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s94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笔趣-第573章 提審任老道-2mb27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任老道都饿瘦了。
本来他就不旁,这三天来过的日子,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还不断的担惊受怕,原本脸上还多少有点肉,现在两腮都缩进去了,显的他一张刀条脸更长了。
任海川简直无限感慨,这过他么的是什么日子呀?
刚来淮南进奏院的时候,任老道,以淮南大少爷的救命恩人自居,很是受人尊敬。
进奏院之中的所有人一听,啥,大少爷的救命恩人?嘿,那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那全是笑脸相迎啊,都恨不得拉着任老道拜把子!
虽然在小义不让任海川离开长安城,算是在行动上多少受了一点限制,但是在生活上,那可是舒服得很。
伙食更不用说了,每顿饭都是两荤两素,大米饭管饱!
尤其任老道和高明一起闯进了长安武库,在爆炸之后,又全须全尾儿的陪着高明,回到了淮南进奏院之后,任老道的日子,更好过了!
这等于是又陪着大少爷的生死边缘走了一圈啊!
淮南进奏院的上上下下,对他更是客气,甚至进奏院的留守,谢二胖子,都亲自宴请过任海川任老道!
这家伙,任老道当时就抖了起来了——我看以后谁还敢瞧不起我,我任老道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是跟“淮南王”的二哥吃过一顿饭的主儿!说出来,吓死你们!
尤其天子下令,所有涉案人员不得离开长安城,任老道被留在了进奏院之中,更是每一天都醉生梦死了。
不喝酒也没辙啊,淮安进奏院上上下下都在忙活,或者准备迎接新同伴,或者去探查长安武库大火一案的蛛丝马迹,或者在长安城中排查何二的下落……就剩下任老道这么一个闲人,不喝酒,还能干啥?
得了,喝就喝吧。
进奏院子大厨房,对任海川任老道也算是有求必应,两荤两素都不行了,现在得四荤四素!大米饭管够,直接改成了,酒水管够,你要多少给你送多少,而且全是淮南扬州出产的美酒。
任老道这边儿的伙食好,进奏院里面的相关人等,甚至淮南谍报司的行动好手,有事儿没事儿的也愿意往他这儿跑,吃点儿喝点儿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是替自己家的大少爷,谢谢这位救命恩人。
任老道,在长安武库被炸的这一段时间之中,简直达到了自己的人生巅峰。
吃的,四荤四素,不够还有。
喝的,扬州美酒,管够!
身边人,全是淮南谍报司的好手,说话都得捧着他说。
任海川,飘飘然!
咱爷们儿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看清楚,身边这帮爷们儿是干嘛的?淮南谍报司!那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阎王殿前的小鬼儿啊!随便拎出来一个,都在江湖上鼎鼎大名!结果,这帮小鬼儿见了咱爷们儿,也得乐乐呵呵的陪着咱爷们喝酒,还得说好话。
这要是能把这件事儿拿出来念叨念叨,江湖人,无论如何,都得高看咱爷们儿一眼!
任老道恨不得这样的日子,天长地久!
结果,一夜之间就全然变样。
吃的,四荤四素,没了,一天就俩凉馍!关中的白面馍,夹肉的时候是好吃,那得是热的时候,一旦凉了,硬得能当砖头使,这要是咬得狠了,说不定都能把牙给崩喽!
喝的,扬州美酒,再也不见踪影,一天就一罐清水,饮用,洗漱,都是它,用完拉倒,渴?等明天!
至于谍报司好手的态度,那就更不用说了。
任老道的待遇急转直下的时候,也气得任老道哇哇大叫,当时就要出门去找高明理论去——你小子太过分了,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
结果一开门,昨天晚上还跟他乐乐呵呵喝酒的俩兄弟,就在门口站着呢,任老道刚一迈步,这哥俩二话不说,一人一脚,全蹬在任海川的肚子上,直接给老道都踹飞了,摔在屋里半天才爬起来,就这嘴角还一个劲儿抽抽呢。
任老大一看这情况,怂了,看这架势,自己要是再强行出门,这哥俩都能直接拔刀子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任老道都懵了。
好在,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的是,只要他老老实实在屋里呆着,就没人搭理他。
任老道这才算是明白了过来——这是给我软禁起来了呀。
行走江湖多年,就算没人告诉他怎么回事儿,他也知道,这事儿恐怕不能善了了……
刚开始的时候,任老道还嚷嚷几句,到了后来,清水泡馍吃得他眼睛直发蓝,连嚷嚷的力气也都没有了。
而且,沦落到这种地步,能不担惊害怕吗?
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淮南一方为什么对他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说这里面儿没事儿。那肯定是不对,但是具体是什么事儿?他也不知道啊——任老道这些日子光顾着喝酒了,还真不知道进奏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今天,就是任老道被软禁的第三天。
突然门外声响……
有人开门!
任老道一骨碌身就爬起来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门口。
进来一人。
定睛一看。
高明!
任老道直接就从床上蹿下来了,连鞋都没穿,张嘴就骂:
“高明,你还有脸来见我!?你个忘……”
高明都没空搭理他,直接侧身,让开门口,仿佛刚才进门就是为了身后之人开门引路的。
又一人,迈步进了房间。
面目微黑,双目微眯。
正是谢三郎。
任海川一见,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硬生生地把“忘恩负义”这四个字给憋回去了!
他虽然没有见过谢直,但是哪能没有听说过谢三郎的赫赫威名?
都不用说谢三郎本身如何牛逼,只说他坐镇扬州之后干过什么就行了。
改盐法,开海贸!
改盐法!
改盐法的过程之中,打击私盐走私,那才是重中之重。
“陆地大鹏”张德全,“草上飞”刘七,“一把金刀镇淮南”黑三……哪一个不是鼎鼎大名的盐枭,那都是在江湖上跺一脚乱颤的主儿!
现在呢?
三颗人头就挂在扬州城头之上,皮-肉早就烂透了,只剩下了森森白骨,仿佛正用自己悲催的经历警告江湖上的好汉,想活命,就离扬州、离淮南远着点!
开海贸!
寻找航线、互通有无之外,就是让扬州舰队为商船保驾护航,针对的是谁?
海盗!
“东海龙王”成东、“腾蛟”戴发财、“暴风贼”汤全胜……那都是海疆之中赫赫有名的一方大佬!
现在如何!?
在扬州城头,跟大小二十七路盐枭作伴呢!
事实上,这些年一来,随着谢三郎改盐法、开海贸的程度越来越深,淮南谍报司的名声也越来越大,甚至在江湖上,竟然得了一个阎王殿的诨号,谍报司的好手,自称阎王座下小鬼卒,判官就是谍报司首领谢小义……
那么,你猜,阎王爷是谁!
当然是汜水谢三郎!
一来,人家在《夜审杨七》的案子之中,曾经扮演过阎王爷。
二来,淮南谍报司虽然奉“笑面神”谢小义为首领,但是谁还不知道谢三郎才是真正的主心骨?
说实话,就“阎王爷”谢三郎的名号,在江湖上,都有小儿止啼的效果!
至于任海川为啥没见过谢直,却能一眼就把他认出来……
一来,高明是堂堂的“淮南大少爷”,能让他在淮南进奏院之中,亲自开口,侧身引路的人,能有几个?
二来,行走江湖,为了安全起见,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个小册子,上面记录了行走江湖的种种禁忌,也记录了江湖之上绝对不能招惹的人物,这样的小册子,还被好事之人起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名字——《英雄谱》,也不知道是说小册子上记录的人是“英雄”,还是行走江湖却不去招惹这些人,就能算是个“英雄”了……
这些暂且不说,只说江湖人行走江湖不能招惹的排名……
排名第三的,就是“阎王爷”谢三郎,这还是人家身为淮南节度使,对谍报司的具体事务插手不多的原因,这要是谢直亲自出手次数超过一定数量的话,绝对是“英雄谱”上第一名的强有力竞争者!
任海川行走江湖多年,自然也看过这样的小册子,为了自己的安全,恨不得将小册子背下来,然后深深地印刻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对于与“英雄谱”上第三名的“阎王爷”,他又怎么能不印象深刻?
任老道清晰的记得,上面不但有“阎王爷”谢三郎的简易画像,还有八字描述——面色微黑、双眼微眯!
这还能认不出来!?
认出来怎么办!?
任老道特干脆,双腿一软,直接就跪了!
“见过阎……不是,见过淮南王……”
谢直进门,还没等看清任海川还张刀条子脸呢,这哥们直接就跪了,一听他的称呼,顿时一声冷哼。
“大唐哪有淮南王?”
任老道听了,顿时冷汗直冒,他实在没有想到今天能够见到“阎王爷”谢三郎,心神激荡之下,把人家的外号给叫出来了。
谢直身为天下盐铁使、海疆防御使、淮南节度使,自从坐镇扬州以来,在淮南一地的权势,堪比王侯,甚至天子李老三的命令,在淮南一地,都不如他这个节度使的命令好使,在这种情况下,朝野、民间,都有戏言,谢三郎就是有实无名的“淮南王”!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谢直人家自己肯定不能认啊,他在大唐的爵位,根本就不是王爵……
“见过汜水侯……”
任海川赶紧改口。
谢直一声冷哼。
随后进屋的小义有眼力见,赶紧搬过来椅子,请谢直落座。
而高明呢?
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现在还跪在地上,多少有点心软,上前一步,刚想搀扶他起来,被谢直狠狠瞪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不得不把手收回去了。
而任老道呢?
一见高明过来搀扶,顿时大喜,想都没想,手上就要递过去,然后双腿用力,就要借势起身……
结果,高明把手收回去了。
任老道大惊,身上的力道歇了。
“彭!”
刚刚离开地面的双膝,又砸回了地面之上!
这一回,是意外,可比刚才顺势跪倒狠多了,疼得任老道一阵龇牙咧嘴。
谢直坐下之后,先看了看房间之中的陈设。
这就是普通的客房,纵然淮南一方向来不幕奢华,但是在客房的布置上也算是用了心,这样的房间,要是在中等人家,都能当做主人的卧房了。
看来谍报司虽然受命“食水减半、晾他两天”,却也没有在居住条件上难为了任老道。
随后,谢直才把目光转向了任海川。
开门见山。
“以后,不要以高明的救命恩人自居!
在张守珪废园之中,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我心知肚明。
高明没有碰到你,可能死。
你如果没有碰到高明,必死无疑!
与其说你是高明的救命恩人,不如说他是你的救命恩人!
退一万步来说,你们俩个之间,袍泽之实,倒是有,救命之恩,谈不到……
反正不管高明认不认,我是不认的,明白吗?”
任海川这才算是知道了自己待遇急转直下的原因,淮南大少爷再横,也横不过淮南“阎王爷”去啊……得,这还有啥可说的?
“贫道明白,日后只有袍泽之请,没有救命之恩!”
谢直点头,沉默不语,就这么看着任海川,生生地看着他冷汗都冒出来了,这才开口问道:
“说吧,你为什么会被捆在张守珪的废园之中?”
“贫道前来长安游历,见了邢縡在长安城地下世界的威势,心中艳羡不已,就想投靠在他的手下……”
任海川冷害直流,一张嘴,却还是当初跟高明说的那套磕儿。
谢直顿时不乐意了,没等任海川说完,直接打断了他。
“道长,你是聪明人。
而我,虽然算不得聪明,也肯定是一个忙人。
我谢三郎放着多少重要的事情不做,到了这里,亲口问你原因,你却说这些……
干嘛?
知道我谢三郎不聪明,准备糊弄我啊?”
任老道一听,冷汗都下来了,眼前这位,乃是大名鼎鼎的“淮南阎王爷”,糊弄他!?还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任老道竟然没有喊冤。
高明一见,心中顿时一沉,难道当初那一套说辞,真的是任老道在糊弄自己?
不由得仔细看向任老道,只见他满脸的冷汗,神色却在不停的变换,显然,心中正在挣扎。
谢直却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还等着任老道琢磨清楚了前因后果再做选择,再次开口,问了一个问题。
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所有人的耳边!
“如何去了张守珪的废园……不愿意说?
好,我换一个问题……
那一船道门火药,是不是你提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