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6d7人氣言情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第2172章 現在就睡覺嗎鑒賞-wsn5e

護花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護花高手在都市
“你竟然将火脉神剑给化入了自己的剑中!”萧听雨等人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剑九鸣也惊叹不已,嚷嚷道:“神剑中可是锻入了千年的火气,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被化解?”
“你若是有渡劫期的修为,你也能办到。”铁清风冷哼了一声,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含霜在地球上的时候,只是一个普通的修仙者,在剑道上确实天赋极高,但是碍于修为停滞,使得剑术也没什么太大的长进。直到遇见了夏天,修为不断上涨,剑术也跟着臻至化境。之后,随着众女来到了仙云大陆,在姬女皇的重点调教,呸,培养之下,又有缥缈仙门几门上乘剑法相配,终于剑术大成。
“你们谁是急火使?”顾含霜手持长剑,横在身前,冷眸扫视众人,剑上寒气与火气相间,犹如诡异的冰焰,令人望之胆寒。
有人不由得轻蔑地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们会说吗?”
“咻!”
顾含霜也懒得废话,直接一剑过去,森森寒气直接将那人斩成了一座冰雕,而覆冰之下却有幽蓝色的火焰腾起,不间断地焚烧着这人的皮肉、骨头乃至神魂。那人不由得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偏偏还没办法消除这种痛苦,更不能没办法摆脱。
这一手直接把剩下的人给吓住了,眼睛里都流露出惊惶之色。严格来说,他们并不怕死,但是怕得就是这种生不如死的情况。
“不说也无妨,正好我也懒得浪费时间。”顾含霜没有惯着他们,淡淡地说道。
“我说,我说!”果然有人怕了,立即弃剑跪了下来,“萧听雨就是急火使。”
“对,就是他把我们变成教众的。”
“也是他设计想谋夺火脉神剑。”
“……”
既然有人带头了,不多时弃剑的人就越来越多了,大堂里跪倒了一大片,泄露出来的秘密也越来越多。
“罢了。”萧听雨倒是没有把手中剑扔下,只是回了鞘中,冷冷地看着顾含霜和乔小乔:“你们赢了,但是圣教复活,那是天命所至,势不可挡。我虽败,但是我的同道必能成功,老祖必会回归,到时候仙云大陆尽燃我圣教烽火。”
“他想寻死,快拦住他!”乔小乔感觉有些不对,立时冲顾含霜喊了一声。
可惜还是迟了,几乎在顾含霜出剑的那一瞬,萧听雨蓦地浑身燃起一股妖火,眨眼间就将自己烧得干干净净。
“这个急火使有点太弱了,与传说不太相符。。”顾含霜喃喃自语道。
反水的剑客中,有人开口解释起来:“因为萧听雨只是急火使的转世之身而已,实力十不存一,所以他才想夺得火脉神剑,用其中的千年火气来唤醒他那被封禁了的修为。”
乔小乔和顾含霜又检查了一下剩下的这些人,确实没有发现什么隐藏大佬,又把这些人的修为全部废了,避免在最后时刻出现翻车反转的情况。
至于剑九鸣和铁清风等人,还有接下来的一些琐事,乔小乔和顾含霜就懒得去管了,索性把武九留了下来,让他以钦差的身份留在在青剑州善后。
她们两人则押着一众魔教妖人,并带上了那个清婉少女,一起回了岚京。
……
地球上,赵家。
夏天只陪白纤纤玩了两天,就被赵青青一个电话叫回了帝京。
倒不是赵青青在吃白纤纤的醋,而是酒儿突发急病,已经气息奄奄了, 别的医生都束手无策,她只好把夏天叫回来了。
此时,赵青青的房间里,向来活泼的赵酒儿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身体上还满是红黑相间的斑痕。
“昨天我陪她出去玩了一天,并没有什么异样。今天下午从兴趣班一回来就变成这样了。”赵青青不无担忧地冲夏天说明情况:“那个兴趣班的老师我已经让人控制住了,同班的同学也都问了话,可惜还是没什么头绪。”
赵酒儿微微睁着眼睛,看了看夏天:“大坏蛋,我是不是要死了?”
“虽然你这小屁孩,挺讨人厌的,不过有我在,你就死不了。”夏天懒洋洋地回了一句,随即取出银针,在身赵酒儿的身上飞速地扎了几下。
赵酒儿见状,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肯定是要死了,以前最怕打针了,现在你扎我好几下,居然一点也不害怕,也不疼。”
“废话,我这可是逆天八针,要是你觉得疼,才有问题好吧。”夏天不由得瞪了赵酒儿一眼,“还有,你已经没事了,就别在床上装出一副快死了的样子。”
“哎,大坏蛋,你有没有同情心啊。”赵酒儿听到这话就不爽了,气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冲夏天道:“我可是病人啊,而且是真的快死了,你就不能顺顺我的心嘛。”
夏天随口回答:“不能。”
“酒儿,你能动了?”赵青青倒是笑了起来,“那就是没事了,我就说只要师傅出手,那就万事没有。”
赵酒儿站在床上愣了愣,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果然已经活动自如了,而且那些难看的斑点也在迅速消退。
“太好了,我不用死了。”赵酒儿在床上蹦了起来,冲过去抱住夏天就亲了一口:“大坏蛋,谢谢你!”
夏天抬手一掌就把赵酒儿给丢回了床上,一脸嫌弃地擦着脸:“小屁孩,滚一边去,别占我便宜。”
“我怎么说也是小美女一个,未来的大美女一枚,亲你是看得起你!”赵酒儿十分不满地瞪着夏天,“以后你求着我,我也不亲你。”
夏天撇了撇嘴:“我可没有被丑八怪亲的爱好。”
“你说谁丑呢!”赵酒儿气炸了。
“你!”夏天毫不客气地回应:“你现在长得不好看,以后也不会变漂亮的。”
赵酒儿肺都要气炸了,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夏天,只好在床上打滚:“啊,我要疯了,你个大坏蛋,我讨厌你!你走啊!”
夏天确实懒得陪这小屁孩折腾,还真就转身出了房间,赵青青安抚了赵酒儿几句,然后也跟着出来了。
“师傅,酒儿之前是怎么了?”赵青青出来后,不禁开口问道:“是得什么奇怪的病了吗?”
夏天漫不经心地说道:“不是病,而是中毒了。”
“中毒?”赵青青悚然一惊,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不应该啊,家里的防护已经是最顶级了,也没有别人出问题。难道是在学校中的毒?我把保镖叫来问问。”
不一会儿,一男一女两个天道组的普通成员缓缓走了进来。
赵青青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们两个平时负责保护酒儿,今天在学校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两个保镖对视了一眼,有点不知道怎么回事,如果说没有异常,那赵酒儿中毒了怎么解释,但是要回答有异常的话,他们又确实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算了,你们把酒儿在学校的行程报一遍。”赵青青又补了一句。
于是两个保镖这才开始说明赵酒儿在兴趣班的情况,无非就是几点上课,几点下课,跟谁说过话,中午吃了什么……之类的事情,并没有特别的地方。
“中午,她吃了什么?”赵青青之前就已经听他们汇报过了,现在只是再问一遍,一是看看有没有疏漏,二是让他们说给夏天听,看看夏天能不能听出什么异常来。
女保镖回答道:“就是从家里带的盒饭,拿学校的微波炉热了一下。”
赵青青点了点头,这是她特别做的交待,因为赵酒儿是易过敏体质,饭菜尽量都是吃家里做的,除非有她在身边。
“不过,酒儿上午好像吃过一点零食。”这时候,男保镖忽然回忆起一个细节,“酒儿当时尝了一下,觉得难吃就吐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太在意。”
“什么零食?”赵青青瞬间警觉起来,“谁给的零食?”
那个男保镖认真想了想,然后回答道:“是她班上那位女老师发下来的零食,全班每个人都有,其他小朋友也吃了,不过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
赵青青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想派人把那个老师抓起来,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转而吩咐道:“你们现在就去那把种零食给我找出来。”
“是。”两个保镖立即点头应下,转身小跑了出去。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青青丫头,你发号施令的样子倒还挺有气魄的。”
“那当然,我可是赵青青啊。”赵青青不无傲然地说道:“也就是师傅你能让我心甘情愿地诚服,其他任何人我还真不怵。”
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笑着补充道:“当然,师傅的老婆们,我都很尊重的,除了伊筱音那个坏女人。”
“伊伊老婆并不是坏女人。”夏天摆了摆手,随口说道:“你以后还是别针对她了。”
赵青青心想也是,这事好像不需要挑日子,更何况现在赵酒儿也没事了,事情调查也需要一些时间,那何乐而不为呢。