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x18d熱門小說 貞觀俗人 ptt-第654章 入倭分享-1elt3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
皇帝颁旨,今年春节放长假,各衙门从腊月二十四开始封印,一直到正月十八才开衙,近一个月的大长假。
而为了举国欢庆,与民同欢,皇帝还特降旨意,整个正月,长安金吾不禁。
一个月时间,长安全城不实行宵禁,到了晚上,长安诸城门、坊门也不关闭。
平康坊、怀化坊等几大已经改造过的商业坊,甚至是昼夜不停,门市、街摊十二时辰不停,朝廷还拔钱举办灯节灯市。
今年还特开恩科,进士科特增开一科,不受常科影响,天下各地诸道此前已经通过乡试考中举子的士子,经过科试这道初试后,选出五千名举人入京参加恩科会试,最后从中录取五百名新科进士。
另外其它的明经明法明算明律明医等诸专科,今年也开特科,依然选五千人入京考试。
一下子一万名读书人入京,这是最大的经济刺激,再加上各国朝贡使团,以及赶来的贸易商队,还有各地朝集官吏们,让长安城里在新年时,涌入了数万外地人口。
而今年的灯节,也吸引了无数外地人赶来参展或是经商或是观灯。
长安城几大商业坊区的客栈等早就住满了,长安城其它坊区的百姓也都赚了一波热钱,把自家空余的房间拿出来出租,连城郊的农居都住满了外来人。
马车行、骡马行等都跟抢钱一样,而长安城里那些凭驴人们,也都是忙的驴都累瘦了。
长安城内城外,南北禁军、宫廷之人,长安居民,百官,商贩、士子,数十万人汇聚京师,而且聚集的还都是消费能力强的士子、官员、府兵等。
每日,京东长乐坡的广运潭码头,运船如林,将无数物资商货转运入京,码头附近,无数的工坊遍布。
这里还有长安城郊最大的屠宰加工点,无数从陇右、塞北运来的牛羊骆驼猪驴,还有关中河南等贩运来的鸡鸭鹅等,在这里集中屠宰分割好,然后一船船送进长安城,再分送东西两市以及诸坊里店铺。
数十万人口聚集长安,又是新春佳节之时,又是连续几年丰年,朝廷对外也连灭了两大国,边境无战事,内地无大灾,朝廷新法实施以来,摊丁入亩,不再征役,租赋负担也大为减轻。
手里有余钱,自然也就能消费欲望。
更别提那些贵族豪门之家,得意的举人士子们,还有那些商贾巨富了,每日长安城消耗掉的各种牲畜肉蛋蔬菜米面,都是个极惊人的数字。
做为宰相。
秦琅很忙。
虽然官衙封印,可宰相们也还得轮流当值,政事堂九位宰相,分成了三班,一班三天轮着来。不用早朝了,可轮值时也还得坐衙当值,甚至不当值时,若遇皇帝相召,也得立马赶去。
今日秦琅当值,与魏征、戴胄一起轮班。
皇城门下省里,三人先坐一起商议了下手里的公务,过年期间倒也没什么大事,重大的事务比如朝政预算分配等,都是在过年前就已经定下了的。再比如说重要的人事调整、以及军队的调换屯驻等,也都是在年前由皇帝主持下定下了。
现在当值,也就主要是长安城过年期间的治安、秩序的维持,物资供给的调配转运保障这些,另外就是慰问在京番上不能回家过年的南北衙禁军的赏赐,看望孤寡残疾百姓的慰问品等的调拔。
朝廷国库充盈,常平仓等各大仓里物资充沛,因此去年年前,京师百官和各衙的胥吏们,都拿到了该得的俸禄和赏赐,另外各衙门几乎也都还发了小金库的福利。
秦琅做为顶级重臣,也一份没少。
国库俸禄,皇帝赏赐,太子赏赐,甚至太上皇也给发了一份赏赐,而职田租子,公廨田租分红,政事堂、兵部、东宫几个任职衙门,还又各发了一笔小金库福利。
那些胥吏们明面上俸禄很少,可这一过年,各种赏赐资金福利,以及下面的孝敬收入,却是能顶的上平常几年的俸禄数了。
不说其它,现在诸道、各州,都已经在长安城里统一建立了驻京奏事院,这些驻京办主要就是负责各地与京师的联络,同时也是代表地方跑跑关系。比如要兴工程,要拔款啊,要办事,要批文啊,遇灾情,要赈济等等,另外也是为本地来京官吏入京时招待等。
这些奏事院确实方便了地方,但与后世的驻京办一样,这几百个驻京办也不可避免的在每年的年节之时,要给京师各衙准备许多福利。
什么冰敬炭敬,什么车马茶水费等等,平时关系打好了,办事时才方便,朝廷上下都很清楚,皇帝也知道,只要不过份,这种灰色收入,就算是京官们的一点额外收入了。
“倭国使者很愿意我们四海商号过去贸易,并表示愿意在筑紫的大津浦港(福冈),飞鸟的难波津(大坂)为我们划地,给我们建立商馆。此外,他们也同意在飞鸟京,为我们提供土地,以便建立商馆。”
兵部衙门里,秦琅听着安禄山跟他汇报。
秦琅早上在皇城门下省政事堂里坐了半天,处理完手上的事情,便到兵部衙门来处理本部事务。
处理完手头事务,顺便听下安禄山的汇报。
“卫公,只要我们在大津浦港和难波津港建立商馆,那我们就可以从登州港出发,直抵倭国贸易。”
秦琅拿出一份倭国地图,大津浦所在的筑紫国,就是在后世九州岛福冈一带,而安禄山规划的航线,是一条从山东半岛登州港直达倭国的航线。
这是一条全新的航线,传统的航线是登州入高句丽渤海航线,从后世山东蓬莱出发,渡过渤海庙岛群岛,抵达辽东半岛,再沿半岛东岸航行抵鸭绿江口,然后又可分南北两路。
北路溯鸭绿江而上,转陆路可一直进入靺鞨诸部内地,这也是采买白山黑水人参貂皮鹿葺甚至是海东青、虎皮,以及靺鞨马的重要商路。
而南路则是从鸭绿江口到朝鲜半岛的唐恩浦,再沿半岛西岸南航穿耽罗海峡经对马岛、一岐岛去倭国。或航至釜山后再转向航过对马岛而达倭国九州岛。
这条航线逐岛航行,航线长、航期长,但安全平稳,是自古以来的传统航线。
以前的航海,受各种技术限制,是无法突破沿岸航行,而直接深海航行的,会迷失方向。但是到此时,航海技术和造船技术都大为提高,再加上秦琅的方向指导,使的如今采用新式海船以及新技术后,可以从登州直接航向日本,时间上大为减少。
不过风险还是相对较高。
但对秦琅来说,眼下高句丽虽表面对唐臣服,可谁都知道,扛过了杨广三征高句丽的那些家伙,其实对中原向来是桀骜不驯的,所以对倭航线如果能够绕开高句丽,就很有必要。
隋朝征辽时,水师已经几次从登州直航过朝鲜半岛,杨广派使者裴世清回访倭国时,也走过直航倭国航线,这也正是安禄山现在所提的这条直航航线较早的出航人。
“从扬州、杭州能开辟航线到倭国吗?”秦琅问。
“可以,我们商行现在还已经掌握了两条航线,一条是南岛航线,从扬州港至长江口入海,或从明州(宁波)出发,横渡东海直达倭国以南的奄美大岛,再转向北航,经夜久岛、多弥岛再从萨摩北上到达博多、难波,这条航线是近些年才新开辟的,还不太稳固,去年就有一条商船飘到了南山(琉球冲绳)。”
“我们还有一条南线,从扬州或明州出发,横渡东海,直航倭国值嘉岛(九州平户),再前进经松浦、博多就可到达筑紫(北九州)。这条航线比北线和南岛线航程更短,但中途没有可停口岸,不过一路顺风的话,只需要六七天就能达到倭国的值嘉岛,然后还可向北航向高句丽、或百济、新罗。”
“南线只有我们现在特别订制的大海船,才能抵抗大风浪,加上我们的新技术,方能安全抵达。”
秦琅满意的点头,有三条直航航线,那么就不用受制于高句丽或是百济了。
“卫公,倭国只是个小小岛夷,用的着这么费力开辟三条专门的直航航线吗?”安禄山认为,单独的航线成本较高,毕竟航线主要是为了带货卖货嘛,若是沿途经过高句丽、百济、新罗,岂不是能卖更多。
秦琅笑笑,“你知道现在倭国是什么情况吗,你知道他们人口多少吗?”他告诉安禄山,现在的倭国其实也有几百万人口了,论人口其实已经在大唐周边算是较强的,更别说倭国虽是岛夷,但也因此没什么大的外在威胁,比较稳定。
岛内的大和国统一岛上诸国后,大王改称天皇,皇室和近畿豪强们组成朝廷,划设国县,委派地方豪强担任官吏,形成的是一个较强的奴隶制国家。
天皇依赖近畿、地方的氏族贵姓豪强们统治全岛,倭国统治者把被征服的部落居民,按照部的形式组织起来生产,天皇有直辖领导地屯仓和田庄,部民们在氏姓豪族和天皇的田庄屯仓中从事生产。
手工业也完全由朝廷和豪族控制,以不同的专业编成不同的部。
与大唐现在更为先进的中央集权封建制度相比,倭国确实还处在较原始的奴隶制时代,天皇、近畿贵族、地方豪强以及部民、奴隶这样较简单的关系,虽说奴隶制落后,但也意味着天皇和贵族豪强们的富有,因为极少数人占据了整个倭国所有的财富。
也正因此,百余年来,天皇与豪族不断的扩大屯仓、田庄以及占有部民,奴隶与奴隶主的矛盾不断激化,而皇室侵夺地方豪的土地、部民,中央大贵族与皇族之间也是纷争激烈,甚至中央大贵族也为权力也斗的激烈。
盘井之乱是一场大规模的地方叛乱,导致葛城臣、平群臣、大伴连、物部连等大贵族在斗争中逐一失势,到此前,只剩下了苏我氏和物部氏两大倭国古代高级贵族为控制朝廷而继续争斗。
物部氏掌握兵权,而苏我氏掌握财权,物部氏代表着守旧势力,苏我氏则积极吸收外来思路。在隋朝年间,双方在用明天皇死后,围绕着皇位继承问题,爆发激烈冲突,以此为契机,苏我马子与物部守屋展开激战,最后马子讨灭守屋,单独拥立天皇,此后因所拥崇峻天皇对他不满,便又谋杀崇峻,另立外甥女炊屋姬灵位,是为推古女天皇,从此独揽朝政。
在推古女皇在位的三十六年里,苏我氏的势力达到空前,真正的权倾朝野。不过圣德太子摄政多年,学习隋朝,推行改革,意图加强皇权,建立一个如隋朝一样的中央集权国家。
可圣德太子虽然也推行了冠位十二阶,推行了十七条宪法,并崇扬佛教,但是,倭国的根本问题还是奴隶制的限制,不打破以部民制为基本的奴隶制,倭国就不可能上升到封建集权时代。
“倭国金银山铜矿,倭国王室和朝中贵族以及地方豪强们,是真的有钱,我们去贸易,直接换他们的银和铜回来就是大赚。”
秦琅甚至告诉安禄山,他甚至计划把这些运回来的银铜,在登州扬州等港口直接加工铸造为银币铜钱,然后再运回去卖给倭人。
因为倭人生产技术落后,他们还在用金块银豆子这种落后的支付手段,铜钱更是钱荒,所以完全可以为倭人铸钱,然后再赚上一笔狠狠的铸币税。
“倭人真那么有钱?不像啊!”安禄山觉得苏我仓麻侣等完全一副乡下人进城的模样,怎么也不像有钱人。
“挑些好东西,卖给倭人,苏我氏崇佛,倭国崇佛,所以把我们当初汰佛扫入仓库的许多佛寺制品,都可以转卖给倭人,当然,只要倭人看上的东西,我们都可以卖给他们,只要利润合适就行。”
“倭人倒是什么都想买,可倭人使团没钱啊。”
“没钱没关系,可以借款给他们啊,先货后款,收点利息就是。”秦琅笑呵呵的告诉安禄山又一个生财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