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bnf1優秀都市异能 聖武稱尊討論-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慘烈的結局熱推-7m2w1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楚天陷入犹豫,是因为第十七层已经是黑暗魔渊的前线,其中更是有着掌握因果的大能坐镇。
虽说他的剑道和实力与日俱进,就算在第十七层也未必不能施展蕴含一丝因果的修罗第九斩。
但这种事没经过检验,谁知道他能不能在其中将此斩重现。
就算能够,也只是一丝因果之力,与举手投足皆为因果的因果大能,是没有丝毫可比性的。
总归,第十七层对现在的他来说,完全是一个险地。
“姐姐如果前往第十七层,应该会和我说,何况前几天聊时,她还在第十六层,不会是她,这凶兆的感应,未必是与我有紧密关联的人,要不还是算了?”
楚天正犹豫时,突然有了新的感应。
似乎不前往这凶兆之地,要错过一桩天大的机缘似的。
“怎么回事,这轮回天心诀不但能够感受到风险,莫非还能感受到机缘不成?”
楚天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却也没时间多想,慎重考虑后,还是决定要去一趟。
他打定注意了,大不小小心一点就是了,一旦遇到危险,就第一时间将虚通神前辈请出。
打定主意,他便化身天地,消失在此间,前往虚空另一端第十七层的凶兆之地了。
第十七层。
将一方天地封锁在内的黑暗漩涡,已没有先前一般强大。
这意味着其中黑暗力量的削弱。
这方凶地对因果圣者的压制也绝非没有代价。
高强度的战斗一旦展开,黑暗力量都要保持对鲲鹏高强度的压制,自然也是消耗严重。
当然,与此同时,其中战斗的鲲鹏的体能也是消耗严重。
鲲鹏、诡影、血棘三位因果圣者的战斗已进入即将分出胜负的后期。
在他们酣战时,他们所在远处,天地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动,然而,实质上却多出一道身影藏匿在虚空深处。
自然是感受到凶兆赶来的楚天,当然,意识到此行可能有危险,他多留了一些心眼,来到这片地带后,并没有立即现身,而是藏匿在虚空中,并将周围天地规则扭曲,小心翼翼消除了自身的存在。
若是平时自然难逃因果大能的法眼。
但其时,鲲鹏三个都杀红了眼,焉有功夫将他藏匿的虚空仔细的搜索,所以倒是让他潜伏其中。
潜伏在虚空中,感受到远处的波动。
楚天不由骇然。
这种波动,让现在的他都是感到战栗。
而且,他敏锐的察觉到,这时战斗应该已是进入了尾声,双方体能都消耗大半,如若都是全盛时期,强大之处将会超出想象。
先前轮回神族一役,霸天等人虽有出手,但当时楚天自己也没闲着,没有时间瞻仰因果大能的风姿,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因果圣者之间的交锋。
还真是可怕。
在这样的交锋中,他明显察觉到,他掌握的绝学虽多,但除了蕴含着一丝丝因果的修罗第九斩外,其他任何手段在因果圣者面前都没有任何意义。
因果的本质,就是我打你,你一定会受伤,近乎无视因果一下的任何防御。
能抵御因果的,只有同样的因果。
如果只是蕴含一丝丝因果的修罗第九斩,有可能被修为精深的同级强者以浩瀚的圣力抵挡。
虽说因果高于规则。
但如果分量太少的话,如果圣力布置的手段强大到一定程度,量变引起质变,也有可能对一丝因果稍有抵挡。
但对举手投足皆为因果的因果圣者来讲,却是当无可挡。
因果大能执掌因果,就如同一般圣者掌握规则,普通人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就算能挡住一丝因果,也不可能挡住两丝三丝,乃至大量因果。
“我还是低估了圣者之间的差距,掌握因果就已然强大如斯,那因果之上的本源呢,掌握本源又是何等风采,小静能在那个年纪,就掌握本源,并能战胜传言中最强的天魔圣巫,这是何等的精彩绝艳。”
“我不知何时,才能赶上她的脚步,而要将她从彼岸救活,恐怕还要将本源层次超越,不知又到何年何月,小静,我真的不知到了何时,才能再度与你相见。”
就算以楚天的心性,也不由感到茫然。
虽然他依然超凡入圣,并在这一层次也算战力一流的存在,但在超越本源这个宏伟目标面前,依然如同星空下的凡人一般渺小。
恍惚间,他仿佛变回了那位还没踏入武道之路,面对粲然星空只能抬头仰望的懵懂少年。
尽管心怀梦想,尽管心怀希望,但星空和他之间的距离却大到令人胆寒。
而在这时,战斗已进入决胜负的时刻。
神秘灰雾充斥的天地,与血色,邪影充斥的天地碰撞。
仿佛光与暗一般对峙。
天地破碎。
毁灭性的冲击波爆发开来。
如龙卷一般席卷。
却不知比一般的龙卷恐怖多少倍。
将楚天的思绪打断。
楚天注意到这般波动,不由感到牙酸。
就算是他,如果不是这么在远处暗中观察,而是在近处遭到波及,恐怕都会九死一生,当场陨落吧。
即便距离稍近一些,也会面临遭到重创,乃至躯体湮灭的风险。
这次波动,远胜先前任何时候,虽然猛烈,却有种破釜沉舟般的惨烈。
这是这场战斗的最后一击。
波动消弭后。
滚滚烟尘蔓延开来。
烟尘散去。
三道身影出现在楚天面前。
先前激战时不断爆发的恐怖波动,甚至能够隔绝圣境的感知。
激战消弭下来后,楚天才察觉到,其中那位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给他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
因为先前修炼过诸多鲲鹏传承,他心底很快就有了某种明悟。
“鲲鹏,这是鲲鹏前辈,难怪我会感应到凶兆。轮回天心诀这次倒不算是牵强附会。”
楚天感到心灵震撼。
当然,虽然认出鲲鹏前辈,他也没有冒失的现身,毕竟现在胜负不明,若胜的是对方,那他在两位因果魔圣面前现身与找死没什么区别。
他仔细的打量三人。
在他感应下,这三位远比他强的大能都是油尽灯枯。
尽管如此,他依旧保持小心翼翼。
看似油尽灯枯,但回光返照的一击,也未必无法给他造成性命威胁。
因果圣者,就是这么可怕。
是以他依旧不现身,保持暗中观察。
鲲鹏、诡影、血棘三圣也是视线对视。
对视了一会儿,诡影所在的那团阴影之上,已是有着一道道裂缝蔓延,在不断响起的咔嚓声中,如蛛网一般蔓延交错,这团阴影终于崩溃。
消失于无形。
露出一个手型瘦小的魔族男子。
他看向鲲鹏的双目中流露出一抹不可置信。
“不可能,你生机已经流逝到这种地步,怎么可能还有这种力量。”
不甘的话语落下,他的躯体寸寸崩溃,留下一道圣息。
那道圣息,与普通的圣息截然不同,蕴含着因果的力量。
比一般圣息更加坚固。
即便如此。
那道圣息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湮灭。
这道圣息彻底消失。
血棘身体一晃,出现一道道裂缝,宛如一个支离破碎的瓷器,但最终没有破碎,有猩红的魔血不断从裂缝中伤口中流淌出来。
他勉强维持站立,眼露震撼的看向鲲鹏,虽然阵营不同,他的魔瞳中甚至都浮现出一抹敬意。
“不愧是昔日纵横天下的远古神兽鲲鹏,生机衰减到这种程度,在此处受到压制,又中了本圣血咒的情况下,以一敌二,尽然还能将诡影歼灭,不过,这场战斗,终究是我们赢了。你体内的情况,你自己应该最清楚吧。”
血棘缓缓说道:“即便本圣不出手,将你留在这,你怕是也活不过今晚吧?”
闻言,鲲鹏没有反驳,眼神却暗淡了下来。
他现在生机全无,完全是个死人,等于普通人只是吊着最后一口气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