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kbf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重生似水青春 線上看-第1593章 融資的機會展示-cguvl

重生似水青春
小說推薦重生似水青春
考虑到良性发展,人力资源的利用,如今沪市也的确可以提上发展征程,何况沪市已经有了酒店等分公司,接下来拓展公司业务范围,把每笔投入的资金预算把控好,不难发展起来。
陈潇煋听到申大鹏的意思,心绪散着一丝复杂的因素。
几句话功夫,申大鹏对他的信任已经表现出来,几乎是让陈潇煋全面接管公司运营,这种信任度,可远比嘴上说着信任,实际上事事过问要靠谱的多。
能够取得申大鹏信任,这对陈潇煋而言,是不可多得的良好契机。
“共享单车等各方面业务,我会和他们详细探讨一下,只是今后公司再发展扩张,需要谈到融资方面,酒店倒是好说,就是这共享单车以及餐饮,想再做大就得必须投入大量资金。”陈潇煋简单介绍道。
随后把公司的概况叙述一番。
酒店之所以更好做,原因无非在于连锁经营问题,这可以找每个地区的投资人,无论租借还是自住盖楼,都可以和投资人洽谈。
共享单车比较难发展,如果在一个城市投放大量单车,这笔前期资金预算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还得建立售后,维修等部门,一大堆预算下来,投入将是一笔天文数字。
陈潇煋有着考量,申大鹏也曾仔细观察过深城的刚需。
地铁新建造起来的几条线还未开通运营,如今单车投放地点只能选在公交车附近,杂乱无章的单车投放量,对售后而言是一场急剧艰难的任务。
虽然如今也有人效仿共享单车,做出了些许成绩,但明显市场刚需不大,所以进展缓慢。
共享单车曾经借助最后的一公里打开了市场,靠着的便是大多上班族,公交车和地铁站出入口适应市场刚需之后,才有无数共享单车公司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如今市场刚需还达不到一定规模,这公司发展自然不是那么顺利。
“稳着点一步一步来,这事儿曹璋有经验,别把公司步子迈太大,免得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全盘皆输。”申大鹏平淡说道。
公司大部分事情已经不用申大鹏出面去管,这只是前一段时间的公司平缓发展期的问题,如今各个公司面临着几乎相同的一个问题。
想要继续做大,就得接受外来资金注入,从而才更有希望做到行业前段,不至于发展过缓,被别人占了先机。
所以面对这个问题的当下,公司就得做出选择。
想办法融资扩展规模,还是逐步发展实现自营状况,这些需要公司股东决定。
当然,看似融资是对公司的一件极大弊端之事,股权也得随着资金注入而产生变动,实际想要获取融资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就像是一家小作坊,年产值大致在一百万左右,如果融资之后,有希望将年产值达到一千万,但这家小作坊的老板只能作为高级打工者,享受一些分红,做不到完全的自产自足企业控制,甚至发展决定还得经过融资股东审批,这对发展必将造成一些影响。
其实从申大鹏一开始投入单车项目,他做的投资,已经算是第一笔融资,天使轮融创,风险性最高。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陈潇煋之所以会去问申大鹏,原因便在于往后的融资,申大鹏是否愿意自掏腰包发展。
如果申大鹏负责所有资金投入,那么他将继续保持公司所有权的董事长身份,但这共享单车若吸收外来资金注入,股权变更在所难免。
两个问题相互矛盾,又起到一些冲突,这将影响到公司后续发展,申大鹏岂能不去关注并且多做考虑。
他之所以说别把步子迈的太大,原因便在于当今时代,融资上市还没成为创业潮流,过度扩建隐患极大。
“公司出现融资的机会再谈,我会和曹璋他们谈谈。”陈潇煋大致懂得申大鹏的意思,恢复了沉默寡言的性子。
申大鹏笑了笑,随即说道:“任重而道远,良性发展我不会反对,你要回老家过年吗?”
面临着这个重要的转折点,申大鹏暂时也给不出更好的建议,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兄弟,相信他们能够把公司做大,并且成功发展下去。
谈到过年的问题,申大鹏带着一抹感慨。
已经订好的票,如今也用不上了,原因便在于黄彬的举动,这小子无时无刻不再想置之申大鹏于死地,一旦他离开深城,指不定黄彬会玩什么花样。
当下里虽然深城不见什么问题出现,可是一旦发生不可控的因素,深城再没有公司董事坐镇,后果不堪设想。
显然很有必要提防着黄彬。
“今年不回去了走不开,我先去诺机公司看看情况,再联系。”陈潇煋听见家之一字,眼中飘过一缕寒芒,似乎有着恨意散发出来。
如非申大鹏和陈潇煋只是电话联系,这缕恨意他能轻易的捕捉到。
“辛苦你。”申大鹏笑了笑,结束了本次通话。
诺机公司的事可以确定是郭志慎主导,然而申大鹏知道郭志慎与黄彬合作的事情,这里面如果说没黄彬的影子,恐怕没人相信。
陈潇煋挂断电话,看向车窗外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该回家的时候他回不了家,而且他也没有了家,他不可能像大多数人一样牵挂着双亲,因为他没办法做到。
申大鹏给出了足够的信任,陈潇煋也获得了极大的权限,甚至于他比申大鹏更加清楚的知道公司状况,乃至于他谈下来的业务,对公司而言都是极关键的环节,如果这时候他心生歹意,能给申大鹏带来不可忽略的公司存亡问题。
只是,申大鹏会完全信任陈潇煋吗?
这里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陈潇煋不敢确定一些事情,车窗外的风景变得索然无味,京城这边的发展与陈潇煋离不开关系,他掌握着的资源以及渠道,换做一般公司老板,绝对会想办法对之打压。
然而,申大鹏始终不闻不问。
有心还是无心,在陈潇煋心理,已经有了答案。
“黄彬这小子知道我要回去吗?等我回去以后再对深城这边动手?”申大鹏靠在沙发上,眼角微不可查的跳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