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jm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無限大萌王 愛下-190,衆人熱推-z71j3

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我们并没有打算颠覆英国,也米有打算真的帮助王室。”江睿摇了摇头:“耐心看下去,英国只是一个前哨站罢了。”
“……”蕾薇妮雅认真的看着江睿,良久,她忽然叹了口气:“那这么说,那个小丫头被你们骗的挺惨的。”
“也不算骗她。”九尾开口了,清冷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无情:“我们答应她的都会做到,但我们没有答应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执行。”
“互相利用罢了,她知道这一点。”
“她是知道,但她还是选择了相信你们……”
蕾薇妮雅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嘶!等等,我怎么听你这语气不太对劲啊?你被她攻略了?”
“那倒没有。”蕾薇妮雅摆了摆手,解释道:“我以前都没想到她会这么蠢,我本身对她的性格也不看好,只不过有些感慨罢了。”
“所以我要来确认一下。”
蕾薇妮雅晃了晃金发,轻声道:“我不想成为那种人,但我并不讨厌那种人。”
“我希望你也是如此,对吗?”
“关于这一点,我一直以为你在提出要跟我做朋友那一晚上,你就已经确认了不是吗?”
江睿轻笑道:“放心吧,我们虽然选择了做恶人,仅仅是因为恶人更容易生存下去吧了,我们还没有偏激到觉得一切善人都是无可救药的笨蛋,一切愿意坚持原则的人都是圣母婊那种偏激的程度。”
“更不会闲着没事去可以针对这群可爱的家伙。”
“嗯……”蕾薇妮雅满意的点了点头,临走之前,欢快道:“我就是这个意思!”
“毕竟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正在越来越少,我们自己没有选择坚持,那我们就应该这些还在坚持的人报以崇敬,而并非觉得她们愚蠢和肆意的嘲笑。”
“至少这次,我还是蛮想帮她的。”
“想就是想,无关我对王室的厌恶!”
说完,蕾薇妮雅红了红脸,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竟然就这么……跑掉了。
“真是的,好歹听人把话说完啊。”
江睿哭笑不得的看着窗户,重新关了回去,作为防护,窗户上可是有着不少禁止。
“明天你最好还是把后续计划跟她说一下,省的到最后她觉得你骗了她。”
九尾眨了眨眼,抱紧了怀里的小平板道:“我们下一步行动是什么?”
“让三公主动员这里的居民?”
“我白天那样说只是为了给三公主下个种子,让她知道自己该去怎么做。”江睿摇头否认道:“魔法师的纷争方式可不能用正常的政客处理,她就算动员一个月,还不如一个扩音魔法有效。”
“其他超凡者已经开始针对清教进行作战了,明天的话我们要赶回伦敦。”
“这么急?”
“嗯,在清教前面救出英国女王。”
“我们需要她的帮助。”
“她会帮我们?”
“她是一个很睿智的人,当务之急是镇压骑士派的叛乱,至于清教和拉莱耶以及王室派的后续之争,我觉得她分的清缓急。”
江睿眼中闪烁,思虑明确——“三公主既然需要人民的支持,那么鼓励人民作战,给予民众力量的就不应该是女王了,而是三公主。”
“我们需要女王的特殊术式【联合的意义】!”
……
联合的意义是一种作为战争时期动员所有人民的特殊术式,它可以让卡提那所拥有的天使之力直接赋予每一个公民,一次来保卫国家。
但其中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联合的意义本质上是包围国家这个概念而形成的术式,换而言之,接受了这份力量的同时,就会建立起无形的契约,从而必须为英国而战,但又仅仅是为英国而战,他并不包含对王室和政权的保护。
实际上,这个术式最初的原型本就是人民起义用的术式。
而这个术式的本质判断标准是根据不同人最本质的想法来进行的,比如,你如果心底里认为这样做是在保护英国,那么你所做的就是被允许的,换句话说,哪怕你想除掉如今的王室,只要你偏激到了足够的地步,打心底里认为这是对英国好,那么就可以利用这份力量去攻击王室。
当然,在骑士叛乱和外部力量入侵的情况下,大部分人会潜意识的将这些作乱的人作为肃清对象,而且,术式的结束权也在施展人手里,算是为数不多的优点。
总体而言,江睿对这个术式倒是没什么想法,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魔禁世界在对于这种大型范围的战争术式上有着无与伦比的高度发明,不管是C文书还是女王舰队,天谴术式,都是应用于战争中,对于大规模敌人拥有相当强度的能力。
但同样却都有特定的突破口和双刃剑的性质。
这一点也不知道本身是遵循着世界本质的规则,还是因为魔神们故意对世界的修改和限制,但总而言之,江睿确实有了几分让大贤者学习几个战争术式的想法。
可能是以魔法为主的世界江睿只经历过型月和魔禁的原因。
这导致江睿会习惯性的拿出型月世界进行对比,然而,虽然不得不承认型月在个人能力方面的魔法,或者说魔术层次要比魔禁高很多,但是整体规模上,大范围的战争术式,反而很少见到。
当然,这不排除是阿赖耶这种世界意识故意引导的结果——
但不管怎么样,把号召全国人民的机会给予三公主是要做到的,毕竟,也答应了人家要帮她嘛。
江睿看了眼窗外灯火通明的小镇,无声勾起嘴角,伸手直接拉上了窗帘——
……
相比起惬意安眠的江睿等人,明月之下的另一队学园都市的人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哪怕是乘坐超音速飞机,他们也比九尾的跃迁技术迟了不短的时间,更惨的是,因为目标过于显著的问题,他们在落地的一瞬间,就被骑士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由于清教目前暧昧不明的态度表现,使的整个伦敦除了圣乔治大教堂为首的各大教堂被信徒们牢牢控制住以外,其他地区基本上都被骑士派强硬的措施纳入管辖,至于王室派……
王室派除了女王之外最大的势力就是其手下的议会,除了少数魔法使外,基本上都是在表世界能力通天,但里世界却如同废物一般的政客们。
而如今,女王被囚禁,议会除了瑟瑟发抖之外唯一能做的,就是只能去求助以前的老对头,清教的大主教,萝拉·斯图亚特。
轰!
凌厉的电光逼退了带有防御术式的几名骑士,御坂美琴往后退了一步,刘海飘荡间,不满的看向背后双手一直插在口袋里任由骑士攻击,然后被反弹的白毛男,咬牙切齿道:“你能不能出点力啊混蛋!”
“戚。”一方通行臭着脸,瞥了眼周围的包围圈上的骑士们,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曾经在三泽塾遇到的那群敌人——虽然如今英国的骑士们已经不再穿着铠甲,但他们的作战制服上仍然布满了防御术式,以及堪比灵装的骑士剑都让他们的作战能力不可小觑。
“表面上是骑士,但本质上也不过是魔法师吗?”
一方通行微微闭上双眸,下一刻,猩红色目光轰然扫过,无形的风化为防护罩一般的圆形风暴,轰的一声以两人为中心横扫出去,掠过率领的部队,化为冲击波扫向了骑士们!
“所以说,说好的接应呢?”
杂乱的落地声伴随着骑士们被席卷上天后又迅速落地的画面应声传出,一方通行不善的看了眼作战部队的中的某个人,恶狠狠道:“别跟我说这群骑士就是清教的接应啊。”
“那个……那个我也不知道啊喵!!!”土御门元春摘下墨镜,摊了摊双手泪流满面道:“毕竟我也只是负责情报传递阿喵。”
“说起来利姆露呢。”御坂美琴握了握双拳,一脚踩在想要偷袭的骑士脸上同样不善的看向土御门元春:“为什么「勇者」就来了你一个人。”
“他们拥有传送能力,来的肯定比我们早才对。”
一名棕色碎发的温和男生出声走上前来出声道,却让御坂美琴忍不住拉开一步保持了距离,这小小的动作,却让这名男生眼中闪过一丝小小的失落。
“海原光贵”,确切地说是伪装成海原光贵的艾札力,原本隶属于魔法结社「有翼者归来」的北美魔法师。
因为喜欢上御坂美琴后,不惜背叛组织也要守护御坂美琴,而被冠以“叛徒”的存在。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喵!
土御门元春戏谑的打量了面前的少年少女一眼,又突然想到利姆露跟御坂美琴之间复杂的关系——这句话似乎同样适应于御坂美琴跟利姆露喵?
手里掌握着所有人资料,但伪装成无害小白兔的土御门元春想到了亚雷斯塔的命令,头痛的挠了挠脑袋后语气一肃,开口道:“说道勇者……”
“我希望你们能明白一件事。”
因为认真,他甚至连口癖都特意省略了,这让众人精神一震,纷纷转过头来认真倾听起来。
“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跟你们一起,那就是因为整个勇者——或者说,整个利姆露势力中,我是唯一一个还听从理事长命令的人。”
土御门元春看着纷纷一震的众人,轻声道:“正如你们所想的那样喔,你们所收到的命令和任务,实际上发布的范围比你们还想象的还要大。”
“包括但不仅限于「勇者」「新入生」「迎电部队」「黑鸦」等各种组织,都直接收到了集合的任务,但来的却仅仅只有诸位以及各个部队,我想你们心中已经有答案了喵。”
“这说明一个情况,我想你们能做好心理准备。”
“那就是整个勇者以及所附属勇者的人中,基本上都已经彻底以贯彻利姆露的意志而行动——就连统事会都已经无法命令了喵。”
“这里面恐怕还有着食蜂操祈的原因在内吧?”艾札力眯起眼睛,对于这个为见过面的情敌,他是在不想承认对方是依靠个人魅力或者领导才能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话虽如此——”土御门元春和一方通行互相看了一眼,默契的没有点破食蜂操祈的身份,只是众人没有发现的是,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御坂美琴的身形,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
食蜂操祈的死亡,在御坂美琴看来,就是江睿开始堕落,滑向深渊的初始。
“但能让第五位心甘情愿的为他效力,本身也很可怕呢喵。”土御门元春心悸般的拍了拍胸口,仿佛是在害怕一般。
“结标淡希那个家伙呢。”一方通行挑了挑眉,无视了周围再度围上来的骑士,淡淡的挑了挑眉问道。
“显然,她并不在这里。”
“这样吗?”一方通行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御坂美琴,意有所指道:“也就是说,连领路人都选择了那个家伙是吗?那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这话看似是问土御门元春,但实际上,却是说给一旁御坂美琴听的:“说起来,那个家伙前几天还邀请我来着……虽然问了我一个很摸不着头脑的问题,应该算是邀请吧?不过我似乎给拒绝了——”
“似乎?”艾札力觉得他有些跟不上这几人的节奏。
“啊,因为我忘记了,当我被某只吸血鬼踹下车时,我清晰的感觉到大脑中少了一部分记忆,但实际上,考虑到食蜂操祈当时也在场,我倒是不怎么奇怪。”
“御坂同学。”一方通行咧开嘴角,嗤笑般的肆意嘲讽道:“与其抱着侥幸心理希望对方只是拒绝了这次任务,倒不如坚定下你的决心。”
“事实都摆在你脸上了,很显然,利姆露有着自己的计划——”
听到这里,艾札力有些后知后觉回过味来了,合着御坂美琴第一句问利姆露的事情,是因为还在期待着那个家伙只是不想参与这场任务?
可恶——
双拳情不自禁的攥起,丝毫没有注意到土御门元春那充满可怜的眼神。
唉,舔狗。
“闭嘴!”御坂美琴破防般的恼怒道,转头直接问道:“你那边肯定知道利姆露的动态吧?利姆露曾经跟我说过你的身份!”
“喵?”什么身份?双面间谍的身份?
土御门元春懵逼了一小会,叹了口气道:“那家伙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啊喵。”
说完,他重新戴上墨镜,轻轻无所谓的笑了笑。
“是啊。”
“他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