能寻常?不过韦挺将之转赠李崇义,只是当作不值一提的玩物。
只是哪怕东西再好,若说当作谢礼,那可就侮辱人家江夏郡王府的世子了……
李崇义哈哈一笑:“那晚辈恭敬不如从命了,殿下府中奇珍异宝无数,自然看不入眼,晚辈这小门小户的,却稀罕得紧。”
自有家仆将几样珍宝送到李崇义马车上,然后双方说了几句客气话,这才相互告辞,各回各家。
马车上,韦弘表撩起车帘,看着外头街上时不时过去的顶盔贯甲的一队一队“百骑司”精锐,忍不住问道:“叔父何以在殿下面前说那句话,惹得殿下不高兴呢?”
以他对韦挺的了解,断然不会昏了头说出那等愚蠢的话语。
韦挺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有些气闷,吩咐道:“撩开车帘,透透气。”
“喏。”
韦弘表忙将车帘撩开,让外头混杂着雨丝的凉风吹进来。
韦挺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这才缓缓说道:“有些时候,得失之间很难计算清楚。老夫那句话固然惹得殿下不高兴,可若是殿下不想被老夫‘不幸言中’,那就必须努力劝说房俊放弃针对咱们家。殿下固然不大管事,但是公主的颜面不能丢。相比于殿下对老夫不高兴,能够使得家族平安无虞,那才是最重要的。”
高阳公主不高兴又如何?
她固然贵为公主,但是所有的权力都来自于陛下与房俊,她不高兴,死不了人。
若是能够以言语激将,以此确保京兆韦氏安全,得罪了高阳公主又能如何呢?
无论陛下亦或是房俊,都不会因为自己一句“无心之失”,便迁怒于整个京兆韦氏……
韦弘表敬服道:“叔父智谋绝顶,对家族倾尽所有,晚辈敬佩莫名!”
的确,陛下与房俊都不会因为一句惹得高阳公主不高兴的话语进而迁怒京兆韦氏,但是作为惹怒高阳公主,甚至某种程度可以说是“看不起”高阳公主的韦挺,却势必会被陛下与房俊记恨。
这种记恨或许并不会立即发作,但是对景的时候,便会成为韦挺仕途之上的一颗绊脚石。
为了京兆韦氏的安全,韦挺这是将自己的前程给搭进去了……
韦挺教诲道:“吾等世家子弟,皆依附于家族而显赫一时,有了家族之支撑,方才能够高人一等、出人头地。然而家族之强盛,却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是历经数代,甚是数十代的先辈不断的拼搏、牺牲,方才有吾等之今日。而吾等亦当秉承先辈之精神,先家后己,前赴后继的奋斗奉献,让子孙后辈皆能沐浴荣光,血脉代代传承,家族世世昌盛!绝不能因为一己之私,便将家族陷于覆亡之险地,切记,切记!”
谁能想到,区区一个家族中不入流的子弟韦弘光,便险些将整个家族置于万劫不复之深渊?
甚至直至眼下,连那孽障到底做了什么都不得而知……
帝王治下,皇权至上,再是强盛的世家门阀看似繁花似锦功高震主,然而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没有什么可以长盛不衰,所能够依靠的,只能是一辈一辈人无私的奉献,方能够凝聚一个家族的血脉传承。
马车路过靖安坊,一队如狼似虎的“百骑司”精锐从坊门之内走出,一个身着锦袍的男子披头散发被押解出来,韦弘表略微一愣,趴在车窗努力去看,灯火照耀下那人时不时的奋力挣扎,面容也能看清一些。
韦弘表回过头,看着韦挺骇然道:“是江安王家的老七!”
韦挺也吓了一跳,靠近车窗看了看,外头乱哄哄,这会儿已经看不清那人面容,但是见其身上锦袍华丽,想必非富即贵。
“你可看清了?”
“绝无差错!这位虽然不大受到江安王待见,可毕竟是幼子,深得王妃宠溺,与舍弟交情莫逆,曾到府上玩耍过几次。”
叔侄两个相视一眼,皆感受到心底的震撼。
江安王李元祥,乃是高祖皇帝的儿子,一品亲王,其母杨嫔更是隋朝越国公杨素的女儿,血脉高贵、根基深厚,当年深得高祖皇帝宠爱。且不说隋朝之时因为杨素权倾天下之故,使得杨嫔之地位甚高,即便是大唐立国之后,杨嫔照样得到高祖皇帝的宠爱,高祖皇帝驾崩之后,本来杨嫔绝食赴死,意欲陪葬,不过后来至感业寺出家为尼。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连江安王府都给牵连在内?
韦家叔侄看着靖安坊坊门前灯火通明、人荒马乱,不由得脸色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